第四百九十二章 马腾危急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“死!!!”徐晃见是时机,气势狂暴,拧起牛头斧迅疾又往董旻斜劈过去。~顶~点~小~说~~23wx电光火石之间,眼看徐晃的牛头斧就要劈中董旻,董旻却是连忙往后躲闪。须臾,一声‘嗡’响,只见牛头斧在董旻胸甲上砍出了一片火花,待众人再反应过来时,董旻早就翻身落马。

徐晃见状,自是急欲击毙董旻,哪知董旻麾下将领早暗有准备,各放冷箭射来。徐晃急是挥斧挡住,而董旻滚了几圈后,哪还有适才的丁点威风,吓得连滚带爬,忙是逃开。

“徐将军!!陈将军说一切已然妥当也~!!”这时,一员将领飞马赶到徐晃身后报道。徐晃一听,见董旻已被一干将领密密地掩护助,想再去杀他,恐怕是极难,眼下也不逞匹夫之勇,当机立断,拔马领兵离去。

董旻受了这莫大的耻辱,正急欲扳回颜面,这下见徐晃要逃,立刻扯声吼道:“全军听令,快给我扑上去厮杀,我要这徐公明死无全尸~~!!!但凡杀得了徐公明的人,无论兵将、无论尊卑、无论出身,我都让他封侯拜将~~!!”

董旻此言一出,其麾下部署立即全都变得疯狂激动起来,纷纷前扑后继地冲杀而去。

与此同时,徐晃却已在率领各部人马向营地后的出口急撤而去。原本一副死守不弃的徐晃军,如今忽然撤走,董旻军上下都以为徐晃胆怯,自是士气更胜,加速奔杀。

就在董旻军大举扑来,快到徐晃军营地的同时。猝然间,随着徐晃一声令下,陈豪率弓弩手一齐放起了火箭,成片成片的火箭,犹如流星雨一般落在营地的帐篷内,加上四周早布置有干柴硫磺等易燃之物,霎时间火势犹如狂潮一般弥漫而去。董旻军全都预料不及,许多已冲入徐晃军营地的队伍,连忙惶急逃去。

随着火势愈大,董旻军大多都被拦在了火海之前,董旻看得眼切,暴怒不已,骂口不绝。可此时,徐晃早已率部从出口撤出,赶往与李典会合去了。

另一边,却说对汉室忠心耿耿的马腾,为了能尽快从董旻的魔掌中救出天子,不惜要与李催商议联合之事。

眼看就在马腾快要赶到李催面前,两人距离只有不到五、六丈时,李催蓦地咧开了一丝冷笑。马腾一看,顿时心头起了一丝不祥的预感,还未反应过来,只听‘咻’的一声,却见一根细弩骤地迎面射来。

马腾一看,立刻醒悟李催根本没有联合之心,连忙挪身闪避。可这细弩速度极快,马腾还是躲避不过,被射中了右肩,痛得怒骂一声。

“无耻恶徒~~!!”

“马蛮子是你太过愚忠了~~!!莫要怪我~~!!”李催怒声大喝,此时早已从战袍内掏出一柄小刀,一拍战马,便向马腾奔飞杀去。与此同时,早已蓄势待发的李催部,纷纷从后方蜂拥杀来,人数之多,宛若铺天盖地之势!

“他娘的!!李催这畜生果然不安好心!!”马腾麾下一员老将看得眼切,气得暴跳如雷,心急如焚,正急欲请骁勇绝伦的庞德前往救援时。左右却都不见庞德身影,直到一声弓弦震起,投眼望去,才发现庞德早已飞马张弓,驰马冲去。

咻~~!!

恐怕的破空之声,不由令李催心头一揪,急望过去,箭矢已射到了眼前,连忙挪身一避。哪知这时一声怒喝暴起,只见一面模糊的伏波神将相势,再加紧望去,李催不由又是面色一变,那马腾竟然手拧一对铁拳杀了过来。

感觉到马腾那凶猛之势,李催吓得连忙拧刀就砍,马腾迅速一挪身,避过李催的小刀后,瞪眼扯声就喝:“奸贼,给我落马~~!!!”

马腾喝声一起,右拳犹如雷霆之势,猛地砸在了李催胸膛上的铠甲,更发出一声震耳的轰鸣。李催痛叫一声,只觉自己体内五脏六腑都在翻腾起来,急一瞪眼,忙是拧起了手中小刀,朝马腾刺去。哪知马腾凶恶,竟就往李催的小刀抓去。李催一惊,反应过来时,自己的小刀竟然还真被马腾空手抓住了,整只手掌立刻是血琳琳的。

“奸贼,再接我一拳!!”马腾暴怒骤喝,挥拳猛地就砸在了李催的面门,李催吃痛,同时也猛地发劲,想把马腾抓住小刀的手当场废了。哪知马腾反应够快,很快便是一松,李催一刀挥空。

“李催狗贼,你敢伤我家太公一根汗毛,我势必把你搅成肉酱,挫骨扬灰!!”就在此时,庞德暴怒喝起,话音落下同时,一连数箭迸射而出,看来箭艺也是极为不俗,使地正是连珠箭的手法。李催心知庞德箭艺超群,这下是吓得心惊胆跳,又见马腾欲要来袭,连忙甩刀就抛,惊退马腾后,拨马就逃。这时一连三根箭矢射了过来,李催但凭破空震响响起的位置,就像是背后长眼一般,竟猛地挪身躲过了。

“李催奸贼你休想要逃~~!!”马腾一看,不由暴怒,扯声正喝时,血气一起,忽然觉得脑袋如遭重击,惨叫一声后,忽然从马上掉了下来。庞德看得眼切,也顾不得去追杀李催,连忙拍马赶去看望,正见马腾倒地不起,满脸都是紫黑之色,顿是吓得一身冷汗,惊呼一声,忙是下马赶去营救。

就在此时,李催的部署已然纷纷杀到,李催在诸将拥护之下,自是胆气大壮,复回来杀。庞德连忙把马腾托上自己的战马,眼见李催率兵狂扑杀近,哪敢怠慢丝毫,连忙拔马逃去。与此同时,马腾麾下部将也纷纷赶到,见马腾受伤昏迷全都吓得面色大变。

“马太公中毒了!!”庞德一声疾呼,众人听了不由忿怒激动,都骂李催无耻,各个急欲替马腾报仇。

还好庞德还能保持冷静,虽然一张狮容,已是冷酷得好像是散发着血光。

“眼下最为重要地是尽快带马太公离开敌军追袭,到一处安全的地方,拔出毒箭,再是疗伤。否则一旦怠慢到毒气进入五脏六腑,那可就回天乏术了~!”庞德疾言厉色而道。众人听了,也知轻重,遂是拥护起马腾迅速退去。

李催眼看马腾等人越逃越快,恐怕是追之不及,倒也不太紧急,遂下令大军停住。

“将军,那马蛮子受了重伤,真是趁机铲除的大好时机,为何却不追袭?”

“哼,本将军做事还需你这鼠辈教耶~?我早就料想到会有这样的情况发生,所以在战前,我特地在弩箭中涂了毒液。这回除非有大罗神仙来救,否则三日之内,马蛮子必定一命呜呼~!”李催冷声笑道,目光寒冽、阴森,看得那将士不由肉紧心揪。

却说当夜众将护送马腾来到一处河口边上,扎据营寨,拔出了毒箭后,连忙紧急疗伤,可就算是敷好了金创药,马腾的病情还是不见好转。

“看来马太公中的毒非同小可。要救他,恐怕还要有人立即赶回长安,从主公身边请来华旉医治!”庞德脸色凝重地说道。

此言一出,胡车儿立刻神色一震,道:“赤鬼儿,我这就立刻赶回长安,与主公说明状况!”

“主公平生最为看重的就是家人,但若马太公有个万一,被触动逆鳞的主公,恐怕还不知做出什么事来,事不宜迟,你速速赶去!”庞德重重一颔首,说道。胡车儿听话,立刻应诺,与庞德一对眼色后,遂是快步出帐。

庞德见胡车儿离去,不由暗暗叹了一口气,马纵横的脾性他最是了解,但若马腾真是有个万一,这残局恐怕将是一发不可收拾。

却说马纵横击破了郭汜的大军,更兼将郭汜击杀,长安局势渐定。就在此时,忽然传来了飞羽传来急报,说李催率兵往马腾、庞德军后袭击。马纵横听闻,不由大惊失色,急派飞羽细作再去打探。哪知就在两日后的晌午,胡车儿火燎火急地赶了回来,马纵横一是听说,便有不祥的预感,哪知果然从胡车儿口中得知马腾遭到李催蒙骗,被李催以毒箭射中的消息,顿是暴跳如雷,怒发冲冠。

“李稚然这奸贼!!我誓要杀你不可~~!!!”只见马纵横气势狂暴,一面血色鬼神相势霍然而现,一掌拍下,整张奏案都被拍得暴碎。

“主公!眼下李催恐怕已率兵逼近马太公驻军之地,至于北地那里,徐公明的兵力不多,但若董旻与李催早就联合一起,这下定也击退了徐公明的部队,正往马太公那杀近,到时马太公腹背受敌,又身受毒创,一旦!!”

“但若我爹丧命,我便要整个三辅血流成河,遍是尸野~~!!”马纵横忿而怒起,看他那逼真狰狞的神态,却不像是在威胁,而是当真有心要大开杀戒。马纵横浑身上下有着如此恐怖的杀气,就连胡车儿也惊得一阵心惊胆跳,不敢直视。

少时,华旉收拾好了包裹,急急赶到。马纵横一看华旉来到,立刻震色就道:“元化!!你速与我赶一趟路,我爹中了毒箭,如今危在旦夕,正需你去医救!!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