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百九十四章 飞熊之威 下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“哈哈哈~!!这不是你的错,说来这飞熊军兵力足有三千余众,且各类部署齐全,比起那高伯义的‘陷阵营’却是更为全面!”却见眼下局势如此不妙,孙坚竟还一脸灿然的笑容,策马赶了过来,给人倒是有一种谈笑风生的感觉。

程普一听,不由震了震‘色’,忽然却发现不见了孙策,后部又有不少部队开始撤去。程普只觉一阵心惊胆跳,忽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。

“主公,为何不见了少主!?”程普下意识地急声谓道。孙坚听了,又是一阵大笑,谓道:“哈哈,那胆小鼠儿,被这飞熊军吓破了胆,我便教他先引后军退去,免得丢老子的颜面!!”

孙策素来勇悍无惧,天不怕地不怕,程普自然不信孙坚的话,而且很快就猜到了孙坚的心思,不由凝紧了神容。

“看来主公是准备拼死一战。以主公的才智,岂看不出如今我军已落尽下风,负隅顽抗,也于事无补,但他却下定决心,与这飞熊军拼死作战,却是为了要拖住这飞熊军,让其不得回援,这样一来,那马寿成便尚有一丝生机,否则等这如此‘精’锐的飞熊军杀回,恐怕就算是那鬼神马羲亲到,也无法救回马寿成的‘性’命!至于主公要调走少主,却是怕少主反对!毕竟少主一直以来对马氏极为忌惮,肯定把主公此举视为是养虎为患!”程普脑念电转时,孙坚忽是把眼神投了过来,笑道:“怎么!?莫非德谋你也俱了。若是如此,不如你也和我家那小儿一同逃去好了!”

“主公说笑了!只要主公一声令下,我程德谋愿上刀山下火海,在所不辞!”程普面‘色’肃然,沉声而道。

孙坚听了,不由大喜,立刻震‘色’疾声而道:“敌军铁锤部攻势虽是猛烈,但因其兵器浑重,极其损耗体力,故而难以坚持多久。因此如今我军虽是不敌,但再坚持一阵,定有转机。而眼下先要解决的是那两部骑兵,否则让彼军从两翼杀入,我军必为溃散!!”

“主公说得是理,不知主公准备如何对付?”

“兵来将挡水来土掩!你挡住右边那部,左边那部‘交’给我了~!”

“不!主公乃是!!”

“大战在前,我不亲往,谁肯亲往!!程德谋莫再婆婆妈妈,这军令,你接是不接!!”

“愿肝脑涂地~!!”

只听杀声‘逼’近,程普也不敢怠慢,急声应下后,立刻在孙坚的示意下,领着部署往右边赶去。孙坚亦自率‘精’锐,迅速赶往左边阵前。

“杀呐~~!!!”

却说就在孙坚刚是赶到,正见左边那部飞熊骑兵,前排清一‘色’都是长枪兵,各‘挺’长枪,飞奔战马,便来冲杀!

“今日就让我孙文台见识一下,这名列天下‘精’兵次席的飞熊军,到底有什么本领吧~!!”孙坚虎目猛地瞪大,一声怒吼,霎时间背后立刻冲出了一面模糊的火焰猛虎相势,孙坚带来的部署还有周边的兵士,立刻亢奋‘激’动起来,各个振臂高呼。

“孙文台你莫要嚣张,快纳命来罢~!!”在飞熊骑部阵前,一员统将嘶声怒喝,便是加紧拍马,先是从阵中奔出。孙坚见状,岂会胆怯,立刻舞起手中的金辉古锭刀,策马奔出。

电光火石之间,眼看两人霍地接触一起,那统将连是数枪都是刺空,被孙坚急挥一刀,手起刀落,一刀连着盔甲砍破了头颅。

江东猛虎之威,顿是显现。可那些飞熊骑部,却不惧怕,尤其前排手持长枪的部署,更是纷纷怒声喝起,似乎都‘欲’来和他们的统将复仇!

眼见敌军队伍整齐,一柄柄锐利、硕长的枪支并排一起,加上又有战马的冲刺,显得锐尽可摧!

饶是孙坚,这下看了,也不由在心中惊叹道:“好可怕的骑枪阵!”

说时迟那时快,就在孙坚暗暗惊异间,那飞熊骑部又是‘逼’近。孙坚连忙打起‘精’神,这时他的部署也纷纷杀到。

“两军作战,最重要的就是男儿血气,我孙家军各个都是英雄豪杰,有何惧哉~!?杀他娘的便是~~!!”孙坚瞪目怒喝,便是一拍战马,急是冲往了敌军的骑阵之前。

“捅刺~!!”另外一个军将领,眼看孙坚竟主动冲来,不由面‘色’大震,疾声呼道。其话音一落,前排的骑枪手立刻各举长枪,往孙坚捅刺过来。孙坚怒喝一声,身后的火焰猛虎更做咆哮之状,旋即便见孙坚‘乱’刀急舞,快得惊人,竟震开了大半刺来的长枪,但饶是如此,身上也还是连连挂彩。

“杀~~!!”

马飞刀起,随着孙坚一声喝下,飞马正从人丛里猛地扎入,同时更一刀把一个将领的头颅瞬间砍飞而起。孙坚速度实在太快,阵内的飞熊枪骑兵反应过来时,连忙急刺‘乱’搠,其骑阵便是开始渐渐‘混’‘乱’起来。

孙坚部下眼见孙坚如此不惜‘性’命地闯入敌阵,自是亢奋至极,胆气大壮,纷纷狂扑而去。

就在这时,后面的飞熊骑刀手忽然加速奔杀过来,又有几队先是冲出,迅速地冲入了前方的骑阵之内,在人丛中纵马急冲,各个骑术‘精’湛,那些杀入的孙家军全部他们用斩马刀纷纷砍翻落马,好是厉害。

“哇啊啊啊~~!!!”却看这一边,孙坚刚突破一‘波’敌兵的围杀,忽然便遇到一队飞熊骑刀手来袭,连忙舞刀迎去,虽然砍翻了几人,但还是被这飞熊骑刀手接连地扑上的雷厉攻势给杀退了。

这时,正见孙坚咆声怒哮,却别一个飞熊骑刀手一刀砍中了铠甲,孙坚强压剧痛,飞刀便是把那人手臂砍断。而就在那人摔落马下时,又有几个飞熊骑刀手杀到,孙坚急舞古锭刀勇烈厮杀,不久后虽是解决了这一队的骑刀手,不过很快又有一队奔来冲杀。

“他娘的~!!!”浑身血迹斑斑,已渐显疲状的孙坚,看得眼瞪起来,有生以来第一次忽然觉得自己好像是老了!

另一边,程普与另一部飞熊骑部也是鏖战‘激’烈。而就在此时,飞熊军的刀斧手、长枪兵各往杀来接应。孙家军接应不上,眼看孙坚、程普两部人马便要被杀退而去。

就在此时,忽然一声怒吼爆发,如能撼动天地。

“谁敢伤我孙伯符的老子!?”只见,孙策手‘挺’霸王巨枪,引一队骑兵,骑马从一处狂飙杀出接应,须臾便闯破了一个破口,手中巨枪猛扫‘乱’砸,盛势凌人,锐不可当,一阵冲突之后,便赶到了被围在敌军垓心的孙坚处。

“‘混’小子你又违抗我的命令!!”孙坚眼见孙策杀来营救,心中虽是欣喜‘激’动,但嘴上却是张口就骂。

“谁叫我有你这般一个‘混’蛋老子,竟要我去做缩头王八!!”孙策却也不忍让,张口也骂,同时手中霸王枪可是不慢,又是连阵急搠猛刺,杀开了人丛追近孙坚身后。

“你这小畜生,竟敢骂老子咧~!?”孙坚闻言大怒,挥起手中金辉古锭刀便是猛砍快劈,一边杀去扑来的敌兵,一边扯声骂道。

“哈哈哈~~!!骂得好~~!!我是小畜生!那你这老子不就是老畜生耶~!!?”孙策一听,随手刺死一个冲来的敌将后,嘶声笑了起来。

“哇~!!你这忤逆孽子,待此役结束,看我不把你打得屁股开‘花’~~!!我就随你去姓~~!!”孙坚闻言大怒,正好有几个敌将杀来,满腹的怒火立刻找到了宣泄的对象,一连快刀猛劈,如头暴走的猛虎,好不凶悍!!

“你这贼老子却是狡猾得很,你随我姓,还不是一样姓的是孙!”孙策嗤声笑道,一边奔杀来赶,竟还一边分神说话。

“哇啊啊~~!!你这顶心顶肺的忤逆子,当初就不该生你!!气煞我也~~!!”孙坚闻言大怒,面对扑杀过来的敌人,自又是一顿挥刀‘乱’劈,狂泄怒火。

“哈哈~~!娘也说过,当年早知你是个愚不可及的傻瓜,就不该嫁你~!!”孙策大笑一阵,竟当着敌众在数落自家的父亲!

“哇啊~!!你娘真这般说了~!?”

“那是自然!”

“臭娘们~!!放肆~!!老子回去就把她给休了~!!”

却见孙家父子越来越是放肆,竟在如此‘激’烈的战场之中,谈起了家事。四周的飞熊军各部自是感觉到耻辱,纷纷赶来厮杀。

但很快,孙策便杀到了孙坚那处,父子两人遂是互相掩护,坚守阵地,任由那些飞熊军如何冲杀,却都被一一杀退。

另一边,却说就在程普陷入苦战时,所幸黄盖、韩当终于杀破了敌军的拦截,先领一部杀来营救。程普遂是趁机进行反击,黄盖、韩当自也趁势加紧扑杀,两军‘混’战‘激’烈。

直到黄昏时候,两军终于肯是罢手,各是撤兵。飞熊军还有李催麾下两支部署皆往西北而撤,孙家军则往东南撤走。

日落西下,昏阳惆怅,本是震天动地的战场上,如今却是死寂压抑得可怕,遍地得尸体,还有战争留下得残骸,人类再次用鲜血滋润着大地。

话说两军虽最后平手收场,但因孙家军遭到伏击,自是伤亡更多,其中五千兵马,折损近乎过半。而飞熊军也折损了七、八百余人,其他两部则伤亡过千。

却见在一处山地高处,昏阳照‘射’一个威如鬼神一般的男人身上,他目光闪烁,似比这已显昏暗的太阳还要明亮。

“看来孙家人倒是比那该死的吕布可信多了,这恩情,我马算是记下了!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