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零三章 潜龙怒袭 中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“马家二子,你这是在找死!!”韩遂麾下一个部将看得眼切,嘶声怒喝,立刻拔出腰间大刀,便往马超扑去。<>

电光火石之间,眼见那韩氏部将杀到马超面前,立刻挥刀就砍。马超挪身便闪,就在那韩氏部将一刀劈空的瞬间,马超大喝一声,飞剑就起,立见血花飞溅,一颗头颅冲天而起。

与此同时,几个韩氏部将已救起了韩遂,所幸韩遂逃得够快,马超那雷厉一剑砍得并不算深,这下还有气息。那几个韩氏部将恐怕引起马超注意,也不敢声张,正要逃去时。

蓦然又听一声怒喝。

“韩老贼,你今日注定命毙于此,何处可逃~!?”那几个韩氏部将急忙望去,只见马岱手提利剑,高高跃起,猛地挥剑来劈。一个韩氏部将急是迎上,哪知马岱力大无穷,只听‘嘭’的一声暴响吼,便将其一剑劈开。又一韩氏部将赶上,马岱怒喝一声,反应是快,提剑就是一刺,顿是把那韩氏部将刺了个透心凉。可马岱还没来得及欢喜,正见韩遂被几个部将带去,急是喝道:“二堂兄,韩老贼要被带走了~!”

马岱此喝声一起,正被几个韩氏部将围着的马超,顿是怒瞪龙眸,嘶声暴喝,拧剑便是急砍骤劈,连是砍翻几将后,从血色之中赫然冲出。

却说韩遂被几个部将带出帐外,四周负责守卫的数百兵士顿是吓了一跳,而且不少闻得杀声的将领,已领队伍靠近,这下见韩遂受伤被人扶出,自是大惊失色。

“快~~!!去杀了马家那两个狂徒,由其是马孟起,正是他伤了主公~!!”一员韩氏部将面色狰狞地嘶吼道。就在他话音刚落,帐内几道惨叫声暴起,旋即忽有一人从帐内飞出,随是落地滚了好几圈,眼看已是死绝。

周围的韩氏部署吓得当场失色,只见一身血色泯然的马超提剑缓缓踏步而出,龙眸锐而生威,冷声而道:“韩遂老狗背信弃义,竟敢暗下歹心,图谋我马家基业!今日谁敢维护他,就是鬼神佛魔我马孟起也照砍不误~!!”

只听马超字字铿锵有力、铮铮威风,浑身迸发的杀气,更如狂潮巨浪般汹涌可怕,韩氏部署听了无不变色,有一些人更不禁地退后了好几步。可知这周围数百精锐都是隶属于韩氏,而马超却只有两个人罢了

“哈哈,竟然二堂兄兴致如此之高,我今日便看看何谓为在万人军中,取敌将之首哉!”马岱话是没错,如今的韩遂营地足有兵力上万余众,他这一句话,倒是提醒了四周的韩氏部署。

“他娘的,那小儿说得对,我等有上万人在此,莫还怕了这马家人不成~!?杀~!!”

“对!!主公对我等情深义重,今日就是奉还他恩情的时候了~!!”

只听两个韩氏部将大喝而起,很快周围将士便是各引兵众朝着马超奔杀过来。

“哼~!尔等这些宵小鼠辈,莫还真以为马某人是无备而来耶~!?”面对着数百兵众的围杀,马超依旧冷酷,不动如山,冷冷地道出一句。

刹时,好像是天雷勾动了地火。韩遂营中军之处,猝是杀声俱起,天地摇晃。

那些正奔杀而去的韩遂部署,立刻全都吓得面无血色。

不一时,杀声之中,传来了一阵喝响。

“不好了~~!!马家的伤兵忽然发作,却全都是伪装的~!!各个骁勇得很,犹如虎狼~!!”

待这阵喝响传来,马超冷酷的脸上方才有了一丝变化,咧开了一丝骇人的冷笑。

“不好~!!我等中计了~~!!快护主公逃去~~!!”一员韩氏部将看得眼切,心知不妙,连忙大喝起来。

“谁敢去护韩老贼~!!?”马超一听,顿是怒喝,纵身一起,犹如一头奔飞的猎豹,便朝韩遂那处追杀过去。马岱急是提剑跟上,护住马超的背后。

电光火石之间,正见马超健步如飞,数十个将士、兵卒忙是堵住,却见马超拧剑就是猛劈狂砍,势猛如摧,须臾之间,便把那数十人全都杀散,急又去追时,又有敌兵扑上来截。马超大怒,快步挪身,一边招舞宝剑,一边尽快地穿梭过人丛,追向韩遂那处,速度之快,可把紧追在后的马岱苦得叫苦连天。

就在这时,人丛乱处,一个韩氏将领骑马赶来,连忙下了马,让予韩遂。韩遂这时忽得乍起,竟几下就翻身上了马,急呼叫道:“马家二子疯了,快给我杀了他,我几乎被他所害,众将听令,但凡取之首级者,我封他为扶风太守~!!”

韩遂此言一出,霎时间杀声如潮,四周的韩氏部署全都变得疯狂起来,向马超围杀而去。

“哼~!这狡诈的老狐狸,竟然一直在诈死~!!”马岱眼见有几个狡猾的敌兵,正欲斜刺里袭击马超,连忙快步赶上,猛地就是截住,挥剑急挑骤刺,以剑代枪,施出了潜龙**枪法,瞬间便把那几个敌兵给杀翻而去。

“韩老贼莫想要逃~!!”而这时,马超也抢下了一匹战马,正见韩遂在一队五、六十人马的拥护下逃去,立刻怒声喝道。

这时,伪装成伤兵的马家军终于杀了过来。马超为了杀死韩遂,却是不等部署,拍马就冲,一路杀去时,抢了近五、六柄枪支,不是打碎,就是扫断,最后还是夺了一员上的宝枪,才是耐用,这下一手提枪一手舞剑,枪剑齐舞,一路奔杀凌厉,背后四条游龙相势,恶煞生猛,可谓是所向披靡,势不可挡。

与此同时,却说在韩遂营前,姜冏引兵压着程银等一干俘虏,正与韩遂前军数千部署对峙着。

这下,姜冏一听营中杀声骤起,顿是面色一寒,猛地一拍马匹,手舞大戟。

正跪在地上的程银,听得蹄声一起,好像料得将会发生什么,顿是满脸变色,回头望去,惊慌叫道:“饶命,饶命啊~~!!”

就在程银话音刚落,姜冏飞马杀到,一戟便刺透了程银,同时喊道:“我部听令,把韩氏的走狗都杀了,然后随我破营~!!”

姜冏话音一落,其部下立刻各提兵刃扑上,将一干俘虏纷纷砍死,一些俘虏却是趁乱逃去,急忙冲入营内。这时,营前的韩遂部却被营中杀声惊得方寸大乱,这下又看姜冏杀了程银,猝然引兵发作,都不知如何是好,随着俘虏冲入营内,其阵型刹是混乱起来。这时,姜冏引兵突杀,强冲猛扑,很快就杀开了一个阔大的血口,一路趁敌兵溃败之势,进攻杀入。

这厢里,姜冏引兵杀得正是激烈,那厢里韩遂却在后军部署的掩护之下,正火速撤去。

“啊啊啊啊啊~~!!!该死的马家二子,谁想到韩某一辈子精于算计,今日竟会摆在这马家的小蛮子手中~!!气煞我也~~!!”却听韩遂怒声大喝,忿怒至极,这下却已知大势已去。

就在此时,又是一道杀声赫起。

“韩老贼,休想要逃~~!!”

韩遂闻听,又惊又怒,急是望去,正见一身血甲发红的马超手舞枪剑地飞马突来。

“好一个马家的小蛮子,莫真当我的部下都是不堪一击的土鸡瓦犬耶~!?诸部听令,给我围上厮杀~~!!”眼见马超单枪匹马地杀来,韩遂不惧反喜,竭斯底里地喊了起来。

于是,只见后军近数千部署都朝着马超各往扑上,人势如潮,卷天席地,沙尘飞扬。

“嗷嗷嗷嗷~~!!杀~~!!”这时,马超脑里却想起,他曾经从自家的大哥那里听说过,在不久之后,天下会出现一个被称为‘浑身是胆’的盖世英雄,能在百万大军之中,纵横疾走,杀敌如麻,取将首似同探物,就连敌军统帅也为之所敬,动了爱才之心,教麾下部将不得以箭而袭之。

虽然马超不知是真是假,但他对马纵横有着近乎痴迷的崇拜,而在马纵横说此这故事时,投向他的目光里,却有着炙热的期待,仿佛好像极其希望他能成为故事的主人公。而从那之后,马超便把这盖世英雄定为了自己的目标!

“韩老贼就你这区区数千部下,要保你命,实在不够看啊~~!!”猝然,马超龙眸精光闪烁,气势竟又再次狂暴涌起,四条银色游龙更显真实,其中两条,几乎可以说是栩栩如生。

那些奔杀而去的韩遂部下,顿是被马超的气势所惊,忽然之间,眼前的马超就如变成了四条恶蛟狂龙,向自军张牙舞爪地扑杀过来。

“杀啊~~!!”

须臾,马超撞入人丛之内,枪剑骤是舞动,走势如同飞龙,狂砍快劈间,一路杀敌犹如破瓦碎石,以极其恐怖的速度,正是往阵中推近。

韩遂一开始还能保持冷静,但越看就越是心惊,眼看着自己的部署竟被马超一人杀得节节败退,渐为溃散,越看就越觉得不可思议,惊为妖孽!

就在此时,却见在营中处扑来一波大军,为首之将正是马岱。

“马孟起你这混蛋~!!竟敢把我一人丢下~~!!气煞我也~~!!”马岱怒声大喝,虽看不见乱军中的马超,但见后方敌军乱成一团,便知肯定是马超开始强突敌阵,对于马超这种肆意妄为,疯狂任性的行为,马岱也是怒得不可忍耐。

虽然他有前言,说希望看到马超能够在万人军中,取敌将首级,但起码马超也要确定自身安全,带上部署在左右掩护吧!

这能够单枪匹马,取万军首级者,那都是各朝史官用来夸大讹人的传说罢了!

“主公不好了~!!看来中军的部署已经抵挡不住,敌方正有千余兵马奔杀过来!!那马家妖孽骁勇,但若其援兵赶到,恐怕我军是~!!”这时,一员部将急赶到韩遂身边报道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