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零四章 潜龙怒袭 下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韩遂一听,气得的面容都扭曲起来,不过却也知如今局势,遂是强压怒火,扯声喝道:“听我号令,全军速速撤退,不得怠慢~!!”

韩遂说罢,便是毫不怠慢,拔马便走。~顶~点~小~说~~23wx诸将连忙跟在左右掩护而去。

正在乱军内冲杀的马超,见得韩遂欲逃,好不生气,疾声怒喝叫骂不休,全然不觉,自己在这连番猛突之下,浑身上下也是多处挂彩,血色斑斑。

当日,黄昏时候。杀气依旧汹腾冷冽,却都是从一人身上散发而出。蓦然一声惨鸣骤起,马超惊呼一声,却是坐下战马已然坚持不住,翻倒在地,马超不料,也是一齐翻倒,滚了好一阵,浑身立刻布满了泥土,最后撞在一棵树上,才是停住,却像是无事一样,急是起身,眼见韩遂那彪人马逃远去了,不禁大怒,一拳轰在那树上,震得落叶不休,扯声喝道:“该死的韩老贼,竟然让他给逃了~~!!”

一阵后,马岱先领着数百从骑赶上,见得路上躺着一匹死马,顿是吓得面色剧变,还以为马超被人擒去,还好这时听得旁边有一将士叫起,看到了在一旁盘坐等候的马超。

马超眼目一睁,立刻起身,浑身冷冽杀气又起,不容置疑地喝道:“马岱,把你战马让予我~!!”

“二堂兄,韩老贼已然逃去,你莫还要厮杀耶~!?”马岱经过连番激战,身体早已耗尽体力,想到马超一路鏖战追杀,耗费力气更是自己数倍,这下竟然还要追杀,闻言自是大惊失色。

“休要废话~~!!快快给我下马~~!!”马超一怒,脸上的血色早已凝固一起,看上去好像是涂了一层暗色的红彩似的,面容凶煞,看样子仿佛马岱若是再有怠慢,就把他生生扯落下马似的。

“二堂兄你这一路追杀,连畜生都累垮了,何况你还是人!?你还是先歇息一阵,我等再随你去追杀如何!?”马岱自不想马超冒险,苦口婆心地劝道。

“我!叫!你!下!马!”马超闻言一怒,顿是露出狂暴之容,一字一顿地吼道,仿佛是失去了理智。

马岱一沉色,倒也不惧马超,这兄弟二人便就如此瞪眼望着,谁都不肯相让,只不过马超煞气越劲,这可让在马岱身边的将士都不由为他捏了一把冷汗。

就在此时,蓦然有一队快骑急速赶来,很快马岱队伍里便有人喊道:“两位将军快看,来得好像是韩老贼的部下!”

此言一出,马岱不由变色,这一分神,却不料马超竟快步赶来,一把就揪住了他的手臂。

“给我下马~!!”马超大喝一声,如有神力,便把马岱生生从马上揪落下来。马超立即翻身上马,策马就去。

那正来的轻骑队伍,见得马超策马冲来,顿是吓了一跳,连忙纷纷勒住。其中统将,连忙喝道:“马孟起,你给我听好了~!!在数日前,我家主公命我军上马玩前往扶风城传报,说你遭到马贼袭击,却又暗中埋下伏兵。而扶风城内,如今却由你大嫂王异那妇孺做主,肯定中计,眼下扶风城恐怕已落在我军手中了~!!”

这一席话道出,顿如晴天霹雳,炸在了马超的身上,马超听了,不由狂忿地痛喝一声,血气一股脑地上涌,加上体力耗尽,竟直接从马上昏死过去,摔落马下。

刚从地上爬起的马岱,还不来得及生气,眼看马超摔落,顿时吓得心惊胆跳,连忙引兵前去扑救。那队轻骑却是认为是天大良机,倒也凶狠起来,纷纷纵马冲杀而去。所幸马岱引兵死战,将这一队轻骑全数击毙。

却说就在昨日夜里。扶风城内,只见王异身穿红缨戎服,英气逼人,犹如一朵盛放的红花,美艳极了,可谓是巾帼不让须眉,可这下她却怒得英眉竖起,又急又怒地嗔声喝道:“胡闹!!我不是说了一定要看住我那北宫姐姐!!她脾性火烈,而且当年又遭到灭门之祸,但听家人出事,定会失去理智!!你们平日里,都是冰雪聪明,怎会就被她给骗了!!”

“大夫人恕罪,当时北宫夫人一直说是腹痛难耐,我俩急得只顾去找大夫,也没想到马铁、马休两位公子竟然会帮助北宫夫人一齐出城,还私下调去了兵马!”只见两个长得貌美如花,却也是戎装打扮,莫约十六、七岁的少女,急急跪下,其中一个,更是有些唯唯诺诺。原来王异虽然为人善良,但却又赏罚分明,自从接管扶风城后,便是更为严厉。

话说这两个少女却都是出自扶风城内一支特殊的精兵,名叫红缨枪兵。为何说是特殊,却是因为这支精兵,全都是女子,而且实力非凡。

关于这红缨枪兵,却有一个故事。话说数年前,北宫凤嫌闷,突发奇想,要建立一支女兵。马腾对王异、北宫凤两个儿媳妇,一直心怀内疚,想着北宫凤也不过是解解闷,过一阵没意思了,自会消停,便也答应了。

北宫凤自是大喜,自然也不会忘了与自己同甘共苦地好姐妹王异。王异见北宫凤兴致勃勃,也不忍打击,大力支持,从自己平日省下、赚取的财产里,拨予不少资金,作为军用。哪知北宫凤真被马腾料中,虽是组建起一支千人左右的女兵,但因女子纤弱,操练起来极为困难,不少马家将领私下里都在暗暗取笑。北宫凤好脸皮,一下子也没了兴趣,便是少理会了。王异后来听说,又气又恼,平日就是节省的她,想到自己投资了这么多的私房钱,就这么血本无归,自然不肯罢休,于是就痛斥了北宫凤一顿,北宫凤虽然比王异要大,但却对王异言听计从,虽然不敢反驳,但想到操练、治军之困难,还要被人取笑,也是满肚子的委屈,当场竟然还哭了起来。王异后来一听,也被激出脾气,更以‘巾帼亦可折须眉’为口号,便和北宫凤一起治理起这支女兵。说来王异确是有治理军队的天赋,她心想女子力气确实不如男子,若操练刀斧这些笨重的兵器肯定不可以。但女子却也有天生的优势,那就是细心灵巧,便全都配以轻巧的红缨枪,已木身为柄,枪刃却比寻常的枪刃要细长,这样一来,重量就大大减少。

果不其然,王异这红缨枪一配制之后,已经有过一段时日体能操练的女兵,一下子似乎找到了合适的兵器,加上也知自己这支部署经常遭人暗中耻笑,由其王异喊出‘巾帼亦可折须眉’的口号后,把这层次上升到女子与男子之斗,这些女兵倒也是北宫凤专心挑选,各个也算是女中英雄,这下都含着一口气,拼命地操练起来,过了不到数月,效果斐然。北宫凤见之,激动不已,更是为之痴迷,渐渐地都不回家中,终日在营内与自己的部下商议如何加快操练的速度,好让那些取笑她们的臭男人大吃一惊。王异得知,却也是哭笑不得,屡劝不听。后来,马腾得知,认为北宫凤终日舞刀练枪的,没尽到他马家媳妇的本份,加上这支女兵当时也成了扶风城上下的笑柄。马腾一怒之下,便要解散这支女兵。北宫凤自然不愿,她出自羌胡,脾性本就刚烈,发起性子来,马腾这做老爷的,倒也斗不过她。最终无奈答应,北宫凤的条件,只要她麾下的红缨女兵击败他马家军的任何一支部队,而且定下一个月时间之内,便就继续任由北宫凤胡闹。北宫凤一时激动,想也不想便答应下来,后来与王异一说。王异不禁吓了一跳,便是北宫凤中了马腾的奸计。北宫凤一开始还未反应过来,后来听王异说,马家军都是训练有素的悍兵,而且近些年马腾又推举了削兵求精的政策,如今马家军中可谓无弱士。当时红缨枪兵操练不过数月,如何斗得过这些悍士。

北宫凤这才知道中计,当即要找马腾说理。不过却被王异制止。原来王异已有计划,于是一月内,便和北宫凤不眠不休地研究、操练一套新型的阵法。马腾得知,更是暗怒,想着如此下去,恐怕就连王异这如此贤惠的好儿媳都要被北宫凤带坏了,所以到了决战之日,马腾故意令麾下一员悍将率领麾下精锐应战。哪知,两方一是交锋,在王异的指挥之下,这千余红缨枪兵不但灵巧多变,再配上这阵法,竟把马家军给杀得节节败退,后来发起反攻时,北宫凤更是一举杀入腹地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击败了马腾麾下那员悍将。

马腾当日在场惊得一时说不出话,其麾下一干将领都觉脸上无光,至此不敢再有耻笑。

不过事后,在王异的指点之下,北宫凤却也知道错了,到马腾那里告罪,并答应日后不会再一心放在军事之上,会以家中为重。这也给了马腾台阶下,当然马腾知道这肯定是王异的指点,对王异便是更为器重,甚至还惋惜若是自己儿媳妇不是女儿身,以她的心灵细巧,还有在兵家战事中的天赋,必为一员不可多得将才!

也正因如此,当初马腾尽率马家军精锐离开扶风时,一意孤行,不顾诸将反对,也要把扶风城交予王异把守。

“北宫姐姐她们带去了多少兵马?”

“回禀大夫人,北宫夫人带去了两百红缨枪兵,马铁、马休两位公子则带去四百余马家死士,而且全都配以快骑!!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