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零五章 马小妖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王异一听,不禁摇了摇头道:“二叔武艺高强,就算遭到马贼伏击,也有自保之力。(www..那马玩前来传报,却不肯入城,当夜就领兵离去,摆明就是另有所图,我却担心,这来报是假,暗行诡计才是真的!”

王异此言一出,那两个少女不由都是变色。说来这两个少女,一个名叫黄荷,一个名叫陈冰,两人都是聪明伶俐,且颇具武艺,乃是王异的贴身侍卫。

“若是大夫人所料是真,那北宫夫人岂不危矣?”

“说得正是,眼下不得再有怠慢,你速领我令,从红缨枪兵里调去一百善于骑术的姐妹,让她们务必追回北宫夫人,更带上我的话,若是她不肯听令,我与她的姐妹情,缘断至此!”王异一脸凝重严肃之色,两女一听,不由暗暗变色,又听王异竟以她和北宫凤的姐妹轻作为威胁,自是明白事情的危急性。

“可是北宫夫人几乎把善于骑术的姐妹都给调走,依我看,不如请城内的其他将领,引兵传令是好。”两女中,显得较为温婉聪明的黄荷说道。陈冰一听,也是答了答头,表示认同。

“诶,你俩却都不知,如今城内其他将领都认为我一个妇孺人家,难以管辖大事,此番又是关乎二叔子的性命,这些男人又岂会听我?何况自从我丈夫死讯传来后,不少人已将二叔子视为是马家继承人,我若是追回援兵,还不晓得这些人会如何想我。所以,此去只能派我的心腹。”王异面带一丝无奈地说道。两女一听,不由都露出忿忿不平之色。这也难怪,王异对马家的付出之多,恐怕全城上下没有一个人能比得上,可她却要蒙受如此不白之冤,两女自是为王异感觉到不甘和愤怒。

“好了,我把你俩视为姐妹,才是推心置腹。但这毕竟牵扯到家事,我也不能多说了。眼下你俩只管速速去办。而且还要秘密行事,否则一旦风声漏出,城内恐怕会是生乱!”王异颦紧秀眉,刚是说罢。

忽然,外头又有一身穿戎服的女子急急赶来报道:“大夫人大事不好了~!城内几个将军得知二夫人和两位公子前去救援,纷纷起兵,又调走了千余人马,如今已强闯出城~!而且我等适才发现,马云禄小姐竟躲在了红缨枪兵里,早随二夫人她们一齐出城了~!”

王异一听,顿是变色,忽然一股不祥的预感来袭。

却说北宫凤和马铁、马休等领兵一路赶往救援,夜色中,只见成片火光升起游走,犹如一条长龙。在前部二百人中,清一色都是女兵,为首的更是一员英姿飒爽的女将,一身小麦色的健康肌肤,眼大发亮,忽地勒住了马,一对凤眉皱起。

眼见那女将勒马,众人也纷纷勒住马匹。又见两个少年一前一后赶上,急道:“嫂嫂为何忽然勒马?”

“噤声!”却看那女将正是马纵横的妻子之一北宫凤是也。北宫凤轻道一声,望着前面的树林好一阵后,道:“你俩听好,前方树林内静得诡异,我曾听你们大嫂嫂说过,事出反常必有妖也。这一带多有野兽,不可能如此安静,树林内或许有伏兵埋伏!”

“这方圆百里一带都是我马家的管辖之内,而且也有细作打探,若有敌兵来犯,早就来报,岂会有伏兵埋伏在此?”那两个少年正是马铁、马休。其中马休一听,不由疑道。

“我军细作恐怕早被别人铲除,而且若是盟友所为,那又如何?”北宫凤忽然满怀恨色。马铁闻言,立刻神色一变,道:“二嫂嫂所指莫非是那离去不久的马玩?”

“说得正是!那韩文约素来奸诈狡猾,精于算计,如今我马家正是动荡,恐怕他已有取而代之的歹心。这条老狐狸绝非可信之人。当年我父就是太过信任他,才会死于他的手中!”想起当年的血海深仇,北宫凤不由咬牙切齿起来,却不料正是这份不可磨灭的仇恨,让她避过了一劫。

“二嫂嫂放心,不如由我前往一探!”马休一听,立刻震色,便要拔马而去。北宫凤一听,微微凝色,又想马休乃马家三子,虽然武艺不如他两位妖孽一般的哥哥,但起码也学得马家伏波枪法一些精髓,且性子稳重,可以交托,正要答应时。忽然传来一阵娇嫩的疾呼。

“三哥若去,云禄愿为你掠阵!”

此言一出,北宫凤、马休、马铁当场变色。

“云禄你怎会在此!?”马铁急是转头,很快就看到了年仅十二岁出头的马云禄,说来这马云禄自少身材高挑出众,而且又是女子成长比较快,而这一路北宫凤等人也急于赶路,也正因如此,被她蒙混过关至今。若非她自己一时嘴快,恐怕还不知何时能够发现。

却见马云禄长得白皙如雪,面容秀丽,双眸有神,亦有一对英气逼人的秀眉,只不过粉嘟嘟可爱极了的脸蛋子,让她看上去还有几分稚嫩。

“完了,这小妖女怎么也跟来了!?”北宫凤一看马云禄在军中,不由滴下了几滴冷汗。

说来,马云禄可是马家人的掌上明珠,各个都把她捧在手心上疼爱,平日里舍不得让她受半丁的委屈,所幸有王异自小教诲,马云禄倒也不算刁蛮任性,但却因跟了北宫凤多了,学会了她的精明狡诈,平日里就爱和北宫凤一起恶作剧,马家上下无一人能逃脱,那段日子弄得马家是一片怒怨冲天。北宫凤却也知见好就收,连忙收敛。可马云禄是个孩子,又哪知分寸,后来就连北宫凤这个师傅,也难免遭其恶手。可马腾和王异又舍不得惩罚马云禄。而且马云禄也来越是精明,经常还把自己的恶作剧嫁祸给别人的头上,其中中招最多无疑就是平日胡闹惯的北宫凤,气得北宫凤是咬牙切齿,但又不能和小孩计较,后悔得肠子都青了,每每想到委屈处,还几乎忍不住要哭出泪来。

还好这些年自从红缨长枪建立起来,马云禄把恶作剧的心思全都放在了学武和操练上,马腾和王异虽是怕弄伤了这小姑奶奶,但小姑奶奶一意孤行,谁也管不了她。本想公报私仇的北宫凤却又备受打击,她发现马云禄的天赋高得可怕,就这几年武艺可谓是突飞猛进,仅仅十二岁的她,竟然能击败马休、马铁兄弟!

马腾曾看过她用的枪法,发现天赋极高的她,竟然把潜龙**枪法用出另外一种精粹来,更是备受打击的老爷子,当时可是郁闷得好几夜合不拢眼,几乎都在绞尽脑汁地研究起枪法!

也正因马云禄的鬼灵精怪还有妖孽般的天赋,因此得到了一个称号‘马小妖’!

“嘿嘿,二哥遇险,我岂能袖手旁观。不过依我看来,以二哥的武艺,必能安然无事,我只不过看在城内烦闷,特地随你们走上一趟,解解闷而已。”在这紧张时候,天真无邪的马云禄倒是笑了起来,这一笑,还露出两个可爱的酒窝,加上她那张粉嘟嘟的脸蛋儿,真是让人不禁想要去捏上一捏。不过熟悉马小妖的人,却都不敢动这念头,就连马腾都是不敢。因为谁胆敢去捏马小妖的脸蛋儿,这小姑奶奶当场就会暴走,曾经马腾就几乎连胡子都被她给扯去了。小姑奶奶当时还一副唯我独尊,不容置疑地说了,天下除了她最爱的两个男人外,谁也不能捏她的脸蛋,否则肯定要她好受。当然,马腾老爷子那天听后,又是伤心得一夜合不拢眼,疯狂地就想着那两个男人到底是谁,竟然连他这个做老子的也比不上!

“马小妖你可别胡闹,如今战事在即,你一个小女娃在这胡闹什么,铁弟你快送她回去!”

“不!我要留在这里,三哥你送她回去便是!”

“我是老三,老四你敢不听我话!?”

“你虽比我大,但你的武艺不如我,当应我留在军中,你送马小妖回去!”

“放你个狗屁!!老四,平日我见你年幼,处处相让,没想到你倒是自以为比我厉害了!?”

“哼,三哥你休要说大话了!!你以为我不知道,你每回输了,都跑去二哥那大哭大闹,要他传授武艺给你!!二哥也是偏心,每每都肯教你枪法,还好我也有高人暗中相助!!”

“哼!!狗屁高人,还不是马小妖罢了!!”

“那又如何,赢就是赢,手下败将休要废话,快快去送马小妖回去!!”

却见马休、马铁兄弟竟然在阵前吵闹起来,马云禄却是唯恐天下不乱地在笑着拍掌,一时附和这个,一时贬低那个,俨然一副事不关己,挑拨离间,要看好戏的样子。

“你俩还不给我闭嘴!!嫌不够丢人么~!?”也是暴脾气的北宫凤这下再也忍耐不住,怒声一喝,平日里北宫凤就没少教训马休、马铁兄弟,兄弟两人一见北宫凤发怒,立刻吓得闭起嘴来,不敢再有放肆。

北宫凤又是向马云禄一瞪眼,骄喝道:“马小妖你再敢放肆,我是管不了你,但王异却管得了你!你信不信我要她,关你三天三夜,让你日夜都学习礼法国学,不得让你走出闺房半步!!”

马云禄一听,如谈虎色变,连忙摇头,一副无辜的样子,眨动着可伶兮兮的大眼睛,委屈道:“二嫂嫂千万不要呀,小妖可最听你管了,你要我作甚都可以,就别赶我回去好吗?”

“哼!别想再用这招诈我,早就不管用了!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