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零八章 献出扶风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时间宛若静止。!!!...城上马家一众将士,眼看着威风凛凛的阎行还有那庞大的军队,精良的军器,全都默然不敢做声。由其在阎行出要屠城之时,不少人更露出惊悚慌乱之色,明显方寸已乱。

毕竟马腾当初把精锐几乎带走,留在城内的将领多是一些将,这下面对阎行还有他麾下的虎狼之师,自然会是胆怯,甚至有一些胆的人,更心生绝望。

王异把众人神色变化看在眼里,暗暗叹气。这时,反倒是两个女子先是震色喝起。

“我等生为马家之人,死为马家之鬼,如今扶风有难,我陈冰愿与扶风城共同存亡!!“

“得对!大夫人你尽管下令,黄荷必效以死命,以报知遇之恩!!”

可饶是如此,或者是因为阎行已占据绝对的优势,黄荷、陈冰两女的言辞,并无激奋起城上的将士和士卒,反而各个低下了头,更显萎靡。

王异轻叹一声,痛苦地闭起了双眸。

于是,半柱香的时间就这般悄然无声地过去了,旭日在,天地一片光明灿烂。

“传我号令,开门投降。”王异低声一道,这话出的瞬间,城上一干将领,反而全都露出了解脱之色。

王异心里,却是满满的苦涩。

另一边,却在马云禄暴走厮杀之下,兼之马休、马铁兄弟俩率兵杀到,发起了反击。马玩部渐渐抵挡不住。不久后,一骑当千的马云禄盖然杀到阵中,吓退了马玩,其军更是溃败而逃。

“够了~~!!马妖,你还不住手~~!!”

眼看沙石溅射,一匹白马正是扬飞而起。忽然有一人骑着一匹红马,从后追上,猛地绕到了那白马跟前,截住了去向。

可迎向她的,却是一柄凌厉飞去的长*。

“马妖你疯了~~!!!”正在追来的马休看得眼切,顿是吓得勃然色变,嘶声裂肺地吼道,想要阻止惨剧的发生。

须臾,长*顿止,血琳琳的*头,距离一张艳丽的面容,仅有毫厘。

北宫凤却是满脸的怜惜,似乎怕是伤害了眼前这个几乎杀了自己的人,道:“妖够了。敌人已经都逃去了。”

却见一头乱发的马云禄,一张本是可爱极的粉脸蛋儿上,尽是狰狞凶狠之色,不过渐渐地褪下,忽然嘤咛一声,坠落了马下。

“妖~~!!”正往赶来的马休、马铁看得眼切,连忙嘶声叫道,连忙望坠马的马云禄那赶去。

半个时辰后,虽然击退了马玩部,但北宫凤一行人却无丝毫喜色,反而使得死气沉沉。

这时,忽然有一队快骑赶来,清一色全都是女兵,为首一人,正是王异的贴身护卫黄荷。黄荷一见北宫凤,立刻满脸凄然之色,叫道:“北宫夫人大事不好了。扶风城遭遇阎行的袭击,大夫人为保城中士和百姓性命,不得不开门献城。她有令,阎行此番领兵足有两万之众,教你绝不可轻率回城,否则只会害得无辜牺牲!!”

北宫凤一听,顿觉天旋地转,惨叫一声,竟也昏落马下。

话当日晌午时分。扶风城虽是依旧平静无事,但城内却是气氛压抑,宛若危机四伏。

因为就在一夜之间,扶风城忽然换了主人,如今掌控这城池生死大权的赫然正是与马家有着极大恩怨,昔日的西凉第一高手‘黑鬼煞’阎行。

在扶风大殿之内,却见周围侍从都退避三尺,只见一个女人身穿黑色素衣,浑身散发着难闻的恶臭,来到了大殿之内。

而在阶上宝座,坐着的正是一个魁梧凶悍的将军。

“我不是要你沐浴更衣,过来陪我喝酒?你为何却浑身恶臭?你莫非忘了,如今在这扶风城内,我想杀谁,就能杀谁!?包括是你!”阎行不由眉头一皱,十分不喜地冷声问道。而听他的语气,似乎只要对面的女子接下来的回答让他不满意,立刻就会毫不留情地杀了她。

“我却是依足了阎将军的吩咐去办,还请阎将军莫要为难我这一个沦为俘虏的卑贱妇人。”却见那女的面对杀气腾腾的阎行倒是笃定冷静,面无表情地答道。

“哼,你是用什么洗?莫非是屎尿耶!?”阎行一听,不由暗怒,猛地一拍奏案,喝道。

王异听了,默然不答。阎行一看,气得一阵抖颤,满脸顿是憋得通红。

“好!没想到当年王家的千金大姐,如今马家的大夫人,竟会用屎尿沐浴,你竟然有这勇气,我一介匹夫,又有何介怀!?坐过来,替我斟酒~!”对于王异的行为,阎行似乎反而佩服了起来,这下竟是与她斗起了气。

王异依旧毫无神色,一声应诺后,便迈开了步伐,在阶下守卫的将士,连忙捏住鼻子,满脸都是鄙夷嫌弃之色。王异却置若不睹,一步一步地走上阶上,直到阎行的一旁。

这时,一阵恐怖的刺鼻臭味传了过来,阎行眉头皱紧,若非亲眼所见,他实在无法相信,当年颇受西凉俊杰所追捧的才女王异,竟然会做出如此不顾身份而又低贱的事情来。

对于阎行的想法,王异显然毫无兴趣,很快她就抓住了酒壶,正要倒酒。

“够了!!你这臭不可闻的贱妇,给我滚开~~!!这时,阎行终于忍耐不住,大喝一声,猛地推翻奏案,左右吓了一跳,连忙躲开。

“不知将军还有什么吩咐?”王异冷淡而道,双眸无神,就像是失去灵魂一样。

“哼!我就不相信你一大家闺秀,能天天忍受这种恶臭!!王异,老子不妨告诉你,有关那马羲的一切,我阎彦明迟早都会强夺过来,就像他当年对我一样!!不过我这人素来都是有仇以十倍奉还,所以我不但要他身败名裂,基业尽毁,就连他的女人,老子也要得到手不可~~!!”却见阎行满脸的狰狞可怕,憋得一脸通红,脖子上更是青筋凸起,瞪眼撕心裂肺地咆哮起来。

对于阎行的狂言,这回王异终于有了反应,露出了一丝轻蔑的笑容,淡淡道:“阎彦明你之所以如此竭斯底里、丧心病狂,不正是因为你比谁都明白,你这辈子注定都不是我家男人的对手?你但管侮辱我,折磨我。因为从你袭击扶风城的那一刻起,你就注定命不久矣了!我家男人一定会!!”

王异话未完,陷入暴走状态的阎行早就冲了上去,一巴掌狠狠地扇了过去,不但把王异的话粗暴打断,还将她整个人打翻在地。

“你给我闭嘴~~!!我一定会杀了你家男人,把他的首级拿到你的面前,让你看看,到底谁更厉害~~!!”阎行气急败坏地嘶吼起来,怒气冲冲的他,快步地冲到王异面前,眼看又要动手。却见王异面容冷漠,眼里尽是鄙夷不屈之色。

在王异这样的眼神之下,怒得犹如鬼煞的阎行,却反而猛地停了下来。

“给我滚出去!待我杀了那马羲,把他首级带到你面前的那日,我会让你心服口服地成为我的女人!”突兀,阎行似乎冷静了下来,声音寒冽地道。一边脸被打肿了的王异,并不答话,默默地站了起来,走前却还不忘向阎行作一礼。一路回去,阎行的侍从无比抛以鄙夷、厌恶的眼神,纷纷避开这个臭不可闻的妇人,而自那日之后,本是天之骄女的王异,多了一个极为难听的称号,那就是‘臭妇’!

却马超用计击破了韩遂的大军后,当日遇上马腾调拨而回的部队,合军近有五、六千余众。马超忧心扶风的状况,遂是当夜起兵望扶风赶回。哪知在半路上,遇上了北宫凤等人的兵马,得知扶风城被阎行袭击,并且攻破的消息后。马超自是又惊又怒,当场更是几乎暴走!

“哇~~!!天杀的阎彦明,我不杀你,誓不为人啊~~!!”只见马超犹如暴走的恶龙,竭斯底里地咆哮道,身后霍然显现出四条银色飞龙相势,其中两条已逐渐成形,看是生猛,其中两条则较为模糊。

“二哥得对!!扶风城是我马家的根基之地,绝不可落于他人之手。何况大嫂嫂和烟雨都在城内,一旦那阎彦明做出一些丧心病狂的事来,我等日后岂有颜面面对大哥!?”满脸惶急之色的马铁,也不由忿然喝道。

马休亦震色叫道:“如今马、韩已势如水火,由其这阎行本就极为痛恨大哥。今番他偷袭扶风后,恐怕大嫂和烟雨都免不了受辱啊!”

马休此言一出,马超已忍耐不住,嘶声吼道:“他娘的,阎彦明那畜生胆敢动大哥家一根汗毛,我都饶不了他!!传我号令,全军即刻出发,加紧行程,我要在明日之内,赶到扶风城~!!“

“二堂兄且慢!!我军连日赶路,已是疲倦,加上前不久才与韩遂一番恶战,我又听,韩遂逃后,并无赶回金城,反而躲在林岚口上聚集残兵。那韩遂毕竟是阎行的主公,此番他虽败去,但阎行却攻破了扶风,他必引兵前往投赴。如此一来,但若我军前往过急,很有可能遭遇到腹背受敌的情况。依我所见,还是谨慎而进,不可操之过急!”马岱面色肃然,凝声而道。马超听了,不由锐目一瞪,冷声叱道:“大哥家都落入贼人手中,危在旦夕,岂有不急之理!?”

罢,眼看马超不理马岱所劝,便要在此催促。马岱不由心头一紧,急又叫道:“二堂兄!”

“我意已决,废话!!胆敢再有别词,休怪我无情!”马超怒喝一声,猝是面色变得狰狞可怕起来。马岱一见,不由暗暗色变,很明显如今的马超已然失去了理智。

这时,马超忽是面色一变,发现了某人神色怪异,看了一阵后,急呼叫道:“马妖平日大嫂嫂待你最好,而且你也最是疼爱烟雨,如今大嫂嫂和烟雨落难,你为何却一声不吭!?”

马超此言一出,众人不由把目光纷纷投向了一个年仅十二的女娃儿身上,正是马云禄。只见她眼神空洞,时而还会打颤,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,听马超这般一喊,好像惊吓了一样,‘啊’的叫了一声,连忙拨马就逃,惊得众人都是面色一变。

“孟起!这段日子险情恶况连连,妖这孩子能够坚持下去,已是很了不起,加上她情绪很不稳定,你作哥哥的,怎么可以如此喝叱她!!”北宫凤满脸痛心之色喝道,旋即连忙拔马追向马云禄身后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