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一十一章 可谓鬼神 上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成公英的话倒也是正合马纵横心意,不过这时马纵横却是想起了另外一个人。**.若是此人还在自己身边,以的鬼才之智,一定能想出个两全其美的计略出来。

“主公莫非不喜公英的话?”马纵横忽然沉吟下来,成公英不由微微一愣。依马纵横雷厉风行的性子,成公英本还以为他会很干脆地答应,这下心里未免有些失落。

“不!你的话甚合我意!赤鬼儿,你且引一部在后,我率兵先往,如此一来,但有埋伏,你也可及时救援!”马纵横神色赫赫地向成公英说罢,旋即又向庞德快声地吩咐教道。庞德狮眸射出两道精光,当即领命后,转马便往后军而去。

到了夜里三更时候,正听李催营外猝然杀声大作,只见一片一片火光逼近之处,一部又一部的兵马汹涌扑来,为首一将,赤马龙刃,威风盖世,如有鬼神之威,不是马纵横又是何人!?

不过此时守在营内的千余人马却不害怕,因为他们是天下赫赫有名的奇兵—飞熊军也!

而就在前不久,就连号称‘江东猛虎’的孙文台亲领的孙家军,也被他们给杀破击退!

“都给我听好了!!飞熊军的荣誉不可玷污!!待厮杀时候,就算敌军猛扑,亦宁死不可退却!!否则若是坏了主公大事,我等虽万死也难辞其咎!!”颚龙冷声喝道,他正是适才从李催那里领命的飞熊军统将。颚龙此话一出,众人不由奋然应和,各个眼内尽是决意悍色,仿佛就算是千军万马一齐杀来,也不畏厮杀!

震天动地的杀声愈近,正见李催营中灯火通明,四周罕见兵士,若是换了其他将领看这状况,十有**都会以为有伏兵埋伏,而不敢前进。

可马纵横却不一样,他就像认定李催定不会设下伏兵一样,大喝一声,悍然挥舞起龙刃,挑开拦截在营前的鹿角,赫然冲入进去。

眼看马纵横一马当先冲入,其部署无不胆气一壮,纷纷紧接追上,刹时杀声动荡,如有滚滚洪江之势。

就在此时,蓦然营内杀声猝起,但显然声势不如杀入的马纵横军,不过饶是如此,也把马纵横不少麾下给吓了一跳。

“不好,莫非真有伏兵!?”

“小心,快快护住主公~!!”

“各军速速提备,万事皆以主公安危为上!!”

只听几道喝声一连响起后,马纵横军部不由显得有些混乱起来。就在此时,马纵横面色肃然,犹有霸王之威,高举龙刃,嘶声喝道:“不必慌乱,此乃敌军之蓄势也,只顾随我冲突便是!!”

马纵横喝声一落,却是加鞭策马,快速地杀入。其麾下将士见了,都是纷纷变色,唯恐马纵横有失,连忙追赶过去。

“杀呐~~!!”就在此时,营后猝是冲出了一部军队,各个装甲精良,手提利刃,铠甲上皆刻有飞熊之纹。

“飞熊军!李催为了逃命,这回倒是舍得下本钱!!好,那我就吞下你们这一千飞熊军了!!”马纵横眼看这千余飞熊军杀出,双眸凶光毕露,浑身气势迸发而起,刹时一面白发长角的血色鬼神相势霍然显现。

“不好!这鬼神马羲果非寻常之辈,竟毫不慌乱,反而战意高昂,莫非看出主公的计策,还是匹夫无畏!?”颚龙不由在心中暗暗腹诽道。原来早前李催教计,说让颚龙埋伏在营中,而他自己则率大军故意装出撤走。到时马羲得知,必然引兵急追,但若杀入营内,可故意以伏兵之虚势而乱之,然后颚龙再领兵杀出,趁乱厮杀,再后等他的大军从后扑上,自可大胜。

这下颚龙见马纵横并无慌乱,心里不由暗惊,又见马纵横来势汹汹,鬼神之势更让他揪心胆寒,一股无法抗拒的恐惧油然心生!

“嗷嗷嗷~!!杀啊~~!!”马纵横朝天一啸,犹如有遇神杀神,遇佛杀佛之霸势,飞马狂奔,愈加迫近。

“听我号令,骑枪队给我先是冲杀~~!!!”危急关头,颚龙强压畏惧,嘶声吼道。于是,在他身后数百骑兵,立刻纷纷驰马而起,各挺枪,摆成骑阵,一起扑向了马纵横。

“挡我者死!!”马纵横目光凶凛,骤一相遇,龙刃一起,犹如龙腾之势,将四、五根搠来的枪,一并击荡而去。紧接着,马纵横赫然突入,龙刃一起,便是舞得雷厉快疾,飞砍骤劈,杀入如砍瓜切菜,惨叫顿起,人仰马翻,血光绽放。

只见那拥有着‘鬼神’之名的男人,展现出与其称号一样的实力,一路奔杀,锐不可当,所向披靡,在他的威武之下,饶是天下奇兵—飞熊军,似乎也变得不堪一击!

“别给他过去,拦住~!!我就不信,单凭他一人还能杀破得了我们!!”

这时乱军人丛中,忽起一声怒喝,便见好几个飞熊将士,一起纵马迎上,围住了马纵横。

“尔等皆鼠辈蝼蚁,如何拦我!?”马纵横一瞪凶凛之眸,怒声大喝,赤乌去势不停,迎着那些挥舞而来的兵器悍然冲去。

只听一阵间,嘭响不觉,火花四射,猝然间只见那些围杀马纵横的飞熊将士纷纷翻倒而去,却是都被马纵横的九牛二虎之力,给震翻落马,好不可怕!

“正是机会,快给我堵上!!”眼看马纵横刚是杀破这几个将士的围杀,立刻便见几队人马一齐扑到。眼见敌众扑上,马纵横冷酷的面色里却无变化,就如视之无物。赤乌嘶鸣一声,骤地飞动而起。

却说颚龙眼看着马纵横竟以一人之力大杀四方,自己的骑枪队根本抵挡不住,不由面色连连大变。

“好可怕的鬼神!!比起那孙氏父子只强不弱啊!!”颚龙这下才发现敌人的强大远超想象,立刻喝令刀盾手、枪兵一前一后杀往突击。颚龙喝令一落,便见一队百余人的刀盾手快步冲起。

说时迟那时快,马纵横已然杀破了那数百骑枪兵,从一角破出。而与此同时,马纵横的麾下将士方才紧接杀到了骑枪兵的乱军阵前。

“岂有其理,区区匹夫,竟敢无视我飞熊军之威,给我把他撞落马下!!”盾兵队伍中,一员魁梧庞大的将士嘶声吼道,立刻便见那一个个刀盾手纷纷高举盾牌,向马纵横袭击而去。

转眼间,只见马纵横先是迎住一个突来的大汉举盾来转撞。马纵横提刀就是一劈,龙刃与那盾牌相撞瞬间,发出一声巨鸣,火花暴射。

须臾,盾破人飞,一荡数丈!

可饶是如此,那些扑向马纵横的盾兵似乎还是不知害怕,嘶吼着冲飞而来。

“再来~!”马纵横鬼神一般的眼眸精光盛放,扯声喝道,却也是被这些英勇的敌人给激起了斗志。两人虽属不同阵营,但马纵横却也在心中有了尊敬。毕竟能够为忠义而效死的人,都是可歌可泣的。

而马纵横此时能够用来对这些英勇的敌人表达尊敬的方式,那就是全力以赴地厮杀!

只见又是一队盾兵扑杀来到,马纵横奋力舞动龙刃,刃起犹如狂龙飞荡,势大力沉,雷厉疾飞,瞬间之下,只听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响,接连迭起,动荡天下。

砰砰砰砰~~!!!

又是一连串的轰鸣声后,只见围杀马纵横之处,又是盾破人飞,好几个人一齐翻倒。

须臾,正见一人驰马飞出,威势盖天,又是一道嘶吼,直教神鬼变色:“再来~!!”

“呀呀呀~~!!鬼神马羲,我跟你拼了~~!!”颚龙听得心惊肉跳,心里更不由胆怯起来,但却用怒火压住,嘶声一吼,便领着剩下的枪兵部署,一齐杀向了马纵横。

与此同时,庞德和成公英等将终于率兵杀到,在马纵横的神勇激奋之下,其军自是士气如虹,杀气滔天。霎时间,只见庞德双眸发着凶光,一头蓬松乱发飞扬,舞动手中双戟,一路狂砍骤劈,霍然在已被马纵横冲撞得混乱的乱军里,杀开了一条血路。

“快拦住那赤脸鬼~!!千万别给他杀到鬼神马羲的身边~!!”飞熊军里一员骑枪队的将领,眼看庞德骁勇凶猛,哪会愿意让一路杀到马纵横处助战,立刻咆哮着下令。于是四周的飞熊骑枪兵狂猛扑上,庞德怒喝一声,背后瞬间展现一面模糊的赤色雄狮相势,随他嘶吼之时,那赤色雄狮亦也做出仰天长啸之状,人兽犹如化为一体,好不可怕。

只见两柄血戟舞动如风,疾转如电,或砍或劈或刺或搠,把那些从四周杀来的飞熊骑枪兵纷纷击落马下,一路杀过,势不可挡,所向披靡。

就在此时,随着飞熊骑枪兵里的一个将士喝令一下,几柄枪陡地朝着庞德飞射过来,庞德面色一变,不敢托大,急一勒马,提双戟,左劈右砍,先是击落两根,眼看第三根枪射到,庞德急欲舞戟隔住时。这时,只听一声破空震响,在耳边赫地响起,庞德面色微微一震,回过神来时,那突兀射来的箭矢早已射去了眼前的枪。

“看来先生这些年却也无荒废锻炼!”庞德有些冷酷的脸上,露出了一抹笑容,转头向一人谓道。而策马正是赶来的,不是成公英又是何人?

两人相会一笑,成公英望着前方激烈厮杀之处,笑道:“有这般一个妖孽主公,又有你等这些骁将俊才,公英就怕日后再无用武之地,岂敢荒废?”

“先生是谋士,又何必执着于武家?”庞德随意一戟砍翻一个来袭的敌兵,竟在战场里和成公英谈笑风生起来。

“不,以如今主公的谋略,凭我的智慧,已难有提点之妙,只能作补充之用。更何况,论智慧,天下之大,又有谁能比得过那鬼才郭嘉?再有兖州程昱还有河东的逢纪,集此三人之才,天下可取也。我当初正是料到会有今日如此的状况发生,所以我就未雨绸缪地勤练起武艺来,虽然战场厮杀不如庞将军你,但这一手箭艺,可是人人称绝的!”成公英潇洒地笑了笑,双眸精光闪动。话音刚落,又有两个飞熊骑枪将领驰马望庞德来袭。成公英立刻拽弓上箭,只听‘啪啪’两声骤响,那两员飞熊骑枪将领皆应弦落马。

“好箭法!那还请先生掩护我左右。如此一来,你我便能更快杀到主公那处!”

“就怕等我俩杀到时,主公早已取敌将之首也!使我等又是白白费力一趟!”成公英听了,悠悠一笑,尽显潇洒。

于是,庞德一是拔马,便又冲杀起来,成公英紧追在后,以箭矢掩护左右,因其箭艺极其精准,前头又有庞德开路,两人配合得可谓是天衣无缝,不一阵便是杀到了敌军腹地。而两人部署都在后一路趁势厮杀,突进甚快。

“鬼神马羲!!敢与我一战耶~!!?”

时值四更时候,天色昏暗得厉害,一阵大风袭过,吹倒了几个火盆。却见浑身血迹斑斑的马纵横,已独自一人闯到了敌军后方阵地,刚杀出不久的颚龙一干人等,竟生生被因亢奋而杀性大起的马纵横给生生杀了回来。

以一人之力,可挡千军万马,挫之犹如退潮,威风盖世,杀入如麻,可谓鬼神!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