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一十二章 可谓鬼神 下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颚龙以及他在四周的麾下,各怀恨意、恐惧、戒备等复杂神‘色’,望向了马,而无一例外的是,众人都被这男人散发出的恐怖气势给惊得抖颤不止。

这下,颚龙强压住心里的恐惧,竟然向马发起了挑战。

“主公的大军肯定是半途突发之事才会延迟这么久,不过他也应该快要来了。只要再坚持一阵,主公可能会来到!!一定会来到的~!!”同时,颚龙在心中又暗暗向自己安慰道,不过脸上‘露’出的一丝不安却出卖了他真实的想法。

“勇气可嘉!不过你若是只为了拦住我,而等候你主公回援来救,那你就大可不必为此拼命了!因为你非我敌手,李催也更不会来!”马犹如一个主宰万灵生死、料知一切的霸王,寒冽冷酷的目光,是那么的高高在上、唯我独尊,让人畏惧、胆怯。

而就在马话音一落,颚龙与他麾下一干将士不由纷纷变‘色’,实在无法明白马是如何得知他们的计策,而又为何能够如此断定他们的主公一定不会回来。

“李催俱我,又因今日董旻大败,眼见就算他与董旻继续联手,恐怕也难敌我马家军。故而生‘性’狡猾自‘私’的李催,这时自然生出保存兵马,另寻根据,东山再起的念头。可这时我却引兵杀了过来,李催万般无奈之下,唯有选择一支愿意替他拼命效死的部队来抵挡住我的追袭。所以,从李催下达这个任务给你们的时候,你们便已成了丧家之犬。”马不紧不慢的声音,却犹如一阵阵寒冽之风,吹刮得颚龙等一干将士各个面容僵硬,浑身绷紧,有些人甚至当场‘露’出了绝望之‘色’。

“不可能~~!!!主公不会抛弃我等兄弟的~~!!他还要依靠我们来替他征战天下,建立皇图霸业呢~~!!”蓦然,颚龙犹如暴走一般,策马急出,竭斯底里地嘶声吼道。

“愚昧之徒,若是没了命,皇图霸业又有何用!?”马又是一句冷酷的话,直接让颚龙陷入了完全暴走的状态。

“哇啊啊~~!!胆敢侮辱我家主公,看我碎了你~~!!”颚龙怒声一喝,双眸凶光毕‘露’,犹如一条被揭了逆鳞的凶恶蛟龙,飞马扑向了马。

“哼!愚不可及的匹夫,终究难成大器!”马冷哼一声,双眸赫光闪动瞬间,背后一面威武的血‘色’鬼神相势,轰然显现,坐下赤乌一起,动若闪雷,倏地飞到了颚龙面前。颚龙大吼一声,‘挺’枪朝马心窝就刺,速度之快,来势之猛却也是极为惊人,就他‘露’出的这一手,代表他起码有一流将领的实力,加上如今陷入暴走状态的他,就算是应付超一流的猛将,或许也有一战之力。

只不过,他眼下面对的却是几乎站在了武人天下之巅的男人!

“给我破!!”面对颚龙来袭的枪,马不避不闪,遽然施出了鬼神伏龙刀法中的—龙霸天下!

刀式一起,如招式之名一般,来势霸道至极,连道雷厉密盖的刀影如要击破苍宇,称霸天下,瞬间就把颚龙刺出的枪击飞,同时盖落在他的身上。

须臾,只听阵阵刺耳而让人心惊胆跳的刀割破甲之声,一连迭起不绝,又见刀过之处,血液飞洒不断。

“哇~!”颚龙惨叫一声,突兀,彭玲一声,正见他一身铠甲轰然碎裂,浑身血‘肉’绽飞,好像整个暴裂开来,眼看就要失力倒翻落马,却死死地一把揪住了缰绳,俨然化作了一个血人的他,竭斯底里地吼道:“鬼神马羲,你休要辱我,快快杀了我罢!!”

原来在刚才,若是马有意,颚龙早就死上十回以上了,而且颚龙也明显地感觉到,马是故意留情。

“我从不杀丧家之犬。”马冷冽而道,眼神忽地眯了起来,顿了一顿,张口正道:“你有两条路可!”

“飞熊‘精’锐,只有杀敌的悍士,绝无降敌之孬种!!”颚龙一听,蓦然发作起来,竟然拖着已经几乎废了的身体,‘挺’枪又来厮杀。而他的吼声,一时震‘荡’起天地,但能听闻者无不动容。

生死之战,忠义所托。马驰刃扬,万死不惜。

人马‘交’过瞬间,刀枪各去,一颗头颅冲天飞起,剩下在马上的无首尸体旋即落地。

“颚将军~~!!嗷嗷嗷哦~~!!颚将军说得是对,飞熊‘精’锐,只有杀敌的悍士,绝无降敌之孬种!!诸位兄弟一齐扑杀,让他见识一下我们的本领~!!”

“没错!!今日我等便一齐合力取下鬼神的头颅,来祭拜颚将军的在天之灵~!!”

而就在颚龙的部署‘欲’群起扑杀之时,一声怒喝赫然震‘荡’天地。只见庞德威猛凶悍的从一角斜刺里杀出,狮眸怒瞪,嘶声喝道:“有我赤鬼儿在此,谁敢伤害我主一根汗‘毛’!!”

庞德此言一出,立是有数十敌兵忿然而出。庞德正‘欲’杀上,却听弓弦连震,倏然间,好几根箭矢接连‘射’到,例无虚发,一连几个敌兵,皆中箭毙命。

须臾,成公英持弓赶上,眼见敌军已成哀兵之势,便已猜到敌军统将已毙,不由向马笑了笑道:“主公威武,看来我俩又是来迟一步了。”

“下一回想要立功,那就换一匹更快的马!”马听了,沉声就道。成公英闻之,不由哈哈笑了起来。

“他娘的,这些该死的狗贼,竟敢小觑我等!!杀~!!”飞熊军中一个统将见成公英竟在战场上笑了起来,不由觉得受辱,立刻嘶声咆哮起来。只听他喝声一起,一干飞熊残兵又‘欲’扑杀。

“将乃军中之魂,要破敌军哀兵之势,唯有尽快杀去敌军的大小将领,便如斩去蛇首,即可破之!”成公英疾声喝道,立刻把拽起弓弦,瞄准刚才喝话的敌将。庞德闻之,也舞起双戟冲向了那些正在指挥的敌将。眼见成公英、庞德,一个持弓在‘射’,一个近身搏杀,敌方将士纷纷都被击毙,不一阵后,随着马的部署大举杀到,敌方因无将士指挥、‘激’奋,哀兵之势已然消失,被马领一干将士杀得溃不成军,‘混’战直到天亮。

营地内,血‘色’一片,由其营后一带,四处可见尸体残骸。马肃然冷酷的面容里,‘露’出一丝尊敬之‘色’,悠悠道:“只一千‘精’兵竟然能挡住我亲自率领的‘精’部如此之久,普天之下恐怕除了高伯义的陷阵营外,就唯有这飞熊军了。可惜这些英勇的忠烈之士,都跟错了主子!”

“主公,可还要追袭李催?”庞德驱马赶到在后,凝‘色’问道。

“无需。”马先一举手,顿了顿后,便开始解释道:“此时想必李催已然逃远,我军厮杀一夜,也是疲倦,贸然追袭,反而容易遭到敌军的伏击或者猛扑。眼下且先尽快解决董旻,救出陛下,再回援扶风。我这几日不知为何,总是觉得心绪不灵,就怕扶风出事。”

眼见马罕有地皱紧了眉头,随之赶来的成公英听了,不由也是神‘色’一变,道:“主公说得是理,所以当初我又调拨了一支兵马赶回援助,就是为了以防万一。但韩遂并非泛泛之辈,加上他麾下更有一个极其可怕的黑鬼煞!”

一听此名,马不由心头一揪,立刻面容紧绷,眼‘露’凶光。

却说当日晌午时候,李催得知马已经撤去,同时也知道颚龙等千余飞熊‘精’锐挡住了马亲率的‘精’锐之部,各个宁死不降,鏖战至死。

李催听罢,虽早有预料,但还是不禁满怀怨恨,咬牙切齿地在心中暗道:“马羲!!这笔帐我且先是记下了!!日后我必定十倍奉还~!!”

就在李催念头一转,忽然阵内有一将领急声叫了起来,随即便见有一队轻骑飞奔过来。

李催面‘色’一怔,不由戒备起来,急和身边一员将领投去眼‘色’。那将领会意,立刻拍马而出,引数十从骑赶去。

“我等乃车骑将军李稚然的部署!?不知前方的兄弟,是何人部署!?”

李催麾下那个将领,眼看那彪人马很快赶到,疾声便是喊道。对面那领军将领一听,不由‘露’出喜‘色’,急声喊道:“我乃西凉金武侯阎彦明的部署,此番赶来,是要天大要事禀报给李将军!!”

李催麾下那个将领一听,顿是神‘色’大变,哪敢怠慢,连忙领那阎行的将领前去拜见李催。

一阵之后,本是满脸憋屈、忿怒不已的李催,不由面‘露’狂喜之‘色’,嘶声叫道:“小子~!!你说得可是真的!?”

“这一切可是千真万确!!如我家主子所料,那鬼神马羲素来最为看重的就是自己的家小,一旦得知自己的家小被我家主子所擒,就算万般不愿,背负天大罪名,也定然会把当今天子作为人质来换回他的家小!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