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一十三章 速救天子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“哼,就算不行,那马羲的家小落入你家主子之手,他也会投鼠忌器,借此趁机谋取他马家另外两处郡地,若能得之,你主也足以称霸一方也!!好一个黑鬼煞,没想到他隐藏了这么多年,不出则已,一出就干出了如此惊天动地的事情来!!”李催冷笑着,不紧不慢地说道,口中在赞着阎行的同时,暗里又在腹诽道:“不过说来也是讽刺,这不久前马羲小儿才袭击了我前主的腹地,使得董氏基业几乎毁于一旦,如今却也被人端了老窝,这还真是报应啊!!”

那阎行的将领听了,立刻震色,道:“李将军抬举了!我家主子就是知道但凭他一人之力,无法吞下西凉这块宝地,因此诚邀李将军来西凉共举大事!以李将军之才,再加上我家主子,莫说西凉,就算是整个天下,谁又敢与之争锋!?我家主子还特地说了,李将军威猛远播,他久仰许久,但能携手,乃三生之幸,将来愿与李将军平分西凉。?www.23wx.而且若能依计划夺得天子,在西凉建立起新的政权,那么李将军便是相国,我家主子则是天下兵马大将军,不知李将军意下如何?”

“哼,你主这番计划恐怕是蓄谋已久,看来他不只是如传言所说那般,只是一个无谋匹夫呢!只不过他似乎忘了,他还有一个主子!”李催冷然而道。

这时,阎行那个麾下不由邪邪地笑了起来道:“我主说了,他和李将军是同样的人。”

李催一听,不由仰头大笑,好像一下子就放下了所有戒备,道:“哈哈哈哈~~!!原来如此,看来阎将军也是个可共谋大事的男人!!好,很好!!”

却说就在李催与阎行部下商议的同时,马纵横早已撤兵回到营内,这时已歇息完毕,马腾来召,遂与庞德、成公英等人一同赶往。

一阵后,马纵横等人来到。马腾立刻神色一震,疾言厉色就道:“羲儿!刚才公明传来急报,说董旻的大军已经开始撤走了!未防让他逃去,我已经命公明率精锐紧追在后了!”

马腾此言一出,马纵横不由神色大震,更带着几分喜色,谓道:“想必这董旻也得知李催撤兵的消息,知得李催已无心来救,又恐我军急扑,故而先是撤走,退回北地死守!眼下正是时机,当速发大军,前往追袭!!”

马纵横话音一落,马腾立刻一拍奏案,大喜而道:“我儿说得是好,为父也正有此意!!”

说罢,马腾便要下令,亲自率兵追袭。马纵横似乎发觉马腾的心思,急道:“爹爹伤势未愈,岂可领军?”

马腾一听,顿是眉头一皱,素来好脸的他,正欲喝叱,但见马纵横眼神赫赫,不由也软了下来,道:“你多日厮杀,我却也不想你疲于奔命。”

“爹爹多虑了!国难当前,匹夫有责,眼下好不容易才打破僵局,杀破北地,营救陛下,以扬我马氏先祖伏波之威的日子,也是指日可待。孩儿无论是身为国家将臣亦或是马家子孙都是责无旁贷!!”马纵横声落如铁,赫赫有力。马腾听了,不由心头一壮,很是安慰,道:“你有如此想法,实在是我马家之幸,社稷之幸也!!”

于是,马腾遂令马纵横速率马家军以及他的麾下共五千兵众,即刻杀往北地营救天子。

马纵横慨然领命,即刻向各将调拨起来,命庞德为先锋,自率中部,成公英押解辎重、军备等后勤队伍,随后赶上。而马纵横又请其父马腾屯兵在此,一来可为后续接应,二来亦可防备李催或者其他心怀不轨的人前来捣乱。

众人纷纷领命罢,遂各往出帐准备去了。马纵横面色肃然地向马腾拱手一拜后,正欲离开。

“羲儿。”这时,马腾忽然叫住了马纵横。

马纵横即转过身,道:“不知爹爹还有何吩咐?”

“诶…真是光阴似箭啊,如今的羲儿你,不但武能力定乾坤,亦有平天下之谋略,论胆识更是古今罕见。以你的本领,日后创出一番功业,那是如囊中探物。可你却要记着,你身上流着的是马家伏波血脉,那是忠臣的血液!

先祖曾有遗言,汉盛时,安居业,汉崩时,立身挡!无论如何,我马家是绝不可以做出有违汉室的事情来,你当谨记在心!”只见马腾面上显出从来都没有过的严肃之色,而且眼神里更有一丝若隐若现的哀求神色。

马纵横看了,不由心头一紧,道:“爹爹放心,孩儿会谨记在心的。”

“好,此番陛下的安危就全靠你了!羲儿!”这时,马腾难得地露出一笑。在马纵横记忆中,马腾好像从来都没有如此灿烂地向自己笑过。

在这一瞬间,马纵横仿佛感觉马腾把一切包括家族的荣耀都托付给了自己。

因此,在此刻马纵横暗暗地下了决定,此番无论如何都不能让自己的老子失望。

两日后,却说徐晃一直在后紧追着董旻的部署。董旻大怒,昨夜亲自领兵暗发袭击,幸好徐晃早有准备,但无奈兵力不多,故被董旻杀退。

这日,正是上午时候,阳光明媚,正是败退而去的徐晃军遇到了正往来赶的庞德部。庞德很早就认出是徐晃的部署,连忙策马来到,扯声就喊:“公明何在!?”

庞德话音刚落,很快人丛里就见一匹快马倏地冲出,眼见正是徐晃。

“令明!”徐晃喊了一声,却见他浑身上下都是凝固的血色,面容更是有些憔悴,一看就知,经历了一番苦战。庞德看了,不由微微变色,问道:“你昨夜莫非遭遇敌袭了?”

“是的,董旻那狗贼如今是穷途末路,昨夜他亲自领兵搏杀,更是不畏生死,只顾拼命,因此其军麾下亦是凶猛。我此番只带了精锐,兵力不多,实在抵挡不住彼军的猛攻,不得已下唯有撤军。”徐晃沉声而道。庞德听了,不由面色肃然起来,道:“看来董旻要开始拼命了!”

“说得对,董氏根基深厚,如今北地里不少都是董氏的死士,一旦战事开启,恐怕还要多番鏖战。”徐晃面色沉凝地说道,脸上尽是凝重之色。

就在此时,蓦然杀声大作,徐晃、庞德连忙望去,正见有一部兵马奔杀过来。

“这董旻莫非又来袭击!?”庞德暗暗变色,瞪大狮眸,带着几分怒火而道。

“别看那董旻脾性火爆,但却非无谋匹夫。而且这里已距离北地边境不远,我看这很可能是董旻派来拦截我军的部队。至于那董旻,恐怕此时正趁机撤军退回北地去了!!”徐晃冷声而道,这些日子他与董旻多番交战,却也渐渐认清了董旻的为人。

“那不如你我分兵两部,一部前往应战,一部前往追杀!”庞德倒也相信徐晃的话,疾言厉色而道。

“那好!这里地势我更是熟悉,便由我去前往追袭,令明你则前往与来敌厮杀!”徐晃脑念电转,立刻做出了决定。他话音一落,李典等将士不由纷纷变色。这也难怪,他们昨夜已与董旻激战许久,如今再奔往追袭,军中怕是许多人都坚持不住。

“不!以疲兵追击,乃兵家大忌也!你让曼成随我同去便是!”庞德却也看出了徐晃以及他的部署如今已是疲惫,立刻拒绝说道。徐晃一听,面色一板,但见庞德双眸赫赫,知他肯定不会相让,随即又想庞德亦是出自好意,便也不再坚持,重一颔首,道:“那好!”

徐晃说罢,李典立刻神色一震,策马赶来,道:“愿听庞将军吩咐!”

“曼成也是我军将之一,更深受主公器重,大可不必多礼。”庞德先是笑了笑,但很快听得杀声逼近,便又变色凝重肃然起来,与李典一对眼色后,遂引兵望一旁绕走而去。

而徐晃也强震精神,却也不急于厮杀,立刻让部队摆开防备的阵型。不一时,那扑来的敌兵杀到,徐晃一声令下,先调拨gong弩手用箭袭击,将扑来敌兵射住之后,再以枪兵发起突袭,战况甚是激烈。

不知不觉,到了晌午时候,话说庞德正引千余骑众追往董旻的大军,一番转折之后,庞德引兵从一条小路而出,果然看见不远处的平地上,正有一部大军赶来,看那一面面‘董’氏旗帜,便知是董旻的大军。

“哈哈哈~~!!太好了,这条捷径果然正好能够截住董旻狗贼的部署!!曼成,此番若是取胜,你当记大功~!!”庞德见之,不由大喜过望,纵声笑道。

但李典却并不见有任何喜色,反而凝重起来,谓道:“庞将军,彼军兵力众多,就凭我等这区区一千兵马如何拦截?”

“这你就不懂了!所谓擒贼先擒王,这般时候,当然是用在万军之中取敌将首级的方式,来击溃敌军是最好了!”庞德双眸赫赫发光,赤脸发艳,李典不由暗暗一惊,却也想起了董旻的厉害,忙道:“那董旻却非宵小之辈,庞将军待会还得小心为上!”

“放心!!看我取那董旻狗贼首级,尽快结束这场战争!!”庞德说罢,遂是震声大喝,高举手中双戟,策马狂奔而出,其麾下部署亦为之振奋,纷纷赶扑杀上,人数虽小,但却有千军万马之势。

另一边,正率兵撤往北地的董旻,这时忽听杀声一起,不由面色一变,还未回过神来,忽有斥候来报,说有一支千余人的骑兵,不知走了哪条捷径,此时正从东北一角斜刺里地杀奔过来!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