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一十五章 董卓之忠 上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此令一出,城下那些董氏死士立刻纷纷露出嗜血的疯狂之色,各持长枪,朝着百姓的人丛突杀而来。$$$().()()().()这些百姓手无寸铁,更不是这些凶悍的董氏死士对手,自是吓得四处逃窜,惨叫不绝。不过很快董氏死士扑入了人丛之中,只顾提枪杀人,一些无辜的百姓也遭其害。

转眼间,本是人山人海的地方,犹如树倒猢狲散一般,全都争先恐后地逃散而去。

与此同时,在泥阳郡府之内,此时献帝刘协正被困在郡府中的某一处偏殿里。

来,自从董旻受到重伤的消息,传到了泥阳后,守在泥阳的董氏部将便立即对泥阳郡府加强了防备。而献帝刘协被困在这里也是两天两夜了,这段时间里,刘协几乎没有吃过一粒米,喝过一口水。

饥渴和不安几乎磨碎他幼的身体,可知如今的他,也不过是个十五岁的孩罢了。

或者是这些年经历的剧变实在太多了,令这十五岁的孩不得不成长起来。

刘协这下不由想起旧日的种种,从董卓入主洛阳,操控社稷。再到二十一路诸侯讨伐董卓。然后又是董卓放火烧毁洛阳,带着他前往长安,另立朝政。难得两年的安稳过后,野心磅礴的董卓却又再次起兵要进军中原,此番董卓最终为他的忤逆付出了代价,遭到了他的义子吕布背叛,命丧于洛阳。董卓虽死,但情况却不但没有好转,反而朝一个极端的方向恶化起来。比董卓更要凶残冷酷的董旻继承了董氏的势力。至此之后,董旻便是百般地去折磨他,好像只有侮辱他这个年幼的天子,才能满足他那扭曲的虚荣心理。甚至在不久前,董旻竟然还不满足太师的位置,想要做太上皇,强迫他这个当今天子认他做义父!

想到此,正是打坐,闭目养神的刘协,双手不由捏紧了拳头,浑身有些发抖起来。

实话,他并不怪罪董卓,反而他觉得若无董卓在,恐怕汉室早就毁于一旦了!别看刘协年纪虽,但他却是从聪慧过人,就连当年的刘宏也是惊为天人。

经过这些年的经历,刘协早就看出天下诸侯并无救国之心,由其那些势力愈大,愈是拥有声望的名门望族,更是居心叵测。譬如那深受汉室之恩,‘四世三公’的袁氏家族,如今为首的袁绍、袁术兄弟,却在为国家危难之际,割据一方,称雄称霸,当年兄弟二人分别身为联军南北联盟的盟主,却都半途而废,其心若何,显然可见。

另外,最让刘协寒心的是他那些叔伯,汉室宗亲!譬如荆州的刘景升,益州的刘君郎,扬州的刘正礼哪个不是独霸一方,各个拥兵近有十万之众。可却一直对汉室的崩毁,视若不睹,好像早已忘却了他们也是汉室宗亲的身份,忘记了他们能够富贵荣华,称霸一方的最大原因是他们身上流着的血液!

这些人或者早就开始在觊觎着他的天子宝座,若无董卓在他身边,或者他早就死于非命了!

猝然,刘协想起了董卓准备离开出兵中原的那夜。

那夜里,月虽残,却明亮。

却见刘协正坐在长安宫殿里的一处亭里,周围只有两个宦官在服侍着。

此处,幽静、无声。刘协举杯抿了一口茶水,然后不禁低叹了一声。

“汉室复兴在即,陛下为何却要哀叹,莫非是信不过老臣?”这时,一阵雄厚而又威凛的喊声传来。刘协听了,微微变色,转头望向了亭外径,正见一个身材略显雍胖,面容雄异,浓眉大眼,神容凶厉的男人,赫然正是当今朝下第一权臣—董卓是也。

“朕不是信不过太师,只是忧心太师此去,不会有好的结果。”刘协见了董卓却无厌恶、恐惧之色,反而悠悠一叹,满脸都是关切之色。

“哈哈哈~~!!陛下多虑了!!此番出兵中原,微臣是势在必得,何况如今并州已落入我手,且虎牢关又有老臣的义子吕布把守,以如今局势来看,老臣取回中原,那是如囊中探物!”董卓闻言,便是一阵大笑,同时又迈开大步走来。那两个服侍在刘协左右的宦官见了董卓,却是害怕极了,连忙退到两边,跪下拜见。

“退下吧,本太师今夜要与陛下推心置腹!”董卓一摆手,这两个宦官早被他收买。董卓是个面粗心细的人,因此在刘协身边的一定都是他所信任的人。

两人听了,却是不等刘协的话,反而对董卓的话犹听圣旨,立刻唯唯诺诺地应下,便是退走。

“看来这两个阉人也成了太师的人了。”刘协面色一沉,倒是对董卓没那么害怕,又是抿了一口茶,悠悠而道。

“哦,陛下以往却是罕有怀疑老臣,若陛下不喜,老臣立刻命人取那两个阉人的首级来见!”董卓一听,凶戾的双眸射出两道精光,冷声而道。

“不必了。杀了那两人,太师还不是会再另外安插其他人过来。这两个阉人倒是挺聪明伶俐的,是做奴才的料。”刘协淡淡而道,然后又瞟了一眼董卓,道:“竟然太师今夜与朕要推心置腹。那朕自也不必装糊涂了。”

董卓听话,笑了笑,随即金刀跨马般,坐到了石凳子上,正好与刘协是对面。

“对!今夜陛下与我都不必装糊涂了!”

“很好!朕早就想与太师一番心里话了!”刘协闻言,面色一震,却是双眸明亮,对于一个十五岁的孩子来,而且还在董卓这般气势凶骇的奸雄面前,还能保持如此笃定的神态,实在是匪夷所思。

就连董卓看了,也不由在心中暗暗赞叹,遂是震色道:“陛下且。”

“为何不杀朕!?”

刘协倒是开门见山,张口便道。饶是董卓也被他突如其来的一句话,给惊得变色。

“哈哈哈哈哈~~!!”

不过很快董卓就回过神来,而且报以大笑。刘协本以为董卓会恼羞成怒,或者避而不答,却无想到董卓竟会这般反应,不由皱起了眉头,道:“太师为何大笑!?”

董卓听了,徐徐止住了笑声,然后面色一肃,紧紧地望向了刘协,问道:“老臣却又问陛下。若老臣冒天下之大不韪,杀了陛下,老臣利之若何,弊之若何?”

刘协闻言,沉了沉色,脑念电转,竟还真的替董卓分析起来,一阵后,震色就道:“若杀了朕,太师便能重立朝纲,以王侯封以麾下文武,以使众人愿鞠躬效死,而新权一立,太师麾下文臣将士未取功名,必比起以往努力十倍、百倍,再加上太师在西凉颇有名望,只要大举推举善政,必得百姓支持。此所谓上下一心,众志成城,以太师如今的势力,要取天下又有何难?此乃利也。

而弊端则是,一旦朕一死,就算太师做得再天衣无缝,甚至把罪名嫁祸给他人头上,天下人一样会以为是太师下的手,那么忠于汉室的忠烈,必群而蜂起。可如今正值乱世,天下野心之辈多于忠国烈士,众人岂肯齐心来讨,甚至可能趁机扩张势力。到时董太师自可效仿当年秦灭六国之策,连强灭弱,步步吞食,一统天下,自非难事,如此看来自是利大于弊…”刘协一边着一边留意着董卓的神色。这时,他顿了顿,见董卓忽然咧嘴笑起,不由有些恼怒道:“太师以为朕哪里得不对了!?”

“陛下尚幼,想事未免太过简单。第一,陛下看出诸侯各怀鬼胎,并不齐心。却又不见我麾下将臣这些年来,愈加嚣张跋扈,暗拢兵权,收买心腹。”董卓此言一出,刘协顿是面色大变,不由失声惊呼道:“太师素来用人有道,广施恩惠,竟有人还不知图报,暗怀歹心!?”

“不,陛下却是错了。我这人赏罚不明,甚至可以极为护短,也正因如此,使得不少人心怀侥幸。再加上,这些年我手拢大权,这些追随我的人,倒也能攀龙附凤,享受富贵名利。这人一旦有了富贵名利,贪欲便起,至此之后,往往就一发不可收拾。来,我那女婿李儒,也曾劝我,大业未成,不可急于封赏,以免人心有变。可我却是想着这些人随我征战多年,舍生忘死,岂可亏待?可如今想来,真是人心难测海水难量啊,悔之不及,悔之不及啊!”

“太师人心不稳,故不敢新朝纲,此乃一者。何为其二?”对于董卓犯下的错过,刘协暗暗记心,很快又一沉色,问道。

董卓见刘协一副学习请教的样子,不由笑了笑,倒是把刘协看做是自己的学生一般,笑道:“其二,我膝下并无能继承我大业的子嗣,此乃致命之患。行就大业,危机四伏,一旦我有个三长两短,董氏基业,必为崩溃。因此我更不能冒险急行,杀了陛下,急建新权。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