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一十六章 董卓之忠 下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刘协一听,不由微微变色,看了董卓一阵后,很快便道:“朕与太师相处多年,却也知太师并非自私之人。[..com李儒、牛辅、董旻且都为你之亲系,莫太师就无心让这三人替之?”

“李儒虽有计谋,却缺乏君主之雄威,难怯人心,不足以替我。牛辅虽有勇有谋,但为人过于轻率,胆识却也缺乏,更不可替之。至于我那弟弟董旻,生性残暴,冷酷无情,爱慕虚荣,一旦董氏基业落于他手,必遭灭顶之灾!”董卓说罢,长叹了一声,苦涩地摇了摇头。

刘协倒是第一次看到董卓在他面前露出这般无奈的神容,不禁暗暗敛色,又是问道:“不知太师此去中原,有几成把握?”

董卓一听,双眸猛地一瞪,不禁吓了刘协一跳。忽然,董卓却又闭起了眼来,大声喊道:“给本太师送两瓶金玉翠来~!”

说罢,董卓便是闭目养神,默然不语。刘协倒有不敢做声,心里虽是忐忑,却也在强装镇定。

一阵后,一个将士依令用木盘端来了两瓶金盖玉身的美酒,而且还有两个小杯,一一放下摆定后。董卓轻道一声退下。那将士立刻便是应诺而退。

董卓遂是张开眼,举起一瓶金玉翠,斟满了两杯酒,望向刘协道:“陛下要与老臣推心置腹,却不知信不信得过老臣?”

刘协一听,暗暗变色,不过就犹疑一阵,举杯便是喝下,一口咽下之后。从来没喝过酒的刘协只觉腹中如有火团在烧,连是咳嗽一阵后,连呼大气,叫道:“太师这就是酒?”

“酒乃烈性之物,饮之能沸人心血,壮人胆志,又能忘却忧愁,乃男人痛爱之物。陛下作为一国之君,岂能不懂喝酒?来,老臣与你同饮一杯!”董卓说罢,便又替刘协斟满一杯,然后举杯示意。这是,刘协浑身发热,心血一起,倒也不怕,立刻举杯,大叫道:“好!朕与爱卿同饮!”

说罢,刘协便仰头喝尽,酒水落腹,又是如有火在腹中在烧,忽然只觉浑身有劲,胆气大壮,好不过瘾,立刻又抓起酒瓶,自斟一杯,仰头就是喝尽。

或者刘协压抑太久,这下好像找到了方法宣泄一样,一连自顾灌酒,连喝了七、八杯后,酒兴大起,仿佛有生以来都没这般痛快过,纵声喊道:“痛快极了!!那些大臣都说酒是令人伤身丧志之物,简直就是屁话,这般好的东西,太师早该给朕喝了~~!!哈哈哈哈~~!!”

却见刘协满脸通红,也不知哪里来的胆气,竟然敢对董卓大喝起来,说罢,伸手也要取酒,这时董卓却一伸手把他的手腕抓住。刘协不由一抖,正见董卓面容冷峻,暗道自己得意忘形,怕是得住了董卓,正是不知如何是好时。董卓却徐徐地松开了他的大手,带着几分关切而道:“那些大臣说得不错,这酒若是喝多了就是伤身丧志之物,陛下不可贪饮。当年先帝正是贪好此物,至使龙体有损,却不知自zhi,后来更玩物丧志,不理朝纲,故有当今天下之乱也。”

刘协吓了一跳,连忙把手收回,同时又听董卓谆谆教诲,听出董卓语气里的诚恳,不由震色道:“太师教诲,朕必铭记在心,不敢有忘!”

“如此就好。陛下比起先帝优秀百倍,又肯听人劝说,若是陛下能早出生十年…诶…竟然事已成定局,多说也是无益!只能说造化弄人,一切都是注定的!”董卓忽然有些唏嘘,举杯就饮。他很记得当年他一腔热血,满怀大志,见朝廷奸臣当道。当时他正是年少得志,竟不知天高地厚,上书朝廷,笔伐张让等一干宦官弄权祸国。哪知这密书还未到洛阳,便被张让细作截住。张让大怒,欲上告刘宏,说董卓诬蔑朝中大臣。刘宏信之,便要下诏令灭董氏一族。幸好董卓早就得知风声,散尽家财,筹来重金,更连日赶路来到洛阳,找到与张让同样受到刘宏宠信的赵忠,好不容易才收买了赵忠为他说话,暂时劝住了刘宏。刘宏遂把事情交予张让处置。而张让素来与赵忠交好,随后又从董卓那里得到好处,惩戒了董卓一番后,便是绕过了董卓。

而至此之后,看清楚汉室**无能的董卓,脾性大变,也正因如此,成就了一代奸雄!

“中原一战,事关天下。太师,可否回答朕刚才所问?”这时,适才并没得到答案的刘协,似乎不肯死心,又是问道。

董卓长叹了一声,望向天上残缺却又明亮的月亮,道:“实不相瞒,老臣却是无三成把握!”

刘协一听,如遭晴天霹雳,吓得猛地站起,惊呼叫道:“太师竟无把握,为何却又要急于起兵?”

“因为时势所逼。如今我麾下将臣日夜都在劝我早除陛下,建立新权。这些人口中说得好听,却不过都想着能更快得到王侯的封赏。眼下我正需一场大战,分散这些人的注意力,同时再趁此揪出哪些人是心怀歹意,尽早除之。”

“也就是说,太师此番出兵中原,不但是攘外亦乃是平内!”刘协听罢,双眸精光一闪,凝声问道。

“陛下聪慧!假以时日,必能成为一位明君。”董卓一听,也是神色大震,沉声而道。

刘协听了,倒是苦笑道:“可惜正如太师所言,朕生不逢时,若能早些出世,在汉室并无失去人心之时,合天下之贤才,加以平治,或者还能挽救汉室没落之势,可如今诸侯野心昭然,谁还会把朕这个落难天子放在心上?”

董卓闻言,陡地面色一肃,忽然说出了让刘协心惊胆跳,浑身发麻的一席话来。

“老臣斗胆,不知陛下可还相信,老臣有忠汉之心?”当今天下第一奸雄,烧毁了洛阳,受尽天下人所唾弃的董豺虎,竟敢在当今天子面前,大言不惭,说自己尚有忠汉之心。这简直就是弥天大谎。

刘协好一阵抖颤,眼神渐渐变得炙热起来,也不知是不是喝醉了,忽然答道:“朕相信太师!”

“哈哈哈哈哈~~!!真可谓是世事难料,天下义士皆以我董卓为祸国奸贼,可陛下却肯相信老臣尚有忠汉之心。就凭这份宠信,老臣当肝脑涂地,效之于死!”董卓说罢,竟然起身退后,向刘协跪下叩首。

刘协连忙叫起,董卓也旋即起身,眼神赫赫,凝声拱手作礼道:“恕老臣斗胆,盼能与陛下定一协定。”

“太师请说!”

“给老臣二十年时间,若老臣能扫平天下,而陛下又能宽恕董氏,封予西凉为之领地。老臣愿为西凉王,辅佐陛下,领率天下群雄!”董卓振声喝道,却是满脸的坦荡之色,刘协一时间喜得也慌了神,忙是问道:“太师所言可真!?”

“老臣向苍天发誓,适才若有半句虚言,愿受天打雷劈,不得好死!”董卓立举天发誓。

刘协一时激动,不由泫然泪下,哽咽道:“太师真乃国之义士也!”

“可老臣却怕今去洛阳,不得善终。但若老臣一死,无老臣在陛下身边守护,陛下恐又再遭劫难啊。”董卓忽然面色黯然,嘘声叹道。

“太师拥有天下最强的雄兵,岂会败于他人之手!?”刚才有了希望的刘协一听,不由面色一变,急呼叫道。

“时值乱世,英雄辈出。曹、孙皆乃盖世英雄,还有那马羲虽死,但他部下不乏猛士,他日必来复仇。陛下,老臣有一言相告,还请陛下谨记。”

“太师快说!”

“但若老臣一死,普天之下尚能平治乱世之枭雄者,唯有曹孟德也!”

刘协听到此,顿是面色大变,满脸疑色道:“曹操不过宦官之后,如何能替太师?”

“陛下此言差矣。此人才能胜老臣百倍,日后必能成就大业。陛下大可放心依仗。”说到曹操,董卓脸上不由露出赞许之色,又与刘协低声告谓了一席话。

“日后但若老臣一死,三辅必定大乱。如今朝中文武之中,有一俊才,足智多谋,心细机警,名叫钟繇,陛下可以托付。此人又与曹操麾下军师,号称‘王佐之才’的荀彧交好。以曹操之才,但见老臣死去,必欲趁机,营救陛下,以号令天下群雄。陛下到时可等候时机,教这钟繇暗中联系曹操,里应外合,必可逃出生天。还请陛下务必谨记!”

而这一番话,倒成了董卓和刘协所说的最后一番话了。

时过境迁,没想到一切正如董卓所言,甚至刘协如今的处境或者比他当初所料想的情况还要恶劣不少。

往事如烟,一消即逝。疲惫憔悴的刘协,轻叹一声,缓缓地睁开了双眼,他实在不知自己还能坚持多久。

就在此时,本是紧闭的大门,忽然打开。只见一人快步走入,刘协定眼一望,不由露出喜色。正见那人眉秀目精,面容俊朗,身材也算高大,正是当夜董卓提及的钟繇。

“陛下,天大的喜讯啊!!那董旻和李催都被马家军击败退去,其中董旻更在退回北地的途中,遭到马家军一员名教庞德的猛将引精锐袭击。两方大战一场,董旻胜在人多势众,可后来却因急追那庞德时,被他所伤。如今那董旻受了重伤,其军大乱,伏波将军马羲率兵已把董旻的部队成功围住。如今泥阳城内亦是人心惶惶,正是大好良机逃出此地!!”钟繇满脸兴奋之色说道,听得刘协心头大震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