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一十八章 天子潜逃 下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“不好了~~!!城门被皇普家一干人等给推翻了~~!!”这时,忽然一阵急促慌乱的叫呼声传来。()()..陈忠听之,顿是面色剧变,嘶声喝道:“怎么可能!!自从我等入主泥阳后,特意加固了城门,为何城门如此容易被敌方毁坏!?”

就在陈忠话音刚落,猝然寒光一道,从他脖子之处,一划而过,瞬间只见一颗头颅高高飞起,血色四溅。

“因为我早已重投汉室,暗中已派人毁坏了城门!”却听陈忠麾下副将武克冷漠地道,而他手中的大刀正在滴血,那刀上的血,正是陈忠的血液。

“不好!!武将军造反了~~!!”左右将士见了,不由大惊失色,急声叫道。武克怒喝一声,招舞起手中大刀,扯声喝道:“诸军听令,董氏操控朝廷多年,作恶多端,董旻不仁不义,残杀百姓,绝非明君,如今董氏气数已尽,尔等就算负隅顽抗,也是自取灭亡,何不速速投降,不但可保住性命!!我在这保证,诸位还能保持原来职位,讨贼有功者甚至还能得以升迁~!!”

武克一声令下,不少陈忠的部署却都犹豫起来,很快一些欲要先下手为强的人,先是发作,一边大喊投降,一边倒戈扑向了那些昔日的同袍。

“哼哼,如此一来,北地就是我囊中之物了!”武克见局势迅速逆转,不由咧嘴笑了起来,在心中默默腹诽到。

原来,不久前钟繇曾经找到武克,让其破坏东门。而钟繇看出武克有把北地据为己有之心,便以之承诺,当然武克能助天子逃脱,更把陈忠击杀,不但可留有原部,日后待局势稳定,朝廷更会封他为北地太守,让他独领一方。武克虽然和陈忠是多年的兄弟,但最终还是抵不过一个利字,而且他也看出董氏大势已去,他亦不甘一辈子做陈忠的副将,因此答应了钟繇的条件。

于此,一夜之间,泥阳大变,天子逃脱,董氏残部互相厮杀,使得董氏最后的一根救命稻草,也就此失去,可谓是可悲可叹。

却,一夜过后。陈忠麾下一队残兵,连夜乘快骑赶到了董旻军中,报泥阳大变。

“哇啊啊~~!!气煞我也~~!!气煞我也~~!!贼老天,你欲亡我董氏,我却不肯就此罢休,定要与你对抗到底!!什么鬼神马羲,今日我便与你决一死战,然后再把那该死的屁孩抓回来,百般折磨,让他知道觑我董旻的后果是多么的严重~~!!”帐内,董旻状若疯狂,暴跳如雷,整张脸都变得狰狞而又扭曲。

就在此时,忽然有将士慌忙来报,马羲终于发起了强攻,如今正率诸军前来围杀。诸将一听,都知大势已去,皆露畏惧胆怯之色。

但惟独董旻却是不肯服输,也不肯认清眼下的局势,扯声便是喝道:“他娘的来得正好!!诸将听令,快随我出阵厮杀!!”

“主公,我军被围住多日,士气早已丧失,如今泥阳又被叛军夺去,我等进退两难,已是瓮中之鳖,继续厮杀下去,也是无果。何不就此!!”那将领话还未完,董旻猝就迈步逼近,低吼一声。那将领吓得立刻停住了嘴,大喊无罪,可已是满脸凶光的董旻,岂肯罢手,猛地拔出腰间宝刀,朝那将领面门就砍,顿时头破脑裂,血液、脑浆一起迸飞,周围的将士全都看得变色。

“我大哥董豺虎威尽天下,天下诸侯谁人不怕谁人不畏,如今我董氏就算要灭亡,也要亡得有骨气!!尔等深受我董氏之恩,莫要在此时毁我董氏之气节耶~!?”董旻扯声怒喝,浑身气势骇人,身后一面黑色巨熊模糊相势,更是凶戾骇人。诸将听之,又是畏惧又是无奈,但却又纪念董氏恩情,不敢发作。

另一边,却马纵横率两千精锐取中路而来,庞德、徐晃各引一部,各位两千余众,从左右两路奔杀而去,三路齐下,气势浩荡地扑向了董旻军的大营。

与此同时,董旻军营地早已混乱一片,各部兵众大多无心决战,只听各将士纷纷嘶声急喝,正紧急地在集聚兵马。

“敌军军心混乱,未战先畏,已是一群乌合之众,诸将听令,随我冲杀,若得此战,三日之内便可取下北地,救下天子,立下丰功伟绩,光宗耀祖!!”却见中路一军,马纵横双眸烁烁发光,凌厉骇人,一声喝下,其部下无不振奋高喝,气势滔天。旋即,更随马纵横一字‘杀’声暴起,加速驰马飞扬,其后部署更是纷纷扑上,锐锋旺盛。

另外左右两边,且看左边庞德一军。庞德听得中军杀声大作,不由狮眸发亮,震色而道:“看来主公已无意试探,决意一举击破敌营,诸军听令,给我杀他个片甲不留~~!!”

庞德声若狮吼,一声落下,后方部署立即狂涌扑上,势如狂潮。

又看右边徐晃军处,这时中路、左路两边杀声已起,徐晃听之,不由抖数精神,慨然喝道:“我部听令,大丈夫建功立业正在今照,让这些祸国反贼见识一下我部的本领!!”

徐晃声若牛吼,高举手中亮银牛头巨斧,一声喝下,其部无不激奋扑起。

于是,只见三军齐是加速奔杀,来势汹汹,如有覆盖天地,摧山掀洪之威。

董旻营中,本就丧失战意的董旻军兵众,一看三军来势如此凶猛,全都吓得呆若木鸡,不知哪个人先惨叫一声,拔腿就逃,于是众人纷纷奔散,望后方逃命去了。

“他娘的~~!!你们这些无胆鼠辈,都给老子回来~~!!谁敢擅自离营,不听指挥者,我全都杀了,全都杀了~~!!”董旻眼见军中乱势,嘶声急吼。可他的兵部早已丧失斗志,此下只顾逃命,哪里还会听他的嘶吼。

就在此时,威武犹如鬼神一般的马纵横赫然冲到了营前,一刀便打碎了一个鹿角,赤乌宝马冲天跃起,猛地落地,周围敌兵却不敢围上,全都畏若猛虎,纷纷退却!

“董旻你命数已绝,你部更丧志也,你莫还要以卵击石耶!?若肯降之,还能保你不死!”马纵横怒声大喝,双眸凶光威凛,如能使万鬼屈服,神灵俱惊。

饶是董旻,这下也不由心揪肉紧,不可抑制地恐惧起来,嘶声急喝:“马羲你少来虚张声势!!我是绝然不会把我大哥创下的基业拱手让人!!这是他花了一生心血打下来的基业,我宁可死,不可让~!!”

“事到如今,你莫还要这些将士无辜牺牲么!?“

“若非这些无能鼠辈,我岂会败于你手!!他们身为我董家将臣,食我董家俸禄,受我董家恩惠,却在危难之际,保不住我董家基业,罪该万死~~!!”董旻竭斯底里地咆哮起来,霎时间,天地无声,董旻那些部下无不露出了绝望、失落之色,刹时宛如被抽去了灵魂一般。

马纵横一听,不由浑身激动地颤抖起来,陡然间气势狂暴涌起,愈加旺盛,双眸发红,如与从背后升起的那面鬼神相势的眼眸一般的红艳。

“若无这些董家将臣在阵前舍生忘死,你董家基业从何而来~!!?昔年董豺虎以护短而扬名,却因他纪念属下之恩情。因此纵是他被天下人所唾弃,他的将臣却依旧不离不弃地追随着他!!董旻,你比起你大哥简直就是差天共地!!董家尽毁你手也~~!!”

却见马纵横怒火滔天,竟然在为这些董家的残部鸣冤。马纵横这一席铮铮喝话落下,一些董氏将士想起旧主,无不泫然泪下。

董卓是董旻一辈子最为尊敬的人,在董旻眼中,能把落魄贫穷的董家发扬到权倾朝野的世家的董卓,简直就是如神人一般的存在。同时,董旻又畏惧他,每当董卓不喜,一个瞪眼,一个皱眉,都会令董旻如履薄冰,唯恐自己令董卓有所失望。

正是因为这份几乎疯狂的敬畏,在董旻得知董卓死去的那刻,他的世界已经毁了。而他之所以坚持至今,全因他有一个念头,那就是有朝一日,率领董家大军,杀绝八方诸侯,报复天下,让那些当年曾与他大哥作对的诸侯,全都死于他董家军下!

可如今一切都成了空想。

而马纵横的话,正恰恰刺痛了董旻最为软弱的地方!

“呜呜嗷嗷嗷~~!!马家儿你胡~~!!!”董旻终于爆发,陷入了暴走状态,手提宝刀,一边竭斯底里地嘶吼着,一边拍马狂奔杀来。

“死性不改的屠夫~!!”马纵横鬼神一般的眼眸凌厉发光,一声怒喝,也驰马杀去。

与此同时,马纵横的部署,还有徐晃、庞德部署纷纷围到了城中,但得知马纵横正与董旻在对战的瞬间,皆纷纷停下驻军。

电光火石之间,马纵横和董旻猛地交锋一起。暴走的董旻,一是相遇,便是挥刀疯狂连砍急劈。马纵横面色冷酷,却不急于厮杀,或闪或挡,任由董旻猛攻。

两人战至十余合后,董旻却不见疲惫,反而越攻越是迅疾仿佛有使不尽的力气。

但所谓至刚则易断,就在董旻一刀急劈不中,立刻又转刀砍向马纵横时。

马纵横猝是爆发,血色鬼神相势涌起的瞬间,舞刀便起,嘶声就喝:“接我一招,鬼神伏龙刀—贪龙吞狱~~!!”

只见马纵横急是飞刀砍去时,其身后鬼神手中龙刃,忽然化作了一条大战血口的巨龙。

时间瞬间如若静止。生死关头,董旻也是嘶声地咆哮起来,背后一面黑色巨熊相势,做怒吼咆哮之状,那不甘、愤慨的神容,与董旻简直一模一样!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