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二十章 马纵横的决意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虽是如此,但成公英还是不得不面对现实,道:“主公此言差矣,天下英雄何其之多,以文来说,郭、程可为当世奇才,可某与逢不过是一郡之才,而武之四人,虽都为当世之虎将,但就凭这四人,便想要令天下英雄折服,恐怕是夜郎自大了。()何况如今郭鬼才却也不在主公身边啊!”

马闻言,深吸了一口大气,来自后世的他,岂不知如今尚有许多足以惊‘艳’天下的俊才英雄还未显‘露’,就凭他的班底,实在是不够看的。他刚才一番赫赫振词,也不过是想要说服成公英罢了。

眼见,马瞪大了眼,默然不答。成公英忽是叹了一口气,谓道:“主公莫非是心意已决?”

“纵是背负天下骂名,我在所不惜!”马立刻神‘色’一震,不容置疑地喝道。

就在此时,蓦然帐外徐晃来报,说有十万火急之事。马一干人等,不由纷纷变‘色’,不知又是发生什么变故。旋即,徐晃入帐,心思敏捷的他,很快就察觉到气氛怪异,也不怠慢,连忙禀道:“回禀主公,适才细作来报,就在昨夜,皇普家趁着泥阳‘混’‘乱’造反,救出了天子。而董氏不少麾下,眼见董氏气数已尽,纷纷倒戈。如今北地由一员名叫武克的叛将夺下。而天子则正往东面去了。不知是要投河东,还是要投并州!不过以小人之见,此番董氏之所以毁灭,马家功不可没,陛下很有可能是逃往河东去了!”

徐晃此言一出,马不由暗暗一喜,速道:“很好!如此的话,我这就立刻命人传报文远,让他立刻前往迎接陛下!!”

“主公!”成公英一听,却是面‘色’大变,就怕马为了家小,还真敢做出冒天下之大不韪之事来。马倒也明白成公英所虑,立刻谓道:“我还没愚蠢到那个地步!如今陛下已经逃出生天,那我可就无后顾之忧,不正好立刻赶回扶风,营救我的家小!?”

徐晃闻言,不由变‘色’,忙道:“主公此话怎讲?”

马沉‘色’道:“此事说来话长,待会我再与你细说。公英,事已至此,你也不必再拦我了!”

成公英听罢,沉‘吟’一阵,旋即叹道:“主公心意已决,我岂敢相拦?但竟然主公如此器重于我。我愿出一计,或许还有转机。”成公英轻叹一声后,便把神‘色’一凝,再也不奢望去说服马以天子为重。

毕竟,如今天子尚未脱险,若要以大局为重,马应当速回河东,安抚天子后,再迅速稳定局势,趁机建立新的朝政,号令群雄。

而马却选择要赶回西凉,其中西凉‘混’‘乱’暂且不说,这一去也不知要耗费多少时间。而天下诸侯都对天子虎视眈眈,但若河东有变,恐怕是远水难救近火!

但深熟马脾‘性’的成公英倒也明白,马已作出了最大的让步,这下谁也不可能劝服得了他。

“公英竟是有计,何不快说!?”马却不知成公英的苦心,这下一听不由大喜,连忙催道。

成公英一凝‘色’,立刻答道:“此番阎行联手李催,野心昭然,以韩遂‘精’明的脾‘性’,定不会与之死拼,待我马家与阎、李两人拼个两败俱伤之后,才会有所行动。因此,若我所料无误,韩遂恐怕此时已逃回了金城去了。而金城正于扶风的后方,一旦阎、李挫败,韩遂必猛扑而出,如此看来,两人后路早已断也!因此,主公可速派人联系韩遂,晓之利弊,韩遂此时虽不敢寻那阎行算账,但必心中怨之,定会答应。”

“你要我与韩老贼联合一起!?”马一听,不由怒火就起,咬牙喝道。

“主公若要感情用事,如何成就大业?”成公英一眯眼,倒是不惧马,冷声叱道。

成公英此言一出,庞、徐两人不由变‘色’。曾经敢如此喝叱马的人,军中却只有一个,那就是郭嘉,不过郭嘉在马心中的地位是超凡的。两人此下就怕成公英会惹得马恼羞成怒!

马一听,果然立刻热血沸起,眼神立刻变得凶骇起来。但成公英却丝毫不退让,慨然与马直视起来。

在成公英坚韧不屈的眼神里,忽然马脑海中又再次闪过了某人的身影,想起当初自己一时糊涂,骂走了自己最为倚重的谋士,如今还是后悔莫及,不由轻叹一声,道:“你说得是对。我不该感情用事。”

“主公能明悟此理,实乃我等臣下之幸也!”成公英听了,不由灿然一笑。马摆了摆手,示意成公英继续说下去。成公英也不怠慢,旋即又道:“如此一来,只要我军能将阎、李两人陷入危急之地。彼方并无后路,而这两人因联合不久,又都是自‘私’自利之徒,定会渐渐分离。到时正是我军一举歼之的大好时机!!”

“可我军若要急赶,恐怕无兵,那又如何?”

“这赤鬼儿你倒不必多心。我早已未雨绸缪,不但二公子带了三千‘精’锐的兵马回去了扶风,后来我又劝马太公拨去一部,加上足有五、六千余人,再以主公鬼神之威还有二公子的绝世骁勇,足矣!”

马听罢,却是眉头紧皱,连是摇头,道说不好。

成公英不由谓道:“不知主公认为何处不好?”

“我军若步步紧‘逼’,那阎行、李催要以我家小相‘逼’,那又如何?”

“呵呵,我倒早知主公有此一问,故早有准备,到时可如此如此,大事即可成也。如此一来,虽然主公家小难免在前头会受到一些屈辱,但这已是臣下能够想出的最好办法了!还请主公恕臣下无能。”成公英沉声而道,脸上尽是愧疚之‘色’。

马听了,想到家小会遭遇的屈辱,心里虽是在痛,但还是强忍,道:“能得公英相助,已是马某一生之幸也,此计甚好!如此我这就速回西凉!”

“主公若去,可带上赤鬼儿和我,三辅这里有徐将军坐镇足矣!”成公英此言倒有道理,一者成公英熟悉扶风如今的状况,二者徐晃倒也在三辅生活一段时间,如今威望已起,加上他本领超凡,自是可以坐镇三辅。至于庞德,恐怕就算成公英不安排,庞德也一定会死要跟在马身边。

“很好!就如你所说!”马也觉得成公英安排极为合适,遂令成公英和庞德先去准备,然后又与徐晃说明状况。徐晃听了,连连‘色’变,又有些犹豫,似乎对于马并无回去河东迎接天子,而是回去扶风救援家小之举,另持不同的意见。毕竟当初徐晃为了救出天子,满‘门’家小都被董旻所斩。

而马如今毫不犹豫地态度,令他为免有些心里不平衡的同时,又对死去的家人充满了内疚。

“公明你不必多虑,以文远之才,必可保天子无恙,三辅这里就‘交’给你了!”马眼神赫赫,重重地拍了拍徐晃的肩膀。徐晃不由神‘色’一震,道:“末将必不辜负主公的厚望!”

于是到了夜里五更,马歇息完毕,便是立刻起程。其中随马而去的分别有庞德和成公英两员文武重臣,以及八百轻骑。

数日后,在洛阳城内。却见经过两月来的修葺,洛阳宫殿已然焕然一新,虽不如昔年的宏伟堂皇,但起码比起当初被董卓毁坏时,要好上许多了。当然曹‘操’原本却也没有那么多的资金,倒是当初董卓卷土重来,率兵回到洛阳时,特地带上了大量的资金来修葺宫廷。而洛阳失守后,曹‘操’的部署先是找到了这笔资金,自然而然地曹‘操’把此事隐瞒下来。孙坚、吕布虽都暗有怀疑,但见曹‘操’势大,当时孙坚又急着去营救天子,故无深究。至于吕布,倒也不敢与曹‘操’作对。

于是,曹‘操’把这笔资金,分别用来扩张兵力,收买俘虏,还有修葺宫廷。

如今曹‘操’已把当初攻破洛阳时所得的俘虏,经过整顿,得出了两万余‘精’兵,这些‘精’兵乃都是当年董氏西凉军的‘精’锐,眼下全都投靠在曹‘操’麾下。得到了这些‘精’兵的曹‘操’,加上原有的兵力,在洛阳屯兵近四万余众。

而曹‘操’之所以能够如此轻易地得到这些西凉‘精’兵,正因依仗了一个人的功劳。此人正是董卓的‘女’婿—李儒!

话说当初李儒被擒后,本‘欲’断食而寻死,曹‘操’和他麾下一干谋士连番相劝,晓之利弊,却都无果。直到了荀彧来到,竟一夜之间,为曹‘操’赢得了李儒的投诚。曹‘操’大喜过望,大赞荀彧王佐之才的称号,可谓是名不虚传,遂又问之如何取得李儒的投诚。荀彧则说,他只提了两个条件,便是赢下了李儒的忠心。第一个,他保证凡是投降的董氏旧部,都将一视同仁,得到公正的待遇。第二个,则是取下当今武家之鳌首—邪神吕布的头颅!

曹‘操’一听这两个条件,先是一怔,第一个条件倒是简单处理,毕竟他一向治军严明,虽然对本部麾下多少会有些偏心,但却也不会太过分,其余部署都是公平竞争。至于第二个条件,曹‘操’倒觉得有些为难,但却也同时钦佩李儒对董氏之忠心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