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二十一章 成长后的鬼煞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当然,曹操号称乱世之枭雄,志在天下的他,很清楚他迟早会与吕布一战,当然吕布眼下还有利用价值,而且时机未到,曹操才没有出手。======

因此,曹操很快就回过神来,并随荀彧一起来到李儒处,亲口向李儒承诺这两个条件。李儒泣之,为其亡主叩拜三下,方才再对曹操俯首称臣。

李儒号称西凉智囊,其才智之高,自然不会差到哪里去。曹操甚至把他视为仅次于荀彧、戏志才两人之后,甚至比极善奇谋的荀攸还要高一个地位。

此后,得到李儒的曹操,立刻雷厉风行地开始整顿起俘虏。曹操先封李儒为西伯侯,兼前军师,同时又大作封赏。西凉一干俘虏得知,虽然有些人暗中极度,但更多地却是在暗暗羡慕。毕竟董氏灭亡在即,而眼下的局势也很不难看出,三辅恐怕最终还是把守不住,就算万一董旻成功守住,他们已成为曹操的俘虏,如何还能回去投靠,而且更重要的是,董旻不是董卓,他的残忍冷血在一干董氏部署里早有恶名,与其投靠一个暴君,自取灭亡,当然更多人在想还不如投靠曹操这位新起之秀。

而大肆封赏李儒,引起一干西凉俘虏的注意,这只是曹操的第一步。随即曹操又派李儒到俘虏中,挑选出一干将领,不但赦免其罪,而且还保留原职。那些本以为自己已成了阶下囚,再无出头之日的将领听之,自是犹如从万丈深渊一下子回到了人间天堂,感动不已,有些人甚至泪洒当场,立刻向曹操效以死忠。这正是曹操的第二步。事后,消息传开,在西凉俘虏中造成了极大的影响,一些并未被李儒招呼的将士纷纷都开始着急起来。就连原本一些顽固分子,听复职有望,却也不想就此碌碌无为一生,有所动摇。

极其善于猜测人心的曹操,得知细作来报,知是时机正好,先让李儒去收买军中一干将校,旋即便把一众西凉俘虏聚集于城内校场的将台下。曹操领一干文武还有李儒亲自到场,曹操先是一番晓以一番激励人心的慷慨陈词,那些已投了曹操,还有被李儒的将校闻之,无不慨然振奋地呼应。军中兵士见各将校都有投靠曹操之心,同时不少人也被曹操与众不同的雄威给折服,于是俘虏纷纷投效。曹操大喜过望,遂是在军中赠予好酒好肉,大肆庆祝,又命荀彧取出数千两黄金分予军中。一月过后,俘虏渐定,曹操遂又命李儒亲自监督,从俘虏中去鄙取精,挑选出两万精锐。曹操如此的器重,李儒自是感激不尽,再又用了一个月的时间,终于完成了任务。曹操又为纪念董卓,同时还有安抚众人之心,取这部新军名为豺虎军。并且由曹操亲自统率!

天地苍苍,万物寂静,所谓江山,脚底。这是曹操眼下的感觉。却见曹操此时正立身于昔年百官进谏,天子听朝的大殿之下。曹操改名为‘天雄宝殿’,其意为天纵之雄才。

“董卓已死,属于我曹操的时代,也该室时候来了。”曹操轻叹一声,一对凌厉细长的眼眸,闪烁着如夺天地之精华的光芒。

这时,正见一人迈步而来,此人年纪轻轻,面白眉翘,嘴唇红润稍细,眼角下有一颗痣,神容冷漠,似不爱与人交谈的深沉之人,而他浑身上下却又散发一股智睿的气息,令人不敢觑。

“公达,你来了。”曹操看了看正从阶下而来的那个男人,不由露出一笑。那人正是荀彧的侄儿—荀攸是也。

荀攸听话,立刻停下脚步,毕恭毕敬地拱手一拜道:“臣下见过主公。”

“如何?”曹操淡淡问道。

“李儒似乎对主公极为感激,这些日子以来都是中规中矩,而且曾有一些人有意挑拨他与主公的关系,希望他能主持大局,重整董氏残兵,营救三辅。但他却都一一将之擒下,并且割下头颅,送到了主公之处。”

“嗯,这些我都知道。除了这些,他还有什么值得注意的异状?”

“这若真是要,那就是他每夜都会为其亡主哭丧。而且还极为避讳心,似乎不敢让人知道。”

“哦?此事可真?”曹操听到这,猝然眼光一亮,浑身气势迸起。荀攸心头暗暗一跳,虽然曹操武艺不高,但他身上似乎一股不出的力量,一旦他神情激动时,这股力量就会油然而生,令人不由心惊胆跳,欲为之臣服,若是真要为此做个解释,或者这就是传中的王者之气。

“千真万确,为此臣下有一夜还特意拜访。那李儒虽有意隐藏,但我明显看到他脸上有泪迹,而且房子里还有香烛之味。不知主公以为若何?”荀攸冷漠而道,如今他却是负责曹操军中的细作军系—苍鹰。而他正是苍鹰之首。

“荀公达听令!”曹操听话,面色猝是一肃,冷然喝道。荀攸心头一震,立是拱手谓道:“臣下在此!”

“我命你立刻撤去在李儒身边的苍鹰细作,像李儒这般忠义之士,不应疑之,而是信之。幸好我尚未酿成大祸!”曹操叹声而道。荀攸闻之,不由面色一变,急道:“可这李儒名声不好,还是谨慎些好。”

“呵呵,公达你此言差矣。他名声不好,却是因为董卓为人放肆张扬,后来更是得意忘形,他不得不迎合其主,自然不会有好的名声。好了,一切我自有分寸,我看人的眼光不会错的。”曹操咧嘴而笑,眼光烁烁。

荀攸闻之,自是钦佩不已,拱手应诺后,沉了沉色,又道:“适才在三辅还有河东一带的苍鹰细作,皆有情报传来,看来叔叔的计策已经成功了。天子如今在钟繇一干人等的保护下,正望郿城赶去,同时又与孙坚取得了联系。而另一边,皇普坚寿领着假天子也正往河东赶去。张辽却也有行动,集聚了大量的兵马,看似是去迎接那假天子!!”

“很好!!那么冀州那处又是如何!?”曹操听了不由精神一震,双眸光芒更是闪亮。

“正如叔叔所料,袁绍已派麾下大将张颌,率两万精兵在河内屯据,怕也是要去抢那假天子!”本是面色深沉的荀攸,到这也不由笑了起来,咧开了一抹笑容。

“哈哈哈~~!!荀文若不愧是当世奇才~~!!如此一来,我便可无后顾之忧的前往去迎接真正的天子~~!!新的时代当属我曹家~~!哈哈哈哈哈哈哈~~!!”曹操闻言大喜过望,纵声大笑,笑声充满了放dang不羁,雄心壮志,响彻在整个洛阳城中。

却就在曹操正筹划着一个惊天动地的计划同时。另一边,却马超集合了五、六千兵士一路火速赶回扶风城去营救。哪知阎行早有准备,其麾下兵众严阵以待,当日马超杀到城下,城中立刻乱箭飞起,落势犹如狂风暴雨,连绵不绝。急于取回扶风的马超,不顾诸将相劝,屡屡强硬杀到城下,怒骂开门,又教阎行出城厮杀。可城上阎行部下却只以弓nu回应,射得马超狼狈不已。幸好马岱、姜冏及时赶到救援。而北宫凤却又要照顾还未从当日暴走的阴影恢复过来的马云禄,虽是看得心急如焚,但却不敢擅自出动,后来眼看城上见箭矢越落越快,兵士死伤愈多,扶风城固若金汤,一时间根本无法攻破,北宫凤急是下令撤兵。鸣金号角声一起,在前线的一干马家兵众,早就丧失锐气,连忙急撤逃走。“该死的~!!到底是谁竟敢擅自发令撤军,都给我回来~~!!”马超手舞飞龙银辉神枪,急是拨开射来的箭雨,同时竭斯底里地嘶吼叫道。

“二公子,敌军箭势猛烈,我军并无攻城利器,只以肉身攻打,无疑是飞蛾扑火,不如先是撤去,另谋他计~!!”在一旁的姜冏,也是手挥大戟,猛扫急拨,疾声喊道。

在另一旁的马岱一听,立刻也是抖数精神,急声喝道:“姜大哥得对!!再不撤军,我军只会伤亡更多,一旦兵士士气低迷,反而会遭到敌军掩杀!!到时后果便是不堪设想!!”

马岱这一番话出,马超顿是眼眸射光,立即震色喝道:“得对!!速听我令,快快撤军~~!!”

马超忽然回心转意,马岱、姜冏自是大喜,立刻护着马超撤走,在暗中马超却偷偷教落一计,令马岱和姜冏都为之震惊。

不一阵后,在城内敌楼里,一员将士面色慨然、兴奋地赶入,正见高座上,一面容冷峻威凛,浑身散发着恶煞气息,宛若魔将一般的男人,正手抓兵书,平静在看,似乎丝毫不受外头厮杀的影响。

此人赫然正是偷袭扶风得手,甚至有心取下整个凉州,称霸一方的‘黑鬼煞’阎行!

“回禀主公!那马超已经退了!可需立刻前往袭击?”那将士毕恭毕敬跪下,振声而道。

“哦?这马超倒是比我预料之中逃得要早。”阎行听了,徐徐地放下兵书,沉了沉色后,忽有一计,遂教如此如此。那将士闻,连是变色,对于阎行的计策,似乎极为震惊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