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二十四章 惨败的马超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那本欲偷袭的阎行部将,下意识地回首一望,这不望还好,一望便是看到幻觉,竟有四条银色飞龙张牙舞爪地向他飞扑而来。$().(23)(w)(x).)

嚓~!

犹如穿片破瓦一样简单,须臾正见一柄飞龙银辉神枪,赫然穿透了那人的身体。

杀人者,冷漠而去,左右有敌来截,却被他犹如踩死两只蝼蚁,提手拨枪间,轻而易举地便取敌人性命。

“马家男儿何在~!!?莫还要让妇孺女辈孤身作战耶~!!?”一声充满怒火的咆哮,正是出自于马超之口。而适才杀人者,赫然正是马超。

马超喝声一起,四周马家将士终于回过神来,连忙纷纷扑袭而去,瞬间就把阎行的残部歼灭大半。

与此同时,马超急杀到了马云禄身边,连忙忽道:“小妖~!!别再杀下去了,你会走火入魔的~~!!”

“哇啊~~!!是你,是你伤了北宫嫂嫂~~!!”

马超急欲在劝时,哪知马云禄忽然发作,猛地回枪便是来刺。马超看得眼切,连忙挪身闪过。马云禄却似早有准备,把枪头微微一拔,便斜里刺向马超英俊的面孔。

马超不由吓了一跳,他虽早知马云禄天赋异禀,平日里也时常有与她对打,作为指点,但都是暗有留力。可他却不知道,狡猾的马云禄倒也暗暗保留了实力。因此马超对马云禄的实力根本不了解!

却说电光火石之间,因怕误伤马云禄,而有所留手的马超,这下已是抵挡不及,眼看马云禄就要刺中,所幸马超反应还是够快,头急一歪,险险地避过,连忙一起身。

“小妖你!”马超话还未说完,猝地眼睛瞪大,正见马云禄早已把枪抽回,如今飞枪抖刺,使得正是马家潜龙**枪法中的狂龙惊涛式。马超却是发现马云禄招中带招,暗暗变色,立刻枪打四方,枪式走浑圆之势,施出的正是潜龙**枪法中的龙走乾坤式。可是就在马超将要化解马云禄的狂龙惊涛式的瞬间,正如马超所料,马云禄猝地大喝一声,招式顿化,却如浴火重生,提枪就刺,枪如飞龙,施出的正是潜龙**枪法中的潜龙飞天。

“马小妖,你实在太过分了~~!!”马超将马云禄毫不留情,而且还暗含一些忌惮和妒忌,心里在想这若是换了马休、马铁过来,马云禄这一招必取他们性命!

千钧一发之际,正见马超身子往后一倒,双脚勾住了马鞍,同时坐下白麟兽嘶鸣一声,顿是从马云禄身边飞过。

“哪里走!”马云禄反应却快,娇喝一声,回枪便要刺时,这回马超却凭着更快的敏捷性,争先出手,一枪搠中了马云禄回刺的红缨枪上。马云禄枪法虽是精湛,但在力气上却与男人有着天生的差距,何况是天生神力的马超。

只见两枪赫然碰撞,红缨枪瞬间被马超的飞龙银辉神枪撞了个粉身碎骨,眼看那塑造成龙吐珠形状的尖锐枪头,就要刺中马云禄时。马超立刻该刺为打,猛地击中了马云禄的胸膛。马云禄痛呼一声,便是翻落马下。马超见状,吓得面色大变,连忙勒住马匹,下马看望,所幸马云禄并无大碍,只是耗尽体力昏死过去。

“谁能告诉我,小妖为何如此~!?”马超一把抱起身轻如燕的马云禄,感觉到如此瘦弱的孩子,竟被逼入刚才的疯状,自是大怒不已,又恨麾下作战不力,嘶声喝问。

众将皆不敢面对马超赫赫眼神,不禁都低下了头。马超这时发现不远正赶来的马铁,吓得连忙勒住了马,立刻瞪眼问道:“马铁你说~!!”

“二哥这可不关我的事,我早劝北宫嫂嫂莫要急于厮杀,她却不听我说,贸然赶到阵前指挥,不知被何人射中。小妖与北宫嫂嫂感情最好,她这一看到,不就!”

“废物!!”马铁话还未说完,就被马超一句喝了回去,立刻低头不敢话语。

“还有你们,都是可恨的废物~~!!”马超遂怒目瞪视四周,暴跳如雷般再次嘶骂起来。

就在此时,忽有姜冏的残部来报,说姜冏不久前拦截阎行无果,更死于阎行矛下。马超一听,只觉血气上涌,钢齿都快咬碎,怒得仿佛浑身血气就要暴体而出。此时,又有将士赶来急报,说阎行并无选择回城,而是撤往前线乱军之处。前部兵马抵挡不住,马岱还有一干将士皆陷入苦战。马超听罢,哪还想得了那么多,立刻率兵前去救援,更欲要与阎行拼命。哪知狡猾的阎行但见马超率兵杀来,立刻下令全军撤退。待马超赶到时,其军早已撤远。此一战,可谓是败得一塌糊涂的马超,简直就是气疯了,急欲死追,却被马岱还有一干将士死死拦住。

黄昏时候,扶风城下,遍地尸体,到处可见战争过后,遗留下来的残骸。败退的马家军,犹如丧家之犬,压抑无声地徐徐撤走了。

却说阎行回到城中,把守城池的一干将领早就下来迎接,一见阎行立刻纷纷跪下,齐声喝道:“主公威武盖世,乃真英雄也!称霸西凉,指日可待~!”

浑身血迹斑斑的阎行,浑身散发着肃杀冷酷的气势。众人皆敬畏之,眼神赫赫地望去。

阎行一甩披风,慨然喝道:“诸位兄弟但若能死心塌地随我征战,克立功业,我阎彦明在此保证,绝然不会辜负诸位。他日大业若成,王侯将相,岂不随手拈来!”

阎行此言一出,众人无不振奋激动,纷纷嘶声附和,声势盖天,士气如虹,与适才犹如丧家犬般的马家军形成鲜明的对比。

因北宫凤受了箭伤,马云禄也昏迷不醒,冷静下来后的马超亦暂时没了作战的念头,遂在城东数十里外的一处山脚下屯兵扎据,暂时让兵马歇息,当然最为重要的还是治疗北宫凤和马云禄。

次日,阎行得知马超按兵不动,因俱马超骁勇,却也不急于厮杀,只顾把守城池。

而到了夜里,不知觉已是过了一天。可北宫凤和马云禄却还未醒来。其中北宫凤更是高烧不退,吓得马超还有马休、马铁一整天的脸色就没有好过。

而马云禄倒是还好,行军大夫说她只是体力耗尽,随时都能醒来,不过她实在太年幼了,初入战场,心神受损,恐怕醒来后,还会有神志崩溃的危险,务必要小心看护。马超听了,便教与马云禄年纪相近的马铁照顾左右。

时值夜里初更,马超面色复杂地走了出来,时而忿怒,时而愧疚。就在此时,忽然一阵蹄声传来。

“该死的阎彦明,我不去寻你复仇,你竟敢来自投罗网~~!!”马超以为阎行来袭,不由大怒,瞠目一瞪,便是迅疾教人取马,又取了兵器后,便是领着百余铁骑,朝蹄声传来处奔杀而去。

少时,对方的速度实在惊人,马超刚出后营不久,便见一彪人马赶来,为首一将气势泯然,如给人重山压顶的感觉。

“阎彦明~!!!你这该死的恶贼~~!!!我不把你碎尸万段,如何对得起死去的弟兄~!!?”马超感觉来将气势骇人,非同寻常,当下便认定是阎行亲率兵部来袭,自是觉得是复仇的大好时机,一股热血涌起到头,龙眸般的锐目早就红了,立刻奔马挺枪奔杀而去。

而对面那莫约八百余人队伍却也是火光昏暗,兼之前面一将明显战马更为优良,与背后队伍拉开不少距离,因此浑身都被夜色遮盖,难以认清。

“你是~!”却说就在暴怒的马超正往奔杀而去的同时,忽然响起了一声惊呼。那人却还未来得及说完,须臾之际,马超已赫然奔马杀到了面前。

从马超身上散发的煞气之浓,顿令那人微微皱了眉头,同时心头一揪,一股不祥预感顿袭心头。

“二弟为何如此暴躁凶戾!莫非出了什么变故了~!?”念头一转,那人就这一走神。

马超的飞龙银辉神枪早就挑起,袭击过来。

“恶贼,接我一招,狂龙惊涛~!!”

那人正见马超袭来枪式犹如龙腾翻海,惊涛骇起之势,不由打起精神,舞起龙刃立刻迎住。出人意料的是,那人武艺高深莫测,竟能与马超打个平手,而且不一阵就化解了马超的招式。

马超愈怒,想到前方大败,姜冏被杀,北宫凤、马云禄至今尚未清醒,自军人马更折损了近两千余人,一想到这,疯狂的煞气宛若瀑布奔泄,汹涌而发,身后霍然显现出四条银色飞龙模糊相势,同时手头动作却也不慢,舞枪狂刺乱搠,一一紧接又施出潜龙**枪法中的龙腾四海式,这两招虽是相似,但龙腾四海的威力明显更大,而且更快。

不过正因如此,此招却也更容易露出空档。

电光火石之间,隐隐若见黑暗之中,一人舞刀,一人挺枪,不断游走厮杀,比拼激烈。随着两柄神兵利器不断地碰撞,激响不断,火花不绝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