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三十一章 鬼神的反击 下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可就在此时,马的麾下一齐冲杀来到,将这些已丧失战意的兵众,霍地杀往两边,不少人更是翻入火势之中,怕都无救了。

却又见马越杀越快,杀气盛放,浑身早已血红得发‘艳’,一路忘我地冲杀,逢人便砍便斩,犹如一尊暴走的杀神。而阎行军此下‘混’‘乱’,变端连连,兼之又俱马,竟无人赶去拦杀。于是,马就这般一路驰走,从后方杀到中央处,却还是不见那该千刀万剐的恶贼身影,怒火冲到了极点,暴声嘶吼喝道。

“阎行狗贼,你在何处~~!!!?”

恐怖的吼声,宛若九天玄雷在炸开,一时间,令天地死寂下来,众人皆为惊俱,一时失神。

“阎行狗贼,你在何处~~”“阎行狗贼,你在何处~~”

“阎行狗贼,你在何处~~”

吼声在天地回‘荡’着,所有人都吓得揪心胆跳,刚刚还杀得正是‘激’烈的各部兵马,竟都被这一道吼声,惊得停下手来,简直就是匪夷所思。

而其中,更有一人,乃是痛恨着马的死敌。

阎行瞪大了大眼,眼看这鬼神一吼,万物皆惧,天地死寂的景象,脸上神容复杂,有震惊、有亢奋、有‘激’动、有怨恨、有嫉妒,但更多的却是浓烈可怕的杀意。

也不知是终于遇到了多年所痛恨的死敌,一时‘激’动之下,阎行一改以往冷静稳重的行事作风,蓦然奔马而出,扯声大喝:“马家小儿~~!!!你家大爷在此呢~~!!!你今夜杀不了我~~!!我就强睡你的妻子,而且还要你的‘女’儿在旁给我斟酒助兴,哈哈哈哈哈哈哈~~!!!!”

原来阎行却非失去冷静,他是使‘激’将法,一个简单至极,却能效果斐然的‘激’将法!!

果然,阎行这一句话,仿佛生生地扒下了马的逆鳞,而且这逆鳞毁坏之痛,更令痛至入心,怒至破神!

“我朝你家祖宗十八代啊~~!!!你敢动我妻‘女’一根汗‘毛’,我就把你全家‘女’人都给朝尽~~!!!”马瞬间陷入了暴走,身后那面鬼神相势,白发‘乱’舞,身形更不断地膨胀起来,体内一块块肌‘肉’更不断地凸起,怒吼起时,‘露’出颗颗尖锐的獠牙,手中所提龙刃,更化作了一条血‘色’巨龙,围绕在鬼神身上。

这一瞬间,就在马附近的数十个敌兵竟被生生喝得耳膜暴裂,当场昏死过去。四周战马,全都受惊发作,把它们原先的主人都摔落马下。

全然失去理智的马,一提龙刃,随着赤乌厉声一起,顿飞如虹,阎行部无不惧怕,一时间竟无人敢是拦截,甚至让开了一条路,任由马奔飞而去。

“哼,马家小儿,这回你想要击败我,恐怕再无以往那般容易了。而且在你找到我前,就怕你早已丧命了!”阎行冷然而笑,虽然这一夜他恐怕要损失了足足五千兵众,但要是能取下马的‘性’命,他甚至愿意再付出一倍的兵力!

说罢,阎行便拔马而走,眼神望向他麾下一个身形‘精’壮,面容冷酷的将领。

“李凯,这里就‘交’给你了!若是你能解决那马羲,天水、南安你任选一个,还有那臭‘妇’王异,也一并送你了!”阎行冷声说着,忽然‘露’出一个邪笑。

李凯听了,却是面容一震,心头‘激’动无比。他无法忘记,当日那个失去了城地,明明一切依仗皆无,却敢于与阎行这头豺虎顶撞,为了保住贞洁,甚至不惜用屎‘尿’淋身。如此奇‘女’子,简直天下罕见。后来,他不禁为之沉醉,他疯狂地寻索她的事迹,听到她不但持家有道,更会行商,练兵调拨也有一手,便是爱慕愈深,不知不觉竟是不能自拔。

李凯也不惧他人取笑,主动请缨地调去监视王异,强忍房间内散发出的恶臭,就是为了能见心上人一面。阎行倒也发现了李凯的心思,这下自是利用他对王异的爱慕,来对付马。

有时候,男人的妒忌心可是很可怕的。所谓英雄难过美人关,历史之中,不知多少英雄,为了心爱的‘女’人不惜‘性’命!

“末将定不辜负主公托付,把那马家小儿项上头颅取来见你~!!”李凯振声怒喝,战意昂然。阎行见之不由暗笑,遂是引着诸将往回撤去。

就在此时,马却已先率一队‘精’兵从杀破了营内早已溃散的阎行军,正往左边密林盛势滂湃地奔杀过来。

不知觉中,随着旭日徐徐升起,天‘色’已亮。李凯眼望着杀气汹腾的马引兵杀来,却毫无惧‘色’,冷然对待。

在马高速驰马间,两方距离不断地缩短起来。那股恐怖的杀气,直教李凯一干部下,如处于冰地之中,浑身发寒不止。

“不必害怕!!什么鬼神马羲,还不过凡人一个!!?我等的箭矢能破开其甲,我等的刀刃能撕开其‘肉’~!!若能将其杀之,我李凯必有重赏~~!!”李凯虽也是赶到自己在心惊胆跳,无法抑制地恐惧起来,却还是强压惧意,打起‘精’神扯声喝道。他这一席话喝出,倒是‘激’奋起不少将士,只听喝声迭起,纷纷有人慨然呼应。

“阎行狗贼,快来受死~~!!!”电光火石之间,马却已‘逼’近了左边密林前处,一声怒喝,顿把李凯部的声威压了下去。

“鬼神马羲~!你配不上她!!今日就让我取下你的首级吧~!”李凯看得眼切,策马奔出。

马一听,怒气更盛,眼角迸得裂开,扯声叱问:“你这宵小,又是她的何人!?胆敢在此放肆!?”

“我家主公早把你妻许配给我,我是她的丈夫!”也不知是不是妒忌心作祟,李凯怒声一喝,竟不顾王异声名,扯声喝道。

“哇~!!绝不可能,异儿是宁死也不会背叛我的~~!!”马听了,仅存一丝理智也几乎丧失,心里虽是信任王异,但也怕阎行使了‘奸’计让王异就范,怒得立刻加鞭飞起,朝着李凯狂奔杀去。

“来得正好!!弓nu手还不给我把他‘射’成蜜蜂窝~~!!”李凯倒也会使诈,原来早在暗中埋伏好弓nu手,此下眼见马疯狂杀来,立即下令。早已埋伏定的弓nu手,马上从两边‘射’箭袭击。马怒喝一声,立是招舞起龙刃拨打,面对如此密集的箭‘潮’,毫无畏惧,而且为了保护赤乌,马更屡屡中箭。

但李凯却无因此欢喜,反而被马那毫无痛楚,怒‘色’更甚的凶煞面容给吓得浑身僵硬,好像是动不了一般。

“跳梁小丑,就凭你也配染指我家异儿~!!?”突兀之际,李凯回过神来时,正见浑身血‘色’斑斑,身上‘插’着好几根将士的马如同鬼神化身,恍然见,见一面血‘色’鬼神,手舞一条血龙,血龙大张血盆大口,张吞过来。

“哇啊~!”李凯下意识地惨叫一声,旋即只觉天旋地转,竟然看到了那鬼神飞去,下面还有一具无首的尸体,陡然发现是那么的熟悉。

一丝残念散去。众将早见李凯被马一刀便是砍飞了头颅,吓得连忙拥上厮杀。狂暴的马独力猛突,凶狠绝伦,众人竟都压制不住,只被一人之力,杀到人翻马仰,节节败退。而马那些麾下,也拼死冒着箭雨,纷纷赶来救援,战况甚是‘激’烈。

却说阎行正往扶风城沿路赶回,此下天地已光亮一片,忽见前方鸟雀惊起。阎行不由皱起眉头,急是一勒马匹。

“主公,怎么了?”

“别吵,前面似有伏兵埋伏。那鬼神马羲计略非同小可,而且身边更不乏人才,或者早暗中在这埋伏,就等我军败退时,加以伏击!”

阎行一摆手,面‘色’冷酷地疾声而道。那将领一听,不由微微变‘色’,道:“那依主公所看,当下该当若何?”

“哎!怕他个鸟啊!!主公威武盖世,天下难逢敌手,若是那鬼神马羲在这,我等倒也俱他三分,但眼下那马羲恐怕还在拼命,何须俱之!?”另外一员将领听了,立刻是急躁地扯声喝道。

阎行闻言,面上冷‘色’愈冽,忽地喝叱道:“无谋鼠辈!单凭匹夫之勇,是成就不了大事的!!何况那马羲虽不在这里,但昨夜一夜都未见那马超出战,此子武艺之高,绝不逊‘色’于其兄,一旦遭其袭击,我也不敢保证能把他击退!!”

阎行疾言厉‘色’喝罢,两员将士畏之,都不敢做声。阎行沉‘吟’一阵后,陡是眼神一亮,道:“走白虎口,那里虽然地势险峻,而且还要绕一段远路,但正因如此,那马羲小儿绝无可能料到我会走这条路!!”

“可我军一夜都未曾歇息,若走白虎口,恐怕众人疲惫难耐,一旦遇到伏兵,那可就如遭灭顶之灾了!!”阎行的得力战将张豪,见阎行有些谨慎过头,终于还是沉不住气,出言提醒道。

“哼!张豪你好大的狗胆,我四处求拜名师,苦读兵法数载,莫我还要你来教我做事耶!?”对于张豪的提醒,阎行却是暗怒,立刻一瞪眼,冷声叱道。

“末将不敢!”张豪心知阎行气量狭窄,而且暗地里也看不起他们这些将臣,哪里敢与他顶撞,连忙唯唯诺诺地告罪。阎行这一听,才渐渐褪去怒‘色’,冷哼一声后,便下达号令。

(新的一年就要来了,先在这里祝所有看三国鬼神无双的兄弟,下一年身体健康,工作顺利,没结婚的没‘女’朋友的‘艳’遇不断,结了婚的家庭和睦,有‘女’朋友的就快办了喜事。总之一切顺利安好,就是青蛙的愿望。还有,从今晚开始,青蛙就要开始整理资料,直到明年的二号,明天必须请一天假了。别喷我,别怨我。嘿嘿,在这里再祝大家开开心心,早日发大财!)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