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三十二章 阎行VS马超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半个时辰后,却说阎行不顾兵士疲惫,而且为了更快回到扶风城,还加紧赶路,终于来到了白虎口。www..

而就在这时,一阵凉风来袭,忽然吹得阎行心头有些发寒!

陡然间,两边高地上,杀声陡起,只见四周数十成队,各有弓nu手埋伏而出,见了阎行一干人等,立刻张弓就射。霎时间,四面八方都有乱箭何来,阎行部下顿是吓得急是逃窜,很快就乱成一团。而随着各处乱箭射落,又有不少人纷纷倒落马下,或是被射翻在地。

“他娘的!!这该死的马羲,却也料到我会走这白虎口!!诸军莫怕,敌方弓nu手不多,给我强闯过去~~!!”危急时候,阎行倒也不着急,很快冷静下来后,发觉四处的弓nu手也不过数百人,若要强闯,须臾便能过去!

随着阎行喝声一起,各将士纷纷反应过来,连忙急喝,倒也很快稳住了各自的兵众。

而在四周高地的马家弓nu手,自不会放过机会,狂发乱箭,急是加紧射杀。

不过,在阎行的指挥之下,其军已渐渐稳住阵脚,众人急拨乱箭,死伤愈少。

“好!!听我号令!!陈、王两队先去,李、洪两队压后,我在正中指挥!!”阎行迅速向四将下达号令后,那陈、王、李、洪四将,立刻纷纷领命。其中陈、王两将更不敢怠慢,急往引兵向前奔走。而李、洪两将也回到后部,指挥队伍准备前进。

可就在此时,蓦然前往不久的陈、王两部如同退潮一般一齐翻后倒来。阎行顿是吓得面色大变,心中已知大事不妙。

很快一阵阵激烈的厮杀声,赫然震荡。在阎行前方的部队中,只见一员身穿银甲的俊朗少年,手提飞龙枪,霍地杀入了人丛之内,手中飞龙枪急刺快搠,连夺数将性命。阎行麾下陈、王两将见了,不由大怒,纷纷杀上堵住。

“马家二子,休得放肆,快纳命来罢~~!!”

“老陈小心一些,这小儿非同寻常,照例你左我右!!”那两个将领喝声起时。那银甲少年已霍然杀到两人面前。只见左边拿刀的,立刻怒喝一声,挥刀就砍。却被那少年一枪荡开,另外右边那个拿枪的看得眼切,急是要刺时,少年挪身闪过,人马驰过去时,左挑右刺,枪走犹如游龙之势,须臾便把那两将杀落马下。

“不好!!陈、王两员统将都被马超给击败了~~!!”后方一个统将看得眼切,不由惊悚叫道。而那一路厮杀,所向披靡的银甲少年正是马超。

正见马超双眸赫赫有神,凌厉骇人,浑身杀气盛放不绝,他这一身的杀气可也压抑了许久,这下终于得以释放,还不杀个痛快!?“不好~~!!是马超,是马超杀来了~~!!”须臾之际,眼看马超率兵闯入,一个将士吓得如同魂飞魄散,急声叫呼起来。阎行也惊得瞪大了眼,眼神投向马超时,正好也与马超投来的目光激撞在一起。

“阎行你这该死的狗贼!!还不速速纳命来~~!!?”马超浑身的杀气,刹时宛如找到了施放的地方,嘶声怒吼,奔马挺枪疾奔而去。

阎行这下倒也是进退两难,此时大军已入了这狭道一半,若是忽然撤后,肯定会遭到敌方乱箭的袭击,后军兵众自不愿冒死撤走。可前方又有马超这员强敌来袭,到底是进是退,这是眼下摆在阎行面前的一个难题。

而且阎行还必须尽早解决!

“马孟起,你休要张狂,就让老子让你见识一下,什么才是真正的武人~~!!你敢与我决一死战耶~!?”阎行怒声大喝,气势盛放,立见一面模糊的黑色鬼煞在他背后霍然显现,顿令他煞气倍增,犹如一尊来自地狱阴间的魔鬼将领。

“有何不敢!?诸军听令,谁也不得打扰我与这恶贼的厮杀~!!”马超闻言,龙眸顿是精光狂暴,一时兴起,竟猛地勒住了马匹,更喝住了正往袭击的兵部。如此一来,马家军袭击的优势顿是没了一半,若是阎行军趁机稳住了阵脚,且从疲惫得以恢复,到时胜负若何,倒是个未知之数!

“小儿就是小儿,一时半会还是成不了大器!”阎行见了,马超正如他所预料一样,喝住部下,不由暗笑不已,立刻震色,喝道:“我部听令,今日我要与这马孟起决一死战,谁胆敢打扰,杀无赦~!!”

阎行喝罢,目光又再次投到马超那里,浑身气势愈来愈是旺盛,就连马超也不由滴落了一颗冷汗。说来,这还是他人生第一次和超级将领进行生死大战,也难免马超会是紧张。阎行似乎发觉到马超的异状,不由咧嘴冷笑道:“马孟起,你若是害怕,这时后悔可还来得及!”

马超一听,心里暗暗一揪,眼神不由凌厉起来,暗道这阎行老奸巨猾,自己不能给他牵着鼻子来走,毕竟高手对战,不但在武艺上有所交锋,心理上也是一样。马超遂是面容变得冷酷起来,道:“哼,阎行狗贼你最些废话,否则你待会若是逃去,日后岂不无颜面面对你的部下!?”

“哈哈哈哈~~!!当年饶是你家大哥也不过是赢了我一招,而我这些年来,日夜苦练武艺,早非当年的我了!!武艺不说突飞猛进,但也是精湛不少!!就凭你这小儿,如何是我对手!!来吧~~!!”

阎行一听,却是在狂声大笑,不断地出言在动摇着马超的信心。马超绷紧了一张俊脸,竟是一时不敢出击。阎行暗喜,而他的部下自也在争取时间,不断地在暗中整顿兵马。

“二公子~!敌方的部队正是重整阵脚,那阎行是故意拖延时间~!!”这时,马超麾下一员将领终于发觉到了阎行的意图,立刻大喊一声,提醒起来。

马超心神一震,这才恍然醒悟,自是大怒不已,拍马就冲,扯声喝道:“狡诈狗贼,必取你命!!”

阎行也立刻打起精神,知道与马超一战不可避免,虽然他自认在天赋还有武艺上或许不如马超,但战场经验还有心术方面,他一定胜过马超,凭这两点,取下这场生死大战,也并非困难!!

只见四条银色飞龙相势从东面而起,龙威震荡,天地为之失色。又见黑色鬼煞相势从西面显现,煞气泯然,自成地狱一片。

电光火石之间,由东而来的马超和从西而来的阎行,须臾碰撞一起。阎行一挺手中鹰嘴矛便是一顿狂刺急搠,攻势凌厉快速。马超前不久才和阎行交过手,发现他武艺精于由守转攻,寻机而发,倒没想到阎行这下一改常态,一来就是猛攻狂打。马超一下子也被他杀个措手不及。

“你看主公压住那马孟起了!!”

“哈哈哈,我都说主公天下无敌,若是那鬼神马羲在此,或者还能挡住主公,但就凭这马家二子,绝无可能!!”

“大家快一齐鼓舞助威,待主公杀退马超,便一齐扑上,杀他个片甲不留~!!”

眼见阎行渐渐占了上风,其麾下将士不由大喜,纷纷叫起。很快众人更是一齐高举兵器,振声助威,声势之大,惊天动地。而马家军那边一众将士都看得心跳不止,唯恐马超败下。

就在此时,马超陡地躲过了阎行袭来一矛,一对龙眸般的锐目顿是精光盛放,拧起手中飞龙枪急就舞动起来。

“阎行恶贼,接我一招!!潜龙**枪法—龙舞山河!”马超喝声一起,手中飞龙枪猝是拨动起来,隐隐更有龙舞飞游之势,连是袭击向阎行。这招式速度虽是不快,但却势大力沉,而且式式相连不绝,阎行不敢大意,一一挡下,挺矛上拨下刺,忽然间马超一枪扫荡过来。阎行怒喝一声,急要挥矛去挡,哪知马超招式陡地一变,改扫为刺,枪支就如一道飞虹一般,倏地刺向了阎行的咽喉之处。

“死~!!!”马超眼眸凶光迸射,浑身煞气惊人。眼看枪式之凌厉,马超几乎是势在必得。一时间,阎行军那死寂一片,倒是马家军这呼声迭起!

“哈哈哈~!!赢了,赢了~~!!二公子果然是不同凡响,就连这黑鬼煞在他英勇之下,也要折腰!!”

“说得对!!至此一役后,二公子定能名震西凉,日后与大公子联手一起,马家的未来真是不可限量啊!!”

“哈哈~!这般说来,我等作为马家的将士,日后还俱没有出人头地的机会耶!?”

这些马家将士甚至开始为自己将来的仕途而开心起来。只不过看来他们却是开心得太早了。

千钧一发之际,只见阎行身体猛地一挪,竟是在须臾之间躲过了马超这凌厉一击。马超倒也被吓了一跳,还未回过神来,见阎行忽地露出一丝邪笑,不由心头一揪,还以为阎行有什么后着未出。这一分神,立刻被老练狡猾的阎行抓住了机会。只听阎行大喝一声,舞动手中鹰嘴矛,便又开始了攻势。

“嗷嗷嗷嗷~~!!马家小儿,试试我多年苦练的狂鹰灭佛矛法!!”

阎行怒声一起,手中矛式顿如狂鹰张翅,伸嘴飞啄,不断袭击而来。马超却也没见过这般矛式,兼之先前失神,这一下又被阎行重新压制住了。

眼看阎行重占上风,其部署立刻又振作起来,疯狂地嘶声鼓舞起来。

可马超又是何等人?他之所以敢恃才倨傲,藐视天下英雄,那是因为他确确实实拥有这个天赋!!

“就凭这三脚猫功夫,哪是我马家伏波枪的敌手!!?”

所谓伏波枪其实也就是马家的潜龙**枪法,因由先祖伏波马援所创,为尊而另称之。

马超怒声一喝,立刻便又施放出潜龙**枪法中的狂龙惊涛枪式,枪如龙腾惊涛,拨洒四溅,枪支急飞乱搠,瞬间便又抢回风头,不但把阎行的矛式一一击破,更将其杀得节节败退,退有数丈。

嘭~~!!

马超雷厉一枪,浑重势沉,阎行硬挡不住,连人带马顿被击出丈余。

“呼呼~!”

天地寂静,所有人都闭住了嘴,下意识地把目光紧紧地投放在那两个如同神魔般的男人身上。鸦雀无声中,只听得马超那沉重的呼吸声。

眼看马超已占尽上风,但他却不敢丝毫大意,龙眸如同锋芒一般死死地盯住了阎行。

而阎行忽又笑了,邪yi地笑了。

“嗷嗷嗷嗷~~!!你这狗贼,到底在笑什么~~!!!”马超一见不由大怒,竭斯底里地扯声怒骂起来,同时拍马挺枪,盛势凌人地奔杀过去。

阎行闻之,忽地疯狂大笑起来,张嘴喝道:“马孟起我在替你悲哀啊!!你的天赋分明不逊色于你那大哥马羲,但长幼有分,他是大,你是小,你注定一辈子要被他压在头上,不得出头之日!!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