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三十五章 智救王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“他娘的!!”李催看冷箭飞疾而来,哪敢怠慢,急是挥刀一砍,‘嘭’的一声后,便把箭矢霍地砍破。`顶`点`小说`但这时,庞德又射来一箭,李催急是挪身闪开,他麾下将领欲要奔杀来袭,却被庞德一箭又一箭地射落马下。

“这赤脸鬼竟有如此箭艺!!”李催暗暗一惊,不由暗道,这下俱于庞德箭艺也不敢急冲过去。庞德遂是引兵从一角迅速杀去,周围的李催部署倒也疲惫,一下子扑杀不及,竟被庞德率兵逃脱去了。

李催见之,自是气得暴跳如雷,可很快又有一员将领急来报说,说马岱等一干人等,也已成功突破去了。李催见自己率兵苦追至今,却只杀了数百无关紧要的敌兵,马岱、马休、马铁等马家人更无一个能以擒住,自是大怒不已。

却说,扶风一带,各处鏖战不断,方圆百里一带,都能听到阵阵激烈的厮杀声。

另一边,在扶风城内。阎行麾下另一员得力战将郝强,刚得知阎行果然在白虎口遇袭,不由大惊失色,这下急是引兵扑上,又教部下小心提防,同时若见阎行的残部逃回,速往接应。

“郝将军,且慢!这其中或许有所跷蹊!”

就在郝强率兵离开扶风城不久,其麾下一员将领忽然好像发现到什么,急是叫道。

郝强一听,急是勒住了马,急呼道:“你此话何意!?”

“将军何不想,那五更时候,来报的那彪人马,火燎火急地来到,说出主公遭袭的情报后,也不说明来龙去脉,就急急离去。将军想要继续问话,都也来不及。那些人实在形迹可疑,不得不防!由其眼下将军把大部兵马调出,扶风空虚。但若敌人来袭如何是好?”

那将领此言一出。郝强不由面色顿变,但很快又皱起眉头,道:“可我正因不信那些人,才派人前往打探,如今得报,主公确是在白虎口遭到马超得拦杀。那马超勇猛绝伦,主公之所以逃往白虎口,定是前番战事不利,不得已而为之。否则怎会饶了一个大圈?如今主公生死难料,不由我等怠慢!!诸军听令,快随我去营救~~!!”郝强越想越是心惊胆跳,于是不顾那将士所劝,连忙引兵赶往。

可就在郝强离开的同时,却不料在马家大宅府内,一处偏院里,一块用花岗石雕塑的假山,忽然被移动开来。紧接着一连数十人先是窜了出来。为首一人,面容肃然,身形虽是略显消瘦,但眼神凌厉,神容刚毅,看也是个铁血硬汉,但身上又散发着睿智的气息,看是个智勇兼备的人才。

此人正是成公英也。

“都给我听好,如今城内兵力无多,待会听我号令,立刻各往寻找主公的家小,只要救出她们,不必理会其他,当即先往逃去!!还有你们谨记,虽然城内兵力已无多小,但我等此番来了,也不过百人,而且又要分队各往行事。不到逼不得已,千万不要露出行踪,以免害了其他同袍!”成公英面色严肃,他心知此举危险无比,若有一个错失,很有可能会激起阎行部下的怒火,连累了王异还有马烟雨她们的性命。

“祭酒大人放心,我等一定会小心行事!”却见一员将士低声慨然喝罢,先是领着队伍,伪装成阎行的部下,先是离去。紧接着又是一队一队的人马走出,领了成公英的号令后,相继离去。就在成公英领第五队人准备出发时,正好遇到一队人巡逻来到,那巡逻队长一看,这些人形迹可疑,鬼鬼祟祟,立刻喝叱住!

“尔等是那支部队的,在这做甚!?”喝声一起,成公英的部署全都被吓了一跳。成公英却想前面四队人马刚是离去,若这下一旦厮杀起来,未免会暴露那四队人马的行踪。

不过成公英素有急智,很快就有一计,忽然急做噤声手势,然后又做神秘转,急急地赶向那个将士。成公英那些部署全都吓了一跳,一时也不知如何是好。

少时,成公英来到后,那将士见他面生,正是愈加怀疑时,忽却闻成公英说出了天大喜讯。

“这位兄弟,莫要做声,实不相瞒,我早听得风声,说这马家大宅里藏有重金,乃是当年伏波将军马援,抢掠羌胡人所得,据说有万两黄金之多。这笔可是巨宝,小的这些日子自然到处寻搜,可就在刚刚,小的好不容易找到,却被兄弟你发现了。当然,小的不敢独吞,说来大家拼生拼死的,还不是图个利益。如今可有万两黄金摆在我们眼前,兄弟们想是供上去,还是留下,你们自信抉择吧!”成公英此言一出,那队伍里数十人全都面色大变,各个露出了贪欲疯狂之色。不过那领队的队长,却也没那么好骗,冷着面容道:“口说无凭,你若真是有心,先带我们见过再说!”

“嘿嘿,就在那假山下面。我这就带兄弟们下去!!”

成公英一听,反而是暗喜。那队长见成公英胸有成竹的样子,倒也不禁贪心大起,连态度立即也好了几分,连忙请成公英带路。成公英领着那些人过来时,又对他那些部署暗下眼神,众人会意,都让到一旁。

一阵后,那数十人全都下了去,成公英的部署也来了七、八个人,剩下的都在上面把守。

“黄金呢~!!?在哪~!?这里不过是条荒废的地道罢了~!!”那队长这下环顾四周,见周围空旷残破,而且通道左右的火把明显就是刚刚插上去的,陡地面色一变:“地道!?不好,这些肯定是马家的细作~!!”

那队长喝声一起,蓦地上面传来一阵轰鸣,原来却是成公英留在上面的部署把假山给推回去了。

那队长吓得顿是变色,还未反应过来,只听连阵惨叫声猝起,却是成公英在后的部署发起了袭击,一连杀了数人。

“你他娘的猾贼!!竟敢诈我~!!纳命来罢~~!!”那队长这下终于醒悟过来,轰然大怒,立刻拔出腰间宝剑,便要与成公英厮杀。哪知成公英身形灵敏,挪身一闪后,快手一抓,另一手往那人的手腕一拍,便是夺下了那人的宝剑,冷笑道:“是你家主子不自量力,竟敢触怒鬼神,待我等救回他的家小,你等就等着千刀万剐,下十八层地狱吧~~!!”

成公英阴森可怕的声音,早把那人吓得心神大乱,竟不顾手上兵器已被夺取,嘶吼着又是扑往成公英。成公英冷哼一声,拧剑一挑,立刻在那人身上挑破一个血口,那人吃痛一退,成公英快步跟上,向他膝盖两处,快速连点两下,那人立刻发出杀猪般的惨叫,旋即跪了下来!与此同时,成公英的麾下也如一个个鬼魅一般,击杀了大半阎行的爪牙,只剩下两个,都被擒住。也就说,就在这一瞬间,原本的数十人队伍,只剩下了那个队长还有两个兵士。

“说,我家主母还有我家主公的女儿到底是在何处!?”成公英面色冷酷,提剑顶在了那队长的咽喉中。那队长眼中却是充满了怨恨之色,扯声吼道:“你这畜生,有种就杀了老子~!!老子是绝对不会背叛我主的!!”

“好一条忠诚的狗,我看你能嘴硬到什么时候!”成公英冷声一喝,忽地拔剑一转,猛地就刺向了那人的左右肩膀,猝然两个血口便在那人的肩膀两处出现,鲜血狂流,痛得那人急哇哇大叫!

“你说是不说!?”成公英冷酷的面容,此时看上去甚至有些狰狞。

“老子就是不说,杀了我罢!!”

“很好!”

成公英双眸凶光一闪,拨剑忽地就刺向了那人的右耳,瞬即将之贯穿,那人吃痛而倒,这回痛得连是打滚,却还叫骂不绝。而那两个俘虏看到如此残酷的手段,全都吓得面容无色,颤抖不止。成公英似乎也无心继续折磨那人下去,忽地转身,双眸发着幽光,方向了那两个俘虏,宛如地狱里的魔鬼,露出了一个灿然的笑容,吓得那两个俘虏当场几乎魂飞魄散。

半个时辰后,却说成公英得到可靠的消息后,便从地道里离开,一边派人去通报召回各去的队伍,一边自是前往囚禁王异还有马烟雨等人之处。

没想到的是,这回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,那阎行根本没想到马家大宅里会有一条地道,加上他也对王异也有怜惜欣赏之心,故也没把她囚禁在地牢了或者是自己居住的府衙之内。如今王异还有马烟雨正是在马家大宅的西边院子里。

成公英自是不敢怠慢,这下带着七、八个精锐正往。与此同时,在马家西边院子内的一座寝室内。

一股刺鼻浓烈的恶臭,简直是令神魔妖怪都要躲避三尺。而发出这些恶臭的竟然是三个不同岁数的女人。其中最长的,莫约是二十三、四岁,皮肤白皙如玉,五官精致,虽身穿素衣,但还是掩盖不住她的端庄富贵,拥有着绝色娇容。而仅次的年仅十七、八左右,眼神凌厉,颇有冷霜之味,却也是个娇人。而最幼那个不过是个四、五岁的女娃,白嫩嫩的脸蛋儿上,有一对如同星辰一般的大眼睛,好不可爱,只不过我见犹怜的是,她一张脸上尽是泪痕,此时正趴在那最年长的女子身上睡觉。

“烟雨,真是委屈你了。都是我这个大娘的无能啊。”那年长的女子,真是王异。只见她充满痛苦、内疚地长叹一声,如果可以,她甚至用自己的性命去交换,也不愿意让马烟雨受到这种痛苦的经历。

“大夫人千万别这般说,大小姐虽小,却是懂事,根本就没有怪责过你。这些日子,她知道你痛苦,还多是安慰你呢。她哭,也不是看大夫人受了委屈。”陈冰低声而道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