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三十六章 逃去的死敌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王异闻言,不由望向怀内的马烟雨,眼里尽是怜爱之色。正如陈冰所言,自从被阎行囚禁后,年纪四、五岁的马烟雨就少有哭闹。年幼的她似乎看出家里正经历着不可想象的劫难,她虽知年幼的自己无法改变什么,但她却可以尽可能地不去添加麻烦。而她只也哭过三回,第一次是王异抱着她去泡那捅充满恶臭,可怕的东西。当时王异虽把她眼睛蒙住,但那可怕的恶臭,几乎令她窒息,当时她哭得竭斯底里,直到她听到王异也在哭泣时,才是停住。

第二回,就在阎行把王异召去的时候,马烟雨似乎看出王异此去定是凶多吉少,哭求着就是不肯让王异去见,哭得也是嘶声裂肺。王异好不容易安抚了她,又做出承诺一定会安然无恙地回来,她才肯是让王异离开。

第三回则是就在刚刚不久,陈冰打探得知马纵横已回的消息后,积蓄多日压力的王异再也忍受不住,当场痛哭起来,马烟雨连忙安抚,自己也哭上了一份,两人虽非亲真正的母女,但却早就建立了母女一般的感情。马烟雨一直哭到筋疲力尽,才是睡去。

就在此时,外头忽然传来几阵动响。细心的陈冰忽地面色一变道:“是拔刀的声音,大夫人你可小心!贱奴这就去替你打探!”陈冰说罢,便是蹲低起身子,缓缓移动,满是戒备之色。后面很快就传来王异教她小心的声音。

就在此时,门忽然被打开。陈冰顿是吓了一跳,正要发作时,竟见一人急急跪下,痛哭流泪不止,趴在地上便是拜道:“臣下无能,让主母还有大小姐受如此屈辱,简直是罪该万死,罪该万死啊~~!!”

王异一听那声音熟悉,连忙定眼一看,竟就是成公英,不由也哭了起来,连忙抱起马烟雨急急赶来。说来马烟雨倒是哭得太累了,这一阵如此大的动静,竟还睡得死死。

与此同时,七、八个伪装成阎行兵士的汉子,也纷纷赶入,趴在地上跪拜告罪,各个神情都是激动而充满内疚,没有一个人敢因为她们身上的恶臭,显露出丝毫的鄙夷之色,同时更为之敬佩不已。

“成公大人快快起来。如今城外可是什么战况?我丈夫何在!?”王异比起自己的处境,却是更担心马纵横的处境。成公英一听,立刻震色道:“主母不必多虑。主公有经天纬地之才,早已设好布局,经过今日一役后,那黑鬼煞必然元气大伤!此下如无意外,他应该正是领兵望白虎口而去,袭击在后。而且正是他设计,要臣下来救主母的!”

成公英疾言厉色,一席话说罢,王异不由大喜过望,忽然却又黯淡下来,似乎想到了什么,眼内竟闪过几分绝望之色。就在此时,府内忽然响起连阵竭斯底里地吼声,却是阎行的爪牙发现了府内有细作闯入,正紧急召来人手。

“不好!!有什么话先逃出扶风再说!!否则主公和大小姐在敌人手上,主公依旧会投鼠忌器,步步难行!!还请主母赶快动身!!”成公英疾声而道。王异听了,却也了解马纵横的为人,和其中的利害性,很快凝色便是一点头,道:“好!那就劳烦成公大人你了!”

成公英立刻神色一震,忙是抖数精神,这时先有两队人马先是冲入,幸好都是成公英的部署赶到。成公英为之一震,立刻率众人护着王异等人杀了出去。而因郝强适才为救阎行,从府内调去了大量的精锐,以至于马家府内只有不过数百人在守护。这一下,变故突生,众人都是心神大乱。待成公英杀到假山地道入口时,才纷纷赶到,将之围在一齐。

“主母,你快带大小姐离去!!这里有我在!!”成公英厉声大喝,却见他此时浑身铠甲战袍残破不堪,浑身血色斑斑,刚才一连番厮杀,为了保护王异和马烟雨,受了不少的伤。

“不,成公大人不惜性命来救,我王异虽不是什么顶天立地的男子汉,但也知何谓义气儿女!!你不走,我也不走~!!”王异听话,震色而道。此时马烟雨倒也醒来了,一头埋在王异身上,瘦弱的身子不断发抖,时不时又会传来低声的哭泣。

“大夫人你与大小姐对于主公来说,至关重要。只有救出你俩,主公才会放心地和阎行等辈决一死战,否则如此拖延下去,主公处处顾忌,必败无疑!!何况大夫人,却要为大小姐想一想啊~!”成公英苦口婆心地说道,王异不由面色一变,也发觉到马烟雨正埋头在她怀内痛哭,知道她定是被吓到了,不由心头一揪,最终还是答应下来,在几个兵士的掩护下,先进入了地道。

“不好,那臭妇要逃去了~~!!主公可早有严令,此妇人至关重要,甚至会影响整个战局的走势,不容有失!!兄弟们~~!!快随我一同扑上厮杀,否则我等皆项上人头难保~~!!”随着阎行一员部将嘶声怒喝,众人立刻围拥扑杀过来。成公英大喝一声,一手提刀,一手提枪,和十几个兵士赫然迎住了扑来的人潮,一顿厮杀混战。先前那些弓nu手因顾忌会伤害王异等人性命,不敢放箭,这下见王异逃去,也不必顾忌,纷纷暗箭偷袭。不一阵,成公英一连被射中两箭,张嘴朝天咆哮。

“我成公英还未助我主完成大业,岂能在此丧命~~!!!”刹时间,成公英气势迸发,双眸陡地发红起来,就在此时,成公英另外两队人马及时赶到,从左右杀出,都在急喊教成公英逃命。成公英虽心中万般不愿抛弃这些愿意为他拼死的弟兄,但却也明白,若是自己不能逃去,这些弟兄岂不都白白牺牲,遂是紧咬牙关,在一两个兵士的掩护下,逃入了地道。那些阎行的爪牙见了,连忙扑上追赶。

话说,在白虎口内,且说马超和阎行两败俱伤,厮杀正烈。就在此时,前后两边都有杀声暴起。白虎口后,只见一将纵马飙飞,狂奔飞驰,手提龙刃,气势骇人,正是马纵横也。

“阎彦明,老子来取你性命了~~!!”马纵横眼见两军还在混杀,便知马超还未能取下阎行首级,自是急奔赶往杀去。

“主公不好~!!那鬼神马羲要杀来了~~!!”就在这时,阎行麾下一员将士,也急来报道。阎行一听,顿是变色,心想自己已受重创,这下若马纵横从后掩杀来到,自己肯兵会被他和马超一齐夹攻,到时恐怕是必死无疑!

“看来不得已下,也只好自断一臂了~!!”阎行暗看四周状况,心知要把全部兵众都给带走,那是绝无可能,于是急呼诸将,一齐突杀。而与此同时,在白虎口的前方,只见郝强引兵正火速赶来。马超却也恐腹背受敌,正是拿不定主意时,阎行忽然率众将袭击杀到。马超一时措手不及,也不敢硬抗,急是勒马退到一边。阎行倏地冲马飞过,凶戾的眼神,猛地盯住了马超,喝道:“马家二子,今日的耻辱我阎行是记下了!!他日必然十倍奉还~!!”

马超闻言,不由大怒,一声大喝,便要提起飞龙枪继续杀去,不过他的部下却恐他贸然有失,连忙拦住。

“郝强来也,我主何在~~!?”与此同时,郝强已率兵赶到白虎口前,急忙嘶声大叫。很快便将一彪人马冲出,为首一将,身上早被血色染红,看是受了不轻的伤势,不是阎行又是何人?

“郝强你来得正好,快是挡住后面的追兵!!”阎行话音刚落时,便听白虎口内杀声大作。却是马纵横飞马突入,一路狂突猛闯,杀得阎行的部署,惨叫不绝。马超见马纵横杀到,连忙引诸将接应。马纵横满脸凶狠、冷峻地杀了过来,一见马超,便喝道:“你留下击溃彼军,那黑鬼煞由我来追!!”

马纵横喝罢,不等马超回话,便是驰马冲飞而去。在他身后的将士,也一一紧随追去。

话说,马纵横从后杀到前,犹如一尊冷酷无情的杀神,一路突破,逢人就砍,却又无人能挡其锋。须臾,马纵横杀到白虎口前,正见郝强早已率他的部署摆定阵势,正严阵而待!

“鬼神马羲!!我主早已退去了!!他刚刚已经说了,只要他能保住性命回去,明日立刻给你送来你妻子和女儿的首级!!”郝常一看马纵横,立刻瞪圆一对凶戾的大眼,扯声吼道。

马纵横一听,犹如天雷勾动了地火,瞬间怒火、杀气一起迸发,血色鬼神相势,赫然而现!

“若你主敢害我妻女半根汗毛,我就要你主还有你等求生不得求死不能~~!!”马纵横一声暴喝,如同九天玄雷劈落,轰然炸开。郝强和他的部将全都吓得心惊胆跳,还未回过神来,马纵横早已拍马而起,舞刀杀来。

“快~~!!弓nu手给我射他娘的~~!!”郝强见状,嘶声暴喝。很快一连串冷箭,便朝马纵横袭击而来。马纵横面容冷酷,手头动作却是快如闪雷,急劈飞砍,只听连阵‘砰砰’暴响。只一阵后,马纵横悍然杀到了阵前。郝强与其麾下部将全都被吓得一齐后退。马纵横讲敌畏惧,自是趁机快突杀上,周围弓nu手一时也射之不及。

“嗷嗷嗷嗷~~!!我取尔如囊中探物,区区鼠辈,怎敢与我作对~!!?”马纵横怒声咆哮,又是一阵惊天动地的喝响。

而与此同时,郝强只见一面血色鬼神相势,呲牙咧嘴地手舞龙刃,向他扑杀过来,如有铺天盖地之威,瞬间便是吓得肝胆碎裂。

哗~~!!

雷厉一刀劈落,郝强的身体立刻猝分两半,就这一瞬间,就被死在了马纵横的刀下。四周将士见郝强一死,全都吓得纷纷拔马逃命。马纵横立刻飞马追上,再显鬼神之威,就须臾之际,又是连砍数人性命。与此同时,马纵横部下正是士气如虹,杀气冲天地扑杀而来,人数虽小,但有马纵横作为无坚不摧地枪头,如同一杆巨大的长枪不断突破,杀得郝强部人散乱翻,不一阵后便就溃败而逃。

又是一番激烈鏖战后,马纵横猛一勒马,赤乌嘶鸣一声后,便是大口大口地吐气,马纵横知它已是疲惫,不由抹了抹它的脖子,道:“辛苦你了兄弟!”

赤乌听之,又发以鸣响作为回应,又摇了摇马首,打了个响鼻,故意做出龙精虎猛的样子。

就在这时,马超和一干将士策马赶来,见了马纵横连忙纷纷跪下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