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四十二章 分高低、生死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那恐怖的压迫感,直教人忐忑恐惧,几乎疯狂!

“哇啊~~!!敌方人数不多,何必俱哉~!!?杀呐~~!!”李催军一个将士,先是发作,强壮胆子,提起兵器便是杀出。~.

“说得对!!这鬼神马羲可是个不得了的大人物,若是杀了他,荣华富贵,唾手可得也!!”很快又有一个将士壮起了胆,提着剑刃冲去奔杀。

“哼,不知死活的鼠辈,还有多小人想要负隅顽抗,都给我一齐上吧~~!!”马纵横面容冷峻,呼声大喝。于是,那些胆子大的、性格刚烈的人全都纷纷提起兵器朝着马纵横杀了过来。

“来得好~!”马纵横大喝一声,身后一面白发飞舞,头长双角,呲牙咧嘴,手提龙刃的鬼神相势霍然显现。随着马纵横拧起龙刃一挥,那鬼神亦挥动起那柄巨大的龙刃,只不过在那柄巨大的龙刃动荡瞬间化作了一条狂龙飞荡起来,盛势骇人!

只见刀舞如龙,那些扑往马纵横的敌将、兵士,纷纷被杀翻而去,暗中有人射箭袭击,却都无果。电光火石之间,马纵横刚扫翻几人,猝然又是一道破空震响,一根冷箭射来,马纵横挪身就避,同时他又一把抓住一个挺枪ci来的兵士的枪支,一脚把他踹飞,兵器即刻脱手,被马纵横所夺。马纵横立朝刚才冷箭射来方向,投枪抛去,须臾,一声惨叫陡起。那暗发冷箭的将士当场死绝,周围也正欲用冷箭袭击的敌将,吓得不由纷纷变色,一时都不敢再贸然袭击。

这说是慢,实在不过发生在一瞬间。可就这转眼间,马纵横已杀翻了数十人,敌方将士、兵卒吓得全拥在一起,不敢扑上。

就在此时,马纵横所领的数百精锐全都冲了上来,马纵横那对鬼神一般的眼眸,再次瞪大,凶光毕露,不容置疑地喝道:“我再问尔等一遍,降可保命,谁还要负隅顽抗,自寻灭亡~!?”

“谁还要负隅顽抗,自寻灭亡~!?”“谁还要负隅顽抗,自寻灭亡~!?”“谁还要负隅顽抗,自寻灭亡~!?”“谁还要负隅顽抗,自寻灭亡~!?”

马纵横喝声一落,后方将士纷纷齐声附和,一时声势盖天,那些李催的部署已有大半人失去战意,这下却没人敢先做这第一个倒戈的人。

“他娘的!!谁敢投降,老子把他碎尸万段~~!!”蓦然,一声怒喝暴起,却是那个东门守将引兵杀气腾腾地从后扑上,一见马纵横,立刻叱道:“该死的猾贼马羲,竟敢诈老子~~!!老子和你拼了~~!!”

就在那守将话音一落,马纵横似乎已被激怒,忽然奔飞冲起,大喝喊道:“挡我者死~!!”

喝声暴起时,犹听鬼神怒喝,前头那些敌兵全都吓得望两边让开,不敢拦截。

“这些胆小的废物!!老子先杀了这猾贼,然后再寻你等算账~!!”那东门守将见状,恼怒至极,一边怒声大喝,一边提刃扑上,在他身边的心腹倒也不惧马纵横纷纷赶上。

却见须臾之际,马纵横已闯入人丛之内,那东门守将倏地杀来,离有丈余,便是跃身飞起,高举大刀,一招力劈华山的招式,向马纵横猛劈过来,那气势看来,倒也可怕,若是化作一般人面对,早就吓得拔腿就逃了!

“哼!”对此,马纵横只是轻蔑地冷哼一声,看似随意挥起的一刀,却如有千钧之势,两柄刀刃,一从上往下而劈,一从下往上而迎。而很明显后者威力更盛,一击之威,便把那东门守将,连人带刀砍飞而去。

“哇啊~!”只见那东门守将在半空连翻了几个滚,手中兵器早已不见了。这时,马纵横却一手抓住了他那柄落下的大刀,眼眸光芒射出时,早把那大刀投射而出。

“鼠辈,还你!”

却见那柄大刀在马纵横九牛二虎之力使然之下,奔飞射去,须臾便射中了那东门统将,深深地插入了他的胸膛。那些急接住他的心腹,还未反应过来,待发现时,人早已断气了!

就在扶风东门陷入极大的危机同时。

另一边,李催和阎行两部兵马正不知是战是和,冷静下来后的阎行,遂提议两人各自回去整军后,再是商议。李催也觉是理,立刻便答应下来。

可就在两人各是回去不久。蓦然,后方杀声如潮。却是庞德、马超各引一部精锐奔杀来袭。原来,马纵横先前早有吩咐,令两人伏击阎行部后,立是整顿军队,然后派人把伤兵还有俘虏押回营内,他俩则抓紧时机歇息整备,过半个时辰之后,李催和阎行部应该斗得也已筋疲力尽,两败俱伤,当立望扶风而袭之。

“庞将军~!那阎彦明是我的了~!!”马超大喝一声,猝是引兵望左边正是整顿,混乱不已的阎行军奔杀过来。

“那好,李稚然的头颅便是我囊中物也~!!”庞德一听,倒也不和马超去抢,振声喝道,杀往右边也是一片混乱,部队溃散的李催军。

“他娘的!!这些马家人竟还敢复回来战!!”李催见状,不由咬牙切齿,面色狰狞,这下脑念一转,心知自军人马皆以疲惫不堪,兼之此下阵脚大乱,方寸大失,再又无阵型阻挡,恐是必败无疑,立刻当机立断,大喝一声撤,便引着身边一干将士急是逃去。

庞德驰马正来,见有一彪人马急是撤走,一猜便知是肯定是狡诈的李催,看是不敌,想要逃去保命。庞德哪肯愿意,立刻怒声一吼,赤色雄狮模糊相势霍地爆发起来,驰马加鞭突上,一路疯狂飞杀,李催部又累又乱,哪里拦截得住,庞德部署也纷纷追赶杀上,眼看庞德引兵,就一阵间便俨然杀开了一条血路。

另一边,阎行见是马超杀来,又惊又怒,忽闻兵士来报说李催引兵先往撤去。阎行暗怒,立也领几个心腹将领,还有一干从骑,立往扶风城内逃回。

这时,马超已然杀入阎行军内,一路左突右冲,可谓是所向披靡,无人能挡,刚是杀到腹地,正要与阎行决战,哪知见得阎行正往逃去,不由骂道:“阎行恶贼,可敢与我再决一死战耶~!?”

马超骂声洪亮,但阎行却毫不理会,只顾一路逃奔而去。马超见状,愈加忿怒,立即拍马紧追冲杀,他的部署见他奔冲正急,恐他身旧伤发作,连忙也拼命跟上,掩护左右。

于是,随着李催、阎行两人各往逃去,其军皆无意作战,纷被庞德、马超引兵所破。说时迟那时快,李催急是回到城下,大呼开门,城上守将不敢怠慢,连忙打开。这时,阎行也引兵赶上。城上守将吓得变色,急要命弓nu手射箭拦住。

阎行见得城上弓nu手纷纷拽弓,也吓得当场变色。

“不要放箭,阎老弟是我等的盟友,是我李催的兄弟!!”这时,李催怒声一喝,城上的弓nu手立刻纷纷停下手头动作。阎行见了,也是感激,飞马赶到,向前方李催大喝道:“大哥这番情义,小弟定当谨记在心!”

可就在阎行话音刚落,忽然城内有人急喊,说东门被鬼神马羲诈开,如今大部分的守兵更因怯战投于敌军麾下。

“什么~!?东门被夺了~!!?哇啊啊啊~~!!这天杀的马家小儿~~!!”李催一听,不由轰然大怒,只觉有一种势如山倒,回天无力的挫败感。

这时,阎行却冲进了李催的队伍,众人因听李催称其为兄弟,一时也没有拦截。于是,阎行赶到李催身旁,急道:“大哥,眼下局势已成定局,扶风城怕是守不住了。原先我本想逃汉中,投靠那张家,但此下南面有马超、庞德两人,恐难突破。我心想,自己与那羌胡的单于有几分交情,不如我等往北方逃命,待日后卷土重来也是不迟!!”

“若往北方而走,岂不怕那韩遂发兵来截?”李催一听,不由心头一跳,急呼叫道。

“那韩遂狡诈得很,此番我等若败,凉州之内,恐无人再是马家军的敌手。待马家军恢复过来,那韩遂岂不俱马家军寻他复仇!?所以他一定会留我俩一命,如此一来,就算是马家军恢复过来,第一个寻仇的对象也只会是我俩,不会是他!”阎行疾言厉色而道。李催听是道理,却也不怠慢,正好他把麾下精锐飞熊军全都安排在靠近北门的校场内,把守府衙,这下正好可以迅速领之撤走。

李催倒也是个能屈能伸的人物,经过权衡利弊后,很快就下定决心,道:“阎弟所言是理!那事不宜迟,趁这马家军还未大举攻来,迅速收拾行装、辎重,逃往北方!!”

阎行听了,也明白此番远途奔往北面投靠羌胡,若无辎重,恐还未到边境,便人心溃散,立刻震色道:“好!大哥你速去准备,我替你断后就是!!”

李催闻之,微微露出几分异色,却也没想到阎行会主动要求断后,见他眼神赫赫,心头多少有几分感动,遂重一颔首道:“那就交给老弟你了!”

说罢,两人速领部署冲入城内。而城外的庞德、马超尚与李催、阎行的部署混杀一起,一时也突破不得。

却说,马纵横斩杀了那东门守将后,一干敌部皆丧失斗志和信心,纷纷跪下投降。不久,成公英也率兵杀到城下,马纵横立教人打开城门,与成公英会军一处后,便往北面府衙奔杀过来。

须臾,前方忽有一彪人马拦住去路。马纵横定眼一看,顿是面容冷峻起来,浑身杀气瞬即轰然迸发!

“阎彦明,你是来找死耶!?”

只听马纵横冰冷的声音,充满了杀意。对面部署,除了那领头的将领外,其余人全都吓得变色。

“马纵横你休要嚣张,今日我虽败于你手,但迟早一日,我一定会找你十倍奉还的~!!”阎行见到死敌,立刻也是浑身杀气bao动。

“何须择日,今日我便与你分个高低、生死!!”马纵横大喝一声,血色鬼神相势,立即轰然显现,威震八方。阎行紧绷着脸,却是不敢应战,急叫两员心腹将士杀出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