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四十四章 发难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“陛下壮志,臣下拜服!”孙坚不由一拱手,震色而道。刘协却是淡淡地笑了笑,不过接下来很快就凝起了神色,严肃道:“不知孙爱卿可有救国之策?”

孙坚一听,先是眉头一皱,沉吟一阵后,道:“陛下若要救国,必先壮以班底,立以根基。当然如今汉室势弱,陛下连安身之地都没有,那又谈何立基?因此陛下可先依仗一人,助其长势,却又借之暗中收买人心,筹集一干有志爱国之士。待其势倾天下,陛下却也根基已成,内以与之抵抗,再暗中宣告天下,聚集群雄,外以攻取。此为内外合击,待那人势灭之时,陛下便可夺其所有,重领天下群雄~!”

孙坚此言一出,刘协不由抓紧了拳头,浑身不由颤抖了起来,深深了连呼了几口大气后,谓道:“孙爱卿妙计!不知你以为何人可以依仗?”

“此人必须有豺虎之雄心,却又要有平治天下的本领。普天之下,臣下认为只有一人了!”孙坚虎目赫赫,沉声而道。

“何人!?”刘协不由有些激动兴奋起来,疾声呼道。

“曹!阿!瞒!”孙坚震色,一字一字地叫出了此人的名字。刘协一听,又是这个名头,不由暗暗变色。原来早前他与钟繇商议,钟繇却说,普天之下唯有曹操可以依靠,助他匡扶汉室。而当年董卓也曾说过,若他死去,唯有曹操可以替他。

这冥冥之中,就像是早已注定一样!

“曹操啊,曹操!你到底是救朕于水火之中的治国能臣,还是乱朕社稷的乱世枭雄!无论如何,朕也决定要来会一会你了!”刘协心头一定,终于下定了主意。但他心中却还有一个疑虑,不由问道:“曹操此人,朕也有所听闻。但今番朕落难,表现作为积极可靠的却是西凉的扶风马氏,若非是他们攻破长安,诛杀郭汜,逼走李催,再直取北地,击毙董旻。如今三辅恐怕依旧战火不休,朕能否逃离北地尚且是未知之数。依朕看来,马家倒也可靠。”

“马寿成乃伏波马援之后,为人刚烈忠义,确是可信,但此人行事太过急躁,且其子马羲,深藏不露,野心也是不小。再者,如今的马家血脉也不纯正,羌人天性残暴,说不定这马家人中也深藏此性。因此臣下觉得,比起马家,曹操更适合陛下依仗。”孙坚听话,也不隐瞒,便把心里对马家的看法如实地说了出来。

在古代对于外族由其羌胡,汉人是极为排斥的。刘协一听,倒也觉得是理,很快地就点了点头。

“陛下,有一物,此下正由臣在保管,但待日后时机成熟,臣定当寻机奉还!到时陛下有了此物,昭以天下,必当人心所向!但陛下有心取回,臣下立当奉上!”忽然,孙坚好像记起了什么事,疾声呼道。

刘协一听,不由心头一跳,似乎也很快猜到了是什么,沉声道:“莫非是我大汉至宝,国家玉玺和氏璧耶!?”

“正是此物!陛下!”

就在此时,忽然一阵嘶鸣,马车猛地塞在。刘协一惊,几乎翻滚在地,还好孙坚反应够快及时冲起,将刘协扶住,忙问:“陛下可有受惊!?”

“无碍!外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?”刘协脸上露出几分惊色,但很快就稳定下来,震色问道。

孙坚暗怒,正欲喝叱,这时车帘忽然被掀开,只见一英俊威武的少年郎,与孙坚有七分相似,正是孙策。

“爹!陛下!前面出状况了!是马家军的人马,而且还是马寿成亲自率兵,其中更有徐公明、李曼成等悍将!”孙策面色严肃地凝声而道。孙坚一听,不由变色,立刻向孙策谓道:“策儿你在外头守护,务必保护陛下周全!”

孙策闻言,却是怕待会两方争执,想要在孙坚身边保护。但孙坚却看透了孙策的心思,一瞪虎目。孙策便不敢违抗,连忙低头拱手道:“孩儿领命!”

孙坚听罢,安抚了刘协几句后,立刻跳落马车。这时,程普早把孙坚的坐骑牵了过来。孙坚一翻身上马,遂便引诸将纵马而去。

“马寿成你战又不战,退又不退,到底想要做甚!?”此时却见两军阵前,韩当手舞大刀,扯着嗓子正在大喝。

马腾性子也烈,虽是暗怒,但也还是忍住,道:“这位兄弟还请不要动怒,马某此来不过是想和你家主公打个招呼!”

“哼!我家主公乃是名门之后,岂是你这种不知好歹的杂!”口没遮拦的韩当见马腾客客气气的样子,一时得瑟,越加放肆,这杂字刚是说出,一旁的黄盖就知大事不妙,连忙喝道:“义公不得无礼~!!”

只不过黄盖的喝话倒是慢了一步,马腾的心腹将士洪北听了,哪里忍得住,一拍战马舞起大刀,怒声就骂:“狗嘴喷不出象牙!!哪来的恶狗,竟敢辱骂我主!!纳命来罢~~!!”

韩当虽知此下已经祸从口出,但因一直把马家视为孙家的心腹大地,而且此番又认为马腾来截,肯定就是为了当今天子。当下韩当也不怠慢,立刻一瞪眼,一边拍马冲出,一边骂道:“老子骂谁不可以~!?干你屁事~!!有种就凭手上功夫说话~!!”

“好张狂的恶狗!!待会我便把你打成死狗~~!!”洪北闻言,自是怒火更胜,连是加鞭飞马冲起。待马腾回过神来,想要喝住时,已经来不及了。

说时迟那时快,蓦地连阵‘嘭’响骤起,却是韩当、洪北两人已交锋一起,厮杀正烈。洪北怒火汹腾,一来便是连番骤砍猛劈,竟把韩当杀得一时毫无还手之力。韩当忿之,猝是发作,猛地奋力舞刀一砍,这下全力爆发,顿把洪北的大刀震开。原来一开始,韩当只是想挫挫洪北的锐气,故意留了一手,哪知洪北一来就是狂攻,自是把韩当杀了个措手不及。

这下韩当一发作,洪北立陷入下风。李典看得眼切,立刻拍马挺枪而出,喝声叫道:“洪将军莫慌,李典来也!!”

黄盖眼见李典杀出,自也不愿看到自己的兄弟,遭到夹攻,当即拍马冲出,疾声喝道:“李将军且慢!!有话好说~!!”

李典一听黄盖语气里并无敌意,不由下意识地一勒马,喝道:“竟有心和解,何不教那人快快停手!!”

就在李典话音刚落,蓦然一声惨叫,李典顿是面色大变,原来就在李典和黄盖交谈间,洪北露出一个破绽,闪躲不及,被韩当一刀劈落下马,连滚好几圈,不知是死是活!

“孙家人,我干你姥姥呀~~!!”饶是平日里冷静稳重的李典,这下见洪北被砍落马下,也忍耐不住,怒火杀气轰然爆发,驰马便朝韩当处杀去。

“洪老弟~~!!”这下素来护短的马腾眼看随自己征战多年的老兄弟被韩当砍落马下,哪里还能冷静得住,一声怒喝后,立即挺枪奔马杀出,徐晃唯恐马腾有失,也拧起亮银牛头巨斧驰马杀出,同时口中喝道:“诸军听令,且先整备待命,待马太公令声一落,方才行事!!”

徐晃倒还能保持冷静,他明白一旦马、孙两家此时结下仇恨,只会有弊而无利。

“完了!!这姓韩的又惹上大事了!”黄盖眼看情势一发不可收拾,不由忿忿在心中暗道,念头如电光一转,正见马腾和徐晃已然扑上,唯恐韩当受围的他,也不敢怠慢,连忙拍马迎上的同时,口中又是叫道:“马太守且莫动怒,马、孙两家素来并无恩怨,如今天下局势正乱,但若马、孙两家此下结下仇恨,于社稷于国家都非好事!!”

“你他娘的,那恶贼伤了老子兄弟,你还不给老子闭嘴!!”马腾一瞪凶目,怒声骤喝,身后更霍然显现一面伏波鬼灵的模糊相势,这下一来,却也毫不保留。

眼见马腾气势汹汹地杀了过来,黄盖也不敢怠慢,怒喝一声,背后霍地显现一面火焰巨牛模糊相势。须臾之际,两人厮杀一起,马腾手挺錾金枪,急刺乱搠,攻势如潮,一浪接着一浪,黄盖却也不敢全力施展,这下立刻被攻势凶悍的马腾杀得险象环生。

另一边,李典亦是和韩当杀得很是激烈,只见韩当乱刀挥舞,招招凶厉势猛,李典则是出手迅疾、刁钻,手中长枪在他手中犹如一条盘洞伺机的蛟蛇,但有机会,便会张开毒牙咬来。

却见兔起鹤落之际,只见李典猛地一闪,避过韩当地劈来一刀后,立刻飞枪而起,连是抖起枪花,韩当则是瞪大双眼,看着枪式袭来,挪身连闪,虽是长得如头巨熊般壮实,但也是灵敏过人,竟纷纷避过。

须臾,李典招式一停。韩当立刻震色,大刀霍地挥起一劈,口中喝道:“你也接我一招!!”

韩当话音一落,李典顿是面色一变,却是详装慌色,韩当见了,立刻加速劈落,哪知李典狡猾,已早有准备,挪身闪过瞬间,飞枪朝韩当咽喉就刺。

这一枪可谓是致人性命。而自从韩当把洪北杀落马下,倒也知道自己惹了麻烦,故而与李典厮杀时,也本着不伤害李典的想法在战,却没想到李典武艺不低,而且如此狡诈,更令韩当恼怒的是,他出手竟如此毒辣,这下就要人性命!

“该死!!”韩当念头一转,猛地便就扭起脖子,李典的飞枪倏地就在韩当脖子一边飞过,更激起了一道血花,生生地刺破了韩当脖子上一大块肉皮。

“哇啊~~!!”韩当吃痛怒喝一声,双眸顿露凶光,李典一看,暗道不好,急欲收枪时,韩当另一只手早已抓了过来,一下子就抓住了李典的枪支。

“撒手~!!”李典瞠目大喝。韩当正怒得如头怒虎,大喝叫道:“你他娘的才给老子撒手~~!!!”

韩当怒声起时,膂力迸发,李典在力气上竟也斗不过他,手中枪一把被韩当抢去。实在李典却是故意暗中撒手,枪支一被夺去,就拔马而逃。

话说就在韩当与李典将要分出胜负时,却看黄盖和马腾两人厮杀处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