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四十七章 高顺vs黄盖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“哈哈,看来这吕布还真是一介匹夫,这回主公的计策可谓是万无一失了!”黄盖闻报不由大笑起来。《顶》《点》小说这时,却有人在旁泼了盆冷水,道:“你且别开心太早,那吕布如今可还未离开郿城,但若那个傻瓜有所松懈,遭到了吕布的袭击。凭那个傻瓜,恐怕不是吕布的敌手!”

黄盖一听,顿是一瞪怒目道:“好你个逆子,那可是你的亲爹,你竟敢一口傻瓜一口傻瓜地在叫!!”

“哼,你少来吼我!你平日私下里也骂过不少!你不也是以下犯上!!”只见那人是个少年,满脸不忿阴沉之色,看上去心情极其不佳,正是孙策。

“哎呀!!你这个小小马弓手竟敢顶撞我~!!现在我可是你的统将~~!!”黄盖当场被他气得满脸通红,眼珠子瞪得斗大,喝道。

“那又如何,论武你又打不过我,论计略你也不是我的对手。你凭什么让我听你的!?”孙策一挑剑眉,好像不把黄盖活活气死,就不肯罢休,这说得黄盖几乎恼羞成怒,提起赤炎鞭作势便是要打!

“哇啊~~!!气煞我也,今日不给你这小儿颜色看看,你还真不知道我的厉害~!!”

眼见黄盖几乎暴走,他左右麾下连忙赶来劝说,凌操也连忙赶来劝住孙策。

“黄将军息怒,那高顺乃吕布麾下首席大将,绝非泛泛之辈,如今大敌当前,不宜内讧!”凌操疾言凝色而道。

黄盖这下也是暴躁,骂道:“目中无人的黄毛小儿,我谅你也难成大事,给我到后军负责照看辎重,敢有违抗,立即剥夺军职,逐出军中!!”

“你!!”孙策一听,立即怒得一瞪眼,黄盖也瞪起了眼,两人毫不相让,吓得凌操等一干将士都是心急不已。

“好!!姓黄的你有种,小爷记住了~!!”孙策怒喝一声,拔马就走。

黄盖见他还是那么放肆,暴怒不已,又是连阵喝骂,众人劝了好一阵,才冷静下来,却是暗暗皱眉在想:“我这到底是在做甚,为何如此暴躁心慌,这都好几日了。这极度不祥的预感,为何还挥之不散!?”

无独有偶,和黄盖有着一样心慌急躁感觉的还有一人,正是孙策。转马正去的孙策,也是暗暗变色,皱紧眉头道:“我这几日到底干嘛,为何心慌难休,人也易燥易怒,浑身都不自在!?这到底是要发生什么天大的事了?”

孙策念头一转,脑海里忽地闪过其父孙坚的画面,陡然浑身发虚,竟出了一声冷汗。这时,凌操飞马正来。孙策立刻震色道:“坤桃!我忽然有种不好的预感,我爹很可能会出事!那吕布一直按兵不动,那日发生摩擦后,也不知马家人到底是否还存怨恨,更重要的是,那马蛮子似乎察觉到了什么。如今我父在三辅的兵力不多,一旦遭到袭击,后果不堪设想!!”

凌操一听,顿是面色大变,猛要惊呼时。孙策急一举手,先道:“此事不可张扬,否则我军军心动荡,只会坏事。那黄老狗早已下令,教诸将各是监视我。我要离去,众人定会拦截,恐怕也不容易,你且附耳来听。”凌操闻言,神色连变不止,心思一时难以整理,慌乱之下,听孙策道完一计后,还未来得及多想便是答应下来。

却说半个时辰后,黄盖命后部兵马押着辎重、物资先去,自己则率轻骑拨转往后,摆定阵势,拦在了高顺的大军之前。

“哈哈,黄将军为何急于离去?你我两军可是同盟,你主欲撤出三辅,为何不和我主说上一声呢?”高顺假笑两声,振声叫道。黄盖一听,立是瞪大双目,喝道:“如今三辅战事已然结束,董氏余孽已除七、八,陛下也成功逃脱。我主见我等将士作战劳苦,让我等回去歇息休养,莫还要经过你主同意?”

高顺见黄盖并无好脸色,立刻脸色一肃,冷酷起来,道:“哼,无礼之徒,我不想和你纠缠!我主有话要与孙将军传达。还请孙将军出来一见!”

“这高顺来势汹汹,看来不是这般容易便能瞒过去。我倒先是拖延一些时间,再试试这人有多大的本领!!”黄盖念头一转,遂是震色,怒喝道:“一介鼠辈,我主岂是你说要见便能见的!?教你主亲自过来,这还差不多!”

“哼,狂妄愚徒,不知好歹!”高顺听黄盖屡屡出言不逊,不由面色更寒。

黄盖闻言,轰然大怒,扯声就骂:“姓高的,你骂谁呢!”

“休要废话,快教你主来见,否则休怪我不客气!!”高顺倒是态度强硬,似乎丝毫不惧与厮杀,气势迫人。

“好个狂徒,待老子把你那张嚣张的面孔打烂,看你还有没有这般嚣张~!!”黄盖怒声大喝,便是再也忍耐不住,一拍战马,飙飞杀出。高顺也不怠慢,立刻嘶吼一声,舞起手中的虎威狼牙棒,奔飞冲出。

须臾之际,两人倏地交战一起,只见高顺一来便是气势汹汹,拧起虎威狼牙棒猛地砸下。黄盖见高顺盛势砸来,也不示弱,暴喝一声,先是奋力舞动左手的赤炎鞭猛地扫去,两柄浑重的兵器顿发出一声暴响。高顺虎威狼牙棒一是震开,黄盖右手的另一根赤炎鞭早就赫然扫动,朝高顺的面容扫去,看他那兴奋热血的样子,还似乎正要把高顺的脸给生生砸烂。

“妄想!”高顺低吼一声,身子一倒,倏地就是避开。黄盖一鞭砸空时,高顺早就舞起虎威狼牙棒,这下却不砸人,反而是向黄盖坐下战马击打过去。黄盖不由吓了一跳,暗恨高顺狡诈,连忙拧鞭挡住,这下倒是高顺力气更盛,一击把黄盖连人带马也给震开。

“你非我敌手!快叫你主来见,我办完事后,便速速离去!!”高顺眼眸闪光,冷声喝道。

黄盖笑了笑,道:“你欲见我主,还是要见那位大人?”

高顺一听,不由面色大半,喝道:“陛下果然被孙将军救了!!”

“你又是如何得知陛下被我主救了!?”黄盖一听,亦是面色一变,他虽有心试探,但当他知道高顺果然得知天子被他们孙家军所救时,却反而有些接受不了。

因为这样一来,说明不是孙家军里有奸细埋伏,就是天子所带那些人中暗藏奸细。而当日孙坚带去的都是多年征战,生死与共的好兄弟,除去万一不说,黄盖更认为问题是出现在天子身边那群人身上。但这般一来,岂不说明孙坚如今早已暴露在敌人的眼皮之下!?

黄盖脑念电转,越想越是心惊胆跳!

高顺眼见黄盖心神动摇,不由露出了一丝冷笑,同时眼里精光一射,一拍坐下战马,人马立如飞虹,飙飞杀去。

黄盖这一回过神来,却见高顺早已飞马杀到,更拧起那浑重狰狞的虎威狼牙棒当头砸来,不由吓了一跳,急忙举起赤炎鞭挡住。电光火石之间,只见高顺猛砸而下,和黄盖急举起左臂的赤炎鞭赫然撞在一起,火花激荡瞬间,黄盖左手虎口当即暴裂,手中赤炎鞭旋即被震飞而去。只见那飞去的赤炎鞭,在空中连是倒转,朝后方飞去,飞了足有十数丈,最后跌落在地。黄盖的部将看得眼切,连忙冲去拾回。

另一边,高顺却是得势不饶人,抽起手中虎威狼牙棒朝黄盖胸膛就扫。这下,黄盖倒也被激出了脾气,双眸大瞪,扯声就喝:“姓高的,你莫要太得寸进尺了~~!!!”

黄盖吼声一起,身后陡地显现出一面赤色火牛模糊相势,拧起剩下那根赤炎鞭,轰然打住了高顺扫来的虎威狼牙棒。高顺面色顿是面色一变,右臂的战袍猝是暴裂,更有鲜血迸射而出,却是被黄盖一鞭生生震得连手臂肌肉都给爆开。

嘭~!!

一声巨鸣震荡的同时,高顺的虎威狼牙棒立被震得荡开,黄盖嘶声大吼,面色疯狂,就如一头暴走的狂牛一般,拧起赤炎鞭,如同连道旋风向高顺猛击抽打过来。

“哼!姓黄的,你却也别太小觑人了!”高顺一声冷哼,背后猝地显现出一面黑色毛皮的狂狼模糊相势,手中虎威狼牙棒也悍然抽动起来,与黄盖揪住厮杀。两人又是斗了一阵,厮杀甚是激烈,竟是打了个平手。

“看来这高伯义果非寻常之辈,日后遇到他,定要多加谨慎!”黄盖心中念头一转,却是试探完毕,无心与高顺继续纠缠下去,遂虚扫一鞭,高顺急闪,黄盖转马便逃。

眼看黄盖逃去,高顺倒也不急。其后方部署看得却是振奋不已,各个举臂高呼。几个将领更飞马赶来,其中一个,更振声叫道:“高将军!敌将已怯,何不乘胜追击!?”

“不必了。孙家人很快都会成了孤魂野鬼,又何必做无谓的厮杀?”高顺面色冷酷,说罢,把一拔马正欲转回,就在这时,一队十数人的轻骑,从他的大军一旁冲过。高顺正好看见,加上他眼力甚好,甚至看到了领头的那员将领。那人虽是有意伪装,但却瞒不过高顺那对凌厉的眼睛。

高顺先是面色一怔,然后不禁有些凝重起来,暗暗腹诽道:“是那孙家小儿!莫非他发觉了什么?”

念头转过,高顺也不敢小觑这人,连忙与一员部将吩咐了几句,教之速往报回郿城,同时又命数将各领一队轻骑,一共三队,各往追袭拦截。随着高顺号令下落,各将士遂是纷纷领命而去。

另一边,却说黄盖刚回阵中,忽然有人来报。

“黄将军不好了!刚才你与高顺厮杀时,众人一时没有注意,凌操忽然引一队轻骑离开了~!”此人喝声一起。黄盖立刻面色就变,而且似乎还猜到了什么,急就飞马向后冲去,一边还疾呼喊道:“快教少主来见我~!!”

诸将见黄盖神情急切,也不敢怠慢,连忙纷纷领命而去。一阵后,黄盖刚来到后军,正见‘孙策’在数员将士簇拥下赶来,黄盖瞪大了眼,虽然‘孙策’有心遮掩,但还是一眼就被黄盖识破了!

“他娘的!!凌坤桃你简直胡闹~~!!少主若有个三长两短,老子要你的命!!”黄盖嘶声骂道。那‘孙策’见隐瞒不住,连忙下马跪下认罪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