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四十九章 烈虎之吼 中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孙坚喝罢,一把举起手中的古锭刀,竟不退反迎,赫然冲杀过去,须臾撞入人丛之内,挥刀便是乱砍急劈,杀出片片血色。正见人仰马翻之处,孙坚一路突进,很快就遇到适才刚才喝话的那个将领,一声如虎般咆哮,背后迅疾显现出一面烈火雄虎相势,一时更是栩栩如生。

“马家奸贼,看老子先取你狗命~~!!”恐怖的声势,加上孙坚背后威猛骇人的烈火雄虎相势,瞬间就把那将领吓得魂飞魄散,整个人呆若木鸡,还未回过神来,孙坚早已手起刀落,一刀将他一开为二。周边的敌将看得眼切,无不胆怯,再也不敢小觑孙坚这头猛虎。

“哼,看来这猛虎之名,倒也非是虚名。可惜,这头猛虎就剩下今夜的威风了!”此时,在不远处的高地上,一人正立马执弓,背插双戟,冷冷地望向了人丛厮杀之处,冷声而道。

“呵呵,要除此虎,怕还是要主公的盖世之武,才是可以。”而在那人旁边,有一个身穿儒服的谋士,双眸发光,尽是炙热。

孙坚毕竟是一代英雄人物,能看到他死在自己的计略之下,自是让人兴奋。

再说,能够亲眼看到英雄损落,自是让人心潮澎湃的。

“哼!”那人冷哼一声,遂带上了一副呲牙咧嘴的赤色恶鬼面具,一拍坐下战马,便是奔飞起来。

话说,孙坚正在人丛内奋力厮杀,竟以一人之力把向前扑来的敌兵,一一杀退。这时左右也有人赶来围住,所幸孙坚的部署纷纷扑到,也把左右的敌兵冲散开来。

“嗷嗷嗷啊~~!!宵小鼠辈,在我江东猛虎面前,不过尽如草芥罢了~~!!”孙坚扯声高喝,猛挥一刀,当即把一个敌将的头颅破开两半,紧接又有敌将杀上,被孙坚凌厉一刀便砍断了手臂,立是惨叫倒马。孙坚的威勇,直教敌众心惊胆战,一时竟无人敢再扑上,望之,皆如见虎而畏!!

“不必害怕,那孙文台再是厉害,也会疲劳,一齐围杀,待其疲态一露,便是宰了这头猛虎的时候!!”一个敌将嘶声怒喝。很快不少人立刻有了回应,再次壮起胆子,朝着孙坚扑去。孙坚却不畏惧,拧刀策马,就朝人丛内的腹地突杀,一路左突右冲,如入无人之境,看样子似乎便要凭一己之力,杀破敌军!!

不知觉中,天色渐亮,竟已是五更时候。就在此时,蓦地一声响亮的破空暴响,吓得众人皆惊,投眼望去时,却连影子都看不到。正在奋力冲杀的孙坚,陡地一瞪虎目,看着正面有一道快得匪夷所思的影子射来,哪里来得及反应,这下动作一慢,只听‘啪’的一声巨响,孙坚左侧胸膛铠甲,顿是暴起一道火花,旋即那快影终于停下,在孙坚痛叫的同时,众人终于看清那快影正是一根箭矢,此时已破开了孙坚的铠甲,扎入了他的体内!

这是何等可怕的膂力!!

“阴险小人~~!!敢出来与我一战耶~!!?”孙坚大怒,一手拔出箭矢,顿有鲜血从血口喷出,可周围的敌人却不敢趁机围上,因为受了伤的孙坚,这时气势如虹,杀气骇人,更是可怕!

对于孙坚竭斯底里地喝吼,却是无人回答。一阵死寂之后,敌军几个将士终于反应过来,急喊孙坚中箭,教众人围上。有了这几阵呼喊,敌方兵众似乎又壮起了胆子又是开始扑杀。而孙坚的部署听闻孙坚中箭,无不变色,各个变得发狂,急是朝孙坚处杀往去救。

“刚才射箭那人,武艺之高绝非我下,恐怕还要比我厉害不少!此人深藏不露,又是暗中藏匿,继续深入腹地,怕是小命难保~!!”孙坚脑念电转,却也不笨,很快就看清眼下局势,心想如今程普也该带着献帝逃远,又是厮杀一阵后,立马拔马就逃。

可就在此时,又是一阵可怕的破空震响猝是响起,孙坚刚拔马逃起,急是回头一望,冷箭便到,急要闪开时,却已躲避不及。

啪~!

惊心动魄的骤响。孙坚几乎当场落马,那忽然来袭的冷箭又是射中孙坚,正扎在他的后背!

“哇~!!杀呐~~!!”四周敌兵,看得孙坚又是中箭,都以为他已经还是强弩之末,这下更是疯狂,急扑拥上。

“主公莫慌,我等给你掩护~~!!”几个孙家将领飞马赶到,电光火石之间,竟然替孙坚挡住了扑来的敌兵。可敌人势猛,很快就把那几个孙家将领连人带马一齐砍成了肉酱!

孙坚看得死咬满嘴的血牙,怒不可遏,但却也明白自己若不加紧逃去,只会白白令兄弟牺牲。

而这时,留下来的两百余孙家军却也不过剩下不到数十人,其余的不是壮烈战死就是被敌人所擒。孙坚这时领着七、八人,一路急是往回冲突。忽然又是一道破空震响,孙坚吓得面色大变,一个将士反应最快,猛地就拔马挡在了孙坚马后

“哇~!”一声凄厉的惨叫。孙坚回头正见一人替自己挡住了冷箭,虎目瞪得都快暴裂,气得怒发冲冠一般,嘶声吼道:“哇啊~~!!天杀的马家人,我孙文台一定要尔等血债血还呐~~!!”

震天动地的嘶吼声,充满了滔滔怨恨。可暗发冷箭的人,却丝毫不惧孙坚,这不又是一道破空震响,孙家军又是一人,如法炮制,舍身替孙坚挡下,那人临死前,还叫着让孙坚快逃。

看着一个个弟兄为了自己牺牲,孙坚虎目含泪,心中尽是悲壮。

一阵后,旭日高升。血迹斑斑的孙坚,一身悲烈之气,只领着三个从骑,冲出了重围。

可很快,却见一员浑身散发着恐怖气息,邪恶泯然,如同邪神魔人一般的男人,引着数十人也乘马奔出,追向了孙坚。

孙坚感觉到背后可怕的气息,不禁回头一望,正见一面呲牙咧嘴的恶鬼面具,面具那对眼睛闪亮发光,充满了饥渴的杀意,宛如把他当做了一头猎物一样。

孙坚这下,眼神一对,就知此人定就是一直在暗中偷袭他的高人。而此人显然把这场厮杀,当做是一场猎虎的游戏!而这头虎,很明显就是他孙文台!

“狂妄之徒!!竟敢如此小觑孙某~~!!”孙坚怒得咬牙切齿,心中忿忿暗道。

于是只见这两队人马,一前一后,一追一赶,各都飙马疾飞。一阵后,前头孙坚一时心急慌乱,冲进了一条小径,冲了不到一时,前面竟是一条深浅不知的长河挡住了去路!

“吁~~!!”孙坚急是勒住马匹,眼看河水甚急,哗哗流去,不由连阵变色。

就在此时,那面带恶鬼面具的邪神也奔马追了上来,一看一条长河把孙坚等人拦住,终于张开了口,喊道:“孙文台,你命数已绝,快来受死吧!我敬你是个英雄,可以留你全尸~!”

孙坚一听,不由怒火更盛,旁边两个从骑恐孙坚莽撞与之拼杀,忙各劝道。

“主公不要中他的激将法!!快过了这河!!说不定就能保住性命了~!!”

“说得对,我俩愿为主公一试河水深浅~!!”

孙坚闻言,一下犹豫不绝,那邪神早已拍马杀来。

“孙文台,背水一战你却也不敢!!实在枉称虎雄之名,你令我太失望了~!!”

这时,充满鄙夷的喝声,顿令孙坚杀气大盛,孙坚面色冷酷,扯声喝道:“藏头露尾的阴险小人!!孙某这就来取你首级~~!!”

却说就在孙坚被那神秘的追杀者激怒,正要背水一战的同时。

另一边,程普护送着献帝刘协一干人等正往逃去,刘协心知敌人来袭,主动弃了车架,这下与钟繇正是共骑一骑。

就在这时,与孙坚走散的韩当领着数员从骑急冲赶来,见到程普那一彪人马,急声就喊:“程大哥,主公可在你那~!?”

程普听得喊声,顿是面色一变,急望后一看,见是韩当,一股不祥预感骤是来袭,吓得心惊胆跳,连忙喝道:“主公不是和你一起!?”

“主公昨夜只顾突杀,后来似乎遭到强敌,敌人又是猛扑,不得已下忽然复回,我接应不及,和主公走散了~~!!”韩当一听,也是心急如焚,急是喊道。

“不好!!主公有危险了~~!!”程普闻言,面色大变,神色悲忿急躁。

忽然,王威神色一变,大喝一声,竟拧刀就朝程普砍去。哪知程普竟暗有提备,猛地挥枪一刺,瞬即便把王威砍来的大刀击退开来。

“奸贼,我早知你不怀好意拉~~!!”程普怒声一喝,这下又因孙坚行踪不明,自是杀心大起,猛地挥枪一扫,如同一道旋风,赫然打在了王威的身上。

“程将军不要~!”正与献帝共骑一骑的钟繇,也没想到王威会在这时发作,急是喊道。不过在他话音落下时,程普的枪支早就扫在王威的胸膛,把他当场打飞。王威的部将见了,哪敢怠慢,连忙奋力杀上。程普慨然迎住,挥枪猛刺急搠,其麾下兵众也纷纷扑上接应。

“他娘的!!果然是有奸细!!程大哥我来助你!!”韩当看得大瞪怒目,正欲冲来。却听程普喝道:“义公你别过来!!救主公要紧~~!!”

韩当一听,咬紧牙关,亦知眼下轻重缓急,最终还是拔马引着那数个从骑,快速离去了。

又看程普那处,王威部署纷纷来袭,程普忿然厮杀,只一阵浑身铠甲血红,猛地从人丛杀出,目光凶煞地盯向了钟繇,怒声咆哮到:“钟繇!!!你害得我孙家好惨哇~~!!!”

程普杀气腾腾,面如厉鬼,刘协看得顿是面色大变,吓得急叫道:“程将军且慢,钟爱卿乃忠国义士,对孙爱卿也是敬佩有加,岂会加害!?”

正是飞马猛冲的程普一听,不由猛地勒住了马匹,这下一是犹豫。忽然东南方向,竟是响起了无数蹄声,只见人马如潮,势如虎豹,尽为黑甲,一面旌旗,更龙飞凤舞地写着一个大大的‘曹’字!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