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五十二章 钟繇的毒咒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似乎瞬间就有了胜负!

啪啦~!

本就龟裂的铁戟轰然暴碎。*霸王枪以绝对的威势盖然搠来,可就在这时,神秘人竟双手如同两条恶蛟一起窜出,猛地抓住了霸王枪的枪柄。

“哇啊~~!!!”眼看便要得手,这下竟然被死敌抓住兵器,孙策自是暴怒,双手提枪冲起,誓要将死敌刺个透心凉!

“来吧~~!!也让我看看你这孙家的遗子,有没有你父的志气!!”神秘人怒声咆哮,双脚如扎入在地,可孙策却是力大,推着神秘人便是一去丈余,两人都在拼命地斗劲,身上的肌肉各是坟起怒凸。

可最终,在力气上更胜一筹,竟地还是那个无往不利,犹如邪神的男人。

只见,两人蓦地停住,孙策嘶吼不断,眼角都崩裂开来,却依旧无法再把那神秘人推移毫厘。

就在此时,前后杀声一起陡起。却是孙策的将士还有后方的曹军几乎不约而同地发起了袭击。可幸好,那神秘人的部署也是感到,急声呼喝起来。

神秘人这下立刻急是把霸王枪松开,孙策重夺回霸王枪的控制,立刻疯狂扑上,神秘人连是退避。这时,神秘人几个心腹一齐奔马杀到,拦住了孙策。另又有一个将士倏地赶到神秘人旁,让了战马,更给了手中的大戟与他。待神秘人取了大戟,上了战马时,孙策已也抢下了一匹战马,眼见神秘人欲要逃去,连忙怒骂拦去。神秘人驰马便冲,遇上孙策奋力舞戟就扫,这一击施放全力,就连孙策也抵挡不住,被扫荡而去。神秘人立即夺路而逃,又是遇上几个孙策的心腹,一阵冲杀,又是击杀几人,驰马便是过河,在河中又是有孙策的心腹来围杀,神秘人飞身跃起,好似一头大雁,脚踏几人头颅,犹如蜻蜓点水一般,几下跳跃,竟就到了对岸,迎上一个敌将,猛就挥戟扫去,将之击飞之后,须臾便落到了一匹战马上,一勒缰绳,便就转马逃去,这一系列的事情,就紧紧发生在转眼之间。眼见神秘人逃去,孙策又急又怒,嘶声怒骂不绝。

“哇啊啊~~!!天杀的狗贼哇~~!!你给我回来~~!!!给我回来啊~~!!!”孙策撕心裂肺,竭斯底里的怒骂,显得是何等的悲壮。这时,那神秘人留下的部署,全都在大喝马家之名,来袭的曹军快速扑上,将之一一击杀,其中一个浑身散发着恶煞气息的恶汉,更是杀了不知多少人,冲出人丛时,浑身都是血红之色,一对银犼戟不断地滴血。

“哼,孙坚已死。孙策小儿尚幼无知,看来孙家也就此没落了。”那恶汉正是典韦,这下看到了孙坚的尸体,冷漠的神色中暗暗多了几分怜惜。

毕竟,江东猛虎孙文台也算是一代英雄人物!

“马!家!我与尔等势不两立~~!!!”就在典韦转念间,忽然又听一阵震天动地般的怒吼,只见孙策仰天狂啸,满脸都是疯狂和仇恨之色。

典韦看了,倒是饶有趣味地咧开了一丝笑容。

原来正如陈宫先前预料一样,曹操并不相信孙坚和吕布,因此他早就派细作在观察三辅的局势,同时一直暗中与钟繇联系。不久前,曹操看时机已然成熟,迅速派典韦引虎豹骑前往与钟繇会合,营救天子。

而如今,一切正如曹操所设想的剧本进展,献帝刘协最终还是落到了曹操的手上了。甚至可以说还有意外的收获,那就是一代英雄孙坚的死去。对于志在扫平天下,治安世下的曹操来说,孙家本就是个潜在的强敌。

毕竟曹操如今选择要走的道路,很明显是一条枭雄之道!

另一边,却说徐晃、李典领马腾之令,正往来援孙坚,哪知离远就听到各处都是厮杀声。徐晃和李典急是商议,各引一部兵马前往救援。

徐晃一部很快来到孙坚最先遇到袭击的地方,那时两军尚在混战。徐晃听闻那些围杀孙家人的兵众都在高喊马家之名,不由面色大变,急来救援,哪知那些伪装马家人的部署,立刻停止了厮杀,故意放走了孙家的残兵,十数个残兵得以逃脱。徐晃大怒,引兵扑杀,那些伪装马家军的部署立刻便是急撤,徐晃冲杀一阵后,将孙家的残兵已是逃远,暗想大事不妙,这回恐怕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其中冤情。

而李典那处,正好赶到了典韦军后,见是有大量的曹兵,李典不由面色大变,正不知发生何事,忽闻一阵凄烈的喊声,竟有人在大喊马家之名厮杀。李典又惊又怒,正不知发生何事,这是虎豹骑内有几个将士认出了李典,以为李典前来袭击,立刻往后扑杀。李典一时摸不清状况,也不敢乱来,遂是率兵急撤。

当夜,寂静无声。在孙坚战死之地,只听阵阵恸哭之声,孙策、程普、韩当还有一干将士都围着孙坚的尸体痛哭起来。周围的孙家残兵各执火把,也是在低声哭泣。

“诶,没想到马家人竟险恶至此啊。”这时,刘协在典韦还有钟繇等人的簇拥之下,走了过来。

顿时,哭声顿止。孙策咬紧了牙,猛地转头恨恨地盯着年幼的刘协,见着刘协满脸悲怆之色,反而心中怒火更胜,但却还是能够强忍着,没有做声。

“哼!放肆!”典韦见了,不由面色一寒,迈出一步。典韦这个举动,不由激起了程普和韩当的怒火,立刻纷纷猛地站起,各都是瞪眼咬牙,凶神恶煞!

“孙爱卿为救朕而死,这份恩情,朕不会忘!朕保证若是日后社稷得以重振,这其中一定会有孙家的一份功劳!”刘协虽幼,可这一番话,却也说得有几分皇者威望,只见他面色肃然,眼神赫赫有神,尽是真挚。

或者正是这份真挚,令孙策还有程普、韩当等人心中的痛恨少了几分。

“陛下不必自责,都是末将驰援不力,若是能早些赶到,孙将军就不必枉死了!”典韦听话却是很快毕恭毕敬地跪了下来,钟繇等人也纷纷跪下。

孙策只当这些人做戏,身子微微颤抖,忽是单膝跪下,沉色道:“我父一生忠烈,能得陛下如此洪恩,想必他九泉之下也能瞑目。但我父死得不明不白,到底是不是马家人所加害,还是没有一个定数。我孙伯符在此发誓,一定会彻查此事,在此事有所歹心者,我定会一个个揪出来,让血债血还~!!”说到最后,孙策双眸迸射出两道可怕的精光,就连典韦都不觉感到有些心寒。

这时,刘协不由疑声道:“听孙小将军所言,似乎对孙爱卿之死尚有怀疑。可据你孙家残兵来报,今日确实见到那徐公明引兵来援。而且典爱卿的部将也是亲眼看到马家另一个将领李曼成率兵来袭。再加上那马寿成前番来探时,就与你孙家有过摩擦,或者也是发觉朕的存在,这无论是前来复仇还是想要夺下朕,都是动机,这又岂会有假?”

“哼,那奸贼虽是把这场布局布置得天衣无缝,但他能瞒得过天下人,却瞒不过我!我曾与那杀害我父的凶手交锋,此人厉害,绝非一般!而且我敢断定普天之下,就只有两个人有如此实力,能够前后与我孙家父子拼死交战,尚能杀其一,退其一,全身而退!!”孙策目光赫赫,凌厉可怕。

典韦一听,自是有些不快,冷声道:“无知小儿!天下英雄何其之多,岂容你一介小辈来断定!?”

“贼老子的!!那厮你他娘的再有半句废话,信不信老子这就撕了你的嘴~~!!”韩当本就对典韦十分不爽,这下听他在喝叱孙策,不由大怒,嘶声就骂。

典韦见韩当无礼,恶目顿是射出两道骇人精光,谓道:“蝼蚁之辈,但若敢来,十合之内,取你性命!”

“哇啊~!!气煞我也~!!老子杀了你~~!!”韩当本就心情悲愤,这下又遭到了典韦的挑拨,自是忿怒不已,扯声一喝,便要与典韦厮杀。程普这下倒还能有几分冷静,知道眼下孙家尽是残兵,且是不足百人,一旦和典韦闹翻,只如是飞蛾扑火,此下可谓是势比人强,不得不低头,连忙是拉住韩当。

“放肆!在陛下面前,尔等这般无礼张狂,该当何罪!?”这时,钟繇忽然一声急喝,暗又向典韦投去目光。典韦暗记起曹操来前,特有吩咐他,说董卓之毁,其中最重要的一点是,藐视皇权,激起天下义士的仇视,而且更给了天下诸侯群起而攻的理由。因此未免重韬覆辙,曹家人要给天下人示予忠臣的模样。典韦念头一转,立刻跪下,便是认罪:“末将莽撞,若有所得罪,还请陛下降罪!”

程普见了,也强拉下韩当一齐认罪。刘协轻叹一声,却也没因此暗暗得瑟,对于这种虚伪的奉承,刘协早已看透了。他很明白在他没有重振皇权时,这些人的奉承都是假的,而且虚伪得让人寒心。

这下,刘协的目光又与孙策那不屈含怒的目光交接一起,比起那些奉承的人,刘协更相信像是孙策这种敢在自己面前,表露真我的人:“不知小孙将军认为是哪两人呢?”

孙策闻言,神情顿显冷冽,谓道:“一人称为不败邪神,正是当今武家至尊,吕奉先是也!!另一人,号称无敌鬼神,正乃那马寿成的长子,马纵横是也!!”

刘协一听,不由眉头一皱,道:“可据闻那马纵横已回去了扶风,反倒是这吕奉先就在这郿城之内,这般说来,小孙将军心中怀疑的可就是这吕奉先!”

孙策一听,双眸瞪得斗大,竟是忽然沉默不言。钟繇皱了皱眉头道:“可据眼下所得情报来看,疑点更大的却是这马家人,说不定这马纵横暗中潜回了三辅,也不奇怪。”

“哼,钟大人似乎挺维护这吕奉先的。”这时,孙策忽又说起了话来,冷笑而道。钟繇闻言不由变色。

此时,刘协却是又道:“可吕奉先虽然有派大将高顺前去拦截,但他自己一直却在郿城之内。而且除非有人向他暗通情报,否则他如何能够这般精妙地布置一切?”

说到这里,孙策眼眸陡是一眯,死死地看住了钟繇。刘协见状,顿是神色一变,猛地反应过来,转身望向了钟繇。钟繇吓得当场变色,惶恐不已地立马跪下,急道:“微臣对陛下赤心一片,但有所忤意,就教臣下三代不得善终!!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