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五十四章 眭固造反 下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“哈哈哈~~!!皇普杂种,这回你还不给老子败下阵来~!?”眭固扯声大笑,瞪圆了一对眼珠子,挥刀连是猛劈砍落,皇普坚寿只挡住两下,第三下时,手中兵器被眭固一刀劈得脱手飞出。\.().眭固怒喝一声,猛就起脚踹向了皇普坚寿,皇普坚寿痛喝一声,当即往后倒地,再反应过来时,眭固早已冲了上去,一刀刺向了皇普坚寿的咽喉。

咻~!

凌厉的破空声响起瞬间,四周皇普家的人看得不由纷纷变色,急是大吼喝骂起来。皇普坚寿则没有当初高高在上的样子,只露出满脸的惊悚。

猝然,眭固手中刀器猛地停住,就与皇普坚寿咽喉就在毫厘之间。四周忽然死寂下来,皇普家的人更是不敢做声,就唯恐激怒了眭固,害了其主的性命。

就在此时,几个反贼好像抓小鸡一样,提着天子走了一出,其中一人一手捏着鼻子,还大笑道:“哈哈哈,我们的陛下吓得屁滚尿来拉~~!!”

此言一出,周围的反贼不由都大笑起来。这时,天子似乎再也忍耐不住,急是求饶道:“大大大爷爷饶饶命啊~~!!小的只是一一一介草民,这天天子子是钟钟大大人找小的伪伪装的~!!”

听着假天子把话讲完,皇普家的人不由纷纷面色勃然大变。皇普坚寿虽也有变化,但却不是很明显,看样子还似乎早就到假天子的身份。

而眭固,却灿然的笑了起来,皇普坚寿在那一瞬间,仿佛看到了阴谋。

“主公~~!!我等兄弟莫非一直就为了这假天子舍生忘死,枉费牺牲耶~!!?”一员将士满脸愤慨地忽然向皇普坚寿喝道。

皇普坚寿听话,脸色连变后,最终还是面色一肃,低叹一声道:“这全都是为了国家社稷着想,为了重振汉室的牺牲,我皇普坚寿问心无愧!”

“他娘的~~!!为了这假天子,我一家兄弟五人,就死剩下我一个人啦~!!”

“哈哈哈~~!!好一句问心无愧,为了保护这假天子,我等抛弃妻子,历经劫难好不容易才闯到河东,到头来却只是一场空,天下人只会笑我等都是一群愚不可及的傻瓜~!”

“晦气极了~!老子不干了~!!”

“我也不干了~!!”

“皇普坚寿,我与你恩断义绝~!”

一道道指责喝骂的声音,响不绝耳。皇普坚寿默然不答,无声地承受着。

就在此时,一阵兵戈震荡还有马蹄的震响徐徐响起,只见四周忽有大量的兵士紧逼过来。其中一人身骑一匹雪白胜雪的神骏白马,手提一柄银狮宝戟,狮眸炯炯有神,威风盖世。

一下子所有人都被他的威风所怯,渐渐地停住了骂声。

“尔等都太过鼠目寸光了。皇普坚寿说得没错,他这般做,全都是为了重振汉室,绝无丝毫私心。他早与和钟繇暗中联合,要把真正的陛下护送到曹操那。为此,他便和钟繇联手做了一场戏。同时更加令人惊叹的是,钟繇还想出了连环计,故意用这假天子,诱惑袁绍出兵侵犯我河东。同时,曹操又亲自率兵袭击我后,如此一来,他日就算陛下回到洛阳,我就算有造反之心,也自顾不暇。但更绝的是,若我所料无误,怕曹操早与和袁绍交换好条件,两军齐攻河东,袁绍取天子,他曹操则要河东之地~!这般一来,他就能迅速地稳定中原,而袁绍最终也不过是得了个假天子罢了~!”张辽沉声不紧不慢地说道,话音清晰有力,听得众人无不心惊肉跳,惊心动魄。

“好厉害的‘白狮’!不愧天下人都说,鬼神马羲麾下最可怕的将领就是你张文远了~!”这时,皇普坚寿忽地一拔眭固的大刀,猛地站了起来,目光烁烁,与正乘马缓缓赶来的张辽目光交接一起。

“皇普将军谬赞了。张某不过一介武夫,只不过心细一些罢了。”对于皇普坚寿的称赞,张辽倒是一副宠辱不惊的样子。皇普坚寿看了,只觉心头起火,一股嫉妒的挫败感随即而来,咬牙道:“这些反贼刚才做的一场戏是你安排的~!?张文远你好大的狗胆,竟敢教人挟持陛下,若那位是真正的天子,你可知该当何罪~!?”

“若非皇普将军逼人太甚,陷我河东于难,张某倒也无需冒犯至此。可张某却又要一问,皇普将军打着假天子的名号,蒙骗天下诸侯,这又是该当何罪,但若传了出去,无论你有多好的理由,但也堵不住天下悠悠众口,恐怕皇普家的名声就此毁于一旦~!”张辽狮眸一眯,冷声说道。

皇普坚寿闻言,这下却是忽然大笑了起来:“哈哈哈哈~!!当初我和钟繇合谋之时,早料到此事会被识破。但我皇普坚寿却信公道自在人心,我皇普家到底是忠是奸,自有天下人来定论~!!”皇普坚寿说罢,猝就向眭固发作,眭固一惊,急是作势提刀就砍,想要逼得皇普坚寿退避。哪知皇普坚寿却是不躲,迎着眭固看来的大刀,嘶声喝道:“张文远暗中施使阴谋,妄图挟持天子,我皇普家人何不为国拼杀至死~!?”

“不好~!眭固住手~!!”饶是张辽这下也被皇普坚寿的举动吓得面色大变,急是喊道。可眭固却已收刀不及,一刀砍中了皇普坚寿的胸膛,皇普坚寿痛喝一声,倒下时正好后脑勺碰上一块石头,当场撞个头破脑裂,须臾便是死去。

眼看皇普坚寿死去,不少皇普家的人倒是被其气节感动,纷纷怒喝起来,竟朝张辽、眭固的部下扑杀而去。

“别伤害他们!都给我擒下~!”张辽见状,怒喝一声,众人听令,立即各是涌起扑上,不一阵便把那些发作的皇普家的人都给一一擒住。剩下的皇普家的人,却是见大势已去,而且未免有私心作祟,都没有选择去飞蛾扑火,与张辽的大军厮杀。

当夜,张辽整顿好大军后,立是命人把假天子还有一干皇普家的人给绑住,然后星夜赶路地押向并州边境,竟是要送予袁绍军处。

而到了次日,张辽立即率大军朝河东与洛阳的边境赶往,看似准备要与曹操军开战。

话说过了七、八日后,在河东与洛阳的边境之地,一处广阔的平地之上。却见南面的曹操军连营数里,防备森严,纪律严明,四周都有精兵扎据,从此足可看出,曹操用兵如神。

而在对面十数里外的北面,又见张辽军营地虽不如曹军之广,但胜在兵力集中,且也有条有序,各依据而扎。日前,曹操曾率诸将来看,见张辽能够在这仓促的时间里,布置得如此得严整,倒也是称赞不绝。

却说,此时在曹操的虎帐内,不久细作刚是来报。曹操把信看罢,不由搙须笑了笑道:“哈哈,这张文远果真识破了钟繇的计谋,这下把假天子送到了边境的颜良军那,袁绍得知怒不可遏,更扬言一定要与我好好算这一笔账!”

“呵呵,这袁绍此番已得了整个并州,早就心足了!且他素来不把天子放在眼里,也无心来救天子。倒是他那谋士田丰有些眼界,看出天子的价值,多番相劝之下,才是劝服了袁绍出兵。不过这下倒合了袁绍的心意,说不定他此时心里正乐开了花呢!”曹操麾下祭酒戏志才悠悠而道,只不过他面色白得可怕,却是一直以来怀病在身,此下已快是病入膏肓了。

曹操见戏志才气息不好,不由皱了皱眉头,道:“你病疾未好,还是多加歇息,不要太过操劳了。此番河东战役,怕是不能继续下去了。”

戏志才一听,神色不由一变,道:“莫非那袁绍已令颜良撤兵了?”

曹操重重地点了点头,然后又带着赏识的神采道:“好聪明的张文远,没想到他竟会用这样的办法,化解了此番河东的劫难。没有了颜良的大军作为威胁,张辽就可以没有后顾之忧地和我军厮杀,此人非同小可,但若要在眼下的情况从他手中夺下河东,就算侥幸成功,怕我军也要折损大半兵马才是可以!”

曹操此言一出,夏侯惇立是一瞪那只凌厉发光的独目,慨然喝道:“主公素来喜欢挑战,迎难而上,为何如今却这般懦弱,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?夏侯不才,愿引三千铁血军,破他张辽营寨~!!”

夏侯惇喝声一落,他的副将于禁也急是奋然起身,扯着嗓子喝道:“我也一齐同去!!”

曹操闻言,不由心头一壮,一对如能把整个天地都给吸入的细目,闪烁发光,道:“好!那你俩就速速引兵,先是一试这张文远的虚实!但若取胜,必有重赏。但若败之,有损我军气象,那可休怪曹某无情!!”

“主公放心!末将的铁血悍军势必取下敌营~!!”夏侯惇喝罢,便是风风火火地走出帐外,于禁拜礼罢,遂也同去。

戏志才沉了沉神色,就像早料到曹操的心思一般,道:“主公若去,可否也带上臣下。臣下倒也想一看这张文远的威风。”

曹操听话,又是皱起了眉头,却是怕戏志才身体虚弱。但此下又看戏志才神情坚定,眼神赫赫。曹操还是敌不过他的眼神,叹道:“好吧,左右拿我的披风给戏祭酒披上。”

戏志才听了,会意一笑,拱手谢道:“某何德何能,能幸得主公如此体恤宠爱。”

“哼,我却是怕你还未替打下天下就已病倒。戏志才,你可记住,在我没有平定这个乱世之前,你他日就算病入膏方,你死忍也要给我忍着~!”曹操身子一起,双眸凌厉,浑身更散发一股剑指天下的皇者之气。

戏志才看着,心头连是拨动,已被曹操的气节所折,笑道:“主公放心,臣下的命硬得很呢。”

半个时候后,在张辽军营前,夏侯惇率三千铁血军早已摆定阵势。正见夏侯惇骑着一匹硕大威武的黑色大宛宝马,独目发光,眼见张辽引兵从营中冲出,立刻神色一震,纵马而出。

少时,张辽刚是领兵停住,摆开阵势,夏侯惇便已气势汹汹地冲了过来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