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五十八章 鏖战激斗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“哈哈哈~~!!好你个张文远,连老子都给你骗了~~!!”高览一看,顿是大喜过望,精神大震,同时忙一拔马,又是大笑起来:“哈哈哈~~!!尔等皆中我家将军之计也~!!”

“什么!?莫非张辽果真识破了阿瞒的计策!?”曹洪听了,不由急一勒马,瞪眼暗暗想道。—www.{2}{3}{w}{x}曹洪饶是如此,他麾下将士自都怀疑起来。这下又听杀声愈是厉害,敌军援兵火速正赶,曹洪军皆有惧色,阵脚已乱。

“那厮是何人~!?刚才就你叫得最是厉害,给爷爷乖乖等着,爷爷这就来取你小命~!!”高览一挺手中长矛,指向满脸狐疑、犹豫之色的曹洪,愤慨喝道。曹洪性子本就火爆,这下一听,立刻轰然大怒,扯声骂道:“你这狗贼休要放肆,老子这就来取你狗命~!!”

“哈哈,休要废话,有何本事,先来厮杀一番再说~!!”高览听话,故意嗤声笑道。

曹洪闻之大怒,立是拍马杀上。电光火石之间,只见高览与曹洪霍地杀在一起。两人犹如仇人见面,这下一是交锋,便立刻各举兵器,奋力厮杀起来。只见曹洪手提一柄大刀,朝着高览一股脑地急劈乱砍。高览却也不甘被曹洪一味压制,只防守一阵后,遽然发起了反击,朝着曹洪乱刺急搠。曹洪见高览想要把自己反压制住,哪肯愿意,赫然加快攻势,两人这一番猛攻硬碰,杀得是嘭响不觉,两人各自麾下看得眼切,纷纷来援助战。

须臾,两方人马混战一起。曹洪军人多势众,随着其部署纷纷赶到,高览的人马渐渐抵挡不住。高览这下更被曹洪还有几个曹军将士围住,身上多处挂彩。

“曹家鼠贼,张文远在此,尔等休得放肆~!!”就在这时,蓦地一声惊天动地的咆哮声。只见张辽驰马挺戟,狂奔杀来,其身后更有一干部署铺天盖地地奔杀过来。

“不好!!来的竟然是张辽!!”曹洪听得张辽的吼声,不由面色一变,他性子虽是火爆刚烈,但却非愚蠢之辈。张辽的厉害他乃亲眼所见,而且他也有自知之明,他的武艺本就和于禁相差无多,张辽明显比于禁厉害不少,他自也非张辽的敌手,这下张辽盛势而来,若是不早撤去,只怕到时反被张辽引兵掩杀。

“诸军听令,快都给我撤走~~!!”曹洪疾声大喝,遂是拔马就撤。正在厮杀的高览,见曹洪要逃,不由大怒,嘶声就骂:“那厮是英雄的,就不要逃跑~~!!”

“老子理你都傻!!”曹洪听了,反骂一句,很快便转马去远了。高览看得眼切,不由大怒,这时正有一曹军将士举刀劈来。被高览提矛便就一刺,正中心窝,另一个曹军将士看那高览如此厉害,吓了一跳,急是要逃时,被高览奋力一矛扫飞而去。

“他娘的,被尔等这些曹家走狗追了一夜,这下老子还不杀个痛快~!!?”高览瞪圆怒眼扯声喝道,遂是大声喝,引兵发起冲突。适才遭到曹军箭袭,不少同袍失去,眭固这下见是反攻复仇时机,自是不肯放过,高举大刀,引兵狂扑杀去。曹洪的部署不少急撤不得,被高览率部杀住。

少时,张辽挺戟飞马杀到,冲入人丛中一阵突击后,霍地杀开一条血路,好不生猛。

“高伯阳,敌军大将何在~!!?”须臾,张辽正见高览、眭固等人在前与几个敌将厮杀,不由怒声喝道。

高览一听,快手刺翻一个敌将后,指着三百步左右的那部人马,嘶声叫道:“就在那里!!”

“好!看我取他首级!!”张辽一听,狮眸顿是射出两道精光,便就驰马飙飞冲去。高览一看,不由振奋起来,大声喝道:“哈哈,快随我等主将杀去,今日我等也放纵一回,杀他娘个痛快~!!”

高览一喝,眭固等将即是纷纷扯声应和起来,各是策马奔往追去。

却说曹洪引兵正撤,忽听后方杀声大作,急是回首一望,正见张辽还有高览等将一并奔杀过来,不由变色。此时,曹洪麾下将士也在往后正望,见彼军士气如虹,各将士犹如狮虎,皆是变色胆怯。

就在此时,蓦然又有杀声突起。却是夏侯惇、于禁各引轻骑来到救援。曹洪见状,不由精神大震,急一勒马瞪大了眼,扯声吼道:“他娘的,老子不逃了~~!!弟兄们是带种的,就给老子一齐杀他个痛快~!!”曹洪一声吼起,各将士都纷纷勒住了马,拨转过来。

电光火石之间,张辽飞马先是杀到,曹洪率诸将忿然迎上厮杀。却看张辽手挺银狮戟,威风盖世,身后霍然显现出一面白毛银狮兽相势,一来便连是杀翻几个奔来来截的曹家将领,看他出戟迅猛,快如闪电,曹洪这下不惧反奋,慨声怒喝,须臾持刀杀上,对着张辽便就一顿猛砍急攻。张辽先是舞戟挡住,曹洪这一番猛攻之后,招式猝是一慢。张辽看出破绽,飞戟就起,施出一招‘狮裂五岳’,悍然舞戟骤砍而下。曹洪见状,不由面色大变,急是提刀挡去,却被张辽一戟砍得连人带马暴飞而去。

“哼~!”张辽狮眸发光,正欲赶上给予曹洪致命一击。就在此时,忽听一道激烈的破空震响,张辽面色一变,急是挥戟迎去,‘啪’的一声,一根从右边飞速驰来的箭矢顿是爆裂。紧接着左边又响起一道吼声,一股恐怖的杀气犹如狂潮般涌了过来。

“张文远你的对手在这~!!!”正见夏侯惇面容凶戾,背后更霍然显现出一面獬豸神兽相势,正提金刚虎牙大刀奋然杀了过来。

张辽见状,面色一紧,这下又听右边有弓弦震响响起,一时不知如何应付。猝然,在张辽身后一人飞马赶出,正是高览,急时飞矛一搠,便是刺破了一根飞箭。

“那只会使箭偷袭的阴险小人,我高伯阳来会会你~~!!”高览目光冷冽,正看着一个飞马持弓赶来的将领,只见他面如冷酷,兼有几分怨恨之色,赫然正是于禁。

“哼,原来是袁家当年不要的那条走狗!!看我把你那张狗嘴射破!!”于禁闻言,脸上怨恨之色不由更浓,一拽弓弦,便是发箭射出。

须臾,便见一道飞箭如虹,宛如狂风来袭。高览看得眼切,不闪反迎,立刻纵马狂飙,看得飞箭射到,拧矛就搠,箭矛撞破刹那,飞矢顿是炸开。

另一边,张辽与夏侯惇却已杀在一起。只见夏侯惇独目凶戾发光,拧刀狂砍猛袭,比起曹洪的攻势,可谓是更猛更烈,连刀骤砍之下,竟一时将张辽给生生压制住。

“张文远,今日势要败你,以复前耻~!!”夏侯惇咬牙喝道,拧刀又是忿然一砍。张辽飞戟挡住,狮眸赫赫生威,怒声喝道:“就凭你这败军之将也想赢我!?简直妄想~!”

夏侯惇一听,似乎被张辽给激怒,扯声一吼,又是连刀狂劈起来。张辽奋然迎住,手中银狮戟也是越舞越快,就与夏侯惇以快打快,以猛斗猛!

嘭~!!一声震耳欲聋的暴响,夏侯惇一刀劈落,却被张辽一戟震开。

“再来!”夏侯惇怒声咆哮,背后獬豸神兽更是呲牙咧嘴,做猛扑之势。

“死开~!”张辽却是出戟更快,就在夏侯惇的虎ya刀更是劈落,就被张辽拧戟扫开。夏侯惇忿怒不已,急欲挥刀强攻,却被张辽一戟一戟地给震开而去。

“张文远你休要放肆,老子来和你拼了~~!!”曹洪看得眼切,正欲来战。这时,眭固策马提刀地冲了上来,瞪眼喝道:“老子先碎了你~!”

“哇啊~!!就你这鼠辈也敢向我叫嚣~!?”曹洪暴怒,立刻驰马舞刀杀上。眭固亦也举刀悍然应战。两人厮杀一起,这刀刀都是奋力施放,拼命搏杀,战况也是激烈。而两方将士都在混杀,这一战可谓是杀得惊天动地,杀声盖天。最终混战过了一个时辰,曹军后方忽然响起鸣金号角声。曹洪听号角声起,正是欲退,眭固急便追杀,哪知曹洪暗有准备,一刀反砍,便把眭固从马上砍翻。眭固麾下部将看得眼切,连忙赶来接应。曹洪急要撤走,也不理会,引兵先去。另外,夏侯惇、于禁听得鸣金号角,也不敢怠慢,纷纷撤走。张辽、高览两人则闻知眭固受伤,急是各往赶去看望,并无追袭。

少时,张辽也下令撤军,其麾下各部兵马遂是徐徐而撤。回到营中,张辽急是令军中大夫前来看望,幸好曹洪那一刀砍得不深,眭固并无性命之碍,张辽遂让军中大夫照顾,然后便教诸将回去帐中商议。

“末将!”却看张辽刚是坐定,高览便要走出认罪。张辽这时却争先道:“高将军昨夜领我号令,不惜冒险,率一干精锐为饵,最终虽不能大破敌军,还使军中不少将士、兄弟受了伤,甚至丧命,全因我作战不力!张某在此向诸位兄弟告罪,且容我先苟性命,待他日击破曹军,再向主公请罪!”

张辽此言一出,众人不由变色,齐是走出,跪下告罪道:“张将军威勇盖世,全乃属下等无能懦弱,故未能取胜,愿意受罚~!”

高览更是满脸愧疚之色,急道:“张将军这都是末将一人之过,愿献之项上头颅,以安慰那些无辜战死的兄弟在天之灵!”

“哼~!杀人犯河东者,是那曹操!!我要你首级有何用哉~!?若真要安慰战死的兄弟,那就给我把曹操擒来,或者把曹军击退,解救河东之难~!!”张辽振声厉喝,字字铿锵,盖然威风。高览听了,又是愧疚又是激动,震色道:“张将军说得对,末将了然,但若那曹贼再是敢来,必赴死往之!!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