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六十一章 戏志才之死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这下张辽听得曹军营地处哭天震天,不禁急一勒马,脸色顿变!

“这哭声这般厉害,莫非戏志才已经死了!?”张辽念头一转,心情这下却是复杂起来,竟也无法有一丝欣喜。[顶^点^][].[][].[o]不过他一员部将,却是狂喜,急道:“张将军这戏志才定是死去了,曹贼上下才会如此伤心!!此时不战,更待何时!?”

此言一出,众将士不由奋起,都是高声呼喝起来。张辽也是明白此时已是箭在弦上,不得不发,立刻震色喝道:“全军听令!!曹贼损一重臣,如今贼军上下已失去战意,诸君随我一齐冲杀,如能擒住曹操,便能一举力挽狂澜,此役更会名流青史!!”

张辽话音一落,众将士自是更为热血沸腾。张辽立是拍马冲起,朝着曹军营地飞奔杀去,各部人马也奋起追去,一时杀声盖天,甚至盖过了营中的哭声。

却说曹军上下正是悲怆,张辽蓦然率兵来袭,这杀声一起,营内顿是乱成一团,阵脚大乱。

不一时,夏侯渊急出来稳局势,哪知张辽已然率兵挑开鹿角,冲入营内,前营的曹军急是应战,却被张辽杀个措手不及,人潮翻倒,死伤无数。

“不好了~~!!敌军正由那张文远所率,攻势极劲,我军根本抵挡不住~!!”一员将士急来夏侯渊处禀报。夏侯渊脸上还有虎泪,这下一听,立即气得咬牙切齿,虎目圆瞪,嘶声喝道:“该死的张文远竟真的敢来强袭我营~!!气煞我也~~!!主公如今正因戏祭酒之死而丧失斗志,你快去先带军中精锐,把主公护送到营后阵地,务必要保护他的安危~!!”

夏侯渊怒声急喝,那将士听了也不敢怠慢,连忙领命而去。不一时,又是一阵惨烈的痛叫声传来,夏侯渊还未回过神来,又有将士来报,说张辽引兵大举扑入营内,如今已突进近有百丈,军中兵士乱作一团,这下根本无力抵抗,任由宰杀~!

“他娘的~~!!我倒看看这张文远有多大的本领~!!”夏侯渊闻言,怒煞更盛,浑身更是爆发一股恐怖的杀气,手执一柄精钢鹊画弓,便是飞马而去。

却见曹军处人潮退散,人仰马翻,血肉横飞间,面容冷酷的张辽手提银狮宝戟,纵马飙飞,犹如一头高傲的狮子在羊群之中肆意地吞食着一头头猎物。

“哇啊啊啊~~!!张文远你这狗贼,我和你拼了~~!!”一声冲天怒喝,只见一员曹军将领奔马提枪,朝着张辽迎面冲来。张辽冷哼一声,手一挥戟,即如飞虹闪动,猛地就刺中了那曹将的心窝之处,须地破甲而入。那曹将痛呼一声,立刻翻身落马,眼看死绝。张辽飞马而过,迎面又来几员将士,经一冲杀,砍翻两人,盛势驰马便去,左右欲来围堵的,却也被张辽的将士纷纷杀翻。眼见张辽军气势如虹,势不可挡,曹军这时明显已有溃败之势!

就在此时,蓦然连道破空震响响起。张辽面色不禁一变,连忙把马一勒,投眼望去时,正见一面有五、六分真实的诸犍凶兽相势,心头一揪,急便挥戟砍去。

只听‘嘭’的一声,张辽那无往不利的银狮宝戟竟霍地被震开,但来袭箭矢也在同时暴裂开来。张辽面色不禁一寒,狮眸一凝,正见敌方杀声奋起之处,一员身壮体阔,猿臂雄厚的敌军大将正往策马奔来。

“曹军之中能有如此箭艺者,恐怕就只有夏侯妙才了!”张辽眼中闪过两道厉色,念头一转,神容不禁凝重起来。

“张文远,我夏侯妙才来取你狗命了~~!!”正如张辽所猜测一般,来者正是夏侯渊。夏侯渊喝声响起同时,双臂早就拽起精钢鹊画弓,遂听‘啪’的一声,飞箭疾飙犹如一道雷霆,须臾便射到了张辽眼前,速度之快,来势之劲,饶是张辽,也惊得心头一揪,下意识地挪身就闪。

箭矢一飞而去,虽未中张辽,却是射中了张辽军中一个将士。张辽耳听惨叫声起,急是回头一望,不由怒之,但这时又听弓弦震起,张辽面色一变,忙是拔马一移,箭矢擦过同时,猛就冲袭过去,但须臾又有一道惨叫声起,原来夏侯渊的箭矢又中了张辽另外一个将士。

“夏侯妙才!!有种的便和我一战!!”张辽顿是更为气忿,嘶声咆哮吼道。夏侯渊却是不答,而且更是策马避开张辽,同时又拈弓放箭不断,张辽恐连累麾下,箭箭都是硬挡。看着夏侯渊一箭又一箭地接连射去,张辽看上去似乎陷入下风。

这时,忽然营中一阵喧哗,张辽眼疾望去,正见一大群铠甲精良的人马不知在护送哪个大人物离去。张辽心头一震,却是瞬间有了答案,怒声一喝,便是拨马望那处冲杀过去,口中更是疾声喝道:“曹操就在那处!!诸军快随我杀去~~!!”

张辽激奋的吼声一起,其麾下各部人马无不振奋而起,纷纷都紧随张辽杀去,一时间自是锐锋更劲。夏侯渊不由吓了一跳,暗叫不好,急是连箭射出,却都被张辽挡下击破。

却说另一边,于禁、曹洪各欲争功,领兵急是扑杀,高览军却也失去斗志,弃了辎重、车仗只顾逃命。不一时,于禁、曹洪纷纷杀到,却辎重、车仗不是空的,就是用杂草伪装的。就在此时,逃去的高览军忽然齐放火箭,射在一架架车仗上,而没想到的是杂草之内,又暗藏硫磺硝石等易燃之物,这下一点就着,处处只见冲天火光接连暴起。曹洪不料,更是身上粘了火,吓得滚翻落马,倒地翻滚一阵后,才是灭了火势!!

“他娘的~~!!老子定要把尔等全都杀了,全都杀了~~!!”几乎就这般不明不白被活活烧死的曹洪,忿然而起,灰头土脸的他,此下脸上尽是凶戾狰狞之色。

另一边,于禁连枪落来袭的火箭后,这下已知中计,连忙急喝:“小心敌军反扑,都给我速往后撤~~!!”

于禁号令一落,其部署立刻纷纷急退。而高览军就只知放箭,却不来袭。

夏侯惇还有一颗千里目,这下在火光之下,看得眼切,发觉原来敌方部队只有不到数千人,顿是心头一跳,好像想到了什么,急是拔马大喝撤兵。

夏侯惇忽然撤走,自是让曹洪、于禁都是措手不及。由其曹洪,早就决意死战,正是冲到一半,忽然听说夏侯惇领兵撤走,这下不知是进是退的好。至于于禁,见是局势不妙,倒是很快也随夏侯惇撤走而去。

曹洪无奈,连忙也是下令撤走。高览见是机会,遂是下令发起扑杀,混战一阵后,杀得曹洪军溃散后,也不恋战,便速而撤去。

却说张辽正见一部精锐人马离去,认定曹操就在那处,立是策马杀突追去。夏侯渊也驰马在一旁追去,连射了七、八箭,见都被张辽拧戟扫破,一怒之下,便就舍了那精钢鹊画弓,一拔腰间宝刀,斜刺里飞马拦截而去。

说时迟那时快,张辽的部将见得夏侯渊欲要来截,忿而拦之。夏侯渊轰然大怒,背后一面诸犍凶兽相势显得凶恶无比,连刀暴砍急劈,也是英勇极了,硬是杀开一个破口。

但此时,张辽已飞马冲近了那部精锐人马的后方,见得中间一人,身材不高,但众将士却都紧密掩护,身穿黑甲红袍,虎威披风,立刻便就喝道:“曹贼~~!!快纳命来~~!!”

却说痛丧戏志才一员重臣,曹操此时正是悲怆心乱,忽听后方一道犹如狮吼一般的喝响暴起,顿是心头一跳,急回后望去,正见张辽领兵杀来,即是吓得肝胆欲裂,怪叫一声,急是奔马就逃。而曹操的将士也不敢怠慢,纷纷转后围杀堵住。张辽火速撞入人丛之内,身后更轰然显现出一面生猛的白毛银狮兽相势,吓得曹军诸将皆是变色。兔起鹤落、人仰马翻之间,只见张辽左突右冲,驰马狂飙突进,手中银狮宝戟舞得可谓是密不透风,飞挑急刺,越杀越是雷厉张狂,所向披靡。

“快~~!快挡住那张文远~~!!我必有重赏~~!!”曹操这下也是吓得面容慌乱,煞白无色,急呼喊道。诸将听了,不由奋起而截,但却只是截住一阵,随着张辽的部将纷纷杀到,很快就把由活人堆起的屏障,生生地给闯破了。张辽一马当先,急飙飞出。曹操见状,顾不得左右从骑追上,忙是骑着绝影宝马慌乱逃去。

“曹贼,有种就别逃~~!!”张辽怒声咆哮,曹操更是心惊,又是连阵急呼大喊,要众将挡住。

这时,忽然一阵凄烈的吼声骤起。却是就在张辽追杀曹操时,几员张辽麾下部将,见得一个将领正骑着马,马上驮着一个身穿白袍的男人,不知死活,左右又有不少人在掩护。那几人之中,有一个擅长箭艺的,以为是曹军中的大人物,立刻暗发冷箭袭击,那些曹军将士反应来时,那冷箭早已射在了那白袍人的身上,众人见之大惊,纷纷凄烈地暴吼起来。四周曹军将士、兵卒看了,忽然之间,各个变得疯狂暴怒,随即一番不要命地混杀后,那将士带着中了箭的白袍男子疾奔而去。

却说不知不觉中,已是五更时候,天色渐亮。眼看张辽这下追着曹操,一路冲到营后,营后曹军见曹操被张辽追袭,忙是疯狂涌上救住,更将士纷纷放箭怒射。张辽急是勒马,这下被忿怒的曹军将士给射住,一时动弹不得。

“快~~!!给我扑上去,将这可恨的张文远给我乱刀砍死呐~~~!!!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