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七十章 坚守之战 上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看小说就来【思|路|客】,热门小说首发站,更新快,无弹窗!

袁绍状若疯狂,眼里尽是仇恨之色。田丰暗暗地叹了一口气,不知为何,他这主公一旦涉及到曹操的时候,这脾气就容易失控,尤其这两年曹操势力越来越大,他这主公就越是容不下他。

而田丰却也看出曹操的厉害和顽强,曾不止一回劝过袁绍,要不与曹操交好结盟,要不就趁早将其铲除。袁绍明显偏向选zé后者,但却一直没有合适的机huì。

“主公,以这来信的时日推算,恐怕此时张辽已来到了兖州境内。张辽此人智勇兼备,且勇烈过人,说不定此时却已引精兵在我军后,准备袭击。一旦我军腹背受敌,怕是难以抵挡。依我所见,不如先派一军在后屯备,且在四处密布斥候,一旦发觉张辽军,便缠着与之死战。为我军争取攻破汲城的时间!”

“你欲分兵!?”袁绍一听,双眸顿射jing光,刚才他却也是有这种意思。

“主公聪慧,眼下之计,当以分兵两部。那张辽的厉害,绝非常人可想,未免万一,可派神风侯领一万三千部署前往抵挡。而剩余的三万大军,则在我调拨之下,攻打汲城!”田丰一声喝落,本是有些慌乱的众人,不由都是心头一跳。

“元皓所言,正合我的心意!!颜良何在!?”袁绍也是心头一奋,振声而道。颜良闻言,立刻震色而出,道:“末将在此!!”

“我令你速领一万三千兵马前往营后十里外屯备,一切就如军师所言,不得有误!!”

“诺!!”颜良眼迸精光,当年张辽将他击败,令他声威大损,他却是等了这复仇的机huì许久,这下自会好好把握!

“慢!”眼看颜良就要转身离去,袁绍忽然把他叫住。颜良立刻收敛神色,毕恭毕敬问道:“不知主公还有何吩咐?”

“别再令我失望了!”袁绍淡淡而道。颜良一听,好不愧疚,深吸了一口大气后,眼神赫赫,答道:“主公放心,这回我宁死也不会让那张文远得逞的!!”

“好!”袁绍淡淡地应了一声,颜良遂是领命退去。

于是,当夜颜良领军而去。到了次日黄昏时候,田丰得知颜良一切已安排完毕,立刻下令进攻汲城。

而就在袁绍的三万大军准备向汲城发起攻势时。在颜良简陋的军营外不远处,一彪人马正飞驰而来,莫约二千余人,引兵将领正是张辽。

“不好!!张辽的援兵果然来了~~!!快~!!速速禀报神风侯~~!!”

张辽这下一听喊声,不由面色一冷,正见不远处有一队斥候正慌乱而去。张辽却也不慌张,大喝一声接住,把银狮宝戟丢给了后面的将士后,立即把背后大弓一取,拽弓一放,但听一声弓弦震起,须臾便听一道惨叫声,却是一人中箭落马。张辽眼疾手快,又是连射三箭,可谓是例无虚发,箭箭皆中,很快又是三人接连倒翻落马。

张辽恐怖的箭艺,顿令那剩下的七、八个斥候陷入了恐慌,张辽驰马狂奔,又是张弓连射,一道道惨叫声一连迭起,不一阵就连最后那个斥候也被张辽一箭射中了头盔,落马撞地,头颅生生撞得暴裂而亡。

这时,却又听一阵阵蹄声响起,原来是附近的斥候听得惨叫声,纷纷赶来看望。

“敌军布置了大量斥候,也不必理会,速随我先杀入敌营,闯破其军,高览的大部兵马明早就能赶到,到时汲城就有救了!!”随着张辽喝声一起,其麾下从骑纷纷振声怒喝。张辽立是提戟纵马狂奔,望颜良军的营地飙飞而去。

却说颜良正于营中歇息,养足精神,以备战事。忽然间,营外一阵惨叫喝响。颜良不由大惊失色,还未来得及呼唤,就有人急急跑入,说张辽引兵杀入了营内。颜良闻言大怒,立是披上铠甲,提起bīngqì,疾奔而出。

说来颜良军的营地仓促而立,自是简陋,除了一些帐篷外,便无任何防备之物。却见这下张辽纵马奔入,几员袁绍军的将士引兵来截。

“尔等鼠辈,休挡我路~~!!”张辽怒声大喝,挥戟猛地扫起,顿是把扑来的兵士全都砍翻而去,这时又有一将奔马杀来,便张辽快手一戟,刺中了心窝,遂是倒落马下。张辽拨戟又刺,立又刺死了一个正要赶来偷袭的敌将。

血色飞溅,夜色渐临,昏暗之下,张辽一身血色狮凯,威风悚然,众人见状,无不畏之。

“敢犯我兖州,尔等已做好死无葬身之地的觉悟没有~!?”张辽张口咆哮,如同狮子吼一般,震得人快要耳膜爆zhà。

“张!!文!!远!!可还记得我颜良耶~!?”就在这时,一声毫不逊色于张辽的怒吼暴起。只见颜良手提雕狐大刀奔马杀来,见了张辽,这下可谓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,怒喝一声,立是奔马狂飙冲来。

“手下败将,如何不记得!?”张辽狮眸一瞪,身后顿是赫然显现出一面已有七、八分真实的白毛银狮兽相势,浑身气势如洪潮般爆发。

“哇啊~~!!我杀了你~~!!”颜良这下一听,自是暴怒至极,怒声一吼后,一面蓝炎火狐相势骤然而现,也是生猛凶戾。

须臾,两人交马一起。颜良一舞手中雕狐大刀,便就一顿猛劈骤砍,急刺乱搠。张辽却也不急于反攻,拧戟抵挡,两人厮杀激烈,战至二十余合,颜良急劈一刀,被张辽霍地闪过,眼看颜良急攻之下,露出破绽,立刻拧戟就刺。颜良反应倒也是快,挪身一躲,张辽随之刺空。两人厮杀正紧,白毛银狮和蓝炎火狐两面相势更是交织一起,各张牙舞爪,扑咬撕扯,可谓是搏斗激烈。

另一边,却说这下夜色已至,而且已到了二更时候。就在此时,汲城西面,火光成片,如潮洪扑涌,杀声起处,天地抖颤,千军万马驰骋奔驰,势大冲天,鬼神惧惊!

话说在这之前,袁绍军已先以投石车袭击了足足半个时辰,然hòu又令兵士推平了深沟,最后以冲车冲散了残余的鹿角。

“诸军听令,但若攻破汲城,有功者一一重赏,谁能给我取下文仲业的首级,就是汲郡的太守!!”正见阵中,一干魁梧健硕的将士簇拥处,袁绍嘶声怒喝,这下倒有几分盖世雄主的霸气。一干将士听了,无不振奋怒喝。于是三万大军喊声又起,如要把穹苍都给震破,大地都给震碎。

所谓来势汹汹,摧枯拉朽,无所不破,势在必得。如今的袁绍军大有如此的威风。

却见汲城城西上,文聘面容冷漠,一干将士都在他的身旁,就连伤势未愈的臧霸也到了,此下正咬牙切齿,满脸恨色地盯着正往扑来的敌军。而除了他还有文聘外,城上无一例外,都露出慌乱、胆怯之色。

“他娘的!!看来这回不拼命是不行了!!各位兄弟听着,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,我臧霸一生就为了一个义字,主公不嫌我出身匪寇,待我以国士之礼,百般信赖,我唯有以死而效之!!待会敌军若入城厮杀,我当先发!!”臧霸扯声喝道,这下犹如一头狂暴的獒犬怒狮,好不威风。众将士听了,不由纷纷心头一壮,不少人都是振声应和起来。

文聘看臧霸鼓舞起不少人的士气,暗暗称赞,遂一凝色,纵声喊道:“诸军听令,我军白狮上张辽此下已弃了河东,正往兖州回援,他信中有言,快则今夜,慢则明早,定能赶到汲城救援!还请诸位助我一臂之力,守上一夜,为我等主公保住兖州基业!”

文聘喝声赫赫有力,掷地有声,如响在了每个人的心头之上。

与此同时,仿佛要摧毁文聘军好不容易涨起的士气一样,袁绍的先发部队,已经发起了攻势,数千步兵一齐狂猛扑上,首先盾兵在前,长枪都在左右,中间后方的都是弓nu手。

夜色之下,虽有火光照亮,但一时间也难以发觉敌军布置。眼见敌兵扑来,城上守军不由纷纷准备。

这时,文聘却忽然喊道:“别急!!那田元皓是个谨慎之人,敌军若来,定先派盾兵掩护,弓nu手大多在后准备。长弓手听令,以长弓袭击,望敌军后方射去!!”

文聘此言一出,一干长弓手立刻纷纷拽起弓弦,就等文聘一声令下,无数箭矢冲天而起,一跃飞去,如同骤雨落下,纷纷袭击到敌军之后。

顿时,阵阵凄厉慌乱的惨叫声一连迭起,长弓手的忽然来袭,似乎打乱了袁绍军一时混乱起来。

“臧霸!你可以去准备了!”文聘见状,忽然大喊一声。臧霸闻言,神色一震,立刻慨然领命后,便引诸将奔飞而去。

“不好了~!城上守军似乎早有准备,用长弓手袭击了先发部队的后方弓nu手队伍!事出突然,我军阵脚正乱!”

一员驿将急来报令,袁绍听了,立刻眉头一皱,这一开打就被敌人杀个措手不及,自非是好兆头。

田丰听了,倒是一笑,一摆手,随即令声一落,阵中鼓声骤地变化。这下以鼓号为令,袁绍军先发部队里,顿是有了动jìng,却是左右两翼长枪兵,趁着城上长弓手只顾袭击军后,发起了突击。

眼见两队长枪兵犹如豺狼一般,飞涌扑向大开的城门,忽然就在此时,挡在城门处的鹿角竟纷纷被人移开,竟让开了一条小道。

面对如此天大的好事,这些袁绍兵众自不会放过,立马加紧扑上。眼看不少袁绍军长枪兵快要杀到城门之下,蓦然一阵蹄声骤起,只见一部铁骑从小道里赫然奔杀而出。领军之将,一头乱发,凶神恶煞,正是臧霸!

“宵小鼠辈,有我在此,别妄想能踏入城内一步~~!!”臧霸扯声喝罢,纵马狂奔,遽然迎向了那奔突而来的敌军,手中獒牙杀威棒猛地舞动起来,犹如阵阵旋风刮起,伴随着一片片的血肉,只听惨叫伴耳,臧霸犹如有一头不可阻挡的猛兽,一路冲突,须臾之际,便杀了一个破口,一干将士、从骑立刻紧随杀去,把破口霍然闯大,杀得一个个人翻乱倒。

“别怕!!摆起枪阵,抵住敌军~~!!”袁绍一员将领疾声呼道,就在此时,猝是一声暴吼震起。回过神来,正见臧霸提棒纵马斜刺里地正往杀来。

“不好!!”这念头刚一升起,便听臧霸一声怒吼,把他震得几乎魂飞魄散,眼看一根满是尖刺的獒牙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横扫过来,哪里还躲避得及。

啪~~!!

一声巨鸣,那袁绍将领当场就被臧霸一棒击碎了头颅。臧霸随即驰马奔飞,周围的袁绍军兵众反应过来,一些吓得连忙后退,一些则忿而来挡。

“呵呵,要攻破汲城,果然不是这般容易。文仲业,此人深藏不露,却又有一颗兢兢业业,与世无争之心,日后必成大器。”刚得知前方战况的田丰,不由暗暗叹道,随即面色一震,立刻又发号令。

“派三队精骑前往救援,令城下长枪兵撤回,诱其来追,然hòu我军精骑再以雷厉袭击!”

看小说,就来【思|路|客】,热门小说首发站,更新快,无弹窗阅读!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