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七十四章 程昱抗纪灵 上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而至此,汲城战役终于告一段落。此番战役可谓是伤亡惨重,兖州军加上张辽的河东军,攻死伤了五、六千人,其中不得不说臧霸实在命大,张颌那一箭也只是射中了他的肩头,只不过摔下来时,整个人都摔蒙了,生生昏死过去。而张辽大战过后,酣睡三天三夜,醒后便是一顿狼吞虎咽,吃了足足十人分量,才是食饱。当然,张辽伤势比起臧霸却还要严重不少,当时大夫为他敷药时,发现张辽浑身上下箭口、刀伤、枪ci等大大小小伤口,就只记新的,起码有三十余口,遍体几乎都是伤疤,不由敬之。文聘等将看了,也无不敬服,视如楷模。

兖州之北的战乱虽是结束,却又看看在兖州之南的战事。却说就在汲城大战的同时,在兖州睢阳的边境,袁术命其麾下大将纪灵率大军一万,前往来犯。而这时,为了抵挡从河北来犯的袁绍,文聘把大量的兵力都调到了汲城守护。兖州参谋程昱,只引不到五千兵力,把守在睢阳城。纪灵见睢阳兵力不多,引兵急进,哪知程昱却不嫌自己兵力虚薄,主动出击,埋伏在睢阳城外的东波口下。纪灵中计,遭到了埋伏,挫败而去。说来当时虽有纪灵的武勇力挽狂澜,但还是折去了七、八百兵力,而且遭到敌人迎头痛击后的纪灵军丧失了锐气。纪灵也是当世名将,很快就醒悟到把守在睢阳的程昱并非泛泛之辈,小心行事,等候程昱主动来犯,再蓄势而发。程昱此时,却又一改前番的态度,重兵死守在睢阳城内。

纪灵见之,又恼又怒,这时袁术听说纪灵首战告败,发信喝叱,文笔里又有提醒纪灵,此番来犯兖州,不过是虚张声势,没必要与兖州军拼个玉石俱焚,损耗兵力。

纪灵看罢,自是无心恋战,当日就把营地撤出七、八里,就等兖州北面的战况传来,睢阳的守军自乱阵脚,再趁机撤走。

哪知程昱得知纪灵撤营,次日便主动出击,尽率睢阳的大军来攻。纪灵闻之,惊怒不已,遂摆定大军,准备应战。可此时,纪灵军因首战告败,这些日子作战消极,将士们都看出纪灵无心作战,锐气早就没了,这下仓促要与程昱决战,各个都难提起精神。

当纪灵摆定大阵,霍然发现自军的战况时,却是为时已晚。程昱根本不给纪灵鼓舞士气的机会,一来便就主动出击,摆出五虎群羊阵势,以两队骑兵为两翼冲杀,正中步兵扑上,后两翼兵马掩护左右,朝着纪灵军扑杀而去。纪灵一看程昱摆出了五虎群羊阵就知不妙。毕竟这五虎群羊阵,乃战国十大阵法中,攻势最为猛烈的战阵,天下罕有学之七、八精髓,能够摆出三、四分者,已算是高才。但眼下程昱摆出的阵法,起码有九分精髓,阵中布置严整,衔合精妙。纪灵一看就知不敌,连忙下令撤军。

“哈哈哈~~!!参谋大人,那纪灵未战先怯,这下已经下令撤退了!!”后军一阵,一员魁梧将领,听得敌军吹起撤兵的鸣金号角,这下正慌乱而退,不由大喜过望,笑了起来。

却见在他旁边,有一体格雄伟,目光精锐,眼睛如鹰目一般,留有美髯,神色冷厉肃穆,身穿一身朴素的黄袍,听了那将士的话,毫不动容,相比之下,一丝喜色都没有。此人正是兖州参谋,程昱是也!

“哼,别在我耳边嚷嚷,莫我没眼睛看么!?”程昱冷哼一声吼,遂向另一旁的将士低声几句,那将士立刻呼喝起连道号令,须臾鼓号擂动,震天而起。

在鼓号起间,先去两翼的骑兵部队立刻奋起奔驰,飞扑绕到纪灵军的左右两翼,纪灵军一时撤退不及,又遭敌人袭击,顿时混乱起来。

程昱看得眼切,立又下令,命中央步兵大军加速扑杀。随着鼓号又起,中路兖州步兵立刻狂扑而去。

“将军不好了!!敌方的大部人马杀来了~!!可我军两翼遭到敌袭,如今中部搅成一团,根本撤退不了~!!”纪灵军一员将领急是奔马来报。纪灵听了,不禁咬牙切齿,吼道:“该死的程昱!!你这是要逼我与你死战啊~~!!”

话虽如此,但纪灵心知自己因要保存兵力的顾虑,早前下达撤军的命令,使他早已失去先机,就算此下死战,恐怕最好的结果也是两败俱伤!可若是任由为之,他却会面临全军溃败的危险,如此一来,好脸的袁术定会雷霆震怒!

想到这,纪灵此下已是后悔莫及,当下唯有尽量地弥补罪过!

“诸军听令~!!敌方见我军懦弱,故而不惧兵力相差,还敢前来强攻~!!试问尔等可是软弱懦夫哉~!!?”纪灵此言一出,其麾下诸将无不忿怒,纷纷振臂高呼,忿声纷纷喝道。

“他娘的!!敢小觑我等,老子和他拼了!!”

“说得对!!大丈夫顶天立地,那程昱不过一介儒生,莫我等武夫还俱他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软蛋!?”

“还请将军下令,我等愿意死战!!”

此言一出,众望所归,众将齐声喝道:“还请将军下令,我等愿意死战!!”

“好!!听我号令,速把弓nu部队分往两翼,将敌兵骑部射住。诸将听令,随我望中路进军,我要让那程昱看看,我等袁公路的部署,都是一部什么样的豺虎之师!!!”纪灵瞪目怒喝,此下决意一定,再无顾虑,也是威势骇人。众将不由为之心头一壮,纷纷盖然领命。

于是随着纪灵的号令传达,各部人马纷纷各往。其中弓nu手飞快赶到两翼,以乱箭高抛射击,兖州军的骑部顿是被射住了冲势,因一时没有预料,死伤也是不少!

同时,杀声如潮般起处,正听呼声大作,纪灵军忽然暴发起来,各是扑起厮杀,正中处纪灵正率诸将引兵扑上。

在兖州军的后阵,又听适才那大呼大笑的将士,急声喊道:“参谋大人,那纪灵匹夫他!!”

“闭嘴,我都说了有眼来看!!”程昱眉头一皱,瞪眼叱道,同时暗里却又在想道:“这纪灵果非泛泛之辈,先前因有所顾虑,不敢与我军拼杀,这下被我一逼,但看出了其中深浅,决意与我背水一战!”

想到这,程昱眼神一眯,露出一丝灿然笑容,又是暗道:“不过,我倒也想看看你有什么本领!”

念头一转,程昱又速做调拨,随即鼓号擂动,同时又有各传令快骑,纷纷赶往。

一阵后,忽见那正在纪灵大军两翼冲杀的两部骑兵,忽地倒后杀往,朝着中路的纪灵军奔杀而去。纪灵军的弓nu手一看,都反应不及,又怕误伤,不敢发箭。

另一边,兖州中路大军已然扑到纪灵军的前阵,此下正是雷厉推进,前头作为箭头的长枪兵、刀斧兵,枪搠刀砍,快斧急劈,杀得纪灵军前部人马,节节败退,人仰马翻。

此时,在后方两翼掩护的部队,却没有趁机合众扑上,反而往两边绕开冲去,杀往阵前左右,这一看,兖州军三路齐攻,犹如一柄三叉戟一般,赫然向着纪灵军的前阵刺去。纪灵军见状,不知如何应付,正是阵脚大乱。

“好可怕的程仲德,此人不但深熟此阵,还经过了改良!!”正往冲来的纪灵,看到兖州军阵势的变化,面色猝是大变,不敢再有怠慢,先是教两将各领一部挡住后方来袭的敌军骑部,然后自己连忙加鞭飞马,赶往援救,其麾下诸将见纪灵赶得甚急,不由都吓了一跳,连忙拍马追上。

电光火石之间,纪灵飞马火速冲到阵前,这下兖州军已是三路开花。纪灵怒声一喝,其军立刻散开。只见他率兵攻往中路,另外一干将士各是分开,成两路兵马,杀往左右两边挡住。

“好,很好!没想到那心胸狭窄,难成大器的袁公路麾下竟有如此将领!我辈不孤也!!”程昱看得却是兴奋起来,急命阵中上下齐齐振声助威,擂鼓手加强声势,以作鼓舞之势。

与此同时,纪灵于阵前,正与兖州军厮杀一块。正见纪灵手提三叉戟,飞劈乱舞,一路奔杀,可谓是骁勇狂猛,无人能敌。

“哇啊啊~~!!纪灵匹夫,我倒要看看你这被称为淮南第一强者的男人,有何本领~~!!”

厮杀间,一员兖州将领,手舞大斧,奔马杀到了纪灵面前后,拧起斧头,暴砍而落。纪灵冷哼一声,手提三叉戟一刺,便是隔住。眼看那兖州将领也是魁梧,但这下却是面色勃然大变,浑身更是颤抖起来。纪灵冷笑,大喝一声起,三叉戟一拨,那兖州将领手中大斧顿是脱手飞出。纪灵随即拨戟一搠,正中那人心窝,即落马倒翻。而纪灵早就继续奔马飞起。

“不好!!王将军被纪灵杀了~!!”这下,一个看得眼切的兖州将领不禁惊呼叫起。兖州一干将士听了无不变色,立刻纷纷喝起,围上堵杀。

面对众人前来围堵,纪灵毫无畏色,拧起三叉戟骤刺猛砍,背后更霍然显现一面赤色的模糊鬼将相势,凶戾骇人,左突右冲,又是杀破众人围堵,在后面跟着的一干将领,无不心头一壮,纷纷奔马赶上。

而此时,在左右两边的纪灵军,其军中却无纪灵这般的猛将冲杀,眼看那两路兖州军犹如两头猛虎,混战一阵后,便纷纷冲散了前来堵截的纪灵军。

程昱看得眼切,立刻发落号令,那冲破敌军的两部兵马这下却又不往前进攻,而是左右绕往中央,竟是要来夹攻纪灵所在的兵部。

发觉两边有敌兵绕往杀来,纪灵的部将纷纷大喝起来。正往突杀的纪灵一听,不由面色大变,咬牙道:“好你个程德谋,原来一开始就在算计我!!”

就在纪灵念头一转,前方兵马忽然振奋起来,齐齐冲来扑杀。为免遭到三军夹攻,纪灵当机立断,急喝撤走。可就是此时,后方杀声大震,那先前往两翼杀入的两部兖州骑兵,忽然从后各往奔杀而来,这一下兖州军就如五头张牙舞爪的猛虎,夹攻扑向了纪灵所在的部队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