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七十五章 程昱抗纪灵 下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“哼,这回倒是抓住了一头大肥羊了!!”程昱一看五路兵马齐往攻去,双眸精光闪动,不由是咧嘴笑起。*在他身旁的将领,又敬又畏,不由都纷纷觉得谋士比起猛将,更加可怕。

却不看,那纪灵在阵前舍生忘死,拼死搏杀。而程昱就在后阵,运筹帷幄,就几道号令,动动嘴皮子,便将纪灵拖入了险境,此下更是生死难料。

“五虎齐扑,好你个程仲德,真把我纪灵当作羊羔了~!!”纪灵眼看当下险境,怒得双眸暴瞪,嘶声暴吼起来。

“将军!!眼下我等五面受围,外头的兵众一时都接应不及,该如何是好!?”纪灵身旁一员将领急是喊道。

纪灵面色黑沉得快要滴出水来,怒声喝道:“想就此要我纪灵折腰,绝不可能,全军听令,随我杀出一条血路~~!!”

纪灵自不会就此放弃,束手就擒,扯声喝罢,一拍马匹,气势盛放,望阵后便是冲杀。诸将见了,连忙打起精神,纷纷赶上。那五路兖州军,眼看纪灵要逃,连忙围杀过去。由其后方冲上的兖州骑部,更是向纪灵蜂拥截堵。纪灵飞马狂奔,一马当先,冲在前头,眼看来敌奔马扑来,又快又猛,全然不惧,手提三叉戟,一旦遇上,瞬即便是左突右冲,赫然突杀而进。

说时迟那时快,眼见纪灵杀入人丛之内,往前扑杀的三路兖州军猛地杀住了纪灵的部署,瞬间掩杀过半,可谓是势如摧山,杀得敌军毫无还手之力。

“哇啊啊~~!!想要我纪灵性命,没那么简单~~!!”另一边,正于人丛内突杀的纪灵,这下也是连连挂彩,身上铠甲多处破损,但还依旧奔飞迅疾,悍然突破。一干兖州骑众,眼看纪灵越冲越快,急去拦截。纪灵杀得兴起,则是逢人便战,却不停歇,要不杀了敌人,要不冲飞而过,绝不停留,有时候难免被敌所伤。

电光火石之间,正见纪灵猛地飞马从两员将领身边冲过,刺死左边那个,右边那将忿起,舞刀向后就砍,正中纪灵后背。纪灵痛呼一声,气血急涌,却怕因此激奋起敌人士气,忙死死吞下。

这时,纪灵后方大军,终于纷纷扑杀赶到,眼见纪灵在敌人人丛里冲杀,吓得无不变色,连忙飞奔赶来接应。

这时,随着程昱号令下落,五部人马这时已然合成一军,盛势发起掩杀之势,如摧枯拉朽,可惜的是,纪灵最终还是凭着他那盖世之勇,拼死逃脱而出。兖州大军合众掩杀,与纪灵军鏖战起来,至晌午时分,纪灵军终于不敌溃散。兖州大军只顾扑杀,而纪灵早知大势已去,带着后军人马早就逃回营内守备。

程昱也不欲与纪灵死战到底,见诸军已疲,见好就收,遂下令撤军去了。

当夜,纪灵刚是疗伤完毕,对程昱自是恨之入骨,但却知已眼下局势,恐无力再与敌人决斗,何况今日一战,他折损了近三千兵众,一万精兵损耗近乎过半,而且这下想要撤走,恐怕也没那么容易,毕竟程昱的部队此下锐气正劲,但来掩杀,恐怕还会有全军覆没之险。而且纪灵心知,袁术得知当下战况后,必然会责怪他,甚至严惩,心情更是低落。

这时,忽悠细作来报,送来了程昱的密信一封。纪灵又惊又恼,以为程昱是写信前来羞辱,但也耐不住好奇心,怀怒拆开一看。看罢,纪灵一阵变色,不由叹道:“都说识英雄重英雄,没想到这程仲德不过一介儒生,也有此等气节!”

纪灵的心腹一听,不由变色,急是问之。纪灵遂把密信示与。那心腹看了,却是满脸的怀疑道:“将军,这程仲德奸诈狡猾,岂可信之?”

“可眼下我已走投无路。若不信这程昱,以我眼下带罪之身,回去主公身边,恐怕只有死路一条。”纪灵满是苦涩而道。那心腹一听,也是了解袁术的脾性,遂是震色道:“话虽如此,但毕竟两军为敌,就算这程昱有心相助,但防人之心不可无。明日,我恳请将军予我一部,在后接应。”

纪灵听了也觉是理,遂一点头,说是好。

于是,到了明日一早,纪灵收拾好残兵,竟领千人到睢阳城下来战,更摆出一副破釜沉舟,与兖州军拼死一战的样子。

程昱见了,立刻引大军扑出,他和纪灵在阵前怒骂一番后。程昱大怒,教麾下将士出击。那将士拍马冲出,与纪灵斗不到三合,便被纪灵打落马下,不知生死。

本是得瑟的程昱,那样子好像被纪灵生生地打了一个耳光,怒不可遏,又派将领杀出,却不敌纪灵之勇,又被纪灵打落马下。程昱急派人去拾回那两败将。

这时,兖州军看纪灵如此骁勇,全都吓得暗暗变色。纪灵在一旁观察,发现兖州军士气低落,忽然一拍马,竟主动引兵扑杀。程昱吓得变色,连忙急呼撤兵,逃入城内。纪灵得胜,而且还是以少胜多,士气自是得以恢复。

之后,一连数日,纪灵都引兵前来搦战,程昱皆败之,前前后后已有十员自称是兖州猛将的将士,败在了纪灵的手上。纪灵回回都以少胜多,消息传出,这一下可谓是威震兖豫之地。不久前得知纪灵大败的袁术,本是气得暴跳如雷,但后来听得捷报纷纷传回,这纪灵竟一改颓势,每回更是以少胜多,寿春文武无不震惊。袁术转怒为喜,每日更与麾下大摆宴席,大肆庆祝。

可就在愈加得意袁术,准备要增兵,一举攻破梁郡时。忽然有消息传来,说其兄袁绍败于汲城,如今已撤回河北。而镇守兖州的大将文聘已立刻调兵赶往梁郡。

“该死的袁本初,足足五万大军,却攻不破一个小小的汲城,真把我袁家的脸面都给丢尽了!!可惜我麾下大将纪灵,此下已占尽上风,眼看睢阳唾手可得,却因这袁本初的无能,陷入前退两难的局势!!”只见寿春大殿内,袁术猛拍奏案,满脸气忿不甘地喝道。

“主公息怒,我看本初兄也不过一时大意,毕竟谁也预料不到张辽竟会弃了河东,忽然杀回兖州来援。这张辽乃世间罕见虎将,本初兄一时不敌,也是情有可原。”眼看袁术大怒,袁遗急是走出相劝,毕竟如今袁家以袁绍、袁术两人势力最大,袁家的一干族老,也希望兄弟两人能够放下成见,联手一起,将袁家发扬光大。

“哼!堂兄这般说,这倒是我胸襟狭隘了!”袁术闻言,不由神色一变,面色顿是变得更是阴沉。

“臣下不敢!”袁遗急是鞠躬一拜,唯唯诺诺。袁术冷哼一声,摆手道:“那你是什么意思!?”

“我以为眼下并非攻取梁郡的时机,不如先令纪将军撤回,再有吕布那里刚不久已传来消息!”袁遗说到这故意一顿。说来袁术的情报系统,如今交由了袁遗负责。毕竟一来袁遗智谋过人,二来又是袁家的族人,可以相信。袁术闻言,立刻激动得整个人都弹了起来,目光暴射,喝道:“那吕布说什么了~!?”

“吕布说,不负成命,孙文台已然被他所杀,但当时出了一些状况,尸体落入了其子孙策手中。而有关此事,我已经过雍州、中原一带细作的确认,孙文台确是死了!更有不少人亲眼看到他的下葬!”

“哈哈哈~~!!好哇~~!!这孙文台一死,我看豫州还有谁能与我作对!!速发我令,教纪灵转撤回豫州,再令张勋领整顿两万大军随之接应。我要在一月之内,将孙家在豫州的势力全部纳为己有!!”袁术先是一阵欣喜若狂的大笑,随即便是一番疾言厉色地调拨。袁遗、张勋还有一干文武无不面色大震,抖数精神,纷纷慨然领命。袁遗还暗暗想道:“公路为人虽是好脸易燥,但到了关键时候,还是不会令人失望,这番调拨也是雷厉风行,颇有雄主姿态。如今孙坚已除,也是时候一统淮南、豫州之地,以建立南方霸业!”

脑念电转后,袁遗不由眼转精光,暗暗兴奋不已,对于未来充满了无限憧憬。

却说过了数日,在睢阳城上,程昱正面色冷漠地观望远处纪灵军撤去。一员将士面带不甘地问道:“参谋大人,先前我军本就占尽了上风,就算不能把彼军全军歼灭,但起码将之击溃,也并非难事。为何你却要卖那纪灵人情,让他屡屡得胜,名威大震,甚至让他轻而易举地撤回?”

程昱闻言,冷冷地瞟了那将士一眼,道:“我之所为是否引起军中许多将士的不喜?”

“不敢!”那将士听了,吓了一跳,连忙低头,避开程昱那如能看透人心的可怕目光。

程昱低叹了一声,面色松弛了几分,缓缓道:“普天之下能明会我程仲德所为的,又能有多少人?纪灵此人并非寻常之辈,我军但若将之逼上绝路,纪灵定会拼死一战。到时,我军就算占尽上风,恐怕也仅有六分胜算。再有,纪灵乃袁术肱骨大将,但若败于我手,素来极好面子的他,说不定会一怒之下,大举侵犯兖州。你可别忘了,袁术乃淮南霸主,拥有近十万雄兵!”

那将士听了,不由连连变色,才知自己愚不可及,错怪好人,正要告罪。程昱忽然眼里精光一射,冷声又道:“我卖纪灵人情,却还有另外一个深意。首先纪灵深受袁术器重,而纪灵为人仗义,是个英雄。这种人若是欠了别人恩情,无论敌友,都会想方设法地来还。袁术威震淮南,又据有汝南、南阳两郡,迟早会称霸南方。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