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七十六章 程昱的算计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“而说不定哪一日,他就会心血来潮,决意来犯我兖州。=到时,说不定这个人情,就能挽救我兖州之危。”程昱眯眼而道,其思量之深,令那将士简直无地自容。

而且其实程昱还有第三层深意。

“哼,袁术为人自负量窄,待某日若我把睢阳之事密而告之。而那纪灵不知转通,这或许就能轻而易举地除一心腹大敌。”想到这,程昱不由暗暗偷笑,认为这个人情真是卖得值了。

于是,兖州之乱,到此结束。袁绍大败而归,而袁术麾下大将纪灵,先遭挫败,然后却一改颓势,连番搦战,全以得胜,却因袁绍失利,不得不撤回豫州。

这消息传出后,袁术自是赚足了面子,而袁绍听得,大怒不已,可这时却听幽州边境传来急报,说公孙瓒联合刘备,正集合兵马,欲分兵两部来犯。

袁绍闻之,又惊又怒,急整备麾下兵众,一边又教其外甥高干引兵往幽州边境屯兵,以备敌军偷袭。

却说这一年,天下动荡,烽火连起,从最开始的西北雍、凉之地,再到并州、河东,转即又到兖州,如今就连河北似也将有战事。这兵荒马乱,战祸迭起,天下百姓无不忐忑,终日惶恐度日。

可却也有世外桃源之地,有高人不出门却能知天下之事,运筹帷幄之中。

却说在颍川西北接近上洛一带,那里山林密布,多是险山峻岭,时常更有猛兽出没,山路蜿蜒难行。其中有一深山之内,山路更是盘旋崎岖,地势复杂,因每隔一段时间,山内就有怪叫传出,如同鬼哭狼嚎,故有名为鬼谷山。

呜嗷嗷嗷~~!!!

一阵鬼叫传出,在山林内赫然回荡,如同万鬼齐叫,吓得一行人无不抓紧腰间兵器,仿佛真的怕有恶鬼出现。

可有一黑衣少年,却无丝毫慌色,反而看得诧诧出奇,眼看前面险地,如有盘旋之势,如同一条盘踞恶龙,那鬼叫声就是从山谷中传来,每每响起,都会有一大群乌鸦飞起。

“山如盘龙,鬼哭腹谷,黑袅齐飞,生人勿近。这定就是大族老常提起的鬼谷山了。”少年看得眼切,不由叹道,只见他长得星美剑目,面如冠玉,长发披肩,一身黑色素衣,虽不显华贵,但他浑身却散发着一股令人不容小觑的气势,尤其他那双明亮大眼,好似能看透世间一切,所有蛊惑诡计,都瞒不过他。

“大楼主,此地不祥,待会还是让小人等去请那郭奉孝就是!”这时,一个魁梧巨大,身强力壮,长得虎头虎脑,肤色发黄,浓眉虎目,下颚都是如同尖刺一样的胡须,条条竖起,竟是那曾经与马纵横一战,而不落下风,名叫许褚的猛汉。

“呵呵,要请出这鬼才可不容易。否则你别只只看这地势险峻,此山内其实还布置有精妙的阵法,据说乃是战国鬼才—鬼谷子,亲自所布置的万鬼吞龙阵,若是轻入,莫说千军万马,就算是真龙现世,也瞬间被万鬼吞噬,化为乌有!”

而这说话的少年,赫然正是风满楼的大楼主,司马懿也。话说这司马懿自从听说郭嘉与马羲分道扬镳后,就一直在打探郭嘉的行踪。说来这郭嘉也是厉害,当初风满楼的细作曾有几回差点被郭嘉截住,哪知郭嘉不知变了什么戏法,回回都凭空消失,而且那些细作,还被困在其中。司马懿得知后,曾往一地察看,才知这些细作中了郭嘉摆下的阵法,遂往救之。后来再得到郭嘉的消息时,郭嘉已经回到了鬼谷山中。

鬼谷山在战国时期曾被誉为天下第一险地,全因当时鬼谷子被孙膑击败,无意出山,为了拒绝那些慕名而来的各国国主派来的使者,特意布下了万鬼吞龙阵。鬼谷子冷傲的态度,自然激怒不少国主,再有鬼谷子乃绝世怪才,那些国主自然不愿他投了别的敌人麾下,便一不做二不休,纷纷派人前去杀害,曾经赵国更派了一支军队,却全都死于这万鬼吞龙阵下,消息一传开,各国震惊,又见鬼谷子似乎已断了出山之意,这才无奈罢手。

这万鬼吞龙阵如此可怕,司马懿曾经也有犹豫要不要来这鬼谷山见这郭嘉。毕竟就算他侥幸破了这阵法,但郭嘉也不一定会答应他的条件。可不知为何,就在司马懿不断挣扎时,自己想去鬼谷山一探究竟的**就愈加浓烈,而且他也希望凭此作为诚意,打动郭嘉这个当世鬼才。若得他出山相助,可谓是如虎添翼,司马家的前途自是一片光明!

奇才、怪才,总是有怪脾气和傲气的,雄心壮志更不可缺乏。司马懿自以为郭嘉和他是一样的人,所以他有把握能够劝服郭嘉。

当然,首先他要做的,是证明自己的实力,而万鬼吞龙阵,就是他的第一道难题!

“呵呵,鬼才郭嘉,我来会一会你了!”想到这,司马懿不由暴射出两道晶亮的光芒。

“大楼主,有一事我倒想唐突一问。”这时,许褚忽然问道。司马懿笑了笑道:“请说。”

“据说这鬼才郭嘉和鬼神马羲当年交情极其深厚,马羲更把郭嘉视为肱骨兄弟。再者,这郭嘉计谋多端,神鬼莫测,你莫就不怕,两人翻脸之事假,另有所图才是真的?”

许褚此言一出,司马懿先是微微一怔,然后不禁对许褚露出赞许之色,谓道:“许家少主心思果然细腻。一开始我倒也怀疑,但如今西凉、河东、兖州各地陷入战乱,正需这郭嘉现身,他却依旧闭关在这鬼谷山中,足可见两人情义早已断尽。若非如此,我也不敢轻易前来。”

却别看许褚一副匹夫的模样,实则心思细密得很,这下一听,便是醒悟过来,重重地一点头后,一行人又开始出发了。途中,司马懿心血来潮,忽然又问:“对了,许家少主上回我与你提议的事,你觉得如何?”

“大楼主是说投靠曹操之事?”许褚闻言,微微变色,虎目里更露出戒备之色。毕竟司马懿实在太狡诈,这种人只要一不留心,恐怕就会遭他算计。许褚从来都不会和司马懿交心,对于他的话从来也是想过再想,夺过再夺。

眼见司马懿笑着地点了点头。许褚僵硬地露出一个笑容,道:“劳烦大楼主费心了。我许家只不过一个地方小乡豪,还真攀不上曹家这座大山。”

“呵呵,世道正乱,群雄逐鹿的时代已经开启,贼匪横行,日后更会烽火不断。男儿大丈夫此时应当保家卫国,要不合一群有志之士创造基业,要不投以明主,以攀龙附凤,扬名天下。若只龟缩一地,实在可惜,由其像许家少主你这种英雄豪杰!”司马懿笑了笑后,这语气从一开始地平平淡淡,到后来越来越是激亢诱人,由其到了最后更是如有一股魔力,许褚稍不留神,就几乎被他动摇了。

“我才不信你鬼话!”许褚暗暗一咬舌头,却也并非认为司马懿说的话毫无道理,反而正是说中了许褚的想法,许褚才觉得可怕。“大楼主谬赞了。你看你说保家卫国。我也不过是一介武夫,却也无什么雄心大志,更不敢奢望攀附富贵,但盼能够守住家业就以心满意足了。”许褚又露出一个僵硬的笑容,因他长得虎头虎脑,这每次僵硬一笑,反倒给人一种猛虎要张嘴的感觉。

“呵呵。”司马懿笑了笑,再无继续这个话题了。

好一阵后,一行人终于来到了鬼谷山下。忽然一阵阵听似缥缈如烟,轻薄如纱般的幽静琴声响了起来,如伴耳中,好不奇妙。

但在这诡异的鬼谷山中,若是寻常人一定会是心惊胆寒。但若是意志坚定,超脱凡俗者,反而能听得心宁神静,进入琴声的意境之中。

那琴声,如能沁人心肺,甚至能够洗涤人的灵魂。司马懿听得好不舒服,不由随着琴声缓缓地闭上了眼睛。

忽然,他看到了一片山河。那里绿荫成片,叠叠起起,险山峻岭,崎岖不一,恍惚间,他发现自己成了一只翱翔的飞鹰,正展翅高飞,感受着风的自有,俯视天下。

蓦然间,一阵天旋地转。却又见长河流荡,犹如游龙,阳光和熙,照射在如同银面的河水之中,恍惚间,他才发现自己成了一条正跃起的鱼儿,猛地回到了河内,感受着河水包容万物的气量。

忽然间,又是天旋地转,一股吸力把他骤地吸走,河水在翻滚,在旋转,一股可怕的力量正在使然。

恍惚,只见一道红川巨门跨在面前,激流涌荡,他一只鱼儿想要尽力跃起,已脱危机。

回过神来,又是一副神奇的画面。正见海纳百川,下面竟是一片汪洋大海,那是何等壮观,何等雄伟,就如在合纳百国,定以乾坤,一统山河!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