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七十七章 闯鬼谷 上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而他又忽然发现,自己俨然鱼跃龙门,成为了一条升腾而起的龙蛟!

龙,万物之灵,帝王之征。

这一刻,他感觉到了,睨视天下的感觉,苍生亦不过蝼蚁,险山急川,无所不能行之,此正所谓唯我独尊!

就在此时,蓦然雷霆震荡,天地色变,他投眼望去,漫天乌云,竟然卷动起来,旋转的阵心之中,闪雷不断,暴射不止,好不可怕,而且乌云转动的范围不断地增大着,他忽然慌乱,骤飞愈逃,却发现天大地大,乌云迅速地互相连接,他根本无法逃脱。

猝然,一道惊天动地的雷鸣骤响暴起,他不禁望后一看,竟见乌云和闪电一起合体,高速旋转之后,竟化作了一尊与天齐高的鬼神,其手中更提着一柄斩龙刃!

乌云鬼神发出一声咆哮,天地破碎,万雷俱下,他肝胆俱裂,灵魂如碎,适才那唯我独尊的感觉,瞬间化为乌有。忽然间,他懂得了何谓蝼蚁。

咆哮声下,龙刃破天而落,苍穹竟都被劈开,携带着万钧雷霆,霍地劈落。

他虽万般绝望,却发现自己,挣扎不了,逃脱不开!

“哇啊~~!!”现实中,就在众人沉溺在琴声中时,司马懿忽然猛地回过神识,惨叫一声,急就拍马冲起。

许褚也须臾回过神来,却是满脸冷汗,他刚才竟然见到了自己的许家被毁灭,整个城池都被贼匪烧毁,在此之前,贼匪烧杀抢掠,奸yin妇女,无恶不作,就连幼儿幼女都不肯放过。而最令他痛心地是,他竟然被人五花大绑地捆在城头之上,亲眼目睹这一幅幅惨绝人寰的画面,却无能为力!

倒也幸好司马懿这一喊,否则许褚刚才还真的怕自己走火入魔,这下一阵后怕,回过神来,正见前头动静起处,司马懿慌忙而入,冲进了山内。

“大楼主~~!!!大楼主~~!!!”许褚看得眼切,急是拍马追去,猛地也冲进了鬼谷山内。

却见前山山内一片昏暗无关,树木都是发黑,不知品种,上头还有乌鸦盘旋飞过,发在阵阵怪叫,如在嗤笑着司马懿和许褚。

许褚却无心思理会,倏地追近了司马懿,一把揪住他马上的缰绳,气势一聚,竟霍地显现出一面三眼雷霆虎兽,顿是威势大增,一声喝道:“大楼主~~!!!”

声若轰雷,如能震荡灵魂深处。这下,就连司马懿的坐骑又被吓到,惊鸣一声,猛地停住。

“哇啊~~!!”同时,司马懿又惨叫而起,这下冷静下来,满脸冷汗直滴,因头冠掉了,这下还一头的乱发,看下去倒像是个疯鬼。

哇~哇!

这时,忽然有一群乌鸦飞过,怪叫几声。司马懿吓了一跳,急喊道:“哪!?这是哪里~!?”

“大楼主,这是鬼谷山内。”

“鬼谷山!?我怎么会忽然进来了~!?我的人呢!?”司马懿闻言,顿是猛地瞪大了眼,急呼叫道。

“禀大楼主,适才你不知中了什么妖法,忽然闯入了这鬼谷山内。我一直喊你,你却不理会,这下你的人也不知能不能跟上,要不要我回去一看?”许褚说罢,正要拔马而去。

司马懿这下却好像记起某事,急喊道:“万万不可!”

就在他话音刚落,猝地响了几阵凄厉的惨叫声,听得许褚不由一阵变色,立刻向司马懿投去眼神。

“这鬼谷山据说是耗费了鬼谷子余生的心血,花费近十年才布置而出,后来又经过数代传人的不断改良,鬼谷山的可怕,绝非你可想象,就算是百万大军贸然进入这鬼谷山,恐怕也是有去无归!”

司马懿此言一出,就连许褚也不由吸了一口冷气,他这下却能保证司马懿不是说谎,因为人一旦受惊,说的话多数都是真的,当然司马懿狡诈,而许褚之所以相信他,还有另一个理由,那就是他从司马懿的眼泪,此时发现了恐惧!

又慌又俱,而他司马懿手无缚鸡之力,若他还敢骗自己,那他肯定是个白痴。

就在许褚转念间,司马懿却也在暗暗腹诽道:“这鬼谷山深不可测,这下走失,我带来的精锐好手,恐怕都寻不到我了。这许仲康乃世间罕见的豪杰,要保住性命,我还得依仗他!”

司马懿想罢,收敛了几分慌色后,很快就震色道:“而要过这鬼谷山,却有几条禁忌必须牢记。其中第一条就是只能进不能退。若由前山而入,必须从后山而出。若由后山而入,则由前山而出。”

“否则那又如何?”许褚一皱眉,问道。

“我这倒又不知,但你听刚才的惨叫声,恐怕就是我那些手下寻不到我,转折回去了。或者触动另外的禁忌,却也说不定。”这时,司马懿居然还笑了起来。许褚一眯眼,见他无意说出其他禁忌,倒也没有主动去问。

他心如明镜,很明白若要走出这鬼谷山,必须依靠司马懿,如今与他最好不要翻脸,在旁守护着他就是了。

同时,司马懿确是许褚有生以来见过最聪明的人,他也相信司马懿有这个能力走出这鬼谷山。

“那走吧。”许褚微微震色,淡然而道,遂便看向司马懿。司马懿一笑,一拍马匹,缓慢走起,许褚则跟在他的身后,虎目瞪得斗大,满脸都是戒备之色。

“据说这鬼谷山有近万个阵法组成,前山共有三百六十五个,后山腰处有三百三十五个,山腰处则有三百个,最后的一个阵法,也是整个大阵的阵眼,就在山顶。当然,只要破了山顶的阵眼,这整个万鬼吞龙阵法自然就会消除,所以后山的那三百三十五个阵法,倒也不用理会。”途中,司马懿不忘和许褚说明状况。许褚听了,心惊不已,甚至觉得这已经有些超乎想象,但见司马懿此时已毫无慌乱之色,想他定是有所把握,遂也凭此冷静下来,只顾紧紧地跟在司马懿身后。

忽然,许褚停下了脚步,皱起眉头问道:“这数目不对!”

“哦?哪里不对了?”司马懿听话,不由一笑,饶有兴趣地问道。

“竟然是万鬼吞龙阵,可这山内的所有阵法加起来不过是一千零一个罢了。莫非是嫌一千零一太难喊了,故意筹个整数?但若是如此,千鬼吞龙阵岂不更为合适?”许褚不等司马懿的回答,倒是自顾自地猜了起来。司马懿听了,不由哈哈大笑,许褚一皱眉头,便问:“不知大楼主在笑什么?”

“在山顶那个大阵,乃是整个万鬼吞龙阵的阵眼,威力自非寻常。据说就单单那一个大阵,足以能抵挡九千大阵的威力。去单一再加九千之数,不正是整万耶!?”

司马懿此言一出,许褚刹地瞪大了眼。司马懿笑容灿烂,就是想要看到许褚的失落、恐惧之色。哪知他的如意算盘却是打错了。许褚听罢,神色一沉,便不再张口。

司马懿就是想要让许褚害怕,令他明白要出这鬼谷山,他就必须讨好自己,否则他只有死路一条。这下,司马懿见许褚不答话,又是笑道:“再有这些阵法中,不乏厉害的大阵,一旦触动,厉害的能够抵挡千军万马,寻常的倒也会令你措手不及,但有丝毫松懈,便会在瞬间让你丧命。许家少主你可要小心了!”

“我跟在大楼主左右,这倒也不怕。”许褚见司马懿不依不饶地想要动摇他,不由咧出了一丝笑容谓道。

司马懿听了,先是一怔,随即便是哈哈大笑起来。

却说与此同时,在鬼谷后山内。这里却是一片绿荫之地,忽听阵阵虎啸骤起,兵戈震响。恍然间,只见四周忽然有一头头由硬木造成的木人,各持兵器奔杀过来,其中还有七、八头木虎,栩栩如生,这打造的手法,简直可谓是鬼斧神工,惊为天人。

“凤雏!我都说了,东面是个大阵,不可往这边来!你为何却偏偏不肯听我的话!!”

“哼,卧龙!那些小阵,你随手就破开。我都快闷出病来!若不弄些紧张刺激的,那人生岂不太没意思了!”

“你!!”

却见有两个头戴草笠,遮住面貌的少年。一者身穿白色飞龙道袍,一者身穿赤色凤雏道袍,背后俨然都有一个水镜的标志。

却说正在两人说话间,四周的木人、木虎一齐扑上。身穿白色飞龙道袍那被称为‘卧龙’的少年急教道:“黄将军往北边高地突上,到了那里,你看四周可有异处!?”

说来这两个神秘的少年,倒也不是独自而来,一行人中大约有三十余人,各个都是好手,由一个姓黄的中年壮汉所率。

“好叻~!!”这下答话的正是黄姓壮汉,却说此人乃江夏黄祖麾下一员裨将,名叫黄忠,虽已有四十多岁了,但还是个默默无名的小人物。此番却是那叫卧龙的少年,托关系请来的。

所谓乱世出英雄,无名却不代表无能!

正见身穿缳甲,手提一柄火凤天秀刀的黄忠,一跃飞起,一头木虎斜里扑来,黄忠挥手就是一刀砍去,只听‘嘭’的一声震响,砍中处霍地裂了开来,木虎顿时被打飞而去。

而此时正与扑来厮杀的壮汉,手中的兵刃却无法砍破刺透那些木人、木虎,都急着大喊起来。

“这些木虎、木人乃是由铁桦树所造,这种树坚硬无比,甚至比起精钢也只略微失色!”被众人拥护着的卧龙看得眼切,倒是识学高超,一眼就认出了这些木虎、木人是由什么打造。

“哼,凡木具所造,定会有致命要害!甘兄弟看你了~!!”那身穿赤袍,被称为‘凤雏’的少年冷哼一声叫道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