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七十八章 闯鬼谷 中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很快,立刻有一个身材高挑精壮,身着一身怒涛恶鲸锦袍的男子高声呼道,定眼一看,只见此人面阔长眉,目翘有神,头上插着一根翎毛,飞动间,还伴随着铃铛的声响。--这若是在江夏一带,听得这铃声响动,可谓是无人不惊无人不怕。此人正是被江夏百姓称为‘锦帆贼’的甘宁,此番之所以会前来,却是为了还人情债。

“哈哈哈~~!有意思,真是太有意思了~~!!”却见甘宁身轻如燕一般高高跃起,拿起一个红色酒壶,猛地一灌,再吐出来时,竟是一片浓烈火焰,迅速化作一条旋转的火蛇,扑了过去。刹时,几头木人、木虎都燃烧起来,却还不停止,纷纷扑来。

“甘兄把他们引过去!!”凤雏又是一声大喝。甘宁嘿嘿地笑了两声,立刻往那几个燃烧的木人、木虎那里一窜,木人、木虎都扑杀不及,见甘宁窜走,各是追去,这时也有一波木人、木虎扑了过来,眼看甘宁就要被围住。忽然,铃铛又响,甘宁望左边一跃,一把抓住了一根树枝,勾住自己,然后又是拿起酒壶往自己嘴了一灌,猛地喷出,顿时只见一片火潮中,如见火蛇呲牙咧嘴地咬了过来。很快那搅成一堆的木人、木虎全都被点着了,随着火焰盛起,全部人都吓了一跳。

这时,忽然传来了黄忠的声音。

“卧龙!我好想看到百丈之外,有一个木lun盘,那里有三头木人在守!”

“很好,那肯定就是阵眼所在!!”卧龙听了,虽看不清他的面貌,但从他的语气里,不难发现,他此时颇是激动兴奋。

“卧龙先生,让我等去吧!!”在卧龙身边的几个壮汉,连忙请命。就在此时,只听‘咻’的一声骤响,众人急是望去,正见一根如同流星般的火箭迸射而去,一飞掠过,快得惊人,随即又听一声骤响,众人还未来得及反应,那些木人、木虎竟蓦然炸裂开来,

发出一道道恐怖的震响,卧龙急喊一声趴下,自己就立刻往一边扑倒。其他人也急忙躲避,

哗啦啦~~!!漫天火星散落,树上的甘宁眯了眯眼,望着高地上的黄忠,忽然露出了一个挑衅味道十足的笑容。而适才关键时刻,正是黄忠雷霆出手,百丈之外,一箭射中了木lun盘,其箭艺之高超,可谓是惊为天人!

“哼!贼子!”黄忠似也发觉了甘宁的眼神,投眼望去时,正见甘宁在笑,不由冷哼一声,眼里尽是厌恶之色。黄忠为人忠义正直,平生最是痛恨贼匪以及作奸犯科之辈。

这时,众人已纷纷站起。凤雏整理了衣裳,似乎洁癖十分严重,道:“黄将军,你下回动手可不可以先预警一声,这弄得我满身是泥,浑身都不自在!”

黄忠闻言,面色微变,忙是唯唯诺诺地应道。看来这叫凤雏的人,身份也是不低。

“嘿嘿,姓黄的老家伙,箭法真是不错!有机会你我比较一下!”甘宁也从树上跳了下来,虽是在笑,但笑容里尽是挑衅的意思。

“哼,小家伙做人莫要太过张扬,小心吃不了兜子走!”

“是嘛…”甘宁听了,低吟了一声,忽地一转身,猝地抢过了一汉子手中的大弓,那大汉还未反应过来,其箭囊上又被甘宁抓去了三根箭矢。

须臾,只见甘宁脚步一跨,身子早已立定,双臂一张,弓弦猛地开起,霍然间,其背后竟然显现出一面腾海而出的模糊巨鲸相势,好不可怕,口中喝道:“那我可要看看你有什么本领,敢说这大话了~~!!”

甘宁喝声一落,弓弦一震,三根箭矢平飞射出,倏地飙飞射向了高地上的黄忠。

黄忠却不理会,居高临下地望着甘宁,竟就是站着,一动不动。

卧龙、凤雏还有一干人等,全都吓了一跳,各是瞪大了眼去看着,卧龙更不禁惊呼叫道:“黄将军小心!”

电光火石之间,正见箭矢射到,黄忠方才雷霆出手,抓着一柄平平无奇的紫檀弓,啪啪两下,拨开了两根射来的箭矢,还有一根射了个空。

甘宁看得眼切,却是感觉到黄忠在轻视着自己,怒喝一声,急又想要取箭,那壮汉吓得急要躲避,但却不够甘宁快疾,可就在甘宁一把抢来几根箭矢时,忽听一道弓弦震响,须臾只觉一阵疾风扑来,甘宁面色骤变,还未反应过来,一根快箭从他耳边飞过,还吹起了他的头发,摇动的耳环还发出一阵鸣响。

啪~~!!

僵硬起来的甘宁,听得后面一声骤响,不由身体一抖,下意识回头望去,正见刚才那飞箭,一半都扎入了一棵大树之内,而且没有任何摆动,其穿透力之强,恐怕适才若被射中,他早已就一命呜呼了。

“小子,收敛一下吧,你要走的还长了。”黄忠淡淡地而道,俨然一副先生教学生的样子,又有几分意味深长的味道。

甘宁深深地叹了一口气,竟还真的有几分收敛,拱手道:“某看高人箭艺几乎已到了登峰造极层级,为何却不听名声?莫非是某历练太小的原因?”

“人各有求。有些人为了扬名立万,而不惜手段,甚至性命。而黄某为之,只有仁义二字!”黄忠此言一出,众人不由肃然起敬。甘宁皱了皱眉头,却是在暗中道:“原来是个傻子。”

同时,凤雏似乎也发出一声嗤之以鼻的笑声。卧龙则道:“若世间人人都如黄将军,汉室又岂会没落至此。请受小的一拜,以略表心意!”

卧龙说罢,竟还真的毕恭毕敬地向黄忠一拜,在后一干人等除了凤雏和甘宁外,全都也作礼而拜。黄忠见了,倒有些不好意思,忙道:“黄某不过一介无名小辈,诸位莫要多礼,莫要多礼。”

话说,就在后山这一行人闯阵期间,不知不觉已是到了晌午时分。在前山望山腰途中,正见许褚背着司马懿快速前进,两人此时都是灰头土脸,颇为狼狈,战马却都不见了。原来不久前,两人误入到了一处箭阵,当时乱箭齐发,各奔射来。还好许褚及时救了司马懿,从后一把揪住了他便就跳了马。不过两人的战马倒没有那么好运,一下子就被射出了蜜蜂窝。

司马懿这下想到刚才的险情,如今还是心有余悸。至于许褚,只想快一点离开这个鬼地方!

就在此时,许褚好像猜到了什么机关,地面忽地一块陷入下去,发出跨啦一声,随后一阵阵巨大的轰响暴起,正见山坡上一连几颗巨石赫然滚翻而落。司马懿看得眼切,急望四周看去,正见一旁悬壁上正好有个缺口,可以藏住,连忙喊道:“许仲康快往那里躲去!!”

许褚一听,顿时面色大震,身子猛就跃起,如同一头匍匐而起的雄虎,倏地就窜入了那缺口内,这时巨石滚来,实在是空间狭窄,生死关头,许褚哪还顾得上司马懿,急往后逼。司马懿这一下,几乎被许褚生生压死,发出一阵古怪的喊叫,手忙脚乱忽地一抓,不知又按了什么机关,后面的石壁竟然打了开来,两人立刻翻滚而入。

“哇啊啊啊~~!!”

一阵天旋地转,还伴随着司马懿杀猪一般的惨叫声。不一阵后,两人不知掉到哪里,最后噗通两声,坠入了一个水潭里!

好一阵后,许褚猛地探出头,然后双臂一掏,便把司马懿从水里提了起来。司马懿先是一阵咳嗽,连连吐水,回过神来,不知自己这下到了什么鬼地方,不由怒道:“他娘的~~!!老子不玩了~~!!老不死,等老子回去了,一定会找你算账的~~!!”

却说此下司马懿口中在骂的正是司马家的族老之一,水镜先生司马徽。

而有关此行,司马懿除了要说服郭嘉外,另外却还有一个任务,就是得到一本名叫《鬼谷学术》的奇书,据说这本书记载了鬼谷子一生所学的精要,乃是一本不世奇书。郭嘉作为当代鬼谷传人,这《鬼谷学术》十有**就在他的身上,若是能把郭嘉说服,那可就一举两得了。

而派下这个任务的人,赫然正是司马徽。当初司马徽为了让司马懿答应,可是费了不少功夫,和耍了不少手段。司马懿被那些族老天天缠着,最终还是迫于无奈地答应下来。这下,自然对司马徽有不少怨气。

少时,司马懿和许褚都纷纷地爬到边上,歇息了一阵后,司马懿开始在打量周围环境,这是一个别出心机的洞穴,应该就是在山腹之内。再看四周都是封死,根本无地方可以出去。

“难道我司马仲达这辈子都要困在这里了!?”司马懿看得越来越是心惊胆跳,连看了好几回,不由有些泄气地腹诽道。

这时,许褚也皱起了眉头,面容有些黑沉,转眼望来时,虎目烁烁发着凶光,道:“大楼主平日里最是多计,这下该如何是好?”

司马懿听许褚的语气里,有几分怒火压制着,吓得心头一揪,才记起自己的身边还有一头猛虎,若是得罪了他,恐怕自己首先死在他的手下。

“哈哈,我自然有办法离开这里。否则刚才也不会故意按下机关!”司马懿故装镇定地笑道。许褚一听,眼神流转出几分怀疑之色,不过凶光却是渐渐褪去了,颔首道:“我们带来的口粮不多,最多能支持两日,还是别浪费时间,快点出去吧。”

“好,这自然是好。”司马懿答了两声,便有意识地开始先和许褚拉开距离。许褚却怕他丢下自己,跟得紧紧的。司马懿暗暗叫苦,只好一边寻找机关,一边提备许褚。

忽然,司马懿面色一震,终于发现有一处石柱堆里,隐隐成形,更与七星阵法十分相似,但摆得却是不对,可十分隐晦,就算换了超级阵法大师,恐怕一时半会都发现不了。可司马懿乃天纵奇才,这一下紧紧看住,就一阵子,就发现了其中奇妙,连忙快步赶出,伸手引动起石柱。许褚见了,不由心疑,忽然看见手无缚鸡之力的司马懿竟然移动起石柱子,便知这肯定就是机关,连忙赶去看望。

很快,司马懿就把石柱子重新摆动完毕,随即只听一阵轰鸣震响,一处石壁竟然凭空而开。

“哈哈,对了!”司马懿看了,不由兴奋地叫了起来。

另一边,却说到了黄昏时候,日落西下。从后山前进的一行人,一路势如破竹竟已来到了山腰处。如今众人正在一处堆柴歇息,卧龙看了看天色,道:“时候不早了,鬼谷山禁忌其中之一,就夜不行鬼路。我等还是在这歇息,莫要乱跑是好。”

“嗯,卧龙先生所说有理。”黄忠听话,点了点头,望向卧龙的眼神里,不禁露出几分赞誉敬佩之色。说来,水镜学府有学生三千,各个都是一顶人才,为争夺卧龙、凤雏、飞麒的名头,各是明争暗斗,完成水镜先生布置的一个个任务,最终卧龙、凤雏、飞麒三个不世奇才相继脱颖而出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