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七十九章 闯鬼谷 下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手机看小说,【思×路×客手机版】手机看小说更方便!

但据说飞麒因犯了戒律,被水镜先生逐出师门,飞麒之名遂也作废。如今天xià渐有流言传出,说卧龙、凤雏得其一者,便可取得天xià。

虽然流言并不可信,而且甚至有可能是水镜学府故意流传出来,以提升他们的名望。但经过这段日子的结束,黄忠也发现卧龙、凤雏的可怕之处,这两人都是深不可测之辈,由其卧龙奇谋百出,脾性又是沉稳细密,几乎浑身上下毫无缺点。至于凤雏,他却觉得此人虽是智略惊艳,但未免有些年少的躁气,而且十分的冷傲。

当然,人无完人,像卧龙、凤雏这般天纵奇才,脾性怪异也是正常,何况两人正值年少气盛的年纪。因此凤雏如此,黄忠倒觉得不出奇。但卧龙那年少老成才是令他觉得可怕的。

想到这,黄忠不禁开始有些期待十年之后的卧龙,到底会成长到什么地步。

就在黄忠脑念电转之间,凤雏似乎有些要与卧龙作对的意思,猝然带着几分挑衅的味道向卧龙冷笑说道。

“卧龙,我却不怕这什么鬼禁忌,就算触犯,我也有办法破之。你我不如打赌,若是我能够成功,你就把卧龙的名号让给我!”凤雏这一席话,顿是令众人都是面色大变。甘宁似乎唯恐天xià不乱,立刻笑道:“哈哈,好哇!!凤雏大人,我愿来协助你!!”

“哼!!”黄忠听这甘宁似有捣乱的意思,不由重重冷哼一声,目光冷酷起来。甘宁一皱眉头,暗想这老家伙好像处处都要和他过不去,也不示弱,瞪眼望去。

两人都是武艺超群的高手,这下各是瞪目怒视,气氛顿是变得诡异起来,仿佛有一种大战一触即发的感觉。

就在此时,卧龙的一叹,和他那洒脱超然的态度,顿是令众人为之一惊。

“卧龙这个名头你要就拿去吧。我此番之所以答应恩师来这鬼谷山,不过是为了报答他的教育之恩。待此事完成后,我便有意把卧龙的称号,还给学院!”

“你这是什么意思,莫非你要学那飞麒,背叛师门耶!?”凤雏听话,不知一股恼怒和挫败立刻由心底而发。他倒不是生qì卧龙的背叛,而是他本以为卧龙会以他这名号而自豪,没想到他根本就视如粪土。如此一来,凤雏还真不知道,有什么能够逼得卧龙与他比上一比,让他可以在卧龙手中赢下一次!

卧龙默默地看着凤雏,摇了摇头,叹气道:“古贤说得好,道不同不相为谋。我拜师学艺,本就为了匡扶汉室,救济天xià黎民,并非要为别人的野望所用。言至到此,凤雏你也再问了。”

凤雏一听,不由微微一怔,忽然想起当日飞麒忿而离去时,竟暗暗向他提醒他们的恩师心术不正,劝他最好赶快离开学院。

一下子,凤雏宛若什么都明白了,再看卧龙的淡然,他就好像早就知道一样。

又是一股无法形容的苦涩挫败感,游荡在心头之内。

“凤雏,你才智毫不逊色于我,由其在连环计上,你的计算比我还要精准。单论连环计的话,你一定会是天xià第一!”卧龙口道‘一定’的时候,尤为用劲,信誓旦旦的样子,却令人不由信服。

“只不过在性格上,我比起你较多几分沉稳。恩师常说,躁则易乱,虽然你表面不乱,但你的心神早就乱了,此为心乱。你的心太急躁了,若能学会取舍,必能雏化神凤,舞动九天!”卧龙苦口婆心地谓道。凤雏明知他说是理,但却不喜欢卧龙那一副高人一等的口气,心里想着两人齐名,凭什么由你卧龙来教我,遂冷哼一声,坐到了一旁去了。

“据说这鬼谷山,一旦入了夜,时不时会出现鬼怪,乱人心智。我却以为世间本无鬼怪,都是有心人,为图所利,臆想出来的,这其中必是另有深奥。所以在这,先与各位提一个醒,明日之后我等应该就能赶到山顶,破开大阵,只要替恩师借到《鬼谷学术》便可离去了。”卧龙平静淡然地说道,众人纷纷细听,看各个诚服的样子,似都愿yì听从。而在这不知不觉中,卧龙俨然已成了众人之首。

凤雏在旁看了,却是发出一声嗤之以鼻的哼声,便再无说话了。

渐jiàn地随着夜色降临,这每隔一段就会传出的鬼叫声,显得更是可怕。

众人围在火堆里,卧龙和凤雏倒是能沉得住气,正在闭目养神。黄忠和甘宁却早就商议好轮番把守。此下先是甘宁戒备,黄忠依靠在一块大石头上,竟是睡着了,还打着一阵阵如雷般的鼾声。

“这老东西吵死人了~!”甘宁本还以为这黄忠会信不过他,也在一旁戒备,然hòu等交替的时候,在耻笑一番。哪知黄忠一下子就睡死了,而且还发出烦人的鼾声。甘宁这下实在忍不住了,忽然大骂一声。一些壮汉却以为是有鬼怪来了,吓得连忙纷纷起身,各持bīngqì。

“是谁在喧哗!?我不是说了,不扰丧鬼,可得安平之路!不能喧哗是鬼谷山禁忌之一!!”卧龙猛地睁开了眼,疾呼叱道。

这时,凤雏也迅速地站了起来,道:“事到如今,说什么也没用了,快想办法应付下来的难题吧。”

听凤雏的语气倒是有些兴奋,他总是喜欢挑战高难度的难题,这才显得他聪明绝顶,当然如果能压过卧龙一头,他会更加开心的。

“凤雏你!”卧龙不由暗暗一怒。忽然间,四周竟发出一阵阵怪响,就一阵间,烟雾把众人都给笼罩起来。

“不好!是迷雾,大家伙小心,不要走散!!”卧龙急喝一声,但忽然发出一阵阵令人心惊胆寒的鬼叫声,旋即一阵阵邪风吹袭,吹得卧龙是头昏脑涨,一不小心,就要摔倒,忽然有人急是冲了过来,把他给扶住了。

“卧龙先生,你没事吧。”响亮而有力的声音,令卧龙心头不由一震,抬眼望去,果然是实力深不可测的黄忠。卧龙不由一笑道:“劳烦黄将军费心了。我无大碍。”

黄忠听话,点了点头,然hòu神色凝重地道:“那阵狂风之后,大家伙都是走失了,如今四处都是烟雾覆盖,其他人应该走不远,却不听动jìng,这实在怪得很。”

卧龙听了,遂向四周看了看,遂道:“我们一定触发了鬼谷山的禁忌,依我看这附近不止有一个阵法被触动了。若是能找出其中阵眼,或者就能将之解除了。”

黄忠听话,双眸一亮,立刻走到一旁,拿起一根适才被吹散在地的火把,凝声道:“那好,卧龙先生你留在这里,我去找出阵眼!”

“不,这些阵眼怕都是隐藏得十分的隐秘,我和你一起去!”卧龙听话,毫不犹豫便是答道。黄忠想了想,遂颔首道:“那还请卧龙先生紧跟我的身后。”

卧龙笑了笑道:“那是自然。”

可就在黄忠和卧龙准备出发时,蓦然发出一阵惨叫声,只听有人大呼有鬼有鬼,惨叫声越加凄厉,最后截然而止。黄忠听得不由皱紧了眉头。卧龙却叹息了一声,道:“看来动作要快了,否则还不知有多少无辜伤害。”

黄忠面色微微一变,听着卧龙的语气里,似乎有着怜悯和内疚。可知作为一个谋士,一定不能被自身的感情左右,妇人之仁更不可以有。毕竟,一旦到了两军对垒的时候,他的一个决策就会影响成千上万条性命,甚至到了某些必要的时候,他还必须做出牺牲,而取得胜利。所以,在水镜学府中,谋士无情,乃是第一门课。

“看来这卧龙还是个另类,有意思。”黄忠不由暗暗露出一个笑容,对卧龙好感顿时又多了几分,遂颔首应道:“好!我们快些动身吧。”

说罢,黄忠遂手执火把在前头走了起来,卧龙也随即一声不发地跟了过去。只见都是烟雾弥漫,还好卧龙记忆力超凡把四周的地形都给记住,以及黄忠也有着超乎常人的敏锐,能够提前发现前面的地形,这才一路有惊无险,来到了一处密林之内。

正见一阵阵犹如鬼哭的叫响不断地响动着,越往里面走,声音就越大,越是刺耳,而且浓烟滚滚,如同白色的洪潮涌了过来。

“事出反常必有妖也。前方定有一个阵眼!”卧龙看了,反而精神一震,正要快步赶去。蓦然,一条强而有力的手臂,猛地将卧龙抓住,显得瘦弱的卧龙一下就被那人扯了回去。

“小心,前面地势险峻,地下处处都是坑口,而且树木密集,不知什么时候就会撞上了!”

说话间,卧龙身后那人为了证明自己的话,把火把一伸,遂见火光处,一棵棵树木密集竖立,空间狭小,地上又是一个个大小不一的坑口。

卧龙身后的正是黄忠,他也是刚刚才发现到地形的险峻,当下神色也是非常地严峻。

卧龙看了一阵变色,刚才若非黄忠提醒及时,恐怕他不是被绊倒在地,就是撞上了树去了。

“跟在我身后!”黄忠又提醒一回,素来性格稳重的卧龙,这回再也不敢乱来,老老实实地跟在黄忠身后。刚进入那片尤为密集的树林后,卧龙忽然感觉到身旁有一股热气在喷出,然hòu反应过来,惊得不由瞪大了眼,正见那喷出的烟雾,竟然迅速地化作了一只凶神恶煞的厉鬼,正往扑来。而就在卧龙吓得快要叫出来时

黄忠快步赶上,拧起大刀猛地横砍,那厉鬼立刻发出一声怪叫,化作烟雾炸开而去。在旁的卧龙看了这状况,眼睛一下子就亮了,似乎全然忘乎适才的惶恐,急就望一旁迈去。黄忠吓了一跳,还未来得及喊,忽然又是一阵鬼叫声响起,又是一股烟雾猛喷而出,须臾又有一只厉鬼冲了出来。

“卧龙先生小心!!”黄忠大喝一声,眼看追不上,急从地上拾起一颗石头,猛地投飞而去,别看只是小小石块,这下在黄忠膂力爆发之下,瞬间化作一道飞虹迸射而去。在黄忠正为卧龙的安危,而勃然变色时,另一边卧龙面对扑来的厉鬼,却是不躲不闪。

正见厉鬼的大刀快要看到卧龙时,一阵狂风袭来,随即飞石携带着狂风击碎了由烟雾化成的厉鬼。卧龙看得眼切,低声呐呐道:“果然如此,果然如此。”

“卧龙先生莫非有什么发现?”正是赶来的黄忠,适才还有几分火气,但这下一听卧龙的反应,不由神色一震,不快早就不见了。

卧龙听黄忠一喊,遂转过了身,又恢复了那飘飘然,笃定沉稳的态度,笑道:“黄将军且跟我来。”

卧龙说罢,便带着黄忠走了一阵,忽然停了下来。卧龙手指一指,黄忠随即抬着火把靠近望去,正见那里有一个硕大的坑口,而且隐隐还有烟雾喷出。

看小说就来【思×路×客】,热门小说首发站,更新快,无弹窗!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