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八十章 战国鬼将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“若我所料无误,刚才那只厉鬼正是由从这坑口里喷出,布置这个阵法的人,可谓是思虑精密,步步布下的都是杀招。他先以烟雾迷乱人的心神和眼睛,这闯阵之人,若是慌乱起来,还未找到这里,恐怕早已一个不慎,摔落山下。而饶是找到了这里,这里烟雾更浓,更有这些由烟雾化成的厉鬼,若是心智不够坚强的人,早就被吓得慌了神,不是被地下大大小小的坑口,绊倒在地,摔个头破脑裂,就是撞上周围的树木。再有,这四周的树木,乃成一困阵,布阵人摆得也是精密,就算是阵法大家也难以轻易破解,再有烟雾和那些厉鬼以及周围地形的影响,要破解这困阵,更是难上加难。”卧龙疾言而道,同时又在心中加上一句:“却不知这阵法是师祖还是后几代的鬼谷传人布下,可惜时不待我,若是能和这些天纵奇才讨教一番,定能收获许多。”

就在卧龙转念间,黄忠忽然问道:“这阵法如此厉害,不知卧龙先生可有破阵之法?”

卧龙淡淡发出一声笑声后,遂迈起步伐,道:“这回却要黄将军跟在我身后了。“

说罢,卧龙便望前走去,黄忠见了,不由神色一震,忙是手持火把跟上。

一阵后,在卧龙领路之下,两人很快走到了一处空地,正在空地上有一龙形雕像,四处火盘忽地冒起熊熊火焰。而龙形雕像之下,正有一具木人。

而这具木人,明显与卧龙他们今日遇到的那些不一日。这具木人,不但身穿铠甲,手提龙形木刃,背后还背着一面旗帜,赫然龙飞凤舞地写着五个大字‘赵国尉赵奢’!

“赵奢!这难道是战国时期在阏与大战,重创强秦的战国上赵奢吗!?”黄忠一看,顿是面色,可知赵奢乃是战国时期十大名将之一,当时赵国遭到强秦侵犯,赵惠文王就是派赵奢抵挡强秦的大军,强秦兵力虽盛,但赵奢却坚守不出,再以故意示弱,使得强秦贸然进攻,最终待秦军疲惫时,再给予反击,见秦人的大军杀得片甲不留,至此赵奢名震天下,在其有生之年,强秦皆不敢轻易冒犯赵国。

当然这只是简略一说,赵奢在赵国做出的贡献,若真要说起来,恐怕说个三天三夜也是不够。

“好精细的锻造之术,这木人赵奢非同寻常,黄将军你可小心了!”另一边,卧龙却反而对木人赵奢的锻造之术,更是上心,双眸的位置连是闪动精光。

就在此时,木人赵奢发出一阵齿轮转动的鸣响,忽然好像活了起来,身子一提,竟就好像个活人一般冲了过来。

“卧龙先生,你且后退!!”虽然明知这木人赵奢不过是个假人,但黄忠却也不敢小觑,大喝一声后,身子犹如一头猎豹一般奔飞而起,速度比那木人赵奢要快上许多。须臾之间,一木人一活人遽然相遇。黄忠大喝一声,正要提刀,哪知那木人赵奢竟是更快,龙形木刀猛地就劈,好似道雷霆飞了过来。黄忠吓了一跳,急是迎住,遂听一声鸣响,黄忠惊呼一声,竟被木人赵奢一刀砍飞而去。

幸好这木人赵奢机动性远没有活人厉害,并无雷厉地乘胜追击。黄忠遂在半空一个翻身,随即落地,这下火光照来,才发现他满脸都是惊异之色。

“好可怕的力气!据说赵奢力大无穷,提百斤龙刃,如同鸿毛在手,挥若闪电!这简直就像是赵奢重生!!”就在黄忠脑念电转时,这时一旁的卧龙忽然喊了起来。

“黄将军,那木人赵奢力气浩大,与他硬碰硬只会吃亏,何不用你擅长的箭艺,拉开距离攻之!?再有那!!”却听卧龙正疾言厉色地喊着,忽然那木人赵奢发出一声嗡鸣,忽然向卧龙冲了过去。黄忠吓了一跳,在卧龙提醒之下,连忙把手中火凤天秀刀一把插在地上,取了背后的紫檀弓,立即拽弓上箭。另一边,卧龙早无平日的潇洒,被木人赵奢吓得狼狈而逃,还一边惊呼大叫,连喊救命。

突兀之际,身子瘦弱的卧龙似乎踩错了脚,猛地摔倒在地。木人赵奢随即赶上,正是舞动大刀时,蓦然一道嘭响急起,随即便见一根飞箭霍地射中了木人赵奢的手臂上,那由铁桦树打造,犹如玄铁精钢般的身体,竟被那飞箭击破,猛地扎入进去。同时,挥落的大刀自是一顿,便听黄忠的喊声。

“快躲开!”

黄忠喊声一落,卧龙吓得连忙连滚带爬扑上一边。木人赵奢欲追,却被一旁的黄忠,连以箭矢击中,就一阵子,身体插了七、八根箭矢。

这木人赵奢虽无智识,但却也没有痛楚,否则若是换了活人,不发疯与黄忠拼命,就是早痛得倒地打滚了。

“该死!!这木人赵奢力气比我还要厉害,难以近身作战,而且它不知疼痛,没有理智,这下只顾着追杀卧龙,实在棘手!”黄忠见木人赵奢又是追着卧龙厮杀。卧龙吓得连阵大吼大叫,但木人赵奢却不依不饶,挥刀连砍,几棵大树甚至被他一刀给砍倒。

咻咻~~!!

又是两根箭矢飞射过来,猛地各是击中木人赵奢的后背和肩部,木人赵奢身体却只是顿了顿。这下,忽地听到木人赵奢体内发出一声嗡鸣,好像是扎入他后背的箭矢,卡住了他里面的齿轮,使得他正个身子顿时僵硬起来。

“卧龙,这木人赵奢该如何对付啊!!”黄忠看得眼切,急是叫道。卧龙这下终于反应过来,连是大喊用火。黄忠一听,看到那四个火盘,立刻反应过来,快步冲了过去,急拿出箭矢涂上火油,就在黄忠准备的同时。只听‘嘭’的一声,木人赵奢后背的箭矢猛地碎裂,瞬间木人赵奢又动了起来。卧龙见得大喊一声,忙是拔腿就跑。

须臾之际,几道弓弦骤响一连暴起,只见火箭如虹,连是三道,又犹如有火雀飞舞之势,倏地射入了木人赵奢的后背,又是卡住了里面的齿轮,不一阵后,木人赵奢身上连是鸣响,旋即迅速地燃烧了起来。

卧龙看着冒起火的木人赵奢,一下子紧绷慌乱的心松懈下来,猛地一屁股坐在地上,连是喘着大气,这可谓是他有生之年,最是狼狈的一回了。

不一时,随着黄忠一刀砍破了那龙形雕像,四周忽然卷起一阵阵飓风,很快弥漫四周的烟雾便就散去,黄忠抬头望去,还能看到夜空上满天的繁星。

点点繁星汇聚银河,再有今日的圆月由其明亮,黄忠想到了五、六年前,他带着自己的孩子黄叙在自家的屋顶望星看月,那时自己的妻子还是健在,有着一手好手艺的她,还做了好吃的糕点。当时,他还无比地期待着自己的孩子赶快长大,与他一起品赏美酒,那岂不是人生一大乐事?

可世事无常,苍天无情。不久后,他的妻子便就病逝。当时荆州、江夏一带都有战乱,黄祖、刘表曾几番征召他引兵出征,但都被黄忠给拒绝了。原来黄忠看出无论是黄祖亦或是刘表,皆无救国之心,两人都是想做一方诸侯,割地自领。以仁义为人的黄忠自是不屑二人,加上他当时心情低落,还有幼子需要照顾,所以才是拒绝了。

也正因如此黄忠得罪了黄祖、刘表。再后,黄叙又感染了风寒,身体虚弱,为此黄忠操尽了心,到处为黄叙寻找名医医治,一往数年,可谓是倾尽家财,黄叙的病情却毫无好转。为了养家糊口,还有筹集医治黄叙的资金,黄忠才不得不再投入黄祖麾下,为之卖命。

可饶是如此,黄忠还是心存希望,看到眼下的美景,就想到了若是治好了黄叙,自己就能和他在以后的美景之下,喝酒畅谈。若是亡妻泉下有知,那倒也是苦尽甘来。

“真美!”于是,黄忠不由发自内心衷心地叹道。卧龙眼看他满是希翼的神情,似乎也有所触动,望向夜空,淡淡叹道:“是呐,这般美好夜色,可天下还有多少人知道欣赏?

与此同时,在某一处的峡道里面,正见四周狂风吹袭不断,而在峡道的尽头,也有一个龙形雕像。

正听峡道里,除了呼呼风声之外,还有阵阵的打斗震响。只见甘宁手持一对铁索九节鞭,正与一个木人将领在厮杀着。而在那木人将领背后随风飘动的旗帜上,赫然写着五个大字‘齐国相田单’!

“田单!就是那个用反间计害死军神乐毅,然后又用火牛之阵,大败燕军,使得齐得以复国的战国十大战名将!这到底是谁,竟敢用他的名讳打造木人,而且还似乎真有史中田单的厉害!”凤雏惊声叫道,在草笠面纱之下,满脸都是不可思议之色。

“凤雏大人,这木人田单竟能和甘宁打成平手,莫非是田单复生耶!?”却见在凤雏背后,一个壮汉满脸畏色的喊道。

“这世间岂有起死复生之事!?别自乱阵脚!”凤雏一听,顿是厉声呵斥。

就在此时,却听一声嗡鸣骤响,正见田单一枪骤刺,如火牛撞击,甘宁抵挡不住,被一枪击得飞开,而且还撞在了土壁之上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