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八十一章 罪人赵括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“他娘的,区区木人竟还敢伤了老子!!”甘宁目光冷厉,冷声喝道。

这时,木人田单忽地动弹起来,飞枪就是刺向甘宁,甘宁急是一避,木人田单一枪ci空,猛地扎入了土壁之内,只见土石飞扬,甘宁大喝一声,甩起手中铁索九节鞭,倏地就缠住了木人田单的脖子。

“嘿嘿!!你的头颅我收下了~~!!”甘宁大声喝道,用力便要一扯,哪知那木人田单的头颅无比牢实。须臾,木人田单猛地一把抓住九节鞭,往回一扯,甘宁顿被扯了过去,同时木人田单拔枪而出,望飞来的甘宁就刺。眼见事态危急,甘宁却毫不慌乱,厉声一喝,提脚猛地踢开了木人田单刺来的枪支,随即借力,往后一翻,便是落地,目光寒冽的看着那木人田单。

“凤雏大人,这甘宁为何不像今日那般用火攻对付?”一个汉子看得眼切,不由在凤雏身旁喊道。

凤雏听了,怒声就喝:“蠢货,这下四周狂风不断,且方向不定,若用火攻说不定就会烧了自己!!你是要甘宁引火上身耶!?”凤雏这一骂,那人顿是明白厉害,哪敢反驳,连忙认错。这时,凤雏忽一变色,口中喃喃叫着引火上身四字,猝然似乎想到了什么,急声叫道:“甘宁,用你拿九节鞭作引,以火攻之!!”

凤雏这刚才才说不能用火攻,忽然自己却又自打嘴巴,众人不由吓了一跳。

“哈哈哈~~!!凤雏大人真是好计略!!”甘宁倒是瞬间反应过来,另一手正抓向腰上的葫芦,忽然木人田单猝然发作,猛地一扯九节鞭,又把甘宁扯了过去。

电光火石之间,眼看木人田单提枪就刺,跃在半空的甘宁忽地一口喷出,竟是喷向了九节鞭,紧接着又是灌葫而喷,这下喷的却是犹如火蛇般的烈火。千钧一发之际,烈火猛地绕上了九节鞭,然后迅疾地扑向了木人田单,同时甘宁猛地提动燃烧起来的九节鞭,挪身闪时,木枪ci中了他的右肩,甘宁痛喝一声,竭斯底里就喝:“嗷嗷嗷,给我拿来~~!!”

一声喝下,一个燃烧的木人头颅冲天飞起,甘宁迅速又以九节鞭缠住,望那龙形雕像就甩了过去,眼见木人田单身上的烈火在狂风的吹袭之下,正要散开。

忽然‘嘭’的一声,随着木人田单的头颅击破那龙形雕像,四周吹袭的狂风遂是停住。

甘宁随即翻身落地,那一行人里有他几个手下,忙是赶来。

“大头领你受伤了!?”

“嗯,无碍!”甘宁微微颔首,随即目光有些发寒地望向凤雏那里。适才可真危险,若非他反应及时,怕被木人田单身上的火势给扑中了,到时就算不死,恐怕也要毁容。甘宁最是注重仪表鲜亮,却也不信凤雏没要想到这点,这下自是恨上了他。

“身轻如燕,鞭若风疾,夺人首级,若囊探物!锦帆甘宁,果然是名不虚传,佩服,佩服!”这下,凤雏倒却毕恭毕敬地向甘宁一拜,其身后众人也纷纷拜道。

甘宁这才面容缓和了一笑,露出一丝诡异的邪笑道:“诸位谬赞了。比起算计多端,为求事成,更是可以不择手段的凤雏大人,我甘宁又算什么?”

凤雏听了,却是呵呵一笑,便再无应话。

一阵后,卧龙领着黄忠还有一干人等正好赶了过来,众人合在一块,见峡道里的空地周围有土壁可以作为屏障,正好可以用来歇息,便往那扎据去了。

夜里,卧龙与凤雏走到一旁,两人开始低声说话。

“刚才我等这一行人竟遇到以齐国名相田单为塑形的木人!那木人田单好不厉害,甘宁几乎都不是他的对手!这木人锻造之术,可真是鬼斧神工!若是你我得之,日后就算遇到千军万马,谁又是我们师兄弟的对手!?”凤雏双眸精光闪动,虽是有意压低声音,但听他的语气却是满怀火辣辣的炽热。

“凤雏你这话说得却还是太早了。这些木人打造如此神奇,恐怕耗工巨大,而且寻常好手怕也是造不来,必须苦练此术,有数年时间,甚至十年、数十年,才能开始着手制造。恩师也曾与我有过提及,说太师祖耗费了余生最后五年时间,也不过打造了三具神奇的木人,据说都有以一当万之勇。但谁都没有见过。我也觉得太过匪夷所思,所以也是半信半疑!”卧龙语气了却也带着浓浓的炙热,但与凤雏的不同,他是为这种神奇的学术,而感动了无比的兴奋和好奇。

“恩师与你提及过这些木人!?”凤雏一听,语气似乎有些激动。卧龙暗道不好,忙安慰道:“你别误会,这是有一回我误闯恩师的后院,发现有不少以木、齿轮造成的木人猛禽,好奇之下,便是一问。恩师一时兴起,才是告诉我。又因此事有关师门秘密,我也不好与你说。”

“哼,够了!别在这假惺惺,恩师眼里从来就只有你卧龙一人!当初飞麒就是看不惯你明明受万人宠爱,却摆出一副屈才不受的样子,才会离开的!卧龙,我知道你聪明绝顶,甚至如恩师所说,智多如妖,但总有一日,我凤雏之名,一定会在你之上!!”凤雏一时激动,忽然大喊起来,众人吓了一跳,还怕触发不得喧哗的禁忌,不过幸好四周并无动静,众人才是镇定下来,不由又纷纷好奇地望向了卧龙和凤雏那里。

却听卧龙摇头叹了一口气道:“我并无心要与你相争那所谓的名声,我一心所求之物,你为何就不明白?”

卧龙的语气里充满了落寞,说罢便转身离去。凤雏冷哼几声,却也走开了。

于是一夜过去。却说司马懿和许褚昨日进了一个密室后,也不知道有什么奇遇。这下,司马懿和许褚从一处洞口走出,竟已过了山腰,往上再走,便是山顶了。

就在此时,旁边忽然响起一阵阵怪异的鸣响,忽地四周竟喷出了一面面火墙,迅速地围了起来。司马懿看得一阵诧异变色,在望看去,忽见一旁有一具木人将领缓缓而起,背后有一面旗帜,赫然写着四个大字‘罪人赵括’!

“赵奢之子,败于杀神白起,以致四十万赵兵都被坑杀,赵国之罪人赵括!?”

说来赵奢兵戎一生,可谓是战国历史里最为完美的将领之一,但他却有一个无法抹去的污点,那就是他那纸上谈兵的赵括。说来赵括深得赵奢真传,练得一身好本领,且聪慧无比,从小就深熟兵法,受赵国上下所敬。

话说当年长平之役,秦军与赵军对峙。赵孝成王派老将廉颇迎击秦军主帅白起的大军,但廉颇看出秦军强盛,再有白起乃古今罕见的杀神,不欲与之硬战,故坚守不出。秦军屡次挑战,廉颇置之不理。这时,为了击破赵军,白起用计散布谣言。赵孝成王听信秦军间谍散布的谣言,以为秦军最忌讳、最害怕的,就是国尉公赵奢的儿子赵括。

而赵国中,不少人认为赵括尚幼,不知廉颇稳重。赵括闻之,遂请上朝,在朝中摆布兵阵,以长平之局,赵括使用赵兵,竟屡战屡胜,赵孝成王大喜,遂命其为主帅。

于是赵括替代了廉颇,赵军因阵前换帅,而军心动荡。赵括一来就开始整顿三军,改了廉颇的指令,准备要主动出击。白起听之,遂假装败走,赵括遂引兵攻之,最终白起却以奇兵切断了赵兵的补给,又引兵反扑射杀了赵括,大败赵兵。几十万赵兵因主帅被诛,又没有粮食,无奈只能投靠白起。可白起却一举坑杀了所有降兵,至长平一役后,天下但闻白起、秦军之名,无不畏惧!

当然,赵括则成了赵国后来遭到灭国的最大罪人!

“哼!竟然是这个一无是处的废物!”许褚听话,猛地迈开一步,那木人赵括听了许褚的话,似乎十分愤怒,提起手中长枪便就冲杀过来。

“小心!这木人赵括可不简单,不可轻敌!”司马懿却怕许褚轻敌,毕竟历史中的赵括自小就拥有极高的名声,若真如许褚那般认为是个一无是处的废物,那却不可能。再有,赵括从小跟着其父赵奢练武,当年各国史记中也有记载赵括是个智勇双全,百年难得的帅才!

说时迟那时快,许褚已与那木人赵括交战一起。木人赵括提枪骤刺,枪式如虹,飞搠快疾,许褚拨刀乱砍,急劈猛砍,与木人赵括厮杀极其激烈。

“滚开!!”许褚怒声一喝,挥刀猛地拨开木人赵括的长枪,木人赵括提枪一挡,竟是挡住了许褚的雷厉一击。许褚虎目一瞪,露出不可思议的眼神。就在此时,木人赵括猝然爆发起来,又是一阵狂猛进攻。饶是许褚,竟也被杀得节节败退。司马懿这时却发现了一旁的龙形雕像,急往赶去。那木人赵括发现司马懿的举动后,似乎急欲保护,忙欲冲去。

“许家少主,替我挡住他!!”司马懿急是叫道。许褚立马一个闪身,又挡在了木人赵括的面前。木人赵括拧枪就刺,许褚一扎马步,这会却也挡住了木人赵括的猛烈一击。

说时迟那时快,这下司马懿也赶到了那龙形雕像那处,急往四处看望,正见石台后面,赫然写着一行血字。

纸上谈兵,阵前换帅。两代威名,一朝丧尽。长平冤魂,有目无珠!错信罪人,血泣无痕!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