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八十三章 郭嘉的问题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王小虎淡淡道:“若要见这鬼谷庄的主人,必须闯破前院的木人阵,若是成功,就是我鬼谷庄的贵宾。~.至于司马少主乃我家先生大师伯的亲戚兼门徒,说起来也算半个鬼谷山的人。再有半个月前,水镜先生已派人前来通报。免于规矩入庄,于情于理,也是合适。”

王小虎倒怕许褚不服气,又说了一番道理。司马懿听了,不由微微变色,低头沉思起来。有时候,就连他都搞不懂司马徽这个大长老的想法。

“不必废话了!有什么招数尽管使来吧!!我接下挑战!!”许褚大喝一声,虎目射出烁烁精光。王小虎见了,也不由心生敬意,收敛几分冷态,拱手谓道:“许壮士好胆识,小的有眼不识泰山,适才若有得罪,还请许壮士莫要介怀。”

于是,王小虎领着司马懿先进了庄子大厅,而许褚则和另一个将士留在了前院。

大厅内,却见四处建有石台、亭子,下方挖有沟渠,流水哗哗流过,时不时还有鱼儿跳起,各石台间又建有别致的桥梁连接,而且每条桥梁打造都是十分精细,红色的栏杆,金色的龙雕,还有一个奇怪的雕纹,而且司马懿主意到了,这雕纹是一头麒麟的样子。他很快又发现,自从他进入了鬼谷庄后,这雕纹几乎是到处可见,应该就是鬼谷庄特有的标志了。

就在司马懿看量着四周时,正在中间一个巨大的石台上,建有一个亭子,此时正间里面,香烟袅袅,若隐若现,在一平台上,摆有香炉、酒水、还有一副檀木红琴。

忽然,琴声拂动,司马懿忽然觉得自己的心弦似乎也被拨动了一般,不由静静地细听,在琴声里他似乎听到了高山流水,听到了草原风起,牛羊低鸣,听到了鸟雀飞翔,甚至似乎还听到了振翅间,羽毛飘落,徐徐落下的声音。很快在他脑海里出现了一副太平安详,与世无争的一处世外桃源。

等他回过神来,他不由叹息:“真是一副美景!闻声看画,郭兄不愧有着鬼才之名,就凭这出神入化的琴艺,普天之下,恐无人能出左右。”

随着一阵清风拂过,袅袅烟雾逐渐散开,正见一个男子,长发飘飘,一身朴素黑衣轻纱,衣领敞开,笑起来如有沐浴阳光般的温暖,浑身又有几分放dang不羁,游戏人生的味道,真是奇人是也。

此人正是鬼神马羲,曾经的首席幕僚—郭嘉!

“呵呵,司马家的怪才,今日有幸一见,真是某三生有幸也!”郭嘉灿然笑道,司马懿紧紧望去,面色连变,很快也笑了起来,答道:“不敢不敢。我这怪才在你这鬼才面前,还真是小巫见大巫,哪敢放肆?”

“司马少主倒是不会拘束。”对于司马懿有些无礼的态度,郭嘉反而露出一个欣赏的笑容道。

“郭兄也是豪爽之人,那我又何必遮遮掩掩呢?”司马懿说罢,便迈起步伐,大步大步地走向亭子之内,就在郭嘉对面坐了下来。

郭嘉挑了挑眉头,笑容更盛。司马懿目光赫赫,紧紧地盯着郭嘉不放,眼光就似两柄尖刀一眼,就像要插入郭嘉身体一样,非要把他看透不可。

“不知司马少主有何指教?”这时,郭嘉露出一个玩味的笑容,不紧不慢道。

“指教不敢,我倒有一事想要和郭兄商议的。”

“哦?请说。”郭嘉脸上的玩味,遂是更浓。这时,司马懿忽然眼中迸射jing光,忽地一手拍住了台上的红檀木琴。

“琴也是好琴。”

“莫非司马少主在琴艺方面也有所涉及?”

“这我倒是没有,我只是个商人罢了,平日里操劳着家中业务,已经心力交瘁,哪有这个心思。不过我倒知道,再好的琴艺也需有知音听奏,就如你刚才一曲所弹,虽有构画奇景之妙,但听者若是一头不解风情的笨牛,恐怕虽有妙音在耳,却还是顾着低头吃草,这正所谓是对牛弹琴。”

“司马少主说得是理!”郭嘉听到这,饶有其事地重重地一点头。司马懿见他似乎有些动容,精神一震,紧接又道:“郭兄智绝天下,那马羲一介匹夫,又哪里能懂你的心思,你在他的麾下,就算是奇谋百出,亦不过是对牛弹琴。如若我是你,一定会找一个智慧不在你下的人联手起来,趁如今正是天下大乱,开创一番不世功业,甚至是成为那个站在巅峰之顶,一览众山小的霸主!!”司马懿说得倒是神情激动,但郭嘉却似置若不闻,毫不动容。司马懿皱了皱眉头,眼神猝地变得更加凌厉,道:“如若郭兄愿意,我司马家愿意效犬马之劳,不知这笔生意,郭兄觉得如何!?”

“哈哈!我听闻司马怪才从不做亏本的生意,你不惜抵上整个司马家,下了如此大的资本,不知你又要什么回报呢?”郭嘉听了,一阵大笑,饶有趣味地问道。司马懿一听,似乎早就准备好说辞,毫不犹豫便是答道:“我要司马家成为仅次于皇家之后的天下第一大世族!”

“哦?若是真能成事,你这资本下得倒也不亏!司马怪才果然精明,不作亏本生意。”

“哼。郭兄,我真心与你谈事,你却闪闪躲躲,不肯回应!何不给个痛快!?”猝然,司马懿面色骤变,神容阴冷起来。郭嘉看了,也渐渐地收起笑容,沉起神色。

却说就在司马懿和郭嘉商议之间,另一边在鬼谷庄的前院里。正见许褚被数十个木人围攻着,而更是神奇的是,这些木人甚至还有统领在指挥着。只见被数个木人簇拥一处,一个身穿铠甲,头戴虎盔的木人将领,背后有一旗帜,赫然写着‘楚相吴起’!

说来这吴起在魏国时,打了七十二仗,其中六十四场全胜,其余平手,从无败绩!而且在阴晋之战时,更以五万魏军,击败了十倍于已的秦军,也正因此役,魏国震慑诸国,成为战国初期的强大的诸侯国。后来吴起因遭魏相公孙嫉妒,不得不投奔楚国,最后因在变法中得罪权贵而死。

吴起不但文武双全,又是战国初期最为著名的常胜将军,自然是战国十大名将之一。有人更曾经说过,若论阵前指挥,甚至是军神乐毅也不一定比得过他。

外话且是不说,却见许褚正遭到木人的车轮攻势,那木人吴起身上不知有什么机关,竟能发出阵阵鸣响,每次鸣响一起,那些木人就会立刻有所反应,布成阵法。

“他娘的!!还真是没完没了!!”许褚怒喝一声,只见几个木人正提枪来刺,连忙拨刀就砍。连是几刀,虽然震开了木人的兵器,但很快一旁又有几个木人,提枪持斧奔杀过来。

“哼!!”许褚冷哼一声,遂是如同一头暴起的怒虎冲杀过去,一迎着那几个木人便就急砍猛劈,狂猛绝伦。一旁在看的将士,看得连连变色,目瞪口呆。

就在这时,又是一阵鸣响响起,十几个木人忽然大举围来。

“这些木人刀枪不入,本就棘手,这下又能互相配合,那就更可怕了!”许褚念头一转,这时斜刺里先有一个木人提枪ci来。许褚提刀就砍,只听‘砰’的一声骤响,火花溅射的同时,剩余的木人一齐杀到,危急之际,许褚终于爆发,发出一声如同虎啸般的怒吼后,急抢下一柄长枪隔住在前,一把抵住好几个木人砍来的兵器,遂是奋力往前就推,那几个木人都不如许褚力大,很快都被许褚推倒。这时后面追来的木人赶到,许褚猛地回身,一枪骤刺,正中木人的头颅,瞬间生生将之破开。

随即许褚又挥刀急往右一砍,又是击破一个木人的头颅。连破两个木人后,许褚似乎也亢奋起来,咆哮一声,手提刀枪便与那些围来的木人厮杀起来。而随着鸣响不断响动,木人轮番与许褚厮杀,看是要以车轮战活活地把许褚累趴。

可许褚耐力惊人,在这高强度的围杀之下,不见丝毫虚弱,反而越战越勇,一阵子又是连连击破好几个木人。

“给我滚开!!!”猝然,只见一面三眼雷霆虎兽相势蓦然升起,许褚一枪猛扫,可能用劲过大,在击中一个木人的同时,枪支遽然碎裂。不过,许褚很快又夺下一个持枪ci来木人的长枪,猛地一刀骤砍,生生便将一个木人砍碎。

“来!!老子杀得正痛快呢~~!!”许褚战至兴奋,竟然把自己的战袍撕裂开来,露出刚硬如同镔铁一般的黝黑肌肉,在阳光照射之下,犹如一尊威风凛凛的战神。

话说许褚闯木人阵,战得正是激烈。另一边,郭嘉与司马懿却又有了动静。

“回答你问题前,司马少主可否如实先答郭某一个问题?”郭嘉面色肃冷,问道。

“你说!”司马懿却不想和郭嘉拖延下去,冷声喝道。

“这些年来,一直在暗中推波助澜屡屡对付马羲的,可就是你司马家?”郭嘉冷不丁地一句话,顿令司马懿神色不由一变。

“果然是司马家。”郭嘉似乎早有自己的推算,看了司马懿的反应后,紧接又问:“司马家素来都是以利益为先,从不会胡乱树敌。像这番穷追猛打,非要致人死地的情况,我倒也是第一次见。不知司马家为何如此仇视马家?据我所知,马羲与司马家从来都没有任何瓜葛!”

司马懿愈听面色愈寒,脑海里忽然想起数年前他被司马徽召到水镜学府中的一段对话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