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八十四章 司马家的野心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“懿儿啊,我司马家大起大落,历经数代的努力,才得以保存至今,且积累了眼下的家业。*顶*点*小*说www.如今世道混乱,天子尚幼,各地诸侯不乏野心磅礴之辈,各地王侯却也拥地自理,不顾国难。如今可谓是我司马家夺取江山大业的最好时机。当然,这不可以急于功成,汉室虽是没落,甚至可以说名存实亡。但所谓百足之虫死而不僵,天下还有不少忠于汉室的豪杰俊才。要成就江山大业,怕还需数代人的努力。而为司马家打下这天下大业基石的,非懿儿你莫属了!”

“这些话我在其他族老嘴上不知听过多少回了,若是大族老只是为了提醒此事,大费周章地把我召来,那我可不得不怀疑大族老你是不是已经老得脑筋不灵活了!”

“哼,你这逆子,还是这么放肆!”

“我自懂事起,就开始为司马家卖命,到了八岁的时候,就几乎要一力支撑起整个司马家的周转。可大族老倒好,当个甩手掌柜,躲到这穷山辟岭,开这什么鬼学院!我却奇怪了,这些俊才学得本领却不一定会为我司马家卖命,日后更有可能会投靠到敌人的麾下。你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?”

“哼!无知小儿你懂什么!?我这是在为司马家赚取名声,再有我司马家虽大,但年轻一辈真正算得上人才的,除了你一人外,其他人实在难堪为用!你大哥司马朗虽还有些本领,但也只不过能一郡之才。就单靠一个小小的司马家想要打破天下英雄那是绝无可能。

而我培养的都是上能治国,下能平乱的贤能,有了这些人的辅佐,各地诸侯定会野心大增,互相征战,这样一来,久而久之,天下最终会落到几个势力最为强大的巨雄手上。这时,天下会暂时的维持鼎立之势。而我司马家就可以先从诸侯混战中,渐渐得以壮大,再是选定一个拥有‘巨雄’潜质的诸侯加以扶持。

在鼎立之势时,我司马家再寻机谋取机会,打破平衡,引发战争,从而多立功绩,收买人心,收拢权势,直到把那个‘巨雄’基业都给吞尽后,再以扫荡天下,最终建立皇图霸业,这就是我司马家的大计!我所为,一切都是为了家族,为了我司马氏!!”

“……”

“你为何不说话?”

“大族老为家族如此呕心沥血,机关算尽。什么皇图霸业真的有那么重要吗?你可知,这一旦失败,我司马家将会陷入万劫不复之地,而且建立皇图霸业,是需要牺牲的…”

“哼!妇人之仁!!懿儿你这种心思最好赶快给我抛弃了!!否则司马家未来一定会毁于你手!!”

“一天到晚都是家族家族!!你们这些长辈各个都是道岸貌然,其实不过都是些自私自利的小人罢了!!我根本不在乎什么皇图霸业!!但就因我出生在司马家,我就必须要为你们卖命了么!!?”

“逆子~!!你懂什么!?这就是你的命运,别想挣扎!!”

“什么狗屁命运,你小来糊弄我~~!!”

“好哇~!我费了多少年心血在暗中培养你,你却如此不知好歹!气煞我也~~!!若非当年我为你所卜之卦,预示你将会是带领我司马家崛起之人,我又何须对你这竖子百般忍耐,苦口婆心地和你说这些话!”

“卜卦!?”

“哼,臭小子你可听过文王八卦?当年你出生之时,天现红彩,成一飞鸾之形,我遂为你,费了三天三夜,才卜了这一卦!”

“这卜卦之事,难以捉摸,缥缈空虚,哪里能信!大族老你就凭这来决定我的命运,未免太过儿戏了吧!”

“你懂什么!?当年文王伐商,最终打下大半商地,靠的就是这文王八卦!!咳咳咳!!”

“……”

“你别激动,待会若是暴毙了,司马家没你操心,可就毁了。”

“你!”

“好了,你别生气,我权且先信了你。不过我司马懿不是你们这些族老的玩物,更不是家族的工具,要选择什么样的道路,由我自己选择!否则我宁愿一拍两散,言至至此!大族老你保重了!”

“混账东西!还有一事,我还未与你说!”

“这东扯西扯都快一夜了,老东西你有什么话,一次说清可好?”

“真是个无法无天的逆子!罢了,罢了!不瞒你说,不久前我忽然心血来潮,又卜了一卦,卦象却是个大凶之兆!卦象中预示我司马家未来的大敌出自西方,但有关其他的东西,我虽多番再卜,却一无所得。这倒是从未试过。我以为此人十分神秘,经我再三推算,出自西方的诸侯,能够带给我司马家灭顶之灾的,除了董卓外,就只剩下马家了。”

就因司马徽的这段话,至此马家成了司马懿心头除之而后快的一根刺。而经过时间的推移,随着马羲势力愈加壮大,司马懿渐渐把整个马家的目标,缩小到马羲的身上。到了如今,司马懿甚至认定了司马家未来的大敌,正是实力超凡的马羲!

“呵呵,正诚如郭兄所言,我司马家素来以利益为上,与堂堂鬼神作对,无疑是自寻灭亡,百害而无一利,我司马家又怎会蠢到这个地步?却不知是哪里,让郭兄你误会了?”司马懿笑眯眯地说道,此时他心头已升起几分不祥的预感。

“司马少主不必慌张,我与那马羲早已恩断义绝,甚至心怀痛恨。若是司马家真的有心要对付他,你我有了共同敌人,合作也未尝不是不可。”郭嘉也是笑容灿烂,语气里更充满了诱惑。

司马懿闻言,却是不信郭嘉的鬼话,道:“我司马家只是一个小家族,哪里敢和名震天下的鬼神作对?还请郭兄手下留情,莫要再胡乱猜测了,否则这话一旦传到鬼神耳中,我司马家定会有灭顶之灾!”

“这又怎会呢?你是我大师伯的亲人,大师伯信中也有提及你是他苦心栽培的弟子,只不过表面上并未收你为徒罢了。这般说起来你也算是我鬼谷门派的半个弟子。作为同门师兄弟,我又岂会害你呢?”郭嘉说得是满脸的真挚。但越是如此,司马懿却越不相信,他眼下更是怀疑,从郭嘉一开始与马羲翻脸,就是早就设好的一个局,为的就是引出他这个躲在幕后的敌人。

“该死!!都怪自己一时大意,竟然中了这郭嘉的奸计。如今我深入敌腹,又该如何逃脱!?”司马懿暗暗腹诽,表面在笑,可内心早已乱作一团。

郭嘉见司马懿眼神里,暗暗流露出一丝急色,眼眸不由微微眯起,精光闪动,道:“说来我大师伯对司马少主可谓是赞誉有加,这些日子,我正好研究一门学术,不如司马少主留在这里,陪我一同深究如何?”

郭嘉此言一出,司马懿顿时整个面色黑沉下来,冷冷地盯着郭嘉,这下也不伪装了,冷声道:“依郭兄的意思,似乎要把我囚禁在这!”

“非也,非也。我好心邀请,但若司马少主不愿,但可自行离去。”郭嘉笑了笑,从容不迫地说道,在离开这鬼谷山,从前山进来的司马懿一定要翻过山顶,从后山离开。到时只要他触动山顶的阵心大阵,他相信就算司马懿有天大的本领,也绝不可能破开此阵。

“哼。我想要离开时,自会离开。”司马懿冷哼一声,倒是一动不动,似乎也知郭嘉暗有算计,自不会轻举妄动。郭嘉笑而不语,如稳操胜券。

“可否问你一个问题?”

郭嘉微一颔首。司马懿随即便道:“你不惜大费周章,在当时最为关键的时候,离开了马羲身边,就单单是为了引出我来?”

“中之一半!”郭嘉倒不隐瞒,淡淡而道。

“那还有另一半呢?”司马懿心头一揪,浑身气势忽地凝聚起来,忙抖数精神地问道。

“我主脾性坚韧,少时虽是易燥冲动,但征战多年后,渐渐性子稳重起来,正因他爱惜将士、兵卒,所以但凡他领兵作战,定会再三考虑。再有,他的韬略新颖,判断时机果断,却也善于识人用人。当然说起我主,他那一身鬼神般的武勇,才是他名震天下的本领。说起来,我主倒是毫无缺点。其实不然,他有一致命的缺陷,就是一旦家人亲戚或者他在乎的人遇险,他就会很容易地失去理智,却不想他如此这般,反而会被敌人利用,使得事情最终反而陷入了死局。

今番扶风受难,我主家小更被阎行所擒,甚至我主辖下河东更被曹操攻占、兖州也几乎落于袁绍之手。经过这一番教训后,我主脾性定会更为成熟。再有,这些年来,在我主统领之下,辖下各将士多胜而罕有败绩,未免心高气傲。同时诸侯也渐渐把我主视为死敌。而经历此番劫难后,我主辖下诸将定会有所反省,诸侯却也因此把注意力从我主身上转移。此正乃破而后立!”郭嘉这下终于把自己的心思全盘托出。司马懿听了,脸色连变,他从来没有见过,连自己的主公也算计在内的谋士,可郭嘉却还真敢做得出来,而且更令人感到可怕的是,一切正如郭嘉所料。如今,马家的势力皆渐渐稳定,经历此番劫难后,若马羲和其麾下诸将能够吸取教训,破而后立,正如凤凰磐涅,再起势时,必当一发不可收拾!

“高,真高!郭奉孝,我不如你也!”司马懿想罢,不由衷心叹道,同时却又不禁好奇地问道:“话虽如此,但那马羲也并非愚昧之辈,若是他发觉你此所为,你就敢保证,他不会迁怒于你,甚至对你狠下死手,以泄心头之恨!?”

“若是如此,也只能怪我郭奉孝有眼无珠,错投了昏主。”郭嘉不紧不慢地说道,脸上的笑容,显得他充满了自信。

司马懿默默地呐了一声:“你和你主还真是一对古怪的君臣。”

“你心中疑问,我已尽解,若你无心留下与我钻研一同学术,那我只有请你离开了。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