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八十五章 许褚破木人阵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郭嘉忽然便要下逐客令,司马懿心头一揪,不由升起了一阵寒意,他就不相信郭嘉竟然怀疑了他,却又如此轻易地把他放过。《.

就在司马懿暗暗心惊的同时。另一边,在前院里,许褚已然击破了大半的木人,浑身大汗淋漓,与身上伤口的鲜血混迹一起,此下眼看几个木人又来围攻。许褚大喝一声,提刀迎上猛砍,瞬间击破一个木人后,转身又一枪ci破了一个木人的头颅,紧接挪身闪避,避过一个木人的偷袭,遂是挥刀急劈,‘啪’的一声顿又击破一个的同时,许褚手中早已是破口无数的宝刀轰然暴碎。

“只会龟缩在后的废物,有种的出来与我一战,莫要诋毁战国名将吴起之名!!”虽然废了一柄兵器,但许褚依旧亢奋势强,暴喝一声,挺枪指向了那木人吴起。

那木人吴起似乎也听明许褚的喝话,身上遂发出一阵鸣响,随即簇拥在他左右,仅剩下的十多个木人,全都让了开来。木人吴起随即走出,身上鸣响阵阵,好像在挑衅着许褚。

“嘿!!就凭你这死物,也敢来挑衅老子~!!让老子看看你有多大的本领吧~!!”许褚冷笑一声后,发出一阵呼啸,遂提枪一把挑起地上的一柄大刀,随即伸手抓住,提起刀枪,便就猛冲去。

木人吴起身上鸣响更烈,如似发怒,手持一柄大刀,遂是迎向了许褚。

电光火石之间,犹如一头猛虎和木人相遇。许褚霍地赶到,一拧手中大刀,猛地就望那木人吴起的肩膀狠狠砍去。木人吴起倒不似那些寻常木人那般笨重,身体极为也灵敏,倏地便就躲过,旋即挥刀便向许褚砍了过去。许褚立刻把枪一刺,只见刀枪碰撞瞬间,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暴起,许褚和木人吴起齐齐退后。

啪~!啪~!啪~!啪~!

蓦然,木人吴起身上的鸣响,变作了轰鸣,更有蒸气喷出。许褚看得面色一怔,猝然间,竟也看到了吴起的鬼灵相势,遽地升腾起来。

许褚不由打了个寒战,心中骂道:“他娘的,老子一定要快快离开这阴森可怕的地方,否则谁知道会不会被恶鬼缠上!!”

许褚念头一转,那木人吴起便已扑了过来,身子一启动,竟比刚才还要灵敏不少,挥刀急砍骤劈,上腾下跃,一时间竟把许褚给杀得节节败退。

“哇啊~~!!”千钧一发之际,许褚急喝一声,险险拧刀挡住了木人吴起暴砍过来的大刀,立刻整个人被击得连退数步,还未站稳。那木人吴起猛地高跃起来,双手执刀,如有力劈华山之势,向许褚铺天盖地般骤砍而来。

“你姥姥的,老子不发威,还真把老子当做病猫了!!”眼看本应是筋疲力尽的许褚,竟又再次爆发起来,身后显现的三眼雷霆虎兽相势,生猛可怕,如同真实一样。

眼看木人吴起就要扑到,许褚却不理会,手挺长枪,悍然就刺,如同一道飞虹般,先是击中了木人吴起。木人吴起身上发起一声轰鸣,随即许褚的长枪一扎而入,饶是如此,木人吴起的大刀依旧在急速劈落,眼看就要砍中许褚的刹那。许褚急起大刀,两柄兵器撞在一起。强烈的冲力赫然发作,眼看两人又要被震开而去。哪知许褚一咬牙,虎目暴瞪,强是受着冲力,怒吼一声,竟朝木人吴起撞了过去。木人吴起躲避不及,顿被许褚撞翻而去,许褚随即冲上,一刀便朝着木人吴起的面门扎去。霎时间,木人吴起浑身蒸气狂喷,而且极为炙热,吓得许褚连忙松开兵器,跃起避开。

却说,就在许褚击败了木人吴起的同时。司马懿和郭嘉那边,却陷入了诡异的平静。

而最先受不住的,正是司马懿。司马懿此下,正想转移郭嘉的注意力,然后又能拖延时间,等待许褚闯破木人阵。对于许褚的能力,司马懿倒是十分信任的。

“郭兄,我实还有一个疑问。待郭兄回答之后,解了我心头之惑,我绝不再敢打扰,立刻离去。”

“呵呵,但说无妨。”郭嘉见司马懿先是张口说话,也不急着赶他离去,饶有趣味地问道。

“眼下无可否认的是,马家的势力遭到了极大的削弱。兵力、粮食、钱财的损耗暂且不说,就单单河东这个富裕之地被夺,损失就不可计量。再有,河东乃兖州屏障,一旦失去,兖州极易遭到敌袭。虽然,如今马家有不少兵力屯据在雍州,但雍州尚有不少董氏余孽混迹在百姓之内,这些人都极为痛恨马家,要想快速地平定雍州,恐怕是有登天之难。

你又如何敢保证,天下诸侯不会趁马家正是虚弱时,大肆侵犯呢?”司马懿沉声而道,目光赫赫,死死地盯住了郭嘉,似乎想要动摇他的心思。

郭嘉闻言,又是从容一笑,缓缓道:“这倒不必劳烦司马少主多虑了。以如今天下局势来看,就像诸侯要想侵犯我主,恐怕也有心无力。

且先说曹操,他此番偷袭河东,教唆袁氏兄弟侵犯兖州。此下兖州无事,他定怕我主会不惜一切代价地从雍州和兖州一齐发兵,与他拼个玉石俱焚。因此得到了天子的曹操,短时间内,非但不会再有冒犯之心,还一定会利用天子的名义对马家广施恩惠,以平息我主之怒。

另外,北边的袁绍此时正遭公孙瓒的侵犯,据我所知,公孙瓒还拉上了曾经被视为‘武家第一人’的刘备。此人虽是虚名冒认,但他那两个义弟,可谓是名副其实的绝世豪杰,袁绍这回可谓是遇到了强敌,要想轻易击退来犯的公孙瓒,那绝不可能。

至于南方的袁术,随着‘江东猛虎’孙坚的死去,他此下定已在筹备着吞噬孙家势力的计划,想必不久袁术就会发兵攻打孙家在豫州的城池,自也不会来冒犯兖州。除此之外,就算我马家如今虚弱,天下敢与我主争锋者,却再无其他人也!”

郭嘉此言一出,这时司马懿终于咧开了一丝笑容,谓道:“不,郭兄你却是算少了一人呢!”

郭嘉一听,皱了皱眉头,望着司马懿脸上玩味愈重,不由冷哼一声,似乎已猜到司马懿所指何人。

“你是说那邪神吕布!?”

“正是此人!他与马羲素来互相视为死敌。眼下马家虚弱,他又岂会放过这大好时机!?”

“就凭他这头落难的平阳虎!?如今他兵力不够三千,又遭到天下人所唾弃。若我是他,如今只想着尽快找到愿意收留他的诸侯依仗,哪还有心思来与我主争斗?”

“世事无绝对,你又如何敢保证这吕布真的不敢?”司马懿笑容极其灿烂,看得郭嘉面色连变,不禁暗暗皱眉。

这时,忽然外头传来一阵喝响,正听许褚喝道:“姓郭的~!!老子已闯破了那木人阵啦~~!!快让老子进去~~!!否则就别怪老子不客气了~!!”

“哼!!许褚你休要放肆,没我家先生号令,谁也不得进去!!”

这下响起的倒是王小虎的声音。郭嘉闻言,暗暗变色,心里腹诽道:“这许褚竟然闯破了木人阵,看来亦是当世豪杰之一。难怪这司马懿有恃无恐,刚才他一直拖延时间,怕也是在等此人。”

郭嘉想罢,面色一震,喊道:“小虎不得无礼,竟然许壮士闯破了木人阵,按照规矩,理应让他进来。”

郭嘉此言一出,厅外守候的王小虎,立刻应诺一声。少时,郭嘉正见一个浑身流淌着汗水和血液,**着上身,散发着危险气息的男人。

“真乃虎士也!”郭嘉不由衷心赞道。

这时,司马懿却也站了起来,向郭嘉毕恭毕敬地重重一拜后,又露出诡异的笑容道:“所谓道不同不相为谋。如此,我就不打扰郭兄了。日后若有机会,定会再来找郭兄讨教。”

“呵呵,那可说好了!我也很期待下次再见到司马少主时,会是什么状况!”郭嘉双眸迸射jing光,淡淡而道。

司马懿抱以一笑,遂走向了许褚,旋即两人便一齐离开了。两人离开不久,王小虎来到了郭嘉面前,急道:“那司马懿与许褚已是瓮中之鳖,而且这两人日后很可能都会成为主公的心腹大敌,先生你就这般轻易让他们离去?”

“诶,我本有意把那司马懿困在这鬼谷山内,没想到那许褚这般厉害,竟能闯破木人阵。此人非同小可,但若真是发作起来,恐怕只会拼个玉石俱焚。再有,我那大师伯倒也早有准备,故意说明这司马懿也算是他的弟子之一。而我鬼谷学派,第一条门规就是同门之间不得残杀。所以我也不能对这司马懿下死手!不过你倒也不必多虑,我却也不信凭他司马懿就能闯破阵心大阵!待他们山穷水尽时,自是如砧板鱼肉~!”郭嘉说罢,浑身猝是爆发一股可怕的气势,忽然又眯眼道:“不过说来,我那大师伯又有提及,他门下徒儿也会前来闯阵,作为他们的功课。这般说来,昨日的动静或许就是他的学生所为。据说我那大师伯座下卧龙、凤雏皆乃数百年难见其一的奇才,由其那卧龙更被称为智多如妖。虽然不知他们有没有来,但为防万一,待会你还是准备一些人手,随我前往打探,待时我等在伺机而动!”

王小虎听完郭嘉吩咐后,立刻面色一震,慨然领命。

时值当日晌午时分。却说在山顶上,却见四周朦胧一片,雾气弥漫。卧龙一行人此下终于来到了山顶大阵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