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八十六章 破阵 上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“这阵心大阵,呈八卦之象,若我所料无误,此八卦还分为先天、后天,各持方位,互相衔合,共有八八六十四种变化,贸然闯入,若触动死阵,那是必死无疑!”卧龙沉着神容,凝声而道。众人听得都觉得是匪夷所思。

黄忠连忙问道:“何为八卦之中的先天、后天?又各持何位?”

“所谓先天八卦,主乾南,坤北,离东,坎西,兑东南,震东北,巽西南,艮西北。

后天八卦,又由震东,兑西,离南,坎北,乾西北,坤西南,艮东北,巽东南。先天即为阳,后天即为阴。

寻常八卦阵法,若要破之,当先行乾,后取巽,再破坎,定为离。可这八卦分为阴阳,若要破之,唯有阴阳齐破,若是顺利,依照循序的话,最后两方一定会在阵心会合。否则就会触动阵内死阵,到时后果可谓是不堪设想!”

卧龙此言一出,众人不由又是勃然变色。这是,凤雏却是毫不忧心,反而眼露精光,兴奋道:“哼,有你我在此,要破这阵心大阵还不容易!?卧龙你行阳,我走阴,你我最终在阵心会合就是!!”

“我也正有此意。”卧龙听了,重重一点头谓道。

“哈哈,那还等什么!?快破了这阵心大阵,等下山后,老子还要大喝一场呢!!”甘宁听快要完事,亦是尤为兴奋,大笑而道。凤雏和卧龙遂是一对眼神,两人把随从一分,各取一半,其中黄忠跟了卧龙,甘宁则跟了凤雏。

“先天乾在南,卧龙先生我等是朝南边去吗?”眼看凤雏一行人望西北而去,按照后天八卦排列,阴乾正在西北。黄忠记忆力也是极好,很快也想起了阳乾所在,向卧龙问道。

“黄将军好记性,我等正是要往南边乾位走去。但要往南位,必须要入阵心附近,到了中央,再转往而去。这鬼谷山的阵心大阵,深不可测,待会你等都跟在我的身后,千万不可贸然行事。”卧龙此言一出,早见识过鬼谷山厉害的黄忠一干人等连忙谨记在心,纷纷应诺。

于是卧龙也领着众人进入了阵心大阵。却说,这阵心大阵也是神奇。卧龙一行人等,一路经过,时而见得黄沙成形,有虎、熊等猛禽之相,亦有人形,黄忠等人虽是好奇,但却不敢蓦然接触,就怕触动了死阵,时而又听得兵戈震响,仿佛四周有着千军万马正是来围,一时又狂风来袭,走了一段路后,又见正中之处都是奇石所布,而且还散发出一股阴森可怕,杀气腾腾的气息。

想到待会就要进入这奇石阵内,就连黄忠也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。

“待会诸位可要注意了,到了南面阳乾位置,可能会有各种难以预料的情况出现,诸位务必小心行事。”

卧龙再三叮嘱,众人自是谨记在心,纷纷答应。旋即,卧龙便继续领着一干人等转向了南面阳乾方向。

一阵后,卧龙一行人来到了一沙漠之地,四周都有着不少的沙人、还有各种类型的沙兽。在沙漠的深处,又见一龙形雕像,龙形雕像之下,有一具尤为强壮,如同一个小巨人般的木人将领,这下缓缓抬起头来,眼中似还有血光闪动。

随着木人将领站起,四周的气氛顿是变了,众人心头都不由一揪,感觉到杀气顿增。

卧龙眼望那木人将领身上,背着的那面旗帜上,赫然正书写着‘平信廉颇’四个大字!

“平信君廉颇!!”卧龙不由吸了一口凉气,这廉颇可是战国时期赫赫有名的猛将,在史中鄗代之战,正是他率赵军大败燕军主力,阵斩栗腹,然后率赵军长驱五百里,进围燕国都城蓟,逼得当时国力明显强盛于赵国的燕国,割让十五座城池给赵!!

再有当初长平之战,若非赵孝成王临阵换了主帅廉颇,杀神白起最终能不能赢下长平之战,还是未知之数。

而且廉颇老当益壮,古典中就有廉颇老矣,尚能饭否的典故!只是可惜的是,廉颇不得赵孝成王的器重,投往了楚国,郁郁而不得志,死于寿春。

廉颇老时,却依旧令被称为战国第一杀神的白起忌惮,足可见其勇猛是多么的可怕!

嘭~~!!

蓦然,风沙大作,只听一声巨鸣,木人廉颇猛地伸展开身体,顿时一股杀气狂暴而起,同时更有一面廉颇鬼灵的相势霍然显现,四周的沙人、沙兽也纷纷真的活了过来,向卧龙一行人围了过来。

“卧龙先生,那木人廉颇就交给我啦~!!”黄忠大喝一声,眼神里精光暴射,说来他平生最为敬服的人,不是其他人,恰恰正是老而不屈志的廉颇。

但这下见了这木人廉颇,非但没有兴奋,反而腹中怒火燃烧,却是觉得打造这木人廉颇的人,是对死后的廉颇极大的不敬!

能够与木人廉颇抵挡,众人之中唯有黄忠,卧龙也深明此理,急教一声小心,这时沙人、沙兽已有不少逼近。卧龙连忙抖数精神,指挥一干随从应战。

另一边,说时迟那时快,奔飞而去的黄忠很快便与木人廉颇厮杀一起,正见木人廉颇舞一对木鞭,扫、劈、砍、刺,连环进攻,接连不断。在木人廉颇猛攻之下,黄忠倒不示弱,手提火凤天秀刀,招舞得密不透风。

蓦然,黄忠仿佛听得一道怒吼,在自己灵魂里炸开,瞪眼一望,正见木人廉颇与其鬼灵相势仿佛融合一起,双鞭骤动,如同雷劈,黄忠急是挡住,竟还抵挡不了,被木人廉颇双鞭赫然打翻而去。

眼看黄忠滚翻在沙地之中,卧龙和其随从全都吓了一跳。

“不好,黄将军被那木人廉颇击败了!!”

“完了,完了!!连黄将军都打不赢那木人廉颇,我等岂不是死定了!?”

就在有两人受到动摇时,突兀一声震天怒喝,卧龙神色一喜,急往望去,竟俨然看见一头赤红的火焰凤凰冲天而起,张开双翼,无数火星迸射,真是栩栩如生!!

“到底是谁!!?竟敢亵渎死人的灵魂~~!!?”正见黄忠忿然而起,满脸都是暴怒狰狞之色,这还是他第一次发作,这下显现的实力之高,简直是惊为天神!

黄忠的咆哮声充满了怒火,在刚才他仿佛听到的吼声中,他能深切地感受到木人廉颇所发出的可怕怨气。

虽然黄忠从不相信什么神鬼灵魂之说,但他在那一瞬间,还真的感觉到廉颇的灵魂被困在了这具木人之内。

听到黄忠的吼声,木人廉颇升起的鬼灵相势又做出了怒吼之状,同时木人廉颇更提双鞭向黄忠奔飞而来。黄忠面色一震,立刻持刀迎上。两人瞬间又交锋一起。廉颇力气浩大,鞭鞭砸落,必响起阵阵轰鸣。越是交战,黄忠的面色越厉,双眸内的怒气不断积蓄。

“嗷嗷嗷啊~~!!给我破~~!!”黄忠暴吼一声,持着火凤天秀刀便就是一顿猛劈急砍,看他那态势仿佛要把这木人廉颇砍破不可,以来解救被困在里面的廉颇灵魂。

木人廉颇倒是不甘示弱,舞动双鞭悍然应战,两人愈战愈快。随着两人厮杀愈烈,诡异的是,那龙形雕像竟发起嗡嗡震响,龙目里更似有血光闪动。

另一边,所幸那些沙人、沙兽远无廉颇这般实力强劲,在众人掩护之下,卧龙虽汗毛未损,但众人越战越疲,卧龙却知如此下去的话,恐怕坚持不了多久。最好的办法无疑就是黄忠尽快地击败那木人廉颇,然后赶来助战。

想到这,卧龙不禁投眼往黄忠与木人廉颇厮杀处望去。就在此时,卧龙忽地面色一震,很快发觉到不远处那龙形雕像的异状,忽然好似有了什么猜测,连忙是抖数精神,向左右喊道:“快护着我到那龙形雕像处!!”

卧龙此言一出,两个壮汉立刻应声答话,遂引着卧龙硬闯而出,奔向龙形雕像处。

与此同时,正听一声巨鸣。黄忠一下躲避不及,被木人廉颇一鞭击中,人立刻退后几步。木人廉颇却是得势不饶人,快步冲上,又提双鞭连打。

“他娘的!!别逼人太甚了~~!!天凤刀法—凤飞焰起!!”黄忠怒喝一声,舞刀一是荡起,如同怒焰扑袭,将廉颇的双鞭一一荡开。紧接着,黄忠怒砍一刀,正中木人廉颇的胸膛之处,猛烈的刀劲,甚至将廉颇那刀枪不入的身体,给生生地破开一个缺口。

巨鸣响起时,木人廉颇同时猛地翻倒而去。黄忠急欲扑去,却被木人廉颇急起一鞭震开。

这时,卧龙那几人已急冲到龙形雕像那,不少沙人、沙兽前来追袭。

“给我十五息的时间!!”卧龙急喊一声,连忙便聚精会神地观察起龙形雕像,全然不顾正不断围来的沙人、沙兽。那两个壮士也知事态危急,急是强震精神,护在卧龙左右,一只虎形沙兽扑来,一人急是一刀砍去,正中虎兽,那虎形沙兽遂是爆开,但很快又有一个沙人,听着沙刺来,另一个壮士连忙迎上,挥刀荡开。

一边已经开始厮杀起来,这边的卧龙却是丝毫不受到影响,终于很快他在一处发现了两行血字。

兵戎一生,老而弥坚。腹容天下,不得明主;郁郁丧志,无粮可食!

卧龙看罢,呐呐几句,忽然灵光一动,立刻伸手望龙腹处一按。这时,正有一条蛟蛇沙兽,呲牙咧嘴地向卧龙的手扑咬过来。

“卧龙先生!!小心啊~~!!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