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八十七章 破阵 中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千钧一发之际,卧龙却不闪躲,就在蛟蛇沙兽咬住卧龙手掌同时,卧龙的手指正好也按在了龙腹,说也恰巧,顿时雕像发出一阵鸣响,那蛟蛇沙兽瞬间炸开。.3x.co

另一边,与黄忠搏斗正烈的木人廉颇,也似乎忽然丧失了动力,猛地跌倒在地。

黄忠喘了几口大气后,面色一冷,忽地走向了那木人廉颇身旁,猛一举刀,就要毁坏。

“慢!!”卧龙看得眼切,不禁喊道。黄忠猛一回头,怒声喝道:“这木人不祥,更是亵渎了死去的人,廉颇将军乃盖世英雄,不该受到这般待遇!!”

卧龙一听,连连变色,随即叹了一声道:“你说得也是。”

而就在卧龙话音一落,黄忠立刻大吼一声,持刀猛地插下,扎入了木人廉颇的后背,黄忠奋力往下一砍,遂把其中的齿轮一并破坏了。

“诶,走吧。”卧龙摇了摇头,这木人廉颇极具研究的价值。卧龙本还想要带回去好好研究一番。当然,虽然黄忠此下依然毁坏,卧龙却有能力把它修复,不过卧龙想到黄忠肯定不会同意,而且他说得也是道理,便也断了这个念头。

而就在此时,蓦然整个阵心大阵,竟在颤动起来。卧龙遂是一笑,道:“看来凤雏也已破开了阴乾之阵。阳巽在西南之处,那我等歇息完后,便先回中央阵地,再转往阳巽。”

众人听了,想到还要面对不知的险境,各个纷纷变色。卧龙倒看出众人心思,安抚道:“劳烦诸位兄弟了,若是顺利的话,在夜色来临前,应该就能破了这阵心大阵。明日就能下山。待回到水镜学府后,我必有重赏。”

卧龙此言一出,众人听是不久就可以下山,而且还有重赏,不由都打起了精神,纷纷谢过。卧龙笑了笑,却见黄忠在沙地了挖起了坑,想是要把木人廉颇给葬了。

“看来这黄汉升倒是个仁义之士,可惜跟了黄祖那样的主子。”卧龙暗暗摇头,他虽与黄家有些关系,而且此番正是凭这关系,从黄祖手上借来了黄忠。但他为人公道,黄祖确非明君,他也是情不自禁地为黄忠感到惋惜。

于是,一切正如卧龙所盼望的发展着,紧接着在卧龙和凤雏的带领之下,两性人相继又破开了阳巽、阴巽之阵,而且遇到的都是战国时期赫赫有名的名将。卧龙不禁怀疑,若是这鬼谷山的木人将领都被人所得,恐怕自能凭此建立一番势力。

就在卧龙转念间,他又再次回到了中央那片奇石阵地,正好遇到了凤雏。凤雏挑了挑眉头,一来便是挑衅道:“没想到你也挺快的。”

对于凤雏的挑衅,卧龙却是一脸深沉,并不理会。凤雏不由一皱眉头,似乎也察觉到卧龙的心思,一沉色,问道:“卧龙你是不是在想,这鬼谷山的木人将领实在太可怕了,万一被人所得,日后必然掀起一番风浪!”

卧龙这下听话,终于回过神来,颔首应道:“你说得正是。这些木人将领虽不如真实的活人厉害,但却也起码具备了他们六、七成的实力。此番若非黄将军还有甘壮士,以及诸位兄弟努力协助我等破阵,就凭你我两人,根本无可能走得到这里,更别说破开这阵心大阵。”

“哼!”凤雏虽是傲气,但这下却也没有反驳。众人听卧龙不忘功劳,都是颇为感动。

“好了,如今只要再破离阵,我等就能闯入这中央的奇石阵,最后再破开这奇石阵,我等便算是功德圆满了。阳离在东,阴离在南。那我往东去。”

“我则往南去。”

“无论是谁先是破阵,回到这里后,都务必等上对方,这奇石阵我感觉非同小可,务必小心为上!”

“哼,我自有分寸。”

卧龙交代完毕后,两队人再次各往出发。却说这回凤雏一人来到阴离南面后,适才的沙漠之地,早就不见了,反而是一片密林之地。凤雏看了看那密林,不由眉头皱起,沉声道:“这密林里面应该有一个困阵,待会你等莫要乱走,否则一旦走散,恐怕就要困在这鬼谷山内一辈子了!”

凤雏此言一出,众人不由吓了一跳。当然,若是凤雏有心,就算众人走散,他也有把握找回他们。但凤雏故意这般说,就是要吓唬他们,以减小不必要的麻烦。

“走吧!我感觉到密林内有一股不祥而又可怕的气息,照着那股气息,我应该能找到阵心所在!”这时,甘宁忽然很是亢奋地催促起来,他适才虽然也遇到三个战国时期的木人名将,但却无一人能让他真正的兴奋起来,而此下那股气息的可怕,令他不由浑身起了鸡皮疙瘩,这正是他所要的对手!

凤雏闻言,微一变色,正欲向甘宁一番警示。哪知甘宁嫌凤雏啰嗦,冷哼一声后,身体一窜,竟就独自冲入了密林。

“甘兴霸~!!!该死,这些匪盗之徒,果然是不可信!!”凤雏见状骂了一声后,遂急引人朝着密林赶往而去。

却见甘宁犹如一只健硕的猿猴一般,在密林内横穿骤起,虽是触动了不少飞箭、落石、土坑等陷阱,但他凭着超乎寻常的灵敏身手还是轻而易举地一一躲避过了。这倒又便宜了后面凤雏一行人,因为甘宁替他们把陷阱都一一闯破,他们倒是不费力地在后跟着。

只不过饶是如此,甘宁的速度实在太快了,眨眼间便消失得无影无踪。

一阵后,在密林的腹地深处,正见一处空地,甘宁窜飞进来地瞬间,便感觉到那股杀气赫然放大,令人他也不由一惊,回过神来时,一道猛烈地骤响暴起。甘宁猛地瞪大了眼,正见一道如同飞虹一般的箭矢迸射而来,连忙一取酒壶,往嘴边一灌,再是喷出时,便已是滚滚烈火卷席而去,袭击中了那箭矢后,箭矢瞬间化为乌有。

只不过就在这时,一连弓弦震响暴起,甘宁挪身急闪,只见一连三道箭矢在他身边掠过,其中一根更是倏地插入了甘宁的手臂。

“好快的箭!!”甘宁吃痛瞬间,脑海不由暗暗腹诽道。他这一望去,正见不远有个木人将领,背后背一旗帜,上面赫然书写着‘武侯王翦’四个大字。

“王翦!!”甘宁一看这木人的名字,顿时面色勃然大变,惊呼地叫了起来。

所谓王翦,灭赵国,平燕国,破楚国,征百越!荡平诸国,威震天下,李牧不出,谁与争锋!

此人打仗无一败绩,擅度势,为人谨慎,文武双全,一生所立功绩,战国时期,能与之比肩的不出其三!若说吴起是战国前期,最为有名的常胜将军,那么王翦在战国后期的地位,足以堪比吴起!

而且更重要的是,王翦被誉为战国第一神箭手,死在他弓下的名将不计其数!

就在甘宁念头一转,木人王翦又是拽弓上箭,啪啪几声,连箭发射。甘宁冷哼一声,立刻把酒壶往腰间一挂,然后拧起一根铁索九节鞭,迅疾舞动起来。只见那铁索九节鞭犹如一条游荡的长龙一般,射来的箭矢一一都被甘宁击落,可就在这时,甘宁刚把一个方位的箭矢击破,再往另一个方位打去时,哪知刚才那个方位里竟又有一根细小的快矢射来,想是藏在了刚才被甘宁击破的那根箭矢之后。

甘宁面色一变,急欲挪身时,却已躲避不及,那细小的快矢猛地扎入了甘宁的右肩。

“嗷嗷嗷嗷啊~~!!好痛哇~~!!”甘宁吃痛怒吼,身子一跃,舞动铁索九节鞭,朝着那木人王翦的头颅赫然射去。那木人王翦却动也不动,张弓一射,便是射开了甘宁射来的九节鞭。甘宁怒喝一声,急是一抽,又横扫过去。眼看甘宁这回动作快疾,木人王翦一时也躲避不及,被九节鞭击中退开刹那,竟又暗发一根快矢,甘宁几乎反应不及,在电光火石之间,才是闪开,右边的脸庞顿被掠过的箭矢擦出了一道血痕!

甘宁猛地瞪大了眼,满脸的不可置信。原来甘宁最在乎的就是自己的仪表,常私下以天下第一美男子自居,这下面容被毁,自然好不生气。

蓦然,似乎连那木人王翦也惊得退了一步,一股极其恐怖的气势遽然爆发,只见甘宁身后霍地显现出一面海涛怒鲸相势,那巨鲸猛一张口,势吞天下!

“给我死来~~!!”甘宁怒声咆哮,这下状若疯狂,舞动着九节鞭,对着木人王翦发起穷追猛打,九节鞭在他手中舞得可谓是密不透风,木人王翦只以手中弓n打开。

就在兔起鹤落之间,甘宁不知何时取了酒壶,蓦地一喷射出,卷卷火焰立刻顺着九节鞭蔓延而去,整条九节鞭瞬间着了火,如同一条火龙般舞动起来。

木人王翦很快便燃烧起来,但须臾,神奇地一幕发生了,木人王翦身上猝地喷出了水蒸气,竟瞬间将火焰熄灭,淋了水以铁桦树打造的木人王翦,这下再也点不着了。

甘宁全然没想到木人王翦身上竟有如此特殊的配制,还未回过神来,‘咻’的一声骤响,甘宁躲闪不及,一根箭矢猛地扎入了他的胸膛,更将他整个击飞而去!

旋即,只听‘嘭’的一声,甘宁猛地撞在了一面土壁上,‘哇’的一声,当场还吐了一口血。

木人王翦却似乎并不打算就此放过甘宁,手中弓n连是张射,迅疾之间,一连数根箭矢以雷霆一般的速度,接连射向了甘宁。

“战国第一神箭手果然名不虚传,王翦这就是你的实力了么!?”眼看甘宁落尽下风,不知为何却还能说出这般张扬的诳词。不过转眼间,甘宁很快又用他的实力证明了他有这个资格说出这一番话!

只见甘宁猛地跃飞而起,九节鞭飞转急拨,射来箭矢一一都被击破。

连阵砰砰暴响后,箭矢皆破,甘宁潇洒落地,鹰虎一般的眼眸迸射n光,更露出一个邪笑。

木人王翦似也被甘宁这个举动给激怒了,赫然间,甘宁面色一变,笑容顿是僵硬,原来他仿佛听到一声吼声在他耳边震荡起来。

待甘宁在回过神来,只觉不寒而栗,正见王翦的鬼灵相势,从木人王翦身后遽然显现,好不诡异可怕!

“大头领!!莫慌我等来也!!”就在此时,一道急促的喊声响了起来,甘宁顿是面色一喜,急是喝道:“快取我鲸影弓来!!”

就在甘宁喝声一起,很快就有人急应一声,随即冲出,抛起了一张宝蓝色的玄铁大弓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