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九十一章 卧龙的最强敌人 上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虽然早知道,黄忠的膂力惊人,但看到眼前这一幕,甘宁也不禁心惊胆跳。\顶\点\小说(23)(wx).com说来甘宁能够称霸江夏附近江河一带,凭借是三个本领,一个是吞酒喷火,一个是九节鞭,一个则是箭艺!

凭这三个本领,甘宁可谓是打遍无敌手,因此他对自己的实力也是十分自信,但高傲如他,此时却已被黄忠的箭艺所征服。

就在他暗暗心惊时,那些扎入木人白起身上的箭矢,却纷纷被其身上围绕的火焰毁灭。

与此同时,凤雏正见黄忠领着一行人奔往过来,脸上连起诧异之色。

“孔明这人平日虽是满口仁义道理,实则十分好脸,怎会半途折返?而且奇怪的是,为何大阵不曾转动?”凤雏脑念电转,一时想不明白,连忙向黄忠喊道:“黄将军,卧龙在何处!?”

“说来话长,让我等先合力闯破这杜门再说!!”黄忠闻言,一边发出一个箭矢同时,一边扯声喝道。

凤雏听话,虽是满腹疑惑,但也再无问话。这时,一干石人一些守在了龙形雕像左右,一些则移动过来。凤雏连忙指挥众人戒备,准备应战。

却说,甘宁在黄忠的箭矢掩护之下,渐渐地稳住阵脚。说来,黄忠的箭艺实在太可怕了,每每木人白起刚要举起火焰长戟,就会被他的雷厉发射的箭矢给震开而去,甘宁则趁机挥鞭抽打。

这下又见木人白起的长戟刚被箭矢震开,甘宁立刻气势爆发,身后霍然显现一面海涛怒鲸相势,挥起长鞭猛抽急打,见木人白起打得连连退后。

“这样下去不是办法,我感觉这木人白起还未使出真正的本领!!凤雏先生,你可有计策!?”眼看甘宁这下稍微占了上风,但黄忠却毫无喜色,反而忧心地呼唤喊道。

凤雏一听,立是心起一计,扯声喊道:“你和甘兴霸实力高强,不如你俩其中一个接近那龙形雕像,查看雕像中血字,然后再喊出来,由我来破解。至于另一人则缠住那木人白起,如何!?”

凤雏此计一出,黄忠便是大喊一声‘善’字,忽是收回了大弓,拔出了腰间的火凤天秀刀。

与此同时,那木人白起背后轰然显现了一面鬼灵相势,相势之间还有无数的鬼魂,大大小小,铺天盖地,恐怕都是白起所杀的鬼魂,教人惊悚至极。

甘宁一看,顿是色变,还未反应过来,耳中如听到百万鬼灵在一起咆哮,吓得一时失神,还好就在火焰长戟猛劈过来时,那恐怖的炙热,让甘宁猛地回过神来,挪身一闪,却还是被火焰长戟击中了手臂,整个人立刻望一旁翻滚而去,痛叫连连。

木人白起却是得势不饶人,正要望甘宁处杀去,蓦地一人挺刀扑上,迎住了木人白起。只见那人挥刀舞动,如同一只火凤在振翅起舞,杀得木人白起不得不退回把守,两人一是鏖战起来,如神魔大将,越战越快,越斗越猛。转眼间,两人打了数十回合,木人白起骤是起戟一砍,那人面色骤变,仿佛心神受到了影响,提刀挡时,已施不出全盛力量,被木人白起一戟砍得一连退开几步!“黄大哥莫慌,我来和你一齐对付这木人白起!!”这时,甘宁的急喝声响了起来。原来适才与那木人白起斗得难分难解的正是黄忠。

黄忠闻言,却喝声喊道:“不!!现在不是意气用事的时候,你身手比我灵敏,眼下当速去龙形雕像那。木人白起由我来挡便是!!”

就在黄忠喝声刚落,木人白起立又奔杀过来。

黄忠怒吼一声,一面火焰凤凰相势,顿在黄忠背后显现,犹如天凤降临,真实无比。

另一边,那些石人正在围攻,凤雏一行人。石人虽然比木人要笨重不少,但却僵硬无比,任由众人乱砍急劈,却不见损伤。凤雏暗暗叫苦,只好教众人一边后撤,一边抵挡,只不过如此下去的话,恐怕也坚持不了多久。

而这时,甘宁似乎也明白眼下的状况,连忙启动身子,犹如一头猎豹般奔飞起来。木人白起仿佛感觉到甘宁的意图,急要转后,却被黄忠悍然缠住。这下,黄忠不留余力,全力盛放,竟是与木人白起战得不相伯仲,其实力之强,恐怕毫不逊色于有着武家至尊之名的吕布!

电光火石之间,却见甘宁快步窜飞终于进入了以龙形雕像为中心的防守圈内。那些守卫左右的石人,一看甘宁赶来,立刻纷纷举起浑重的石臂袭击而去。甘宁却是灵敏无比,急闪窜躲,一一避过石人的袭击。可这些石人倒也不笨,纷纷围住,很快形成一道屏障。

就在这时,甘宁一跃飞起,同时又把九节鞭抛飞而出,很快就缠住了龙形雕像,用劲一扯,整个人顺势飞起,脚踏着石人的头颅,身轻如燕,倏地就来到了龙形雕像一旁。

吼吼吼吼~~!!!

就在甘宁接近龙形雕像刹那,蓦然如有万鬼咆哮,在黄忠的心神中炸起。黄忠面色一变,人又是猛一僵硬。这时,木人白起气势汹汹地奔飞而来,高举火焰长戟赫然劈落!

“杀神白起!!来吧!!”生死关头,黄忠非但没有畏惧,反而奋然而起,刀起时,如伴随火凤展翅高飞之势。而另一边,木人白起劈落的长戟,如化作了一片滔滔火海,火海上尽是呼天叫地的丧鬼怨魂。

须臾,刀戟相碰,一股强大的气旋轰然爆发,黄忠和木人白起一齐荡开。黄忠滚地几圈,‘哇’的一声,便喷血而出。而木人白起也是连连翻滚,身子的火焰顿是虚弱不少,木身上胸膛、右臂、脖子等位置纷纷龟裂开来。

黄忠与木人白起之战,如此骇人听闻,可惜却无人有心思去看。这厢里,甘宁终于发现了龙形雕像的一行血字。上面赫然写着:杀遍六国雄,无敌于天下。是为战神,亦为杀神!是为古今将者之翘楚,终难敌小人心,呜哉!哀哉!

甘宁一看,连忙记住,就在此时,四周石人忽然bao动起来,疯狂地向甘宁发起攻势。甘宁急是一边躲闪,一边扯声把那行血字喊了出来。

却看那厢里,凤雏一行人眼下被逼到一个角落,石人把退路都给围住,凤雏的护卫也仅剩下不到五、六个人,就在凤雏几乎心生绝望之时。甘宁的喊声终于想了起来。

刹时,凤雏脑念电转,忽地双眸眼神一亮,大声喊道:“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,众望所归,天下第一!!白起当为鳌首!!”

凤雏此言一出,甘宁瞬间醒悟过来,高高跃起,抛飞起身中九节鞭,霍地袭击向龙形雕像的龙首之处。

而就在九节鞭飞行的瞬间,时间宛若变得缓慢起来。正看黄忠和木人白起不知何时又是各提兵器厮杀起来,黄忠如与天凤化为一体,木人白起则带着百万鬼灵,携破天灭地一般的气势,挺戟杀来。

眼看两人正要施出的招式,都是威力无穷,这一硬碰之后,恐怕都会落个两败俱伤!

就在刀戟霍地要碰撞一起!

忽地听到一声尤为清晰的响声,‘啪’的一声,轰鸣骤起。黄忠的火凤天秀刀瞬间砍飞了长戟,连带着木人白起也一齐翻滚飞去。饶是如此,但黄忠体内还是有一股气血翻腾而起,‘哇’的一声,又是吐了一口血,踉跄几步,几乎摔倒。

与此同时,四周的石人纷纷碎开,一块块石头各是坠地。凤雏满脸惊骇地看着一个个石人纷纷解体,直到最后一个也碎开后,方才心神一松,脚是一软,就想坐倒在地,不过他忽一想起某事,急又望了四周,越看越是心惊,顿是状若疯狂地向黄忠那跑了过去。

“黄汉升~~!!!卧龙~~!!卧龙在哪啊~~!!!!”却见凤雏好似头猛兽般扑向了黄忠那,疾声喊道。黄忠闻言,叹了一口气道,遂把卧龙的教付和所遇到的事一并说出。

原来当时卧龙故意让众人歇息,所以他这一行人是最后出发。就在众人准备启程时,卧龙却教黄忠领着众人随凤雏望景门而进,以作接应。黄忠一听,顿是吓了一跳,他领黄祖之命,就是要来做卧龙的护卫,这下自是不愿卧龙一人冒险,独自前去。哪知卧龙却说,他此去是完成其恩师布置的功课,并无危险,黄忠等人一同过去,也是不便。黄忠本是不信,但看卧龙说得信誓旦旦,而且决意坚定,无奈之下,唯有答应下来。

“恩师布置的功课!?我为何却是没有!?难道是恩师独自给卧龙布下的!?”凤雏一听,不由暗暗变色,心中自是有几分不快和妒忌。

说来,卧龙此去又是如何?

且说卧龙一人独自前往生门,不紧不慢,不久后快到尽头时,忽然四周奇石骤动,眼前场景瞬间变了,形成两条道路,道路蜿蜒旋转,不知是通向何方。

“诶,这回因我一时任性,倒是害苦了凤雏和那司马少主,但愿他们都能有惊无险。”卧龙淡淡地说了一句后,遂眼神一凝,走向了左边的道路。

卧龙也不知自己走了多久,反正他倒是心态平静,一边还不忘观察四周景象、变化,暗暗记在心中,原来却是在学习。

这时,卧龙脑海里却又回想起一段对话。

“这鬼谷山深不可测,又是恩师的师门重地,恩师为何却执意要将之攻破?此对师门,是为不敬也。”

“诶,卧龙你是有所不知。当年你师祖受无名子蒙骗,为了让无名子继承鬼谷传人的名号,更不惜把为师这个首席徒儿赶落山下。当时,我便与无名子有过约定,待将来我与他的徒儿学业有成,我便会派我最得意的徒儿上山挑战,若是他的徒儿不保鬼谷山,那么鬼谷传人的名号,就该由我的徒儿继承!”

“恩师不是知道,我淡泊名利,对于这鬼谷传人的名号却是无意。”

“莫非为师悉心栽培你十年余载,为师如今要你为我争回一口气也是不肯?”

“……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