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九十二章 卧龙的最强敌人 下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“卧龙,此去为师也并非全为了自己,却也是想全了你一个心愿。”

“恩师此言何意?”

“为师也不瞒你,在鬼谷山山顶之中,有一八门金锁阵,其中把守死门的正是以木人之身打造的军神乐毅。虽然这木人乐毅并非真人,但却具备其六、七成的本领。死门那成两处高地,相对而立,正中是一战场,各有木人五百。你若到了其中一处高地,可见一个棋盘,棋盘上的棋子可以操控战场上的木人,到时你便能够和那木人乐毅一决高下。胜之则生,但若败之,将会触动阵法,高地裂开,你将粉身碎骨,必死无疑!为师知你平生最为敬重地就是这军神乐毅,却不知你敢不敢与之对弈?但若你能胜之,为师也教无可教,到时你要何去何从,为师绝不干扰!”

往事一转,待卧龙再回过神来时,却发现自己来到了一处高地,边崖上,有一硕大的棋盘,还有一张石凳。卧龙再是眺望,正见对面也有一处高地,然后往正中再看,果然看到一处战场,两边各有木人五百。

卧龙不由神色一凝,迈步走去,很快就坐到了石凳上,望向了对面的高地,隐隐若见,那里也有个硕大的棋盘,上面似乎也做着一个人形物体。

卧龙难免有些激动,只是可惜,并未能看清那木人乐毅的样子。而为表敬意,卧龙把头上的草笠取下,正见一个眉若游龙,目若星辰,五官精致,莫约只有十五、六岁的翩翩少年。少年年纪虽幼,但浑身却散发一股飘飘然,神鬼莫测的气质,再看他脸上渐渐露出一抹笑容,好似天下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,真是个绝世奇才。

这时,忽然天昏地暗,蓦然一道雷霆劈落,在战场上轰然炸裂开来。卧龙面色一变,正见对面有一面相势猝起,那鬼灵赫赫生威,有一旗帜,上面大书‘军神乐毅’四字!

突兀,又有一阵吼声,如在耳畔响起。

‘精通兵法,审时度势。用兵如神,布阵无双。以弱胜强,力挽狂澜。举天下之军攻齐,千秋功业,功败垂成!’

听罢,卧龙心中只有深深的佩服,这一段话,几乎把乐毅的一生都给概括了。乐毅号称军神,并非虚言。当年,齐盛,称霸诸国。诸国无不俱之,各自保身。齐欲吞诸国,遂攻燕,燕国无力保之,国将灭亡之际,乐毅临危受命,以弱势之燕兵,反破强齐之军,不但力挽狂澜,更号召诸国,向强齐出兵,在半年内,连取强齐七十余城,使得强齐昔日霸主之威,荡然无存,从此一蹶不振,如此辉煌的战绩,就算是战国历年所出的英雄人物,恐怕都无一能够比肩,或者只有兵圣孙武、兵神孙膑才能与之一比高下!

就在卧龙叹息之间,对面的战场的木人军队,却已移动起来,摆开阵势。

卧龙一看,先锋在前,两翼各布一军,正乃天地三才阵,看罢,卧龙不由一笑,便是拨动起棋盘上的棋子。不一阵后,其操控的木人军队,也有了变化,倒是最为寻常的一字长蛇阵。

就在卧龙布阵完毕,对面的木人军队已发起了攻势,大举望卧龙军扑杀过来。其中乐毅军先锋先行,两边军队接应。卧龙笑了,竟又忽然变阵,军队望两边绕开,一字长蛇阵猝然便成了二龙出水阵,同时卧龙军却也主动发起了进攻,向乐毅军两翼扑去。

很快两军厮杀一起,眼看卧龙军合力齐攻两翼,渐渐占得上风。卧龙看得淡然,脸上笑容也是平淡。

这时,乐毅军有了变化,两翼后退,先锋军平开两部,成四门兜底阵,瞬间竟成了包围之势。

“哦,军神之名果然名不虚传,莫非他一早就是准备要变此阵,来围杀我军?看来倒是我太过贸然行事,掉了他的陷阱。”卧龙呐呐而道,但动作却也不慢,迅速拨动棋子,让其军分开一部往前,瞬间变作天地三才阵,却不主动攻击,各屯地据守。这时,乐毅军已主动包围而来,眼看两军将要扑杀,卧龙猝又拨动棋子,两头回撤,形成四门兜底阵,立又互相穿插,变成五虎群羊阵,由内而破外,向乐毅军发起冲击。

两人阵法互相变化,互相克制,胜负恐怕就在刹那之间,这下厮杀起来。先是卧龙军占了上风,卧龙紧紧望去,神情渐渐变得凝重。眼看乐毅军,渐渐已无还手之力,不禁有些失望,摇首道:“毕竟只是死物,欠缺灵通,这阵法最是讲究随机应变,也难怪有此一败。可惜,可惜。”

可就在卧龙话音一落,他却发现自己的军队,节节败退,霎时间顿是陷入险境。卧龙急往望去,惊呼叫道:“北斗七星奇阵!?”

原来就在两军厮杀间,乐毅军且战且退,各是成队变化,其中一半拉成线,一半如同四门兜底阵一般,俨然变作了北斗七星奇阵,如今各依阵地把守反击,卧龙军陷入阵法之中,根本无法抽身,瞬间陷入了险境之中。卧龙越看越是心惊,眼看自军死伤不断,有生以来第一次感到紧张可怕,不知觉中,脸上已满是冷汗。

“看来不得不全力以赴了!”卧龙暗暗一凝色,双眸精光一射,遂是快速拨动棋子,于是卧龙军快速收缩起来,然后各凭方位屯据,依照六丁六甲排列,形成的正是六丁六甲阵。正见两军酣斗,卧龙军一味死守,难寻突变,而乐毅军则越攻越是猛烈。不过两军损耗却是相平,卧龙紧紧看着,眼看乐毅军快要攻破自己的阵地,这时他终于又有了举动。

只见卧龙立刻拨动棋子,竟把军队各又分散,寻求突破。这样一来,一旦被敌军围住,很容易会逐个被歼灭。卧龙素来求稳,却不代表他不敢剑走偏锋,这下出其不意,彼军似乎一时反应不过来,竟还真被卧龙军分批突破而出,这下乐毅军搅成一团。卧龙目光精锐,立刻一拔动棋子,卧龙军瞬间合围进突。乐毅军此时遂占据了人数的优势,但因混乱,一时无法反击。

卧龙这下已站了起来,他已决定孤注一掷,若是乐毅军能够抵住他这番攻势,再而反击,他必败无疑。但卧龙军能够一举趁乱将乐毅军击破,那他就胜券在握。

此所谓高手对弈,胜负就在一瞬之间。

而最终胜利的曙光,似乎眷顾在卧龙身上。卧龙军合围成功,一举击溃了乐毅军,乐毅军被纷纷歼灭,两军鏖战到最后,乐毅军虽是全军覆没,但卧龙军剩下的也不过数十个木人。

卧龙轻叹一声,竟向对面高地,跪了下来,满脸真挚诚意,叩头一拜。

“不才学生,前来膜拜,迫于生死,若有所冒犯,学生在此赔礼了!”卧龙看遍兵家百书,对于军神乐毅的战绩更是滚瓜烂熟,这下自称学生,倒也是合礼数。

卧龙耳畔中,蓦然听得一声叹息,在投眼望去,震天动地的轰鸣爆发,对面高地轰然崩溃,一瞬之间,那片高达十丈的高地,化为乌有。

“如若今日是军神乐毅亲临,摆下他最为擅长的九字连环阵,恐怕我将必败无疑。看来我依旧难登大堂,这回下山后,当归隐隆中,静心学习,若不能学有所成,绝不踏出隆中半步!”

却说,就在卧龙暗暗下定决心,蓦然整个阵心大阵竟然开始崩溃起来,发出阵阵可怕的轰鸣,宛如天崩地裂。卧龙再是一拜,才缓缓地起身离开。

次日,在鬼谷后山,司马懿回头一望,眼神不由眯紧,默默地呐道:“卧龙、凤雏此两人才智绝不在我之下,日后必将为我心腹大敌。由其那卧龙,深不可测,竟能以一人之力,击败军神乐毅,看来我也要多加努力了。”

许褚听了,却是不屑地冷哼一声,但心中却是记住了卧龙、凤雏这两个称号了。

与此同时,在鬼谷前山,卧龙、凤雏一行人刚是走出山口,迎面便有一群杀气腾腾的人围了过来。

“尔等可是住在鬼谷山内的人!?我家少主何在,快把他交出来,否则别怪我等不客气了!!”

“别再跟他们废话了,少主都失踪了三天三夜,肯定是被他们捉去了!!”

黄忠、甘宁这来者不善,而且各个都是满身杀气,立刻都是面色一寒,各持兵器走出。这时,卧龙却走了出来,制止了黄忠、甘宁,然后说道:“诸位定是误会了。我与我的师弟乃水镜学府里的学生。另外都是护送我俩的壮士。”

或者是黄忠和甘宁气势骇人,那些人不由有些收敛起来。其中一个听卧龙不肯承认,心头不由一急,瞪眼就喝:“你少骗人了!!这鬼谷山深不可测,寻常人想要走出这鬼谷山根本不可能!!我看你是知道我家少主与水镜先生关系不菲,所以故意蒙骗!!我才不信你呢!!”

一旁的凤雏听话,顿时醒悟过来,冷笑道:“你家少主莫非就是那司马家的怪才?”

凤雏此言一出,那些司马家的人立刻bao动起来,纷纷怒喝,各是扯声要人。黄忠见状,怕这些人一时心急,失去理智,立刻震声吼道:“都给我闭嘴!!听两位先生说话,否则休怪我无情!!”

“哼!这些人不知好歹,黄大哥何必跟他们客气!?我正好在这鬼地方憋了一肚子的气,正愁没地方发泄呢!!”甘宁素来都是别人敬他一尺,他敬别人一丈,这下被这些人要挟了好几番,脾气不由也起来了,双露凶光。

感觉到甘宁可怕的敌意,那一群人哪敢怠慢,各拔出兵器,摆出一副准备搏命的样子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