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九十五章 起程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三日后,一切交接完毕。,  马腾临走前,特召来马纵横独自说话。

“羲儿,眼下我马家得了雍州,在西北几乎无人能敌。再有兖州又是天下腹地,未免为引起诸侯忌惮。所谓盛极必衰,如今我马家各处辖地的局势也不安稳,你切莫不可轻举妄动!”坐在正首大座的马腾,意味深长地说道。马纵横听了,微微变色,却怕马腾怀疑,很快颔首应道:“爹爹放心,孩儿自有分寸!”

“哼!臭小子你莫要瞒我!!你是什么为人,为父莫还不知道耶!?你素来把家人放在第一位,如今异儿和凤儿倒是无事了,但你在兖州的那几个妻子,怕是终日担心受怕。我看你的心早就飞回兖州去了!!”马腾此言一出,马纵横不由暗暗变色。马腾见马纵横神色变化,不禁长叹了一口气,瞪眼骂道:“果然如此!!你这臭小子就不怕把你老子我气死耶!?”

“爹!此中孩儿早已分析过利害,若爹不信,孩儿这便和你细说!”马纵横连忙跪下,正要把前番分析过的利害与马腾一说。

哪知马腾一摆手,怒声就道:“够了!你知道我说不过你!不过我却要问你,若你离开兖州,雍州谁来把守?”

“徐公明足可担当此任!”

“徐公明!?”马腾闻言,不由皱了皱眉头,道:“此人入仕不久,比起他,赤鬼儿不是合适多了?”

“非也。徐公明智勇双全,稳重善谋,赤鬼儿比起他,尚未可独当一面,还需磨砺一番,方可成就大器。”马纵横对于自己麾下将领实力如何,有着清晰地把握。

马腾听了,沉吟一阵,忽然道:“我听闻你日前离开扶风时,不肯让你二弟随你同往?可有此事?”

“不瞒爹爹,确是如此!”

“你这混账东西!!对于外人就如此信任,还不惜悉心栽培,莫非你是怕你二弟有一日与你相争耶!?”马腾闻言大怒,扯声骂道。

马纵横倒有自己道理,连忙道:“爹爹却是误会了。二弟尚幼,且是心高易燥,此番不宜与我一同回去兖州。而且李催、阎行逃入了羌人境地,这两人狡诈阴险,不知何时会卷土重来,若我不在西凉,能挡住这两人的,就唯有二弟了!”

马腾一听,遂是怒色一收,倒也觉得是理,颔首道:“哼,这算你还有几分考量。你可记好,你是他们的兄长,你们流着都是我马家的血脉,无论如何,都绝不可同脉相争,否则为父绝不轻饶!!”

马腾说到最后,无比地激动,瞠目怒视,马纵横连忙应诺。马腾这才一叹气,默默地道:“竟是如此,我也没什么好说的。你一切小心。也不要勉强自己,中原英雄如同繁星,如今各个又视你为死敌,若是你坚持不住,就回来西凉,自有马家为你撑腰!”马腾话音一落,顿令马纵横倍感信心和安慰,双眸闪闪发亮,拱手道:“孩儿定当谨记爹爹吩咐!!”

“好,那我也该起程了。吾儿非池中之物,为父很期待看到你龙飞升天的那一日!”马腾缓缓地站起了身子,目光赫赫地说道。

于是,当日马纵横把马腾送出城郭,拜别之后,才依依不舍地离开。

却说两日后,马纵横开始着手稳固雍州局势,对于其麾下统将徐晃极为信任,让他兼职雍州别驾,把一切大小事务几乎都交给徐晃打理,又启用不少有名望的学士辅佐。

待又过了一段日子,马纵横倒做了甩手掌柜,深居简出。

“哇~!哇~!”在一处院子里,马纵横正抱着一个白白胖胖刚满一岁的男娃,斗得他哇哇大笑,小手还一抓一抓,可爱极了。

“爹~!你给我抱抱嘛~!”马烟雨在旁,看得一对大眼发亮,撒娇地叫道。

“不可,你还小,不知分寸,若是把你弟弟摔倒了,那可怎么办!”北宫凤一瞪眼,便是一副严母的样子叱道。

“呜呜~!娘亲最讨厌了~!”马烟雨从小被人捧在掌心来疼,这下被北宫凤一喝叱,自是好不委屈。这时,王异还有另外一个莫约只大王异一些,也是长得端庄好看的妇人刚刚来到,马烟雨一看,立刻哭了起来,屁颠屁颠地跑过去,喊道:“哇啊啊~~!!大娘~~!!我不要娘亲了,我要大娘~~!!”

“呵呵,烟雨乖,大娘陪你去逛集市好不好啊?”王异倒是疼极了马烟雨,一把抱起马烟雨后,连忙当是心肝宝贝地哄道。

“好哇~!烟雨要吃很多很多好吃的~!”马烟雨一听,立刻就停住了哭声,双眼发亮地拍掌叫了起来。

这时,马纵横不由向王异投去个抱歉的眼神。王异会意,微微一笑。忽然,马纵横眉头一皱,连忙一把将娃儿抱起,那娃儿立刻大哭了起来,小裤裆下,一大泼液体,一大泼液体喷出。

“哎呀,你这不得了的小祖宗,喷老子一身尿了!”马纵横一脸窘相,看得王异还有北宫凤不由莞尔笑起,马烟雨更咯咯大笑,另一个妇人却吓了一跳,连忙过来接过男娃,惊恐就要跪下。不过马纵横手快,一把扶住,道:“哎!嫂嫂你这是要做甚!?”

“主公恕罪,我家这贱儿年幼无知,不知方寸,我我!”

“你别急。姜大哥是我的兄弟,他为护我扶风而死,他的恩情,我无以为报。只盼能照顾你俩母子,以慰他在天之灵。还有我竟然收了维儿做义子,就肯定会待他如同亲身骨肉,嫂嫂大可不必拘束。”马纵横笑容灿然地谓道。那妇人听了,再也忍受不住,又是感激又是激动,泫然泪下,只知连连拜谢。北宫凤和王异见了连忙过来安慰。

马纵横平生最怕就是女人哭,这下正是一个头两大大,却见那小祖宗竟不哭了,咯咯地在笑,不由怒一瞪眼,吓唬一下他。哪知小祖宗倒是顽皮,忽地一动身子,马纵横怕他会滑落连忙抱紧,就在此时,小祖宗一手抓住了马纵横的鼻头,捏得马纵横一阵鬼叫,这一下自又引得一阵笑声。

“你看你浑身都是尿味,快回去换身衣服吧。”王异笑了一阵,倒也会顾马纵横的面皮,遂是给了个机会他趁机溜走。马纵横倒不领情,邪邪地一笑:“我的好妻子你帮我来换!”

王异没想到马纵横会冷不丁地来这一句,虽为人妻,但在众目睽睽之下,一下子脸就红了起来,自是一阵娇艳,看得马纵横恨不得就要扑过去,抱起回房间去了。

“死相,净想些坏事!”北宫凤见马纵横那副色相,不禁就想骂上几句,哪知这倒把马纵横惹恼了,一把就抱起了北宫凤。北宫凤吓了一跳,惊叫一声,反应过来时,早被马纵横抱着在跑了。

可哪知就在马纵横回到寝室,准备好好大战一番,又想着会不会冷落了大妻子王异,正是犹豫之时,忽然外头竟传来徐晃不适时宜的声音。

“主公,末将有事来报!不知可否方便?”

马纵横不喜被人监视的感觉,所以门外少有设立护卫,当然这又因他对自己的武力有着绝对的信心。而类似徐晃、庞德这些心腹要将,平日里都不需通报就能直接来见。当然,一般到了夜晚,众人也知避讳,不会过来打扰。这下徐晃倒也不知马纵横大清早就想要行房事。

这下再又看着北宫凤极为幽怨的眼神,马纵横更是恨极了徐晃。不过马纵横倒也不会急于一时的快乐,而疏忽正事,笑盈盈地胡乱抓了一把,害得北宫凤不敢出声,只能任由马纵横放肆。

“哈哈哈哈~~!!公明,你等我一回,我这就来了~!”放肆完后,马纵横俨然一副胜利者的姿态,转身便是离去,恼得北宫凤在后嗔怒不已,却又羞于被人发现,不敢发作。

很快,马纵横就打开了房门,正见徐晃在外等候。徐晃急是一拜,马纵横扶起,道:“不必多礼,直入正题吧。”

“禀主公,前往兖州的事宜,我已依照你的吩咐准备完毕,随时都可以出发了。”徐晃震色而道。马纵横不由眼神一亮,说来自从兖州出事后,他就无比挂念王莺还有桥氏姐妹以及他儿子马易的状况。若非时势所迫,马纵横早就奔马赶回去了。

“好!那我准备准备,今夜便就出发!”马纵横灿然笑道。

徐晃闻言,沉了沉色,忽然问道:“前往兖州之行,险难难料,主公当真要把家小都一并带上?”

“诶,我亏欠她们太多了。由其异儿,她对我的情义,恐怕我一辈子都还不清。这回我绝不会再抛下她们了。”马纵横沉声而道,正如他所言,王异被阎行所擒的那段日子,所遭到的屈辱,一直是马纵横心中的痛,而至此之后,王异就时刻有意地与他保持距离,此番劝她随自己一齐回去兖州,马纵横可费了一番苦劲。

徐晃听了,也知其中细节,叹了一口气道:“好,那末将就先下去吩咐,务必今夜之前安排妥当。”

“劳烦你了。”马纵横微微一笑。徐晃领命后,遂是退下。

于是到了夜里初更,一行伪装成数百人的商队,开始望河东方向进发。

说来,河东虽被曹操攻破,但马纵横在河东的势力根深蒂固,也不是一时半会能够尽数铲除的,由其飞羽细作在河东的据点,几乎毫无所损,在马纵横出发前,早教飞羽暗中接应。有了飞羽的接应,马纵横这支商队,专挑防守薄弱的关口进发,又因马纵横出手阔绰,因此这一连数日,都是有惊无险。

再有,如今曹操因要重整朝纲,未免各地诸侯趁机发作,不得不从河东调回了五千兵马,进驻洛阳,以震慑诸侯。

又因自河东落入曹操手后,河东出奇地平静。驻守在河东的夏侯渊未免引起不必要的骚动和慌乱,倒是让其麾下收敛行事。

却说这日马纵横一行人却以游山玩水的心态,来到了河东的腹地,正往河内方向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