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九十八章 陈到VS庞德 下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“这人气势惊人,并非寻常之辈,但若能把他擒住,然后再把他的部署都给杀了。*他定俱回去向袁绍交代。我再趁机好生劝他入伙,日后待我在河东举事时,必为一大助力!!”陈到脑念电转,这下竟有意要把庞德收服为用。

若是庞德得知,这一小小少年,竟敢如此小觑自己,肯定早就气得怒发冲冠了。

两人这下各怀鬼胎,都是暗有主意。陈到面色一震,慨然一喝,手挺一柄长枪,便是纵马冲出。庞德也是大喝一声,手提追星戟,奔马迎去。

眼看两人都是来势汹汹,两边人马不由都紧张地看了起来。

电光火石之间,正见庞德和陈到猛地交锋在一起。陈到一提枪支,便是抖出连道枪花,庞德看得眼切,拨戟抵挡。待陈到攻势一缓,庞德立刻奋起反击,两人打了十余回合,竟然不分胜负。

而就在兔起鹤落之间,眼看庞德气势越盛,攻势越猛,渐渐地陈到似乎抵挡不住。须臾,庞德猛一挥戟劈落,看是势在必得,哪知陈到早有准备,挪身急就闪开,立刻舞枪一起,便朝庞德咽喉刺去。

“好!!”庞德瞪大了眼,不惧反而一声震喝,扭头便就避开。陈到一枪搠空后,庞德立刻横戟飞扫,陈到急一翻身,同时一拍马匹,人马倏地飞去同时,就在人马分过刹那,回枪一刺,来得又是刁钻又是凌厉。庞德感觉背后有一阵寒冽的疾风袭来,不由暗暗一惊,这下却不敢再小觑这少年了,连忙挪身闪开。还好庞德经验十足,这下反应够快,陈到又是一刺空。那些山贼看得眼切,不由都是惋惜地喊了起来。

“他娘的!!小小儿郎竟敢这般放肆!!”庞德只觉丢了脸皮,急一拔马,立刻便向陈到追去。

说时迟那时快,眼看庞德杀来,陈到浑身猝然气势大盛,兀地一枪朝后猛刺射出,竟是杀出了一招回马枪。庞德急一瞪眼,却是咧嘴笑了起来,猝然也是气势爆发,身后赫然显现一面已有七、八分真实的赤焰雄狮相势。

陈到顿是面色一变,还未反应过来,庞德纵马奔飞追至,提戟便是一挑,陈到回过神来,急是躲开,只听‘嘭’的一声骤响,陈到头盔蓦地飞起,就在庞德准备拧起另一柄追星戟砍去时,兀地看清了敌人的面容,不禁吓了一跳,连忙停住了手中动作!

“陈到!怎么会是你!!”庞德大声喝道。这下两人靠得正近,陈到也隐约看到了庞德面貌,更是确定了他的身份,不由惊呼道:“庞将军!!你怎会来到河东了!!”

就在此时,蓦然一阵喊声暴起,正见一彪人马冲飞而来。黄克拥护在马纵横一旁,急喝让开。‘山贼’见是黄克,也不拦截,纷纷让开道来。须臾,马纵横来到包围圈内。陈到看着那来人身骑赤色神驹,手提龙刃,急又看了看庞德,见他一脸振奋之色,立刻醒悟到来人是何身份,连忙下马跪下,大声喊道:“罪人陈叔至拜见!”

陈到话到一半,主公两字就要脱口而出,却遭到马纵横喝声叫断:“不必多礼!!起来!!”

一干‘山贼’都不知马纵横的身份,见陈到忽然跪下,都是吓了一跳,都欲效仿陈到跪下时,却被马纵横喝得一阵心惊胆跳。陈到也反应过来,知道自家主公谨慎,这是怕暗中有细作在监视,所以不肯泄露身份。

不知不觉到了黄昏时候,这偏僻一带山林间,早就恢复了平静。却说陈到随后请马纵横上山寨说话,马纵横也是答应,于是众人上了山。到了山寨后,陈到和马纵横说明,这山寨应该是许多年一伙山贼留下的,当初他们来到这里时,正好发现,便修葺一番,占据下来。马纵横看了看山寨,见营寨所占地势险峻,立于一悬崖边上,只能从山下攻上来,并无后顾之忧。而且经过陈到等人修葺之后,防备倒也严密,各处设有哨塔,山寨外还有两个高达五丈的巨大鹿角,前面又缠满了铁丝。马纵横看了,暗暗称赞,想到陈到这些年成长不少,也是欣慰有加。

说来在历史之中,据说在蜀汉后期,陈到的名次经常仅低于最以勇风闻名的龙胆上赵云。而且陈到麾下更有一支神兵,威震天下,极为受到刘备的倚重,那就是—白毦兵。这支白毦兵据说乃是刘备的亲卫军,战力超凡,各个都能以一敌十,纪律严明。当年刘备几番落难,却能逃出生天,白毦兵可谓是功不可没!

旋即,众人进了山寨。陈到先令众人散去,又在马纵横的示意之下,命几个心腹安排两位主母以及马烟雨还有姜家母子的住宿。胡车儿则奉命保护左右。安排已定,陈到领着黄克等将领,带着马纵横和庞德来到了山寨后堂。

少时,众人一入后堂,陈到的心腹都守在了两边入口。陈到一干人等连忙就是跪下。

“罪将陈到无能,失了开封之地,以致曹贼能够长驱直入,侵犯河东!实在罪该万死,之前只是为了日后能够接应主公的大军重夺河东,方伪装马贼盗匪,苟存在此!罪将心知罪不容赦,还请主公发落!!”

陈到话音一落,黄克等将也齐声喊道:“我等愿一齐受罚,还请主公发落!”

看一干将士都是愿与陈到分担。马纵横看了暗暗欣赏,看来陈到在众人心中极具声威,不由一沉色,谓道:“好了,尔等的计划我已了然,陈叔至不得不说,你经过这数年历练,已渐成大器。此番你做得很好!我十分欣慰!至于河东失守,实在无奈,与你并无关系,诸位都起来吧!”

马纵横随即亲手扶起了陈到,然后又受众人邀请,做到了堂上。马纵横一坐定,便是对陈到还有黄克等将一番赞誉,然后各做封赏。其中更把陈到迁升为精勇校尉。陈到受宠若惊,本是不敢接受,却遭马纵横以其无胆相激,心气一起,便也慨然接下。

“哈哈哈哈~~!!好~~!!这才是我马纵横麾下的战将~!!”马纵横纵声笑道。

陈到双眸一亮,拱手立即应道:“末将定不辜负主公厚望~!”

“好!”马纵横又叫了一声好,然后凝色问道:“你的计划倒是可行,今日来时我也看了山里的布置,确是个易守难攻的地方。不过我倒要问你,你可有把握守到我军重夺河东之时?”

陈到听话,心头一壮,振声应道:“末将敢以人头担保,绝不有负成命!!”

“口说无凭,我倒问你,如今寨中有多少人?”

“禀主公不足千人。”

“哼,那夏侯渊在安邑的守兵足有上万,多于你十倍兵力,你如何守住!?”

“据险而固守,伺机而倍发,故能战无不胜!”

马纵横听了,不由心头一震,暗暗叫好,然后又问:“但若是夏侯渊持续围而攻之,那又如何?”

“先稳人心,加强防备!战之!”

“若他持续消耗,那又如何?”

“末将已暗发消息,如今已有几波残兵往此地赶往,另一边,河东不少百姓,依旧纪念马氏恩情,末将可以暗中说服,武装收编,以此来补充兵力!”

“善哉!!”马纵横听得心头大动,不由赞道,如今他倒明白陈到为何能统率白毦兵,而且还能在后蜀汉时代,仅次于赵云。就凭他这份果敢机智,足可证明他完全具备一个统帅的才能。

当然陈到在历史中的名声远不如诸如蜀汉的五虎将、曹魏的五子良将以及东吴的十二虎臣。但这并不代表陈到的能力不如这些人,马纵横如今就如发现了一块瑰宝,心里自是满怀激动!

“叔至!”忽然,马纵横喊了一声。陈到不由心头一紧,连忙拱手应道:“主公有何事吩咐!?”

“我在补充兵力方面有一个提议,不知你愿不愿意听?”

“主公愿开金口教诲,实乃末将之荣幸也!”陈到听话,立刻摆出一副虚心学习的样子。马纵横很是满意地点了点头,遂道:“我以为兵贵于精不在于多,与其耗费心力去收编武装百姓,还不如费下苦功,操练一部攻守兼备,能一以当十的精锐之部。我看这山寨地方宽阔,且地形也适合练兵,此乃天赐良地,不知你觉得如何?”马纵横此言一出,陈到不由迸射出两道精光,实则他一直都有这个想法,只是怀疑自己的能力,能不能操练出如此一部精锐之部,想到这陈到不由心头一紧,有些唯唯诺诺地道:“可是末将资历尚幼,且才微学浅,就怕难堪此大任…”

“陈叔至!!”马纵横闻言,兀地一声怒喝,顿时气势爆发,犹如惊涛骇浪,整个后堂瞬间如似震荡一样,众人无不变色。陈到吓得连忙跪下,惶恐而道:“末将无能,有负主公厚望,愿意受罚!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