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百九十九章 真假马羲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马纵横听了,却是摇了摇头,道:“想当年霍去病年仅十七,便被汉武帝任命为骠姚校尉,随大将军卫青击匈奴于漠南。他年纪虽小,却不惧强敌,集合八百敢死队勇士,直弃大军数百里奔赴前线,直入敌腹,斩捕首虏过当,斩获敌人二千余人,其中包括相国、当户的官员,同时也斩杀了单于的祖父辈籍若侯产,并且俘虏了单于的叔父罗姑比,勇冠全军,以一千六百户受封冠军侯!我看你风采不逊于当年霍骠姚,为何却妄自菲薄!?人要逆流而上,敢于挑战、突破,方能成就大器!”只听马纵横赫赫振词,说到激动时,更不有站了起来,眼神赫赫生威,震人心神。陈到此下更是激动不已,浑身热血沸腾,由其马纵横说他不逊色于当年的霍骠姚时,陈到更是不由打了个哆嗦,只觉浑身有无限力气爆发,动力十足!!

“陈叔至,我再问你一遍,我的提议你接不接受!?”马纵横又再一次问起。这回,陈到信心十足,甚至连他身后的将士也各个精神抖擞。

“主公知遇之恩,末将无以为报,愿肝脑涂地,听候主公吩咐!!末将接下了!!”陈到此言一出。黄克等将也纷纷慨然喝道:“末将等亦愿效以死力,辅佐陈将军左右!!”

:3w.“哈哈哈~~!!好!好!!好!!!诸位都是英雄好汉,我马纵横有诸位兄弟为我所驱,何愁大业不成!!?”马纵横颇为兴奋,大笑谓道。众将无不大喜,纷纷谢过。庞德看在眼里,却是暗暗在笑,望向陈到时,不由腹诽道:“此子是何等幸运,竟能得到主公赏识,这不出数年,又是主公所塑造的一员绝世帅才!”

作为过来人,庞德很清楚马纵横的魅力,他这个主公有一种能够激发人的潜能,甚至可以说让人脱胎换骨,破茧化蝶的能力。诸如当年的张辽、文聘还有他自己,曾经都有过怀疑、迷茫的时候,但只要经过马纵横一番激励,他们就顿时茅塞顿开,拥有了无限的动力!

随后,马纵横与诸将一齐吃了饭。哪知众人刚吃饱不久,忽然有人来报,说有几个人偷偷地下了山,被巡逻的人发现,哪知山下竟有曹军的细作前来接应,巡逻的将士虽然击杀了大半,但还是给几人骑快马逃去了!

“混账东西!!我早叮嘱你们,今夜务必加强防备,不得给一人下山,为何那些细作却还能如此轻而易举地下山了!?”陈到闻言,就怕泄露了马纵横的行踪,不由暴跳如雷,嘶声大骂。

那将士吓得连忙跪下,只知道罪。这时,马纵横倒是一皱眉头,轻摆了摆手道:“竟然事情已经发生了,叔至你就不必这般暴躁,如此只会影响你的判断。再说今日我等也有伪装,就算那些细作猜到我就是马羲,恐怕夏侯渊也不会相信,若是他真的率兵过来,我倒有一计可用!”

马纵横此言一出,众人无不心头一震,连忙问计。马纵横遂把他的计策一一说出,众人听了无不赞好,都是敬佩极了。

当夜,三更时分。夏侯渊却还在府宅里秉烛观书,自从曹操上回一番话后,受到激励的夏侯渊,整个人都变得更加勤奋刻苦了,他几乎一有空闲,就会学习兵法,参看古贤战将的各种战例,加以模仿领会。

就在这时,忽然有人来报,呈上一张小纸。夏侯渊这时正看得入神,眼睛根本就离不开手上竹简,随意地伸出另一只手接过,好一阵后,才瞟一眼看去。哪知这不看还好,一看顿时吓了一跳,整个人顿是弹了起来,就连灯烛都给翻倒了。

“什么!!马纵横竟然来了河东!?而且就在这安邑城附近,这怎么可能!!?”夏侯渊惊呼罢,还是满脸诧异之色,久久难以恢复。

这时,乐进正好赶来禀报,听得夏侯渊的惊呼声,还以为发生了什么事,连忙赶入一看,再听清夏侯渊的话时,整个人也吓了一跳,甚至无法相信,还以为自己听错了,不禁连忙问道:“将军刚才是否说那鬼神马羲来了河东!?”

夏侯渊急回身一望,见是乐进,方才沉了沉色,把纸条递去,道:“这是刚刚细作传回来的情报。”

乐进连忙赶往接过,很快看毕,也是满脸的不可置信,呐呐道:“这怎么可能!?”

“这马羲素来看重他的家小,说不定是忧心他在兖州的家小,所以不惜冒险赶回。可如今兖州已平,雍州却正需稳定局势,他亦不必急于回去兖州。这实在教人想不明白。”

“或者他是看兖州如今已被多方势力包围,主公还有袁氏兄弟都与他有过结怨,他是恐怕一旦兖州被多方势力围攻时,他却远水救不了近火。而眼下,主公顾着重整朝纲,袁绍却与公孙瓒在开战,分身乏术。至于袁术正吞噬着孙家的势力。说来眼下还真是他回去兖州最为合适的时机!”

乐进此言一出,夏侯渊不由面色一变,细细一想,似乎还真如乐进所说。只不过一想到马纵横竟会偷偷潜伏到自己领地腹地,这种行为,实在让他有些难以接受。

或者说,实在太胡来了!

毕竟马家如今已占据西北,再加上兖州之地,隐隐已有成为天下霸主的趋势。而马家最为倚重地无疑就是马羲了。甚至可以说马家如今拥有的大半基业,都是他马羲给打下来的。若是发生万一,这新崛起的马家,必定将会瞬间崩溃,成为天下诸侯的众矢之的。就如同当下的孙家,孙坚一死,其费尽一生打下来的基业,瞬间就被人吞噬殆尽。

夏侯渊相信马羲并非鲁莽无谋之辈,而正如乐进所说,他冒险前来,却是也有他的道理。但若是换了他,一定会弃了兖州,争取尽快稳固雍州之地,然后养光韬晦,待时机一到,再与天下诸侯争锋。

夏侯渊脑念电转,想了一阵,却还是想不懂马羲的心思,或者他到现在还是怀疑细作传来的情报,到底是真是假。

“将军莫非对此尚存怀疑?”乐进面色一沉,不由问道。夏侯渊沉疑一阵,还是点了点头。

蓦然,乐进眼神一亮,忽拱手道:“竟若如此,末将愿引一部精兵前往攻打,以探究竟。而将军大可速派流星马将此事禀报予主公。”

夏侯渊听了,觉得亦是道理,遂是答应下来。又令乐进若是要去,便雷厉发军,趁着夜色遮掩,敌人无备,杀他个措手不及。

“眼下正好是三更时候,你若赶得够快,应该能在明日天亮之前,赶到那凤波山下。但若那些余孽无备,你正好可以一举杀上,攻入其寨,逼出那鬼神马羲!”夏侯渊目光赫赫,沉声而道。乐进听计是好,不由慨然答应,旋即便是迅速退出,前往调拨兵马去了。

却说乐进领命前往打探由陈到一干残部所占领的凤波山。乐进谨记夏侯渊的吩咐,一路进军火速,刚到了凤波山下时,正好天色刚亮。

同时,乐进又在暗暗察看这凤波山,见其地势险峻,易守难攻,眼下敌人虽然无备,但若一旦反扑,恐怕他所领的这二千精兵,也不一定抵挡得住。

当然,这是鬼神马羲在的前提之下。鬼神马羲的武勇自不用说,若非提防他,乐进有足够的信心,只带千人兵马就能对付这些余孽了。

就在乐进正犹豫攻是不攻的时候,蓦然间,山上擂鼓大震,旋即只听四面八方杀声大作。正见山上有一队数百骑兵,骤飞杀落,为首一人手提龙刃,身骑赤马,头却带着一面重盔,遮住了整张脸,可也却非藏头露尾的鼠辈,在其身后有一面硕大的旗帜,赫然写着‘伏波马羲’四个大字!

“不好!!真的是那鬼神马羲!!这回完了!!”乐进看得眼切,不由失声惊呼叫道。与此同时,后方却又有一彪人马扑出,莫约数百人,为首一将,亦是龙刃赤马,头上却带着一顶虎皮大帽,后面亦有一面大书‘伏波马羲’的旗帜。

“不好了!!马羲从后面杀来了~!”乐进后面的人马看得心惊胆跳,不由急声喊道。

这时,又有惊呼乍起。原来两边又有人马杀出,各是两百余人,左右为首一将,竟也有着大书‘伏波马羲’的旗帜。

“他娘的!这马羲还来了四个!!”乐进见状不由怒色一骂,知道这是敌人诡计,但他的部署倒没他这般冷静,这下早已乱了阵脚,被四个‘马羲’的吓得方寸大失。

说时迟那时快,正听正中那个‘马羲’怒声大喝,手举龙刃便是喝道:“来将何人,速速报上名来,马爷爷这就来取你狗命!!”

“哈哈哈哈~~!!我早料夏侯狗贼一定会派兵来打探,所以早就设下了埋伏,尔等已是瓮中之鳖,还不速速投降。我或者会大发慈悲,饶尔等一条小命!!”

“嗷嗷嗷~~!!鬼神马羲在此,尔等鼠辈快快纳命来罢~!!!”

“诸军听令,曹贼的走狗已经被我的威武所怯,此下不战更待何时!?”

只听那是个‘马羲’纷纷大喝,一时倒也难以分清是真是假。乐进心知眼下大势已去,正想着要从哪个方向逃去时。正中那队骑兵先是杀到。正见那‘马羲’手提龙刃,先是破入人丛,急砍乱劈,来势汹汹,须臾一连数人都死在他的龙刃之下,刹是威风可怕!

不过对于乐进来说,眼前这个‘马羲’倒还没有达到他心目中真正马羲所拥有的本领。

“哼!这个定是假的!!看我先把你射死!!”乐进面色一怒,立刻就马上按住大刀,然后急取背后弓箭,猛地急拽,瞄准赫然就射!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