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章 谋夏侯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“着!!”乐进大喝一声,正见那根箭矢骤飞而去。那正在突杀的‘马羲’倒也灵敏,听得破空震响,急一挪身,在电光火石之间,猝地躲了开来。

乐进看得眼切,不由瞪大了眼,暗叹这个假马羲倒也有几分身手。这时,从后杀来的人马亦是赶到,正见另外一个‘马羲’,手提龙刃,急舞乱砍,犹如一头猛狮撞入了羊群之内,只见在他冲杀之处,朵朵艳丽血花一连绽放,。

被众将拥护在阵心的乐进急是眺望过去,见得这‘马羲’如此可怕,不由心头一惊,正欲拽弓袭击。这时,两边扑来的敌军一齐杀到,左右两个‘马羲’一齐奔入厮杀,乐进军瞬间溃散,两军搅成一团厮杀起来。混杀一阵后,乐进见右边的攻势较为薄弱,立刻引精锐一齐望左边拼死杀出。右边那‘马羲’见了,大喝一声,引兵挡住。乐进策马忿然冲上,一遇到那‘马羲’便是连刀暴砍,‘马羲’强硬挡住,但这下乐进只顾搏杀。‘马羲’挡了十余回合,终于抵挡不住!

“你这假货还不给我死开!!”正见乐进怒声暴喝,挥刀猛地砍去,猝然背后赫然显现出一面模糊的漆黑大蟒相势。‘马羲’急是挥刀迎上,却被乐进一刀震开,旋即整个人翻落马下。乐进(见状,目光凶色暴射,哪知左边的那个‘马羲’,却以一股如同摧枯拉朽地气势,悍然奔飞杀来,只见他乱刀舞动,犹如狂龙飞荡之势,在他奔飞之处,无不是人仰马翻,如波开浪裂,赫赫正有鬼神之风。

“那厮莫走!!纳命来罢~!!”只听一声暴喝,惊天动地。乐进被吓得急是回头望去,见其气势骇人,吓得当场失色。这时,另外两个‘马羲’也急奔杀来。这下,乐进哪里再敢怠慢,连忙拨马逃命,其身边从骑也急是随之杀往。最终乐进还是成功在右边杀出一个破口逃出,免于被敌人围杀,同时乐进的部署见乐进逃去,当即逃的逃,投降的投降,早已是溃不成军。几个‘马羲’见乐进逃脱,却也不急于掩杀,领军杀了一阵后,却把数百俘虏全数放了回去。

话说,众人大胜得归,回到寨内,各部人马无不欢喜,纷纷也有人在暗中猜测自家的主公或者还真是来到了这里。

而此时,在后堂内。

华旉刚替黄克包扎完毕,刚吩咐他小心伤口,莫要做太大的动作,让伤口又是裂开。这时,几个‘马羲’一同走入,其中带头的这下脱了头盔,倒是名副其实地鬼神马羲。另外两个一个带着重盔,一个带着大帽。这下纷纷脱下,重盔的正是陈到,大帽的则是庞德。

原来早前马纵横令三人都伪装成自己,就是要扰乱敌军的心思,令其阵脚大乱,再趁机攻打,而正如马纵横所料,最终得以大获全胜。

“拜见主公!末将无能,让那乐进逃脱,甘愿受罚!!”先在这里等候的黄克,一看马纵横来到,连忙跪下。在旁的华旉反应不及,见黄克身上刚包扎好的绷带,很快就是染红,不由皱了皱眉,但又看了看黄克见到马纵横时,那炙热的光芒,却暗暗叹了一口气,并无阻止。

他很清楚,自家这个主公,是个能够让麾下疯狂崇拜的人物。而且接触越多,这疯狂就越是不可自拔。如今的黄克正是如此。

“你努力作战,虽不敌乐进,但你面对比你要强的乐进,却无退缩,敢与酣斗,这就已是勇气可嘉!好了,快起来,然后在旁坐下吧。你身上有伤,莫要影响了伤口。”马纵横淡淡地摆了摆手,然后在正中大位坐定。黄克一听,却有几分有意,但被马纵横一瞪后,吓得连忙领命,坐到一旁。华旉笑了笑,向马纵横一拱手后,拜礼退出。

“主公,适才你为何放走那些俘虏?这些人都是曹贼精锐,这下放去,迟早又会回来与我等厮杀。”这时,陈到走了出来,向马纵横问道。

马纵横听了,笑了笑道:“我却是特意要放那些俘虏回去的。”

“这……”陈到听了,不由露出几分疑惑之色。

马纵横旋即神色一凝,答道:“如今我在河东的消息,恐怕已传到了夏侯渊的耳中,但以夏侯渊的性格,恐怕他至今还是未信,所以他今日才不率领主力部队前来讨伐,而是派那乐进。而那些俘虏一旦回去后,就算夏侯渊有意阻止,但众口悠悠,消息难免也会走漏。再有此番乐进大败而回。如此一来,夏侯渊的部将定会以要为乐进雪耻的理由纷纷请战,实则却都想要取下我的头颅,立下这天大的功绩!

而夏侯渊心知我若是在这凤波山上,这些人绝非我的敌手。所以…”

“所以不久后,夏侯渊一定会率兵前来!”庞德狮眸刹地一亮,兀地喊道。

庞德此言一出,陈到反而疑色更浓,呐呐道:“我这倒又不明白了。那夏侯渊可谓是强敌,主公却有意诱他来战,到底是打什么主意?”

陈到话音刚落,马纵横很快便就回答,而且说出的话,还令众人无不心惊胆跳,一时瞠目结舌。

“我要以牙还牙!那曹操谋我兖州,取我河东,几乎把我这些年的基业毁于一旦!我不折他一臂,如何泄这心头之恨!?”

正见马纵横威风赫赫,浑身霸气泯然,不可置疑。陈到、黄克早已臣服在马纵横的魅力和威风之下,这下虽知此事极难,但却还是相信其主的实力。

庞德对于马纵横的崇拜是发自内心,并无陈到、黄克那般狂热,这下听了,不由沉了沉色,问道:“主公欲除那夏侯渊,却不想凤波山中兵力不足千余,而夏侯渊在安邑的大军,尚有八千余众,足足是我军八倍,但若夏侯渊真是杀到,这该如何应战?再有…”说到这里,庞德不禁顿了顿,又道:“主母她们在这里也不安全啊。”

“说得对,所以我有极其重要的任务要教予你!”马纵横闻言,眼眸精光一闪,庞德一听,不由面色一变,似乎立刻就猜到了马纵横的心思,急道:“不可!!主公若不离开,赤鬼儿绝不离开!!”

“庞令明!!”马纵横听话,兀地怒喝一声。庞德不由心头一震,脸色连变,却也不敢反驳。

“此事交予你和老胡了。昨夜飞羽的人已传来密信,文远此下已率精锐赶往河内边境接应。文远做事素来妥当,待你入了河内边境时,或者他已把一切安排完毕。因此你接下来的路程倒也不算危险。”马纵横凝声沉色而道。

庞德听了却是神色一变,急道:“可若是张大哥护送了我们回去,袁绍定会发觉,到时再想接回主公,恐怕就难了。”

“这你倒不必怕,我保证十日之内,就能赶到河内,与尔等相会。不过我也与文远交代了,但若时势危急,他大可先是撤去。到时,我再寻机回去兖州便是了。”马纵横淡淡而道。

庞德听得是心惊胆跳,但看马纵横此下的眼神,却知恐怕是无法劝服他,遂一沉色道:“那主公千万要多加小心。”

“嗯,待会你下去便命众人收拾行装,我两位夫人那,我自会与她们交代一声了。”马纵横肃然而道。庞德拱手领命,旋即便是退下。至于陈到和黄克都是好不激动,他们心里其实都十分盼望马纵横不要离开,眼下得偿所愿,而且不久后还能在马纵横的指挥下,参加一场将会震惊河东的大战,自是喜悦不已。

当夜,马纵横一回到寨内后院的寝室,便见王异、北宫凤早在等候。其中王异黛眉紧皱,北宫凤更是一脸寒色,此时都是坐在床榻上。

原来两女刚才发现那些一同来的护卫都在收拾行装,便猜到她们不久便要离去。随后她们又偷听到庞德与胡车儿的对话,从中知道她们的相公竟然不和她们一起离去,这下自是恼怒生怨。

马纵横笑了笑,正要走到两人中间坐下,哪知北宫凤见马纵横走来,立刻便就叱道:“你这死鬼,都要抛妻弃子了!!还死过来干嘛,给老娘有多远,滚多远去!!“

“妹妹,不得对相公如此无礼。若是被外人听到了,那可就不好了。”贤惠的王异听了,倒还知道维护马纵横的威严。北宫凤一听,顿是满脸委屈,眼中更瞬间流转起盈盈的泪光,道:“可是姐姐!你看这死鬼,终日就知道打打杀杀,现在就连我们这些做妻子的安危也全然不顾!实在恼人极了。”

王异一听,却也是满脸伤感,摇头道:“诶…相公也有他的难处…”

在王异的语气里,马纵横能听出那幽幽的哀怨,由其王异虽是在怨,但还是处处为他着想,又看北宫凤泪光盈盈的样子,马纵横几乎把持不住,就要改变主意。

“两位夫人放心,我已经安排赤鬼儿还有老胡一齐护送你们。而且随行的都是我精心挑选的精锐。再有,只要你们一旦到了河内和兖州的交界,文远就会前来迎接,所以这一路应该没什么危险。”马纵横带着几分内疚地说道,只是想尽量地安抚两位夫人,让她们不要害怕。

北宫凤一听,面色才稍稍好了一些,但很快反应过来,道:“那你一人留在这里,岂不很危险!?”

“我也并非一人,你倒忘了还有陈叔至他们在此?再有此地地势险峻,易守难攻,我办完了事,很快就会前来与你们会合。”马纵横淡淡一笑,这下趁着北宫凤不注意,已坐到了榻上,一手搂住一个,把两位娇妻都搂在了怀内。

“死鬼!你放开我!”北宫凤嗔怒叫道,想要挣扎,却如何也无法挣脱马纵横强而有力的臂膀。另一边,王异倒是乖巧地贴在马纵横的肩膀上,幽幽道:“那你要多久才办完事?”

“十日,十日我必来与两位夫人会合。”马纵横眼神一亮,望向了王异,看着她那张白皙无暇的娇美面容,说完后,情不自禁地便凑了嘴巴过去,想要亲她的额头。哪知王异下意识地便要躲闪,马纵横却是早就料到,把她一搂,轻轻地吻住了她的额头。

王异有些娇羞,嘤咛一声,然后缓缓地推开了马纵横,甚至还撇过头,不敢与马纵横炙热的眼神对视。又看王异那娇羞的样子,无异于情窦初开的少女,红红的脸腮子,早把她的心思给出卖了。马纵横不禁一把抓住了她的手,王异还吓得抖了抖,那样子真让马纵横看得入了神。

北宫凤倒也通气,遂是偷偷地离开,关好了门。而正好关门的声音,让王异猛地回过神来,才是发现北宫凤离开了,连忙急是叫道:“北宫妹妹~!呀~!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