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零一章 一时迷茫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就在王异话到一半,马纵横忽地把她一把抱了过来,吓得她一声尖叫,可还未反应过来,马纵横的大嘴早就吻住了她,让她喊不出声,心躁身热,一时失了方寸。**.

说来自从扶风之变,王异就一直没有和马纵横有过房事,马纵横也知王异的心结,所以并无强迫,这些日子以来,都在慢慢地化解王异的心结。这下,马纵横认为已经是水到渠成。

王异一开始却也有挣扎,但反而引起了马纵横更加粗暴的攻势。猝然一阵撕裂的声音响起,王异又羞又恼地叫了一声,最终还是被马纵横给得逞了。

次日,马纵横把众人送到了山下,与两位夫人还有哇哇大哭,不肯离去的马烟雨告别后,遂是强忍心中的不舍,拔马离去。马烟雨的哭声久久不散。

马纵横一路飞马上山,忽然有些迷茫了。

他费尽心血,绞尽脑汁,不惜生死,与诸侯争锋,想要创造一番不世功业。但到头来,他却无法时时刻刻陪伴在自己心爱的人身边。

功业,是他的志向。家人,是他的心之所属。

两者正如鱼与熊掌不可兼得。

就在马纵横不禁因此有些落寞的时候,忽然后面传起了一阵阵奶声奶气稚嫩的喊声。

“爹~~!”“爹~~!”“爹~~!!”

“烟雨!”马纵横心头一揪,立刻想到了自己可爱的女儿,急一勒马,回头一望。正见庞德策马赶来,坐在他前面的正是他的长女马烟雨。

马纵横一时激动,连忙翻身下马。另一边,庞德也把勒住,马烟雨急也想要下马,庞德却怕她摔落马下,连忙把她抱住跳下。很快,急于见自己父亲的马烟雨急是一扯庞德的胡须,庞德吃痛,马烟雨趁机挣脱出来,迈开那对小脚丫,扑向了正是冲来的马纵横。

父女二人遂是拥抱一起,马纵横重重地亲了亲马烟雨的脸蛋儿,正要说话时。马烟雨眨着那对还有泪光闪动的大眼,长长的眼睫毛一眨一眨,可爱极了。

“爹~!大娘和娘亲说,她们等你一齐回家!”马烟雨天真无邪的说道。却不知她那句等你回家,令马纵横的落寞、迷茫瞬间是荡然无存。马纵横心里更有说不出的激动和满足。

“好!”对此,马纵横抱以一笑,又亲了亲马烟雨另一边的脸蛋儿,脸上的胡渣斗得马烟雨咯咯笑个不停。却不知她那个名震天下,威慑诸侯的爹,此时眼中竟隐隐含泪。庞德看在眼里,心里也有一种温馨暖和的满足感,不禁呐呐道:“有家真好。看来我也该是时候成个家了。”

一阵后,庞德带着依依不舍的马烟雨离去了。这回马烟雨倒没有再是苦闹,而是不断地招摆着小手,催着自己的爹快点过来找他们,然后回家。

“家…”马纵横望着离去的女儿,眼里也是充满了不舍,口中不禁又呢喃而道。

却说另一边正如马纵横所料,此时安邑城内,几乎传遍了鬼神马羲身处河东的消息。至于乐进的惨败,倒又给这匪夷所思的谣言,证实了几分真实性。

夏侯渊知道此事后,反应却是古怪,他忽然躲在了家中的书房里,任谁来见,都不肯接近。

当然,除了他极为倚重的副将外。

“末将该死,全因末将的无能,以至于眼下安邑人心混乱,还请将军处罚!!”正见书房之内,乐进满脸愧色地正是跪着。夏侯渊依旧拿着竹简,不知又在看着什么典故或是兵书。

一阵无声后,夏侯渊方才缓缓地放下了竹简,望向乐进时,轻叹了一声,道:“此事与你无关,倒是我当初有缺考量,让你借夜色火速赶往。否则以你平时稳重的性子,定会先往打探,也不会中了敌人的奸计。若是你有罪的话,那我就罪加一等。起来吧,趁现在还未铸成大错,你我两个当以有罪之身,戴罪立功!”

“夏侯将军的意思是!?”乐进闻言,不由神色一震,大目微微瞪起,闪过几分厉光。当日一役,令他折损了近半人马,被敌人杀得毫无还手之力。原来他也是迫切地想要复仇雪耻!

“如今诸将天天在我这请命出战,若是我再避而不见,迟早军心动荡。再有马羲在河东的名威尚存,时间一旦拖久了,我就怕各地会发生bao动,最后甚至会影响整个河东的局势。因此无论那马纵横在不在那凤波山,此战已经不可避免了!”正见夏侯渊虎目闪烁着赫赫精光,煞是威风。乐进见了不由胆气一壮,道:“那末将愿为先锋!”

“不必!你立刻传我号令,命城内诸军整备,除了留下两千兵马把守安邑城外,其余六千兵马分为前中后三军,次日一早,听我命令,一齐前往凤波山下。待到了,却也不可急于攻打,立刻设立营寨,这回我便来个瓮中抓鳖!我看着区区不到一千的马家余孽,能折腾出什么大风大浪来!”夏侯渊疾言厉色地发起了调拨。乐进面色一震,马上领命退下,传达夏侯渊的命令。

于是,到了次日一早。夏侯渊率领三军,共六千人马,声势浩荡地望凤波山奔杀过来。

而这两日,乐进大败于凤波山的消息已传遍方圆百里一带,不少马家的残部还有忠于马家的百姓,纷纷前往来投,都要来拜见马纵横。马纵横这时却并不方便出现,只好由陈到出来接见,并且安排好众人的住宿。经这些人来投靠后,山寨里的兵力倒扩充到了一千二百余人,其中有两百人都是未曾经过操练的百姓,尚且不可投入战场。

却说这日,刚到晌午时分。马纵横正与陈到在后堂商议山寨日后的发展。虽然山寨里有不少屯粮,但马纵横还是建议陈到不可以坐食山空,而且随着日后时间推移,山寨的人会越来越多,遂教日后他让来投的百姓先是种地,权当是练兵的一种方式,而且也可以解决粮食之忧。陈到听这建议,觉得甚好,立刻便和马纵横筹划起来。

这时,黄克忽然急急来报,说夏侯渊率六千人马杀了过来。马纵横一听,微微色变,他原本还有意去袭击安邑一番,看看能不能得到安邑城内百姓的呼应。但眼下夏侯渊明显是留了不少兵力在安邑把守,马纵横立刻便把这个念头给断了。

“好!叔至,你随我前去一同看看!”马纵横一把抓起一顶虎皮大帽,随后一把扣住自己好似虎头般的脑袋,同时又站了起来。陈到闻言,连忙应诺。旋即两人骑了马,出了山寨,前往山上一处可以望远的高地查看。

“吁~~!”少时,马纵横一把勒住赤乌,投眼望去,正见夏侯渊的前中后三路大军,正在山下设立营寨,再看其军洋洋洒洒,却是十分的整齐。

马纵横看得十分谨慎,不由暗道:“难怪在历史上,曹操如此看重这夏侯渊,只是可惜这夏侯渊当年攻打西川之时,小觑黄忠,被其斩于定军山下,晚节不保!”

马纵横随即念头一转,又看了一阵,与陈到谓道:“叔至,你从敌军所布,可看出了夏侯渊的意思来?”

陈到听话,微微变色,知道马纵横这下有心教诲,连忙震色望向了山下的敌军,一阵后,陈到唯恐马纵横久等,忙答道:“山下敌军人多势众,但却不急于攻打,反而加紧设立营寨,那夏侯渊摆明是想要与我军打持久战,毕竟我军兵力无多。就算占有天险,但若连番遭到敌军的消耗,迟早会无兵可用。到时敌军就会长驱直入,一举取下山寨!!”

马纵横闻言,很是满意地点了点头,道:“你说得很好。看来日后就算不在这山寨里,你也足有能耐保住这山寨了!”

陈到一听,忙是下马,单膝跪下,道:“这都是主公愿意指点,小的也只是学了皮毛,不敢夸海口,只盼主公多留几日,能让我在你身边多加学习。”

马纵横听了,笑了笑,轻一摆手,便把陈到叫起,旋即两人又望向山下敌军。马纵横遂开始细心向陈到分析起来。陈到在旁自是打醒十二分精神学习,只唯恐漏了丝毫。

话说,夏侯渊只顾在山下设立营地,但却也并非毫无防备,暗里其实藏着不少弓nu手。哪知这山上的马家余孽毫不动静。他等了两日,营寨的前营、中营都设立完毕,山上却依旧还是没有动静。

“哼!这些马家余孽倒是狡猾得很,知道自己兵力无多,经不起损耗,便想着据险而死守!如此看来,那马羲确是有几分可能就在这凤波山内。”夏侯渊想罢,立刻召来乐进,命他集合前营二千兵马,准备杀往山上。乐进领命后,遂是立刻整备,而夏侯渊却也快速地整备自己的部署。不一时,只听杀声骤起。乐进先领二千兵众杀上山去,夏侯渊则引中军二千部署,随后接应。

另一边,夏侯渊军攻上山来的消息,很快就传到了陈到那里。陈到立命寨中士准备好滚木、落石。

不一时后,乐进引兵来到了一条斜坡之下,而此乃通往山上的捷径,若是绕路,则要进入密林之内,倒也有被伏击的危险。就在乐进犹豫之时,蓦然斜坡上连阵轰鸣巨响,只见飞石如流,滚木如潮,一齐铺天盖地地落下。乐进吓了一跳,连忙命部署转入密林内躲避。随着乐进令声一落,其麾下部署连忙就往密林内慌乱扑入,刹时阵型全无。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