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零五章 斗智夏侯 下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少时,在前几日观察夏侯渊军的高地上,马纵横驻马而立,居高临下地俯视,果然见得夏侯渊的前军正往山上赶来,而且中军也在望前移动。~.

“果然如叔至所说,这夏侯妙才使的是步步为营,反客为主之计!敌军兵力远胜于我,要破此计,在于不可让敌军稳住阵脚,否则必败无疑!”马纵横念头一定,随即拨马就走。这时,陈到急是赶来呼道:“主公大事不好了。军中上下如今已发觉了你的身份,众人都要见你,我和黄克好不容易才压制住,让众人不得躁动。当下如何是好?”

马纵横一听,才想起自己没带虎皮大帽,也忘了带金龙面甲,不过这下倒不必要再顾虑自己的身份有没有泄露,一震色喊道:“不必多虑,我这就回去稳定大局!”

马纵横话音一落,奔马便往山寨回去。陈到这下又反应不上,投眼望去时,马纵横早已飞马远去了。

却说,胡镖正是自家主公马羲的消息,一下子传遍了整个山寨,众人无不精神大震,士气高涨,急于拜见。此下黄克正在安抚众人。忽然,守在寨门的兵士无比振奋地高呼起来。

正是马纵横策马回到,扯声就喝:“诸位都是我马家的将士、兄弟,当初局势所迫,文远不得不弃守河东,幸赖诸位兄弟不惜甚是,还镇守阵地!不但勇气可嘉,更是忠心可敬!我马纵横在此谢过诸位兄弟的情义啦~~!!”

马纵横说罢,拱手一拜。众人见了,无不激动,纷纷跪下,大喊道:“我等拜见主公!愿为主公肝脑涂地,死而后已!”

“快起!如今大敌在前,正需诸位兄弟迎敌对抗,谁愿与我共同出战!?”

马纵横嘶声喊道,那‘共同’两字如两个重锤,重重地敲击在众人心头之上,瞬间喊声如潮,惊天动地,昂昂战意如澎湃怒涛,冲天而起。

却说夏侯渊下令,让前军先入山地,尔后中军再前往山下接应,至于后军则先按兵不动。夏侯渊却是打好了算盘,要慢慢地蚕食这凤波山,待自己的大军在凤波山立好阵脚,就是一举攻破敌寨之时。

只不过鬼神马羲从来都不是坐以待毙之人。

当日,天色快到黄昏时候。夏侯渊前军刚好在山上扎据完毕,却也不敢太过深入,毕竟山上的敌军可能随时会来袭击,而当下这个距离,山下的部队也能快速地接应。

话说率领前军的正是夏侯渊的部将郝飞。郝飞眼见众人忙乎了一日,而且天色又是不早,正要命人起灶造饭。就在此时,蓦然间阵阵犹如洪潮骇浪般的杀声,霍然骤起。郝飞以及他的麾下还未来得及,山上忽然有一部军队铺天盖地地冲杀而来。为首一将,手提龙刃,驰马奔飞,引着百余骑狂奔飞起,其后的部署各个亢奋凶猛,犹如一群虎狼猛兽。而率领他们的,更是一条犹如巨龙般的男人。

“嗷嗷嗷哦~~!!杀呐~~!!”马纵横朝天咆哮,顿时天地宛若颤抖起来,其坐下赤乌,更如闪电窜飞而动。须臾之间,撞入了敌军的营地之内。郝飞根本反应不及,正见马纵横拍马冲来,前去截杀的兵士全都被砍翻在地,再定过神时,面前一柄雷厉劈落的龙刃,郝飞当场头开脑裂。

说来郝飞也是无辜,适才正是在巡逻营地,恰恰就在营地接近山上通道的地方,因此马纵横刚是杀落,便是撞见了他,又见他失魂落魄,自是不会手下留情。

四周郝飞的将士,一看郝飞须臾被马纵横所杀,全都吓得面色大变。旋即,马纵横奔马突入腹地,四周郝飞的部署急来围杀,却都是犹如蜉蝣撼大树,纷纷被马纵横杀开而去。

电光火石之间,陈到、黄克的兵马却也一齐奔落杀下,前来接应。很快郝飞的部队就被冲得溃散,节节败退,死伤无数。一些将领更是看大势已去,又怯于马纵横之勇,纷纷引兵逃命去了。

而此时,山下的兵马正在造饭,忽闻山上杀声大作,更时不时传出阵阵鬼哭狼嚎,众将不由都是面色大变。

啪啦!

夏侯渊摔落手中的饭碗,忿然而起,似乎猜到发生了什么,双眸尽是忿怒的火光,扯声喝道:“该死的马家贼人!!实在太小觑人了~~!!!”

夏侯渊怒声炸天,这下终于再也忍受不住胸中的滔滔怒火,一声令下,便是下落命令,全军扑杀。

于是,山下的夏侯渊军纷纷骤起杀声,只留下乐进引数百兵力把守,其余人皆在夏侯渊的率领之下,望凤波山大举奔杀而去。霎时间,整座凤波山犹如震荡起来。

那一边,马纵横昭显身份,鼓舞士气,趁夏侯渊的先发军无备,亲自引兵盖然杀下。此下,凭着马纵横那鬼神一般的武勇,还有一干将士的努力拼杀,夏侯渊的先发军已然溃散。马纵横引兵扑住,掩杀一阵,忽然听得山下杀声大作,惊天动地,一听就知来势汹汹!

马纵横面色一变,却知这下并非与夏侯渊军决一高下的时候,而且他也另有打算。

这时,陈到急是奔马赶来,却也是怕马纵横一时杀得兴起,全然不顾大局。

“传我号令,全军速撤,再有令全军一边撤时,一边辱骂彼军,诱彼军上山来战!!”马纵横疾声大喝。陈到一听号令,不由心头大震,连忙领命,遂是拔马快速向诸将传达。很快,诸部迅速撤退,还不忘大声喝骂夏侯渊军。马纵横故意走在最后断后,不一时,正见杀声响如潮处,一员魁梧如熊,威猛如虎的威风大将,手提一柄大刀,驰马冲了上山,这下一见马纵横,怎个人好似疯了一样,竭斯底里地扯声吼道:“马家小儿果然是你~~!!!”

却说当年马纵横在洛阳时,与曹操曾经交好,和夏侯渊也是一齐喝过酒,畅谈过心中大志。那时候,他们也都只能算是天下新起之秀,为对付朝中乱臣,他们当时还有携手为营之心。

所以说,当时他们还是把对方看做是同一路的人。

但是如今,随着马纵横和曹操都成为了当今天下最为耀眼、活跃的诸侯之一,两人的关系早已恶劣得兵戎相见,甚至是你死我活。

或者这就是乱世,没有永远的敌人,更没有永远的朋友!

“夏侯妙才,你非我敌手,看在当年情义,快快退下,我还能留你一条狗命!!”马纵横目光赫赫,此下他的部署却都已经撤远,只留下百余从骑,在马纵横身后数十丈接应。他们本都是要保护左右,却是被马纵横喝去的。

但饶是如此,鬼神就是鬼神。夏侯渊急一勒马,不敢急于与之拼杀,怒声骂道:“好你个马家小儿,休得放肆,有种的你就不跑!!过来与我一战!”

别看当下夏侯渊暴跳如雷,却是还能保持较为清晰的理智,这下他倒是想用激将法诱马纵横下来厮杀,而在暗中他又在偷偷地按住大刀,另一手掏向背后的大弓。

可夏侯渊的心思,却是瞒不过马纵横。马纵横眼疾,忽然大笑道:“哈哈哈~~!!夏侯妙才你就只有这张嘴巴有本领,你看你人多势众,莫非还不敢前来扑杀耶!?那么老子也不奉陪啦~!”马纵横说罢,正要拨马。蓄势待发的夏侯渊这下看得眼切,立刻拽弓上箭,背后霍然显现一面上身是人,下身是豹,如同诸犍凶兽的相势,看那相视威猛凶骇,却是已有七、八分的真实,须臾瞄准马纵横的面门猛地就射!

咻~~!!飞矢骤起,马纵横挥刀急便就砍,刀飞也是如同霹雳飞射,赫然击中了射来飞矢,顿时飞矢‘啪’的一声炸裂开来。

“哈哈,夏侯鼠辈,无胆无能,嘴上逞能,难堪大器~!!”却听马纵横满是鄙夷味道的纵声喊道。一众从骑听了,也不由大声地喊了起来,正往山上撤去的部署,也纷纷喊起。

“夏侯鼠辈,无胆无能,嘴上逞能,难堪大器~!”“夏侯鼠辈,无胆无能,嘴上逞能,难堪大器~!”“夏侯鼠辈,无胆无能,嘴上逞能,难堪大器~!”“夏侯鼠辈,无胆无能,嘴上逞能,难堪大器~!”

这一下,骂声震天。马纵横骂得是过瘾,却不等夏侯渊反应,拔马便要撤退。

“嗷嗷嗷嗷~~!!!马家小儿你竟然辱我至此,我与你有不共戴天之仇呐~~!!!”夏侯渊扯声暴吼,状若疯狂,急是拽弓猛射。他麾下几个将士,早已忍耐不住,奔马飞出。

“马贼~!!你侮辱我家将军,我便要你的狗命!!”

“鬼神马羲,有种别逃,我要与你决一高下!!”

“还跟他费什么话,乱刀把他砍死后,再把他的头颅带到将军那里就是!!”

电光火石之间,先见夏侯渊怒发的那几根飞矢,接连射到,都是又快又猛又准,朝马纵横的头、背、手臂各个位置射来。马纵横却是毫不慌张,一提龙刃,迅速挥舞起来,出刀极快,甚至看不起影子,只听啪啪几下,那些射来箭矢全都爆开。

只不过在这一瞬间,夏侯渊那几个将士,已悍然逼近下来,各个如同饥渴的饿狼恨不得把马纵横身上的皮肉咬个清光!

眼看饿狼来袭,马纵横身上气势猛地盛放骤起,一面鬼神相势轰然显现,大张那血盆大嘴,如能吞噬神佛鬼怪,无所不吞!更何况就是那区区几只的饿狼!?

兔起鹤落之间,马纵横忽地回马奔杀而去,赤乌速度简直可谓是神速,赫地杀到那几个敌将面前。与此同时,马纵横手中的龙刃早就挥舞起来!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