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零六章 夏侯渊之怒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

“伏龙鬼神刀法—龙霸天下!!”马纵横扯声一喝,顿时刀出如同狂龙升天,游转天下,无所不敌!夏侯渊那几个将领,这下却被马纵横的气势所怯,慌乱抵挡,又哪能抵挡住马纵横全力施展的招式。

须臾之间,只见一人被一刀砍断,旋即一人头颅被破,再有一人想要急拔马逃去时,却被一刀劈砍两半。鲜血飞腾,此刻人命贱如蝼蚁,全因他们侵犯了鬼神的威严!

夏侯渊瞪眼怒看,眼看着自己几个部将,须臾之间,便被复回杀来的马纵横砍死,怒得如同浑身起火,双眸通红,拽弓就射!

“哇啊啊啊~~!!我射死你啊~~!!!”正见夏侯渊身后的诸犍凶兽相势变得越加的凶猛。夏侯渊只顾一顿乱射,可箭箭却极具准头,例无虚发。马纵横被逼得舞动抵挡,一时逃撤不得。与此同时,后面的将士早已纷纷下令,诸军扑上。

霎时间,正见敌兵如潮,狂扑飞涌。马纵横却是连个眉毛都不皱,而恰恰正好在夏侯渊箭囊的箭矢用尽那刻,夏侯渊的人马扑杀到了。时间宛若变得缓慢起来,瞬间还能清晰看到无数柄寒光闪闪的兵器,朝着马纵横骤刺、猛劈、横砍过来。

“杀啊~!!!鬼神伏龙刀法—万龙吞宇!!!”马纵横双眸暴射jing光,嘶声怒吼,猛一舞动龙刃,身后此被地狱火浑身包裹着的鬼神相势,更是与他做着相同的动作,刹时刀飞狂荡,如同万龙齐出,吞噬宇宙。

瞬间,时间又如同加速。只见狂暴的刀影飞荡,道道惨叫不停,厮杀处只见血光不断,肉皮、破甲、断肢一连溅射而出,好不可怕。在后扑上的人,全都吓得一时心塞,不禁停住。而不知何时,前头的人竟都往后退了,逼得后方人马一阵慌乱。

只见刚才厮杀处,满地的血肉、残骸,而那个如同鬼神般的男人,龙刃上正滴着血,还是骑着马在原来那个位置,连一个脚步都没移动。

适才这些凶狠的夏侯渊部署,这下全都吓得心惊胆寒,一时不敢轻易扑上。

“就凭尔等鼠辈,就算来个成千上万,我也不惧!想要送死的,只管随我到山头杀个痛快!!”

孰不知,马纵横敢于回去兖州的理由有千千万万。但他至始至终,敢于冒险,最为依仗的还是他那一身近乎无敌的武勇!

如今没有家人的顾虑,马纵横更是可以肆意施放自己的能耐!

喝声罢,马纵横又拨马转去。这一次过了好一时,却无人敢骂,无人敢追。

夏侯渊瞪得一对虎目都快要迸裂,但却见到马纵横适才一番展现后,却知凭着自己还有这些人马,要把他杀死,那是绝不可能。毕竟他虽占有兵力上绝对的优势,但马纵横却也可以逃撤,一旦被他抓住机会,反而来袭击自己,那岂不亏得太大。说来,若非马纵横这么可怕,拥有着超乎寻常的武力,夏侯渊刚才起码有一万种办法要他粉身碎骨,死无全尸!!

而夏侯渊尚存的一分理智,却也在关键时候告诉他,这是马纵横的诱敌之计,万万不得贸然上山扑杀。因此,夏侯渊手抓刀柄,都抓出了血来,钢齿都快咬碎,却还是强硬地压制住自己的怒火。

就在夏侯渊转念间,山上又传来辱骂夏侯渊的骂声。可夏侯渊军此下早丧锐气,也仅有一些将领,在怒声咆哮,要山上扑杀。

“都给我闭嘴!!适才为何不见尔等扑上厮杀!!别丢人现眼了!!此事日后一经传出,天下人知道我在如此情况之下,非但把握不住机会把他击杀,还屡屡落败,我和诸位都会成为天下人的笑话!!”夏侯渊扯声骂道,众将士不由都是羞愧地低下了头,可腹中却都似有一团怒火,在滚滚燃烧。

另一边,却说马纵横回到山寨,斥候来报,夏侯渊并无急于攻上山来,反而就在山中扎据起来,更命一干兵众,在山中大肆寻常枝叶、干柴等易燃之物。

斥候此言一出,众将不由勃然变色。陈到更是急道:“主公!!这夏侯妙才莫非是要烧山!?”

陈到的猜测,却也是众将士所想,这下听得,更是确认了自己的猜想,不由都惊呼起来。

马纵横倒是冷静,道:“若是烧山,我等倒可以望后山撤走。夏侯妙才志在要把我擒杀,不到万一,他不会使这拙计。除非他围住了整个凤波山,或者还有这个可能。我想他是故意造势,就是想要我等自乱阵脚!”

马纵横此言一出,众人如同吃了一颗定心丸。陈到更是眼神赫赫,对马纵横佩服更甚,道:“主公料敌如神,末将不如也。”

“叔至,你才能绝不逊色于我,只是年纪尚幼,但凡遇到难事或不测之事,易燥不稳。若日后你能平心待之,细心分析,必能更上一筹!”马纵横面色一肃,与陈到悉心谓道。陈到感激不已,连忙拜谢,谨记在心。

却说,夏侯渊收拾残部后,领近三千余众在山中扎据,一干伤兵都送回山下休养。另外,又令乐进把一干扎营之物,送上山来。却是要从今夜起,便扎据在山中。

当夜,乐进送来一批物资后,便来见夏侯渊。少时,乐进来到帐内,正见夏侯渊眉头深锁,一脸的深沉之色,眼神里时不时还露出几分可怕的凶光。乐进叹了叹气,知道夏侯渊实则十分想要复仇雪耻,攻破敌寨,但却因忌惮山险还有马纵横之勇,迟迟不敢下手。

“末将乐文谦拜见夏侯将军!”乐进一拱手,重重拜礼,谓道。

夏侯渊见是乐进来到,神色微微收敛,一摆手道:“不必多礼。当下山下情况如何?”

“回将军的话,我已依照你的吩咐,把伤兵都安置在中军里,一旦敌人袭击,这些伤兵还是可以抵挡一回,为把守营地的精锐赢取时间反扑。敌人兵力也是不多,除非那马纵横亲出,否则足够应付了。”乐进沉声答道。

夏侯渊听了,微微凝色,又道:“若是马纵横果然来了,你立刻回报与我,到时我会派一部下山救援,再领其余诸部攻上山去,到时我倒要看看这马纵横还能有多大的能耐,力挽狂澜!!”

说罢,夏侯渊眼迸精光,浑身气势大涨。这时,乐进却显得有些犹豫。

“你有话要说!?”夏侯渊见了,不由面色黑沉起来,问道。

乐进听夏侯渊问话,心头一定,最终还是说了出来:“将军,那马纵横坐下有赤乌宝马,又有一身近乎无敌于天下的武勇,他想要逃去,随时都是可以。可你曾想过,他为何要留在这凤波山,与将军鏖战至今?”

夏侯渊一听,忽然心头一揪,不由急问:“你觉得是为何?”

乐进先是沉了沉色,重重答道:“将军乃主公左右臂膀,而主公不久设计攻下河东,又几乎令兖州落入袁绍之手。若我是那马纵横心里又岂会服气?”

乐进此言一出。夏侯渊终于反应过来,又是恼怒又是可笑,猛地一拍奏案,喝道:“就凭马纵横那些区区乌合之众,马纵横莫非还想要老子的命不成了!?”

乐进微一低头,只怕反而激怒了夏侯渊,不敢与他忿然的眼神,默然不答。

夏侯渊见状,便知乐进的心思,顿是气得发抖起来,咬牙道:“好哇!!好你个马纵横,竟还敢把主意打到我头上来!!好~!!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大的本领!!我非要与你决一死战不可~~!!”

“将军!!你如今乃河东之主,但有万一,整个河东必然陷入混乱。如今主公还在洛阳重整朝纲,眼下正是关键时刻,河东是万万失去不得!!还请将军恕罪,不如你且撤回安邑,把这里的战事全权交予我来接管!!我愿立以军令状,绝不会让那马纵横有命逃出这凤波山!!”却见,乐进满脸坚毅果敢之色,眼神更是烁烁发光,看是已下了死志。

夏侯渊本欲发怒,但看到乐进的眼神,不由敬之,倒不好发作了。

“此事我自有分寸。马纵横并非寻常之辈,就连主公也把他视为心腹大敌。你非他的敌手,我也不愿你去送死。你领我命,先教后军部队,带上辎重,准备撤去。”夏侯渊话音一落,乐进不由一惊,惊呼道:“将军你莫要撤军?”

“竟然这凤波山硬攻不下,我便毁了它!不瞒你,此下我已教人收拾易燃之物,到时我一边撤军,一边却又放火烧山。那马纵横必往后山逃命,到时我再率一精部与之决一高下!!此战若败,我便收手,承认技不如人,回去安邑!!”夏侯渊沉色,徐徐而道,话音虽是不重,但却充满了浓浓的决意!

“将军你这还是意气用事啊!”乐进面色一苦,却是摇头说道。

夏侯渊听了,忽是眼神一厉,道:“你倒是错了。我并非为了自己,而是为了主公的大业。马纵横此人高深莫测,文略能定已乾坤,武勇能纵横天下。他的命,绝对比一个河东,甚至十个河东都来得有价值。若能杀了他,就等于给主公除去了一个未来的心腹大患!而且就算我有个万一,河东不是还有你乐文谦吗!?”

“不!此事当由末将出战!!”

“不可,你身上有伤,不宜领兵!此事就此决定,莫要再提了!!”夏侯渊厉声喝叱。乐进又急又乱。就在此时,忽有流星马传来密信。夏侯渊一惊,取到信后,急是拆开便看,看罢,不由大喜道:“哈哈哈哈哈~~!!此番果然是天助我也~~!!马家小儿这回定是死无葬身之地啦~~!!”

乐进不明所然,急请看信。夏侯渊随手就给。乐进接过后,看了一阵,不由满脸愁色,变作了振奋之色,欣喜惊呼道:“恶侯要来了!?”

上一章 · 章节列表 · 下一章